莉莉絲在什麼地方其實很好找,有她在的地方,景色會越加清晰。簡單來說就像是濃霧中的一盞燈,極其惹眼。

蘇伊人沒注意肩上的重量越來越輕,還以為是自己扛久了感覺不到,當她喘著氣走到的時候,就看見莉莉絲和路西法站在一處飛出的巨石上在看日出。

整個天使界沒有四季變化,但是會有日升日落。太陽從雲海中緩緩生出,將起伏的雲霧襯出一片晨光,高挑俊朗的路西法與英姿颯爽的莉莉絲比肩而立,竟是無比的和諧。

「真漂亮,」蘇伊人說,不知是在說那站著的兩個人,還是那難得一見的景色。

亞特塵希收回搭在蘇伊人肩上的手臂,站在她的面前說:「走吧,我們也去看看。」 蘇伊人抬起頭,那個男子逆著光站在她的面前,讓她有些看不清楚他臉上的神情。但是溫暖的晨光灑在亞特塵希身上,給他勾勒出絲絲不曾見過的溫柔。

「好啊,」她聽見自己這麼說。

路西法轉過身,看著沐浴在晨光里的莉莉絲說:「雖比不得自然界的熱鬧,但水晶天也有它的可取之處吧。」

莉莉絲俏皮的一眨眼道:「你叫我過來就是為了看這個?」

「怎麼,不喜歡?」路西法反問。

「喜歡倒是喜歡,但你為何只找我來?」莉莉絲正了正神色道:「我本不應該頻繁的出入水晶天,若是被其他天使看見了,可不是件好事。」

「那也不會是壞事,至少,烏列爾不會抓你的。」路西法笑著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想要帶你來,只不過有次俯視人間的時候,看到他們很喜歡看這日升日落。」

看著他們的互動,蘇伊人不由得有些啞然,她拉了拉亞特塵希說:「這中毒的不會是路西法吧?他看起來倒是先動心的一個。」

亞特塵希涼涼的說:「我們所看見的,只是莉莉絲的回憶而已。回憶通常會被美化、裝飾,所以這是真的還是假的,現在還看不出來,只不過最終結果我們肯定知道。」

蘇伊人不太敢相信的說:「你的意思是我們所看到的,有可能不是真的?」

「傻女孩,當你愛上一個人的時候,他在你的回憶里都是美化的形象,你會在不知不覺中將他裝飾得最完美。」亞特塵希明明連愛情都沒有經歷過,卻說得無比認真。

蘇伊人吞了吞口水,不可置信的說:「你知道得還真多。」

日升結束,陽光佛照大地,莉莉絲走下巨石道:「我還有事,先走了,您的身份不適合出現在自然界,還是星軌城比較符合您。」

很顯然,此番莉莉絲前來估計是因為路西法跑到自然界去找她了。

路西法一直看到莉莉絲即將要離開,才輕飄飄的說:「好的。」

亞特塵希為了防止上次的事情再度出現,此番是緊緊跟隨莉莉絲離開了水晶天,回到自然界的時候正好碰見烏列爾。

那時候的烏列爾看起來還沒那麼嚴肅,反倒有些急匆匆的說:「莉莉絲大人,有位守護天使瞞下被守者死亡的消息,回到天使界再接受生命之樹的凈化時,盜取了樹枝。我等反應不及時,等趕到的時候他已經回到人間,隱匿蹤跡。」

蘇伊人與亞特塵希相視,彼此都搖搖頭表示不太清楚。

亞特塵希說:「又是一個想要救活人類的守護天使,我估計這生命之樹的樹枝對人類有重鑄生命的作用。不過想要逃脫追捕給那個人類用下,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只見莉莉絲說:「那個人類怎麼樣了?」

烏利爾答:「已經派天使守在屍體旁邊了,只要他出現,一定能拿下。只不過生命之樹的樹枝還在那個天使手裡,很快會引來覬覦樹枝的魔王出現,倒時不太好辦了。」 莉莉絲摩擦了下劍鞘道:「讓拉斐爾等等,不用他去了,我來。我倒是要看看,有什麼東西會讓天使不顧禁令重塑人類生命!」

