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曉萌心裡咯噔一聲,她無疑是最了解蘇軟軟的,明白某人隱隱有失控的徵兆,若是大鬧一場,今天恐怕就無法善了了。

沒準,自己的身份真的會暴露。

當即一聲:「蘇軟軟,你發什麼瘋呢!」

華曉萌的聲音重新將蘇軟軟拉回現實,她吸了吸鼻子,放下手裡的武器,扁著嘴說:「萌萌,你嚇死我了!」

小胖子一行都驚呆了。

東子當先出聲:「蘇軟軟?」這不就是他們今天沒有抓到的蘇家大小姐嗎?怎麼還送上門來了呢?

不等他們有下一步的動作,沈翔和蕭謹言也出現在視線之中,後面還有不少的黑衣壯漢。

「這是怎麼一回事?」小胖子一頭霧水的喃喃,既然蘇軟軟和蕭謹言在一起,那就說明,蘇軟軟不是Cute,但是華曉萌三女也不是啊!

莫非,內網上的榜單是假的?

隱約察覺到事情的真相,小胖子心裡有一種被欺騙的憤怒感。

來北國想要抓到Cute拿到五億賞金的隊伍不止他們一個,其他人此刻還被蒙在鼓裡,他們所有人都被耍了。

其他人也明白過來,東子想的更多一些,懷疑的道:「大哥,你說,那榜單會不會是Cute弄出來的,或者是她的狗頭軍師整的東西?」

小胖子:「……」還真有可能,他一張臉鐵青,動動嘴角,到底是沒有再多說什麼。

「謹言,你是來救我的嗎?我就知道,嗚嗚嗚,我好害怕!」華晨曦的哭嚎聲將所有人拉回現實。

蕭謹言看都沒看她,而是第一時間去尋華曉萌,注意到小女人的眼睛通紅,顯然是哭過,心尖發顫,密密麻麻的疼痛感蔓延。

臉上的寒意更濃。

「齊胖子!」蕭謹言開口,道出小胖子的身份。

齊胖子這三個字在海外還是有些名氣的,當然了,那是遠遠不能和Cute相比的。

「老闆,沒有想到能見到真人,哈哈哈!」齊胖子乾笑一聲,將手裡的槍收好,他很有自知之明,並沒有要和蕭謹言硬鋼的打算。

「這真是一個誤會,誤會!」實在是因為太過急切的想要找到Cute,他完全把華晨曦是蕭謹言未婚妻的事情給忽略了。

如果當初察覺到這一點,那他肯定是不會隨便抓人的。

齊胖子怎麼也想不到,蕭謹言會出現在這裡,不是因為華晨曦,而是因為華曉萌,也就是Cute本人。

不得不說,命運真是一個神奇的東西。

蕭謹言眼裡帶著漠然和沉冷的殺意,深深的看了齊胖子一樣,吐出兩個字,「放人!」

蘇軟軟也是森森的開口:「現在立馬放人!」

齊胖子沒有下達相應的命令,而是在華曉萌面前站定,故意將後面的三女遮住,聳聳肩膀道:「老闆,放人可以,但是你得保證會讓我們安全離開啊!」

「不然的話……」他輕輕揮手,霎時間有一半黑洞對準了華曉萌等人,一半對準了門口的位置。

氣氛一度冷凝下來。

陳安然嚇壞了,眼睛睜的老大,一動不敢動。

華晨曦額上也有一滴一滴的冷汗往下流。

唯有華曉萌是最冷靜的,只不過她低垂著腦袋,看不清楚什麼表情。

蕭謹言沒有接話,沈翔站出來,道:「齊先生,還請放心,我們可以保證你們能安全離開,車子已經準備好了,就停在倉庫外面。」

齊胖子往外看了一眼,注意到夜色中的車輛,微微點頭。

他心裡很清楚,蕭謹言等人既然能在掛斷電話后的幾分鐘時間裡就出現,那就說明,對方早就守在外面了。

沒有強闖而是以這種方式,明顯是想要和平解決,以免出現傷亡。

不管怎麼說,齊胖子既然能悄無聲息的將華曉萌三人綁過來,就說明他的實力不容小覷。

如今再加上手裡的武器,想必蕭謹言也是有所忌憚的,而這就是齊胖子的籌碼。

「先放我們離開,我們再放人!」齊胖子的邏輯清晰。

蘇軟軟炸了,「不行,你們必須把人留下才能離開。」

她可不放心華曉萌被帶走,萬一出什麼事情怎麼辦,華晨曦死了就死了,他們家萌萌可寶貝著呢,那真是一點事都不能出。

「這樣的話就沒得談了!」齊胖子的態度也很是堅決。

眼看著事情要僵持下去,華晨曦咬牙開口說:「帶走一個人不就行了嗎?」

這句話落,眾人齊刷刷的看向她。

華晨曦咬牙,她是絕對不要被帶走,不僅要安全的回去,還要實施報復,被帶走的那個人最好是華曉萌。

至於會不會連累陳安然,她並不在意,一個不相干的陌生人而已,是死是活和她沒有一丁點的關係。

「可以!」齊胖子點頭。

「我們只帶走一個人,到達安全地方之後,自然會放她離開。」

蕭謹言一直沒有說話,視線落在華曉萌的身上,有些擔心小女人的狀況。

華晨曦等的就是這個答案,連忙說:「既然這樣,你們就把華曉萌帶走吧,她身材最小,重量輕,容易些。」

陳安然咬唇,看著華晨曦的目光帶了些許的厭惡,長這麼大,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不要臉的人,為了自己活命,無所不用其極。

