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雷仰面躺著,看著天花板,雙目無神。

「救……救命……」

……一夜七次郎什麼的,完全就是坑爹啊!

「真是累得很呢。」c.c趴在莫雷身上,也喘了還一會兒的氣,而後突然自嘲地笑了起來:「真是可笑,身為老不死的魔女的我,竟然會做到這樣的地步。」

莫雷愣了一下,忽然心有感觸,笑了起來:「廢話,你可是我的魔女——從來到這個世界以後,你的身上就打上了我的標籤。」

「真是可笑的說法。」c.c輕笑一聲。

兩人休息了老半天,莫雷一直盯著天花板發愣。而後,他終於摟著c.c,撫摸著那光滑細膩的背,說道:「c.c,我覺得我真的喜歡上你了。」

c.c琥珀色的眼睛一眨,沉默了好半天,才嗤笑說:「笑話,你只是我用來殺死自己的契約者而已。」

莫雷深吸口氣,又說:「所以你的命是我的,你的人也是我的。「

「真是可笑的佔有慾。」c.c輕笑裡帶著一絲無奈,「你只要記得你我之間的契約就可以了。」

莫雷衝動道:「放心,在我死的時候,我會殺死你的。但是我活著的時候,你絕對死不了。」

c.c琥珀色的眼睛眨了兩眨,一腳把莫雷踹下了床去。

「天快亮了,你快回自己的房間去。」

「你可真夠狠的!」莫雷從地上爬起,用不住打顫晃悠的兩條腿一步一步走到房門邊,回頭說了一句:「記住我剛才說的話。」他隨即又自嘲一笑:「我倒是忘了,以你的能耐,想忘也忘不掉的。」打開門出了門去。

c.c正過身來躺在床上,將被子拉過來,蓋住赤裸並沾滿一夜荒唐的痕迹的身軀,將被沿拉得遮住半個臉,琥珀色的眸子緩緩眨動,不知在想些什麼。

這一天晚上,綠髮魔女一夜未眠。 第141章不好意思,我比較慫

火鳳凰的天火和身體都是最致命的武器,5人都因此在大量減血。

好在小包子操作很好,每次都能在緊要關頭給幾人加上血,保證不讓每個人掉鏈子。

終於在10分鐘后,屏幕上爆出一大片火花,比前兩個關卡還要絢爛和耀眼。

孟莜沫和小包子愣了0.01秒后,立即在原地狂奔,滿地的寶藏神器丹藥啊!

發財啦!發財啦!發財啦!

世界也在同一時間發出了公告。

【恭喜總榜NO.1諾言拿下雲巔山崖首殺!】

【恭喜總榜NO.2黑玫瑰拿下雲巔山崖首殺!】

【恭喜總榜NO.3你的男神拿下雲巔山崖首殺!】

【恭喜總榜NO.4龍哥哥的小號拿下雲巔山崖首殺!】

【恭喜總榜NO.9寶拿下雲巔山崖首殺!】

五條消息以火苗邊框包裹,重磅滾出。

緊接著,便是漫天紅包散落,比拿下各個服區的首殺還要多,密密麻麻,滿天全是。

孟莜沫和小包子是最快的兩人,撿完寶物就乘坐大鵬鳥離開了天庭。

站在大鵬鳥上就在一個的勁搶紅包。

另外三人,都一動不動的站在身邊,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那股濃濃的鄙視。

孟莜沫和小包子才不管別人的眼光,搶的那叫一個不亦樂乎。

倒是沈子軒今天變得異常的安靜,也不搶,和另外兩人一毛一樣,動也不動,這另孟莜沫有點意外,太不對勁了。

搶完了紅包,就直接向沈子軒發了條私信。

孟莜沫:【沒事吧?得病了?】

沈子軒秒回:【你才有病!】

孟莜沫:【那是怎麼了?沒病你咋蔫了?】

沈子軒:【哼!】

孟莜沫翻了個白眼:【哼是幾個意思?】

沈子軒:【孟莜沫!有本事你給我坦白你住在哪!】

孟莜沫:【不好意思,我比較慫,沒本事坦白嘿嘿嘿。】

沈子軒:【……】

孟莜沫:【你真沒事嗎?咋看你這麼不對勁呢?】

沈子軒:【你還好意思說!你和陸錦煜啥關係?你丫的就是不聽我的話,你就等死吧!】

孟莜沫:【我靠,天大的冤枉啊!我們能有什麼關係,頂多上下級關係。】

沈子軒:【真的假的?】

孟莜沫:【我說假的你會信嗎?再說若是真有關係,我會第一個告訴你的。】

沈子軒:【……】

孟莜沫:【好啦好啦,不跟你說了,你照顧好自己哈,拜拜~】

孟莜沫處理完沈子軒的事情后,就見私信里來了諾言的私信。

立即點開。

【諾言:9.2日有空嗎?】

孟莜沫一想,9.2不就是陸氏集團六周年慶的日子嗎?她作為秘書可能要做陸總的女伴出席活動。

不過……大神問她這是啥意思?

但心裡還是有些小竊喜的,大神這意思不會是想和她面基吧?

想了想,回答道:【黑玫瑰:不確定呀,不過如果是重要的事情,說不定我會把時間騰出來哦。】

【諾言:留個聯繫方式。】

孟莜沫看著消息,差點被口水嗆著,這也太直接了吧?

直接要聯繫方式?