蘇伊人聽了,只道是與亞特塵希猜測的一模一樣,不服氣的說:「又被你猜到了。」

亞特塵希一笑,並不說話。

莉莉絲拒絕了烏列爾增添人手的打算,說:「脫離本源的樹枝存活不了多長時間,你將看守人類的天使撤出一部分,留出能讓他出現的空隙。對了,你也不需要出現。」

烏利爾遲疑了下,然後問:「莉莉絲大人,您是想勸降?」

其實這並不符合天使界的規定。在天使界,對就是對,錯就是錯,錯了就需要承擔後果。以前也有想試圖盜取生命之樹的天使,但是通常還未成功就會被發現,其下場也是打回靈魂界重新修鍊。

這個盜取成功的天使,還是天使界頭一次發生。莉莉絲不知怎麼,並不像按照以前的規定,大肆派刑罰天使下界去尋找。

莉莉絲點點頭說:「他是第一個能盜取樹枝的天使,我倒是想見見,用一種比較和平的方式。」

「好了,我先下去,這件事先不要告訴拉斐爾,畢竟是他的手下犯了錯。」莉莉絲又說。

蘇伊人跟在她身後,亞特塵希寬大的衣袍將她包裹得嚴嚴實實。從縫隙中隱約可見飛在前頭的莉莉絲,她那寬大優美,猶如蝴蝶一般的羽翼。

真漂亮啊,面對這樣的羽翼,恐怕沒有女性不會去愛惜。可是若自斷,又需要怎樣的勇氣與決心。

亞特塵希瞄了一眼臉上掛滿羨慕的蘇伊人,說:「想要?要不等回到所羅門,我做一對出來送給你,怎麼樣?」

蘇伊人剛想開口說不用,結果才冒出頭,就被冷風灌到嗓子里,直嗆了好幾下。

亞特塵希偏偏還安慰似的拍了拍她道:「不用這麼高興,我知道,我知道。」

你知道個鬼!蘇伊人心聲。

從天使界通往人間倒是很快,此時的人間還是處於封閉不發達時期,那種落差就像是從一個新世界到達另一個落後的世界。

亞特塵希鄙夷的掃了眼從房頂煙筒里冒出的黑煙,跳戲道:「不明白你為什麼會喜歡人間,這有什麼好喜歡的,還沒有所羅門好。」

矮矮的房子加上彎彎曲曲的不規則街道,一切看起來雜亂無章,就像是被隨意規劃出來的一樣。蘇伊人自然不能說她想要的是二十一世界,只得打了個哈哈說:「那是你沒看出來。」

「沒看出來?」亞特塵希挑眉,「恐怕你所指的是貴族生活,這平民我自然是看不上眼。」

蘇伊人看著莉莉絲一個轉彎就要降落,趕緊提醒正在打量四周的亞特塵希說:「她要到了,趕緊跟上去。」

莉莉絲進去的是一個很矮小的房子,同時也孤零零與周圍的建築相隔老遠。天空正下著雪,大朵大朵的雪花幾乎迷濛了蘇伊人的視線。但是,那座房子看起來幾乎是沒有人煙。 用幾乎來形容還是誇讚了,因為即便是貧民,在冬天也會生起火爐來抵抗嚴寒。

可這座屋子什麼也沒有······

蘇伊人被亞特塵希放下來,走進去的時候打了好幾個寒顫,亞特塵希一伸手不知從哪兒拿出一個斗篷披在蘇伊人身上,她才覺得通體暖和起來。低低的說了句:「謝謝。」

長長的斗篷籠罩在蘇伊人才一米六的身高上,明顯有一部分拖沓落在布滿灰塵的地上,卻沒有拖出任何的印記。

房子很小,最裡頭是一張床鋪,桌子上放著的一碗水早就凍結成冰塊。而在那張床上,卻有好幾個天使在上方嚴陣以待。

看來他們便是烏列爾口中的,看守人類的天使,只待盜賊露面便當即拿下。

尋常的人類是看不見天使,在人類的眼中,那個沒有了呼吸的少年蜷縮在床上,孤零零的一個人。但是在蘇伊人眼中,這兒全是天使。

莉莉絲看了眼少年,一揮手,房中早就冰涼涼的火爐燃燒起火焰,牆壁上的油燈點燃起火光。

「你們回上界去,不用呆在這兒了。」莉莉絲說。

天使們沒有疑義,紛紛行禮后揮著翅膀穿透房頂離開,一瞬間,全是翅膀刷拉拉的聲音。

蘇伊人還是頭一次見到死人,有些害怕又抑制不住好奇心,隔著老遠去瞧。「他看起來不太像是那個······」死字依舊是說不出口。

亞特塵希卻看得很清楚,甚至能看見蘇伊人看不見的東西,他說:「那個人,可以說死了,也可以說沒死。」

咦?難不成還是植物人?