「華晨曦,你活膩歪了!」蘇軟軟都要氣死了,恨不得當場弄死華晨曦。

蕭謹言也是蹙眉。

誰都沒有想到華曉萌會在這個時候出聲。

「好啊!」

這一刻,就連華晨曦都愣住了,她張張嘴,準備好的說辭都沒了用處。

華曉萌這就答應了,她還以為對方肯定要反抗。

齊胖子意外的看了華曉萌一眼,眸子里閃過一絲讚賞,「既然如此,那就這麼決定了!」

「老闆,你說呢?」

蕭謹言:「如果她出了什麼事,你就找人替自己收屍吧!」他的話語平平無奇,可其中卻隱藏著令人膽顫的寒涼。

感受到男人話語里夾雜的冰刃,齊胖子不受控制的打了一個哆嗦,這一瞬,他竟然有一種被閻王盯上的錯覺。

仿若華曉萌出了任何事情,那個男人都會想盡辦法撕碎自己,絕不會有任何僥倖的可能。

恐怖,太恐怖了。

反應過來,齊胖子後背都被冷汗浸濕了,他的指尖在發抖,片刻后讓人給華曉萌鬆綁,帶著人往外走,動作極盡溫柔。

華曉萌雖然看起來很是害怕,但走路還是很穩,路過蕭謹言的時候,她暗中挑眉,其實蕭謹言會出現,真是她沒有想到的。

。 西里爾的猜測很快得到了驗證,阿里斯的目光直勾勾地絲毫不見掩飾,彷彿有實質照射在那名女性的背後一般——在人類的禮儀中這頗為失禮與輕佻,但阿里斯的概念似乎與這並不相同。

而那名女子很快給了阿里斯回應。她先是用力拽了一下自己的斗篷,將其拉緊一些,而後恨恨地回頭瞪了一眼阿里斯。

她這一回頭,立刻露出了她的面龐,雖然面部猶有一層面罩擋着,只露出其那對修長的眼,與其中帶着憤憤之意而顯得頗為委屈的天藍色瞳孔。

這頗為純凈的眸子讓人感覺自己看到了一頭幼嫩的小鹿,只是在騷弄下巴的時候多發了一點力,便淚眼朦朧了。

這讓阿里斯立刻吹了一個口哨,隨即轉過頭對西里爾道:「亞德里恩,我確定了,我真的沒見過她,她是一個人類!丹亞在上,一個人類少女想騎獨角獸,這簡直——不過如果是她的話應該做得到,你看她的那雙眼睛,和我親愛的瑪亞諾(阿里斯的飛馬)的眼睛一樣漂亮!」

回應他的是西里爾一臉嚴肅的面龐,他自討沒趣的撇了撇嘴,又開始向其他的女精靈吹起口哨——行走的金陽,他的感情如他的性格一樣熾烈。

但西里爾卻並非是因為阿里斯那奇葩的比喻而故意擺冷臉看。

瞥見那名女子的面部僅有短短的一瞬,但也足以讓西里爾認出她的身份了——未來奧聖艾瑪海獸軍團的軍團長,在場的奧聖艾瑪人中剩下的那半個職業級,「暴怒的海燕」戴安娜。

她是一名頂級的馴獸師,在未來的時日裏,甚至能夠以音律催眠大量的魔獸。她看起來文文弱弱極其安靜,但一旦進入戰鬥狀態,便會無比暴戾。

順帶一提,駕馭冰牙裂脊鯨摧毀拉羅謝爾最後的戰列艦的,也正是他們眼前這頭「可憐的小鹿」。

毫無疑問,面前的戴安娜的實力不可能像未來那樣恐怖,按照萊昂納多所說,她的紙面實力還不到職業級,和西里爾處於同一個檔次。如果以戰鬥力而論,現在的西里爾估計可以打三個她——畢竟馴獸師自身的實力是非常薄弱的。

但白松氏族能夠答應奧聖艾瑪人讓一個人類代替他們參賽,這其中又有什麼深意?

