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心中暗想。

隨即,收起思緒,回頭眼緊緊跟在身後的七個皇者,葉凡加快了度,很快從二品皇窟大墳中出來。

一行皇者剛從二品皇窟大墳中出來,絲毫沒有停留,便馬不停蹄,徑直來到三品皇窟大墳外。

進入之前,葉凡神念傳音給七個皇者,說了一句:「十息之後,你們再跟進。」

乍然聽到葉凡這一句沒頭沒腦的話,七個皇者還沒反應過來。

葉凡哪管它們有沒有聽明白,只要聽命令即可,毫不猶豫,身形一動,便進入了大墳入口。

直到這時,七個皇者才猛然反應過來——黑袍皇肯定是猜測,三品皇窟大墳還有埋伏,因此才讓它們先等待十息!

想通這一點,七個皇者不由心下駭然,它們可一個都不記得這個事了,這黑袍皇心思好生緊密。

不管七個皇者的震驚。

葉凡和大灰一踏進入口,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強力的束縛感,還有烈焰破空的呼嘯聲,巨石轟落的隆隆聲,眾多攻擊同時襲至,可怖殺機鋪天蓋地湧來!

天殺機,移星易宿;地殺機,龍蛇起6!

葉凡眼睛微微一眯,目中寒芒閃動,手掌按在大灰的象牙末端上,身形剎那模糊,令虛空蕩開了一圈,微不可見的漣漪。

轟!

葉凡前一刻所處的空間出大爆炸,烈焰滔天,碎石穿空,可怕的元氣技攻擊,強大的威力,足以將一座山峰都給抹平掉。

這也就是在燭龍墳內,土石堅硬無比,本身又長時間處於岩漿世界,普通的火系奧義元氣技,對它傷害自然有限。

「瞬間移動!」

「風系——空間第二境奧義!」

「怎麼可能,它突破了第二境奧義,為何還是皇境一層的境界,難道隱藏了實力?」

一個個驚呼聲傳來。

它們為了這一刻,已經埋伏了許久,好不容易等到葉凡這個狙擊目標到來,原以為能至少令其受傷。

卻是萬萬沒想到,對方掌握了瞬間移動這種風系空間奧義,讓它們的狙擊計劃瞬間落空。

但是,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黑袍皇和其戰寵的戰力,本身已經十分驚人了,現在又掌握了這門聖尊以下無解的奧義,那戰力得飆升到什麼地步?

一群埋伏的皇者都不是笨蛋,很快想到了這一點,頓時心下就是狠狠一沉。

它們這些皇者可不是像二品大墳那些埋伏的皇者那樣,是皇境二層皇者中十分頂尖的存在。

它們在皇境三層這個層次的皇者中,頂多只能算中上,大多都只是一般。

因為霸主們覺得,黑袍皇必定會死在二品大墳,所以三品大墳沒有安排那麼強力的皇者伏擊。

畢竟,皇窟核心才是最重要的是,一個皇境一層的黑袍皇,還不值得它們如此重視,即便能闖過二品大墳又如何,還能剩下多少元氣,其傷勢又能讓其再走多遠?

此刻,埋伏的一群皇者心中已經翻起了滔天巨浪,它們都知道——事情糟糕了!

這黑袍皇遠遠出預料,竟然擁有了瞬移奧義,有這奧義在手,二品大墳里的埋伏簡直就是笑話,現在,它們也成了笑話!

這傢伙不但輕易闖過了二品大墳,似乎還一點傷也沒有,輕易來到了這裡。

如此情況下,它們要怎麼對敵?

要知道,這混賬黑袍皇可是掌握了瞬移啊,就是一頭豬,有瞬移在手,自己這些皇者也不是對手,最差最差也能輕易逃走,自己這些皇者還攔不住。

一群皇者心頭沉重,目光冰寒,閃爍不定。

此時,葉凡也盯著它們打量了一下。

讓葉凡感到幾分詫異的是,這一次埋伏的皇者只有八個,並非是九個,比上一次少了一個。

眼中閃過一絲疑惑,葉凡謹慎地開啟了殷皇金瞳,絲毫不漏地掃過整個皇窟,卻並未現餘下的一個皇者的身影。

「既然真的只有八個,那更好,省卻我一番功夫。」

既然真的只剩下了八個,葉凡哪裡還跟它們客氣,重重拍了一下大灰的象牙,身形一閃,暴沖而出。

大灰也會意地沖向幾個三品皇者。

葉凡奧義兇猛強悍,神出鬼沒,身形軌跡捉摸不定,讓幾個皇者根本不敢有絲毫妄動,只能聯手戒備防禦著。

大灰雖然沒有葉凡的威懾力那麼大,但也輕易拖住了另外一半皇者,強大的雙重重甲,渾厚無比,磅礴如汪洋的元氣量,被大灰近身後,幾個皇者就再也擺脫不了,生生被大灰一個獸皇一層給羈絆住。

試探著出手幾次后,在外面等待了十息的七個皇者相繼從入口進來。

剛進入大墳內,七個皇者即便有心理準備,此刻也還是心頭沉鬱……這二個傢伙,真的沒有出問題!