亞特塵希繼續說:「他早就死去多時,可是他的守護天使卻不忍心,沒有將亡者靈魂帶到靈魂界,反倒是將亡靈硬生生的塞到那具屍體里。所以他雖然死了,可靈魂還是被困在身體里。」

「靈魂在身體里,不就是人沒死嗎?難怪他看起來只是太瘦、太蒼白,沒有死人的那種感覺。」蘇伊人聽說那還是個活人,倒是有了幾分勇氣,走近去說。

亞特塵希看她又怕又好奇的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說:「你如果不相信,可以試探一下,他早沒了呼吸。」

「啊?」

「沒有生機的軀殼,布滿死亡氣息的靈魂,決然不可能讓人類活過來。不然的話天使也不用冒著危險去偷樹枝,」亞特塵希的聲音有些引誘,「你要不要看看,他那被封在身體里的靈魂,有多痛苦。」

蘇伊人剛想說不要,莉莉絲突然說話了:「痛苦嗎?」

蘇伊人嚇了下,縱然知道莉莉絲看不見他們,這樣的突如其來一句話,還是頗有嚇到人的氣氛。

莉莉絲接著說:「現在的你,應該看得見我們,也應該看得見這些天守著你的那些天使。」

對著一具屍體說話,有夠驚悚的。不過好在即便有人突然衝進來也看不見他們和莉莉絲,而看得見莉莉絲的「人」,卻有一個沒法說話,有兩個即便說,莉莉絲也聽不見。 莉莉絲依然說下去:「每個人,在出身的那一刻便會有自己的守護天使,中途人類若是背叛信仰、出賣靈魂、遺棄天使、與惡魔做交易等等,均會受到守護天使的放棄。但也有一部分人,與看不見的天使一同生活,直到死亡。」

「你便是那其中,沒有放棄信仰的人。我知道你的一生,短暫、困苦、疾病帶走你最後的生命,但你是個好人,你的靈魂是難得的純白色。如果阿萊在你死後帶你進靈魂界,你將會很快晉陞為天使。」

阿萊?蘇伊人聽著這個名字就覺得耳熟,抓了抓頭髮悄悄的問身邊人:「你有沒有聽過這個名字?」

亞特塵希問:「誰?」

「阿萊」

「阿萊?」

見鬼了!!!!!蘇伊人一下子死死抓著亞特塵希,她就說了一聲而已,後面那個帶著疑問的聲音肯定不是她,也不會是亞特塵希和莉莉絲,除了床上那個死人,還會是誰?

「有意思,居然還能說話。」亞特塵希像是很有興趣的說:「這種在生與死之間徘徊的人類,有感知能力,但是無法動彈與表達的,他倒是個意外。」

不過莉莉絲也顯得有些意外的說:「恐怕你見過他吧,在你死亡的那一刻。可他為了讓你重新活過來,將你的靈魂封在沒有生機的身體里,然後盜取了某一樣東西想用在你身上。」

「你被封了多久,便會痛苦多久,這種痛苦還會越來越多。阿萊只是一時心軟,可他卻不知道如果你再不活過來,你的靈魂會承擔不住過多的痛苦而消失。」

「太久了······」那個人很困難的說,像是無法發出長句子似的。

莉莉絲的手穿過他的皮囊,像是觸碰到靈魂似的,發出一陣陣的柔和光芒。「我已經令這附件的天使全部撤離,阿萊他肯定在周邊,他既然敢為了你放下重罪,這個像極了陷阱的機會他不會放過的。到時候你和我好好勸勸他,讓他不要執著了。」

蘇伊人簡直不敢相信,率領自然界的打boss居然會這麼溫柔,沒有選擇用鐵血手腕來鎮壓?