【黑玫瑰:不好意思哈,我沒有聯繫方式。如果面基,我們可以約地點見面。】

那邊許久都沒有回復消息。

孟莜沫便一邊和小包子聊著,一邊去了商店上貨。

就在孟莜沫以為大神已經下線了的時候,私信里閃起了大神的私信。

孟莜沫打開。

【諾言:算了。】

孟莜沫愣了愣,算了?這是幾個意思?

大神也是不敢見光族的人?

孟莜沫嘆了口氣,還挺惋惜的,面基的話,她還能近距離去接觸仰望了好幾年的大神。

這個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孟莜沫便讓小包子去洗洗睡覺。

不一會,小包子也下線了。

孟莜沫收拾完自己的所有戰利品后,一扭頭就見陸美琳兩手環胸靠在椅子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退出了遊戲,此時帶著個大耳麥,竟然在看天線寶寶……

這趣味,她也是服了。

突然,孟莜沫眨了眨眼,她怎麼在陸美琳眼裡看見了濕意?眼圈也紅紅的。

天線寶寶有那麼感動嗎?

正想著,就見一滴眼淚從陸美琳眼角滑落。

孟莜沫心裡一咯噔,立即伸手拽了下陸美琳。

陸美琳一個激靈,取下耳麥,擦了眼淚,不解問:「沫姐姐,怎麼了嗎?」

孟莜沫擔憂問:「你……哭了?怎麼了?沒事吧?」

陸美琳吸了一下鼻子,「哭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愛哭,眼睛酸就哭一哭唄。」

一邊說著,還一邊擦著眼淚,擦完又流出來兩滴。

「……」孟莜沫無奈。

她感覺的到,琳琳看著整天嘻嘻哈哈的,但是心裡一定裝著什麼事,不然也不會逼著自己天天那麼玩,玩的還都是些不正當的事。

陸美琳擦完眼淚,就從挎包裡面掏出打火機和煙,痞氣的點了一根抽著。

見孟莜沫還看著自己,挑了一下眉問:「要不要也來根?」

孟莜沫立即移開目光,她知道吸煙的危害,而且她的身體也不允許她吸煙,以免抑鬱症複發,醫生建議她遠離煙草。

不然,這些年,那些壓力重重落在她的肩上,她怎麼可能不會抽煙?

嘆了口氣,孟莜沫也退出了遊戲,找了個電影在看。

而陸美琳則是一直在看天線寶寶……一直看……

到了凌晨的時候,孟莜沫就有點想睡覺了,一偏頭,就見陸美琳還在極認真的看著天線寶寶。

嘴角抽了抽,找了部恐怖片來看,免得她一覺睡過去了。

終於等到了兩點半,孟莜沫就和陸美琳打的去了機場。

在候機室,孟莜沫見陸美琳一直悶悶不樂的,想了想說道:「琳琳,其實沒必要把自己逼得太緊,你自己過得開心不就得了。還有你心裡有什麼不開心的可以講出來嘛,憋在心裡也不好受不是?」

陸美琳笑了笑,撐了個懶腰,「我能有什麼不開心的?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沒人攔著,還有人給我送錢,吃穿不愁,生活過得倍滋潤。要是龍哥哥能答應我做我男朋友,我就更幸福了。」

孟莜沫翻了個白眼,真是的,什麼事都能扯上龍頭,這丫頭是徹底中了龍頭的毒了。 莫雷晃著打顫的雙腿,費了好大的力氣,好半天才回了自己的房間。他終於仰面躺在床上,大大地鬆了口氣,緩了好半天,才開啟了記錄,調出剛才的狀況,查看code的新變化。

「與位面、code持有者c.c體液交換開始……」

「體液交換持續進行……」

「交換量達到code質變初始線……」

「code質變開始……」

「code質變中……」

「code質變中……」

「code質變完成——」

「code新功能開啟。」

「新能力——人物傳送——藉由geass實現,請自行嘗試。」

……

而到這時候,莫雷早已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這一晚太過勞累,他睡得跟死豬似的,無論如何都醒不過來。

第二天的時候,還是姐姐蘭尼掀了他的被子,才把他叫起來。

然後他頂著兩個黑眼圈洗漱吃早點,被姐姐蘭尼好一頓責備,說他晚上不好好睡覺。他也只能找借口說編故事編的太晚了。經過昨天下午的事件,莫雷在編寫亡靈海時代救世主的故事,家裡所有人都已知道了,這時拿這個來當借口,也算合適。

不過總免不了讓蘭尼和我妻由乃好一陣心疼就是。

莫雷擔憂的是,c.c如果出現后,同樣頂著兩個黑眼圈的話,那可就有些不太妙了。他正自擔心,就見一頭淺綠色頭髮的魔女出了房間,表情一如既往的淡然,容顏一如既往的乾淨白皙,黑眼圈什麼的,半點也看不見。

莫雷不由大感驚訝,在code頻道里問c.c道:「你睡那麼遲怎麼沒事?」

c.c懶得回答莫雷這個問題,反而是問:「記錄查詢過了么,code升級后的新能力是什麼?」

「呃……查詢的時候不小心睡著了。」莫雷在code里訕訕道,而後又說:「不過還好,大概是什麼,我自己也能感知出來的。」

c.c淡淡地瞥了莫雷一眼,低頭小口小口地吃起早點。

早餐結束以後,姐姐蘭尼和楪祈去收拾餐具,而羽川翼卻因為眼睛再次陷入模糊而無法幫忙。

莫雷眼瞧著楪祈走進廚房之中,心裡頭忽然升起念頭,尋思著code的新能力,閉上了眼睛。

熱流湧入眼球之中。

就像曾經召喚時一樣。

但又不太一樣。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