而那八個三品皇者,個皇者進來,還以為是救兵支援到了,此時也顧不上質問對方沒有阻攔住黑袍皇組合的原因,臉上露出幾分希望的笑意,向七個皇者出求助。

見到這八個傢伙居然向自己出求助,七個皇者相視一眼,面色無比古怪,神念傳音下,很快有了決定。

黑袍皇擁有風系瞬移之術,根本殺不死。傻子才會去殺他。

「終於追上你們二個傢伙了,受死!」

七個皇者分成二批,四個撲向大灰方向,三個撲向葉凡方向。

煌煌刺目的刀光中,幾個被葉凡壓著打的三品皇者當即爆了全力,糾纏住葉凡,大笑道:「黑袍皇,你完了!」

葉凡目光微凝,收了幾分力,心甘情願被對方反過來壓制,氣息也稍稍平靜了一些。

噗嗤!

一塊巨石轟然襲來,在即將砸在葉凡身上的時候,突然方向一轉,朝一個三品獸皇砸去,帶著土系奧義,狂猛無比。

當場,那獸皇被砸的骨斷筋折,整個巨大的身軀直接是轟飛了出去,在堅硬的石壁上撞出了一個大坑,坑洞邊緣裂痕如蛛網。

場面死寂了一瞬。

下一刻,一聲聲暴怒悲憤的吼聲響徹洞窟:「你們幹什麼?瘋了嗎?」

「混蛋!你們是哪一邊的!」

「該死的!你們是叛徒!叛徒!」

一群三品皇者驚怒交加,氣的吐血,只感覺眼前一陣黑。

本來勝算就不大,現在又多了幾個可恨的叛徒,讓眾三品皇者們紛紛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嘭!

又是一聲悶響,一個靈皇被灼烈的火團轟飛,身軀四散,死的不能再死。

二品皇者和三品皇者差距其實不大,奧義領先也領先不到哪裡去。

真箇單獨大戰起來,三品皇者可能會壓二品皇者一頭,可現在這種情況,三品皇者們已經不反抗了,自然難以抵擋二品皇者們的攻擊。

戰鬥在七個二品皇者加入起,就陷入了一面倒的境地,又有葉凡和大灰從旁不時出手襲擊,讓三品皇者們根本沒有絲毫反抗之力,只能被壓著打。

不出一刻鐘,八個三品皇者全數被斬殺!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七個二品皇者早就知道葉凡的強悍,可葉凡的每一次出手,依舊還是讓它們感到如在夢中,跟夢幻一般。

只要它們糾纏住一群三品皇者,葉凡就能輕易形成秒殺,而堂堂三品皇者,還毫無反抗之力。

畢竟,它們自身也是二品皇者,和三品皇者相差不大,被它們糾纏住,還想分心全力抵擋,怎麼可能?

即便如此,它們還是感覺不可思議,這比虛空螳皇都妖孽啊。

想到虛空螳皇,它們一顆心頓時沉入谷底。

它們太清楚了,虛空螳皇、赤曜兔獸皇、毒岩巨蜈靈皇,這些只怕早都是黑袍皇的麾下。

一個黑袍皇,一個猛獁象皇獸,已經可怕的讓獸心顫了,再加上隨時可以隱匿虛空中,防不勝防的虛空螳皇,還有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凶兔,發起飆來,就是同為妖孽的其餘幾個皇者都不敢小覷!

這樣一股潛力巨大的勢力,可惜只是在中、低層,背後沒有靠得住的霸主,如果有的話,它們真箇背叛了也沒什麼。

偏偏是沒有。

而且很明顯的,黑袍皇目標就是聖物,其餘什麼都不關心,這樣一來,最後黑袍皇或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它們呢?

它們可是背叛了霸主們,霸主們怎麼可能放過它們,找不到黑袍皇,火氣很可能就撒在它們的身上了。

霸主之怒,誰敢承受?

除非……能得到皇窟核心,立下大功勛,定能保住一命!

想到這裡,眾皇者心思愈發活泛開了,目光晶亮,心中都是有了準備,一定要借黑袍皇之力,奪得皇窟核心!反正黑袍皇根本不想要。

也有的皇者想到了虛空螳皇和赤曜兔獸皇等。

它們這些被逼得背叛的皇者逃不過霸主之怒,虛空螳皇等又何嘗不是,它們怎麼就敢跟著黑袍皇一起做這種惹怒霸主的事情,而且還死心塌地的?