「這不是真的吧?」蘇伊人仰頭問。

亞特塵希說了句費解的話:「他可是個很有前景的人。」

他,是誰,那個天使阿萊還是這個徘徊在生與死邊界的人類?蘇伊人正想問,結果門呼的打開了。

風雪一下子灌入房子里,原本正熊熊燃燒的火爐一下子熄滅了。

進來的是一個天使,他就像是個雪人一般,不知道在哪兒潛伏了多久,周身都是厚厚的雪層。他在門口把雪抖落,露出血跡斑斑的翅膀。

那雙會被天使們視若珍寶的翅膀,有好幾處甚至羽毛都快掉光了,結著冰。

「這是怎麼回事?」蘇伊人說:「他像是和誰打了一架似的。」

有一家農莊 那個天使沒有看見房間里還有三個「人,」他不自然的動了動羽翼,勉強使喚到服帖在背後,手捂在胸口處長長的呼了口氣。 「打架是真的,至於多少次,這就不知道了。」亞特塵希指了指他的胸口,那個地方發出一閃一閃的光,像是心臟隨著跳動明明滅滅的節奏,「樹枝,就在他的心口。你還記不記得該隱有枝智慧樹的樹枝,便能抵抗流迦的亡靈軍團。那智慧樹有和生命之樹部分相同的功效,凈化,只不過一個是對亡靈,一個是對人類。」

「智慧樹傳說是在聖殿,沒有人可以取到,可生命之樹不同了,長在靈魂界與自然界交界口,接受治療、凈化的天使很容易拿到。若是有惡魔拿到生命之樹的樹枝,也會具有一部分讓死人重新變成活人的能力,偷到樹枝的阿萊,不知道被多少惡魔覬覦過。他的翅膀應該是在逃亡中被首先攻擊的,畢竟像他這種低級別的守護天使,一旦翅膀受傷無法飛行,基本等於老人失去拐杖。」

阿萊也不知道現在有著幾雙眼睛在看著他,他身為天使原本是感覺不到冷熱的,現在卻哆哆嗦嗦點燃火爐,像是終於暖和過來似的,說:「我回來了。」

但是沒有人應答他,本來能應答的那個人,現在躺在床上無聲無息。

莉莉絲隱匿了自己,憑藉阿萊的級別是看不到也感覺不到她的。 一品嫡妃 於是阿萊什麼也不知道的走過去,站在床前。

少年的臉色很蒼白,瘦得眼框深慪,顴骨突出,靜靜躺在床上呼吸全無。少年也不知道死去多久,卻因為靈魂被禁錮在身體里,現在仍舊像個活人一般,但是阿萊卻透過這幅皮囊看到了下面靈魂的痛苦。

「你今天看起來好了些,不過還好,我來的不算晚。」阿萊將冷成冰塊的水放在火爐旁,然後拿出一張餅放在旁邊烘烤,似乎在等主人一旦醒過來就能吃能喝。

「你大約不認識我,但是我卻認識你。從你出生的那一刻,那麼小,到如今長成這般模樣。」阿萊知道他聽得見,只是無法表達出自己而已。「你是個好孩子,但是在這世道好孩子不容易活下去。其實我可以把你帶到我的地方,可我卻並不像這麼做。」

莉莉絲靜靜看著他,直到阿萊把話說完,用溫水擦拭少年的時候才說:「為什麼不把他帶到天使界?」

阿萊的手一頓,但是出乎蘇伊人的意料,她還以為阿萊會大驚,至少也應該如臨大敵似的。但阿萊只是停了下手裡的動作,放下布巾,恭恭敬敬的給莉莉絲行了禮。

阿萊是看不見莉莉絲的,如果莉莉絲不願意現身,阿萊能看見的只是一團模模糊糊的光影,但是足夠能讓他知道來的是什麼級別的天使了。

女性聲音加上光脈形態,只有中級第一隊的隊長莉莉絲······

「莉莉絲大人,原來是您來了,」阿萊面色沉靜的說。

「怎麼?你以為會是誰?」莉莉絲說。

阿萊苦笑一下,道:「刑罰天使烏列爾、或者我的隊長——治癒天使拉斐爾。」 蘇伊人看見莉莉絲笑了笑,但口音卻極其嚴肅,「我把烏列爾攔下了,至於拉斐爾,他不知道你的事。」