西里爾思索著期間,眾人已經停下了腳步。在他們面前的是一條筆直的林間幽道,遠眺望去,前方的道路荊棘叢生,不知藏有多少的陷阱。

而自然祭祀則在一旁欠身,一頭頭獨角獸正從二人之間走出。它們通體雪白,身軀健壯而油亮,柔軟的鬃毛隨着它們的步行而輕顫著,獸首上的獨角亮着銀光,漂亮而動人的獸眼則靈動地打量著參賽的一眾人。

西里爾可以明顯地察覺到,那一道道來自獨角獸的目光停留在不同人身上時都有着變化,在大多數女性精靈身上是平和,在阿里斯身上時則略顯嫌惡,加快離去,而到西里爾身上則往往會多停頓一下,但他也感覺不出其中有什麼情緒。

他試圖觀察獨角獸對待戴安娜的態度,然而戴安娜站的遠遠的,他並無法看到。

片刻之後,一排獨角獸已經排列在他們的面前,頭對着他們。自然祭祀的話音也同時傳來:

「現在都站着不要動,獨角獸會選擇你們,找到你的自然夥伴,然後立刻通過前方的道路,抵達終點,優勝者便可獲得五朵沐風花。」為首的自然祭祀稍稍停頓片刻,隨即雙掌輕合:「現在開始。」

他話音剛落,獨角獸們便紛紛躁動了起來,或是甩動着蹄子刨着地上的草葉,又或是搖晃着獨角,打着響鼻。僅僅幾秒后,他們便把持不住所謂的矜持,向著前方的精靈們涌去——

而精靈少女們同樣緊張,雖說獨角獸和精靈一向是友好的關係,但一般的年輕精靈除非運氣好,不然可沒有觸碰獨角獸的資格。

面對這些美麗的生物,她們也拿捏不好該如何應對。獨角獸的主動讓她們根本無所適從。

她們看着獨角獸們蜂擁上前,正欣喜地想要伸出手去觸碰那漂亮的獸首,但隨即發現這些獨角獸們的目標似乎並非是自己——它們互相地撞擊著,用角拚鬥着,向著精靈的隊伍中心擠去,這瘋狂的架勢逼得少女們都不由得向後退去,以防被誤傷。

就連兩名自然祭祀都愣住了——他們也不是第一次主持這樣的比賽,什麼時候見過獨角獸們瘋成這樣?

但精靈當中也並非沒有明白人,很快就有人察覺到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隊伍的中心,阿里斯大笑着張開雙臂迎上前,正準備騎上一頭健壯的獨角獸,得意地衝上賽道,結果一頭被擠開的獨角獸揮起蹄子,一下子就把阿里斯撂倒了一邊。

於是最中心剩下的,就只有在場參賽精靈中唯一的男性半精靈——

西里爾·亞德里恩。

驚異的討論聲已然在周圍響起,西里爾似乎還聽到阿里斯那低聲的咒罵聲:「怪不得長得如此妖艷,原來你也是個女的——」

但他此時有口也說不出,那些獨角獸的腦袋瘋狂地擠在他的面前,一條條粉紅的舌頭想要舔舐他的身體,在他身上率先留下印記,也不顧忌那獨角會不會先把面前的半精靈少年給戳穿。

絲毫沒有所謂的「高貴生物的矜持」可言。

「丹亞在上,一名如此受獨角獸歡迎的男性半精靈……」

「他就是那個引起生命之樹共鳴的傢伙吧。」

「啊,好像就是他,這麼說來倒是情有可原。」

「那埃勒金叢林的……」

「噓——菲利克斯說了,不許外泄。」

然而西里爾並聽不到自然祭祀之間的私語,他連連躲閃著獨角獸們的追擊,這副架勢讓他渾然不像是作為騎手被挑選,倒像是一顆熟透的果子被獨角獸爭搶。

直到一道響亮的、有些彆扭的精靈語從獨角獸群中響起:

「亞德里恩!選我,選我!」

7017k 雷公長時間沒吃食物,腹中飢餓,脖子一抻,將小鳥吞下肚去。

一隻小鳥吃掉,並不感到解餓,反而卻激起了久久辟穀之後已經受到壓抑的食慾,頓時,胃中咕咕作響,口中口水滿溢……

食物,食物……

一連串的內心叫聲。

雷公頭部轉動,目光如炬,處四查看。

突然,發現十米之外,牆角處,趴著一隻壁虎……

這隻壁虎怕陽光,伏在牆角的背蔭之處,一動不動,如果不是雷公雙目中的靈熱極光搜索,恐怕你就是走到跟前,也未必能看得到它。

雷公眼睛一亮:

辟穀已經三天,腹中飢餓無比,此時,食鳥則輕功倍增;食壁虎,則指力無比,直立的牆壁可以攀爬自如。

這是百仿靈法的精要!

天助我成大功!

雷公微微一笑,一指點出!

一道精光,化為閃電,直擊在壁虎的背上。

壁虎無聲地從角落的牆面上落了下來。

雷公沒有再次運用破陣之氣來收攬壁虎,而是深深吐出一口內氣,然後腹中一提,尖嘴如猴,腹部一收,產生極大吸力!

剎時之間,只聽見風聲緊,灰塵起,雷公尖嘴之間形成一個圓形吸口,空中灰塵細粒、飛蠅飛蚊,一齊向他口內湧來。

壁虎在空中打著滾兒飛了過來。

雷公大口一張……

「好!」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