不等它們多想,葉凡已經飛快收集好死去的皇者們身上的高價值材料,讓它們跟上。

進入隧道內,葉凡陡然目光一凝,腳步也頓住了,目露思索之色。

「果然,大墳終究是有了些不同,我還以為下三品大墳都是一樣的呢,看來並沒有這麼簡單。」

葉凡心中思量。

因為,在他的眼前,隧道已經不是單一一條了,而是有三個分叉,憑他的目力,能夠清晰看到,三個分開的隧道深處,又是十幾個分叉,四通八達,天知道都通向哪裡。

「都小心些。」

葉凡語氣鄭重了幾分,神念如潮水擴散開來,殷皇金瞳也泛起煌煌金光,絢爛璀璨,如同二盞金燈,照耀前路。

葉凡邁開步子,不緩不慢地前行,而身後跟進來的七個二品皇者也相繼看到了隧道內的景象,不由也面色凝重了幾分,紛紛凝神戒備,緊跟葉凡和大灰的腳步。

行出沒多遠,葉凡忽然神色一動,蹲下身子看了一眼地上的一灘鬆散沙石,伸手撥開一層,便見到了沙子下掩蓋的血跡。

「這個血液……」

葉凡伸出手指沾上一點,仔細打量了一下,又放在鼻尖嗅了嗅,神色凝重起來:「是螳皇的血!」

這才剛進入大墳通道,就發現了虛空螳皇的血液,這代表了什麼?

代表著,這三品大墳內的戰鬥極其激烈,恐怕初入大墳的時候,已經開始了白熱化大戰,由不得葉凡不重視。

同時,葉凡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生怕虛空螳皇出什麼事。

七個皇者也是面面相覷了一下,沒想到堂堂虛空螳皇,竟然在這裡就受了傷,不禁為戰鬥之激烈所震驚。

「走。」

葉凡站起身,大步疾風前行,心中卻不免仍是擔憂:「希望沒事。」

葉凡還是帶著幾分希望的,畢竟虛空螳皇不同於尋常的獸皇,它那獨特的吞噬特性,讓它儘管經常在刀尖上跳舞,但總能遊刃有餘地渡過危機。

這一點,葉凡相信它。

隨意選定一個隧道,葉凡徑直進入其中。

通道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呼吸之間,似乎有些塵埃飄蕩在空氣中,聞起來格外難受。

除此之外,通道內坑坑窪窪,不時還能見到,有些地面上還有一個火紅的岩漿坑洞,是被生生燒出來的。

一連經過幾個通道,葉凡已經徹底迷失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這很奇怪。

以葉凡這種皇者的敏銳的神覺,是絕不可能失去方向感,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的,這就像許多本身方向感極精準的獸族,哪怕十分幼小的時候,也往往可以精準找到自己去過的某個地方來寶。

可事實是……不但葉凡如此,連大灰、七個皇者,都是如此。

方向感的突然失效,讓葉凡等皇者臉色微變,難以置信,一時有些躊躇起來,不知是否要繼續往下走去。

停駐了十數息,葉凡才再次啟程,對方向感的事不予理會,也不理會自身感覺,隨意選擇通道前行。

結果,未曾走出多遠,葉凡便再次停住了,目光凝視前方,臉色微變。

大墳本身十分巨大,通道也很高大與廣闊,就在葉凡前方數十丈外,一具魔碑般高大的身軀倚牆而立,看其姿勢,並沒有什麼不妥,只是十分無力的樣子。

讓葉凡吃驚的不是這道身影,而是……地上全是這樣的身影,死屍遍地,數量多的驚人,怕不是有二十多具。

如此詭異的景象,讓葉凡愈發警惕起來,放慢了速度,緩緩前行。

靠近了一些,葉凡才猛地釋放神念,橫掃過這些死屍。

這時葉凡才發現,這些傢伙,已經完全沒了生命氣息,一個個死的不能再死了。

「這些身影……」

見葉凡又停下,一個獸皇擠上來了一點,頓時瞪大了眼睛,脫口道:「各霸主麾下沒有這些傢伙,它們是哪裡來的?」

不用它說,葉凡也注意到了。

雖然說,整個禁地加起來有數百號皇者,數量絕對驚人,但以皇者的記憶力,葉凡全部記下並不是難事。

而現在,葉凡一眼就能看出,這些死去的皇者,大部分根本就不是各霸主麾下的皇者,而且數量頗為驚人,死去足足有十幾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