一邊的亞特塵希對著蘇伊人咬耳朵道:「看樣子莉莉絲想勸說阿萊。」

蘇伊人一點點靠近少年,嘀咕道:「我怎麼老是覺得他有點眼熟?好像在哪兒見過一樣。」

亞特塵希感嘆一般的說:「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你都見了些什麼人吶。」

阿萊不由得捂住胸口處,但是他的翅膀受傷太嚴重,根本無法飛翔。不過即便現在他處於最好的狀態,也無法在莉莉絲面前動逃跑的念頭,而且,這個孩子還在這兒······

莉莉絲說:「不用這麼緊張,我如果想抓你回去,你應該清楚,你連這間屋子都進不來的。」

阿萊點點頭:「是······」

「能偷偷掐走樹枝,躲掉天使的追蹤,逃離惡魔的圍攻,你應該可以說是最成功的典範了。你還很聰明的知道把樹枝藏在心口掩蓋氣息,可惜你級別太低,壓不住。」莉莉絲說:「那現在你是不是想將樹枝用在這個孩子身上?」

阿萊連連被莉莉絲說中,也無法辯解的嘆氣道:「是的······」

莉莉絲表情憐憫的說:「如果我告訴你,即便我不阻攔你,你也救不了這個孩子,你會怎麼樣?」

阿萊連連道:「不可能,怎麼會救不了,不是說生命之樹的樹枝可以讓人類重新復活的嗎?」

莉莉絲手一揮,一根小小的,像是剛從沾滿晨露的樹枝末梢掐下來的一小節枝丫從阿萊心口處飛出來,直徑落在少年的額頭滴溜溜打轉。

「讓人類復活,的確可以。但是那是需要有時間限制的。你看看他,現在的他無論是軀殼還是靈魂都充滿了死亡氣息。生命之樹的樹枝會首先凈化全部的死亡之氣,一旦凈化,他便什麼都不剩了。」

莉莉絲的話與蘇伊人所想大相徑庭,她看著阿萊變化的臉色,問了下在一邊烤火看戲的亞特塵希說:「她說的是真的嗎?」

亞特塵希拉著蘇伊人坐在火爐邊,布滿灰塵的傢具居然沒有留下一絲痕迹。「別離這麼近,那個人類的靈魂和軀殼全部都是死氣,你看不見靈魂,自然不知道莉莉絲把樹枝放在他面前,那靈魂是多麼的難熬。」

莉莉絲初來的時候,將少年靈魂的那份痛苦稍微消除了一點,但現在死氣充滿他整個靈魂與身體,與生命之樹是大敵,就像是光明與黑暗。光明照射的地方黑暗會一點點消失,死氣一旦消失,少年便會消散得沒有一絲痕迹。

蘇伊人很是失望的說:「阿萊躲躲藏藏放下錯誤,結果救不了想要救的人,怎麼會這樣?」

我成了大佬的心尖寵 亞特塵希說:「他的方法不對。」

「什麼方法,你知道?」蘇伊人問。

亞特塵希一指他們說:「你看,他現在的樣子明顯不知道當死氣充滿人類靈魂的那一刻,便是無法復活的時候。」 阿萊的確不知道,他只是個很普通的守護天使,沒有過人的天賦,終年便是看著一個個被守護的人類出生於這個世界,然後各種的死去。天災、人類、疾病、飢餓,人類是那麼的脆弱,能令他們死亡的方式太多太多了。

可是讓人類復生的辦法,卻很少很少······

阿萊只是聽聞過,除了讓九大隊長出手相救以外,便只有生命之樹了。

莉莉絲把樹枝的光芒掩下去,讓少年的靈魂好受些,她說:「我不知道你是從哪兒聽說的,但是你不知道後面的事。將靈魂鎖在軀殼裡,是有時間限制的,過了這個時間,當死氣一點點吞噬掉鮮活的靈魂,便是再也無法相救。」

「而在死氣吞噬靈魂的時候,人類痛苦的感官會被無限放大,你看看他現在扭曲的靈魂,你現在該知道他為什麼會這個痛苦了吧?」

亞特塵希添了把火,細緻的補充道:「這個天使有些笨笨的,他這樣做,完全是讓這個人類再死一遍。他如果拿到樹枝馬上救治,還是可以的,可惜為了不被追到,在路上消耗了太多的時間。」

蘇伊人雖然無法透過那具屍體看到下面的靈魂,但是通過莉莉絲與亞特塵希「好心」補充,也可以猜到這是一件糟糕的事。「他也不知道後面的事啊,那現在該怎麼辦?」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