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雷鳴,楊風等十幾個人同時看向了戰狂,眼神裡面的殺機真的很濃。

戰狂感覺不敢相信,怎麼這麼多人竟然對小荒出頭,這是怎麼回事?[本章結束] 彷彿所有的人都聯合了起來一般。最不可思議的就是星牟竟然也要維護小荒。這是不是哪裡搞錯了或者說星牟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演戲而已,不過自己卻沒有看出來罷了。

想到這裡,戰狂也是輕輕的笑了起來。

「誤會,誤會。我對他也沒有敵意。只不過是和他開玩笑罷了。」戰狂輕笑道。在他看來,星牟都暫時屈服於這些人,自己暫時的忍讓也沒有什麼。俗話說的好,好漢不吃眼前虧。現在的形勢,他只有先低頭,等時機合適的時候再來收拾楊風這些人。先讓這些傢伙得意一番。

「滾。」看著戰狂,葉凡猛然間開口了,聲音很大,猶如巨大的雷聲一般。

戰狂的臉色立刻的大變。他和葉凡之間也沒有大的衝突,一直以來他也都非常的尊重葉凡。

但是,現在葉凡卻用這樣的態度和他說話,這讓他是極其的惱火。不過面對葉凡,他只有忍氣吞聲。沒心裏面翻江倒海。但是表面上卻是風平浪靜。

「那我們就暫時離開了。」戰狂對著身旁兩個揮了揮手,隨即三人就快速的離開了這裡。

「這個傢伙,臉皮真厚。」小荒看著戰狂等人離開的背影,小聲的嘀咕。

「那是,他的臉皮一直都是這麼厚。不然的話他怎麼可能有今天的地位?以前老天門門主對他可是有很大的恩情的。他卻是怎麼對付老門主的。他又是怎麼對付老天門的?所有人員,不論男女老少,不論有沒有威脅,都被殺光了,據說是血流成河。」修羅女帝鳳舞淡笑著說。

「你還說別人,你殺的人比他殺的要多的太多了。甚至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葉凡看了一眼鳳舞,淡笑著說道。

修羅女帝,這名氣完全是殺出來的。無數的部落都被她給屠戮了。因此,在神界鳳舞是一個人見人怕的人物。只要她出現的地方,每個人都是心驚膽戰的,害怕這個女人發火,從而自己小命不保。

「我從來不會殺對我有恩的人,這是我和他本質的區別。」鳳舞淡笑著解釋道。她殺人她不辯解,不過要將她和戰狂並列的話,那她就很不樂意了。在她看來,她還算一個正常的人。但是,戰狂卻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小人。

「戰狂和老天門之間沒有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關係。」楊風愣住了,這一點他還不知道,也從來沒有聽任何人說起過。看來這段歷史只有特殊的人知道,只限定在一定的範圍內。

「戰狂這事做的很不地道。因此,不會讓其他人知道。不過要想人不知,除非己不為。」鳳舞淡笑道。

「戰狂做的事情哪件很地道呢?他為了他一些目的,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兒女都能成為他的工具。當真有些喪心病狂。」索圖沉聲的說道。

「還有這樣的事情?」歐陽若蘭也是啞然的說道。戰小雲她知道。但是其他人也這樣那就不知道了。

戰狂的父母和孩子的信息還都不知道呢。

「恩。戰狂這老傢伙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到位,所以知道這個消息的人的很少。」鳳舞笑道:「估計連葉兄都不知道吧。」

「我還真不知道。」葉凡點了點頭。他將一切都放在了修鍊上面。其他的事情他都不關注。就像地榜排名的變化,這個排名是整個神界都關注的一個排名,但是葉凡卻從來沒有關注過,好像這個排名與他自己無關一樣。

「跟我走吧。」葉凡化身一道光芒,瞬間就飛向了遠方。其他人也都是紛紛的跟了上去。

「宗主,我們怎麼辦?」戰狂身旁一個黑衣人看著戰狂問道。他們現在到底是跟還是不跟,他們現在只能聽戰狂的。跟的話萬一被發現的話那就不好了。可是如果不跟的話,那他們在這裡就難以行動了。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走。

「悄悄跟著。不過不要距離過近。」戰狂考慮了一會兒說道。他敢判定在這裡葉凡是不敢動手的。只要他不是距離太近的話,那就是絕對沒有任何問題的。

「恩。」那兩個黑衣人都是點了點頭,他們也是同樣的想法。

他們也是悄悄的跟了上去。他們和楊風等人的距離保持的很遠。而且將自己的氣息給徹底的隱藏了起來。

「這個戰狂,真覺得自己的手段能夠瞞得過我們嗎?」葉凡輕哼了一聲,對著周圍的人說道。這個戰狂,竟然敢把自己的話當做耳旁風。

「不用理會他,我們在這裡也無法對他出手。那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雷鳴看著葉凡,輕笑著說道。

「現在也只能如此了。」葉凡輕輕的點了點頭。在這種地方還真沒辦法對戰狂幾個出手。而且他也知道,戰狂絕對不敢出現在他面前,這就足夠了。

他們快速的前進著,一座座高山被他們飛躍。這個世界還是很大的,以他們的速度竟然整整的飛了三個月還沒有到盡頭。

「這道光芒,好強。」猛然間他們感受到了一道道光芒的出現,這些光芒竟然讓他們感覺到了刺痛的感覺。

他們都朝著光芒的所在地看了過去,那是一塊石頭。石頭足足有千丈高,在他的四周都是青色的光芒。一道道龍和鳳凰的虛影將其圍繞在其中。這樣的場景非常的壯觀。

「這塊石頭是什麼石頭?」小荒開口道。

「誰知道呢。不過這塊石頭肯定不簡單。」修羅女帝鳳舞隨即回復道。

「你知道嗎?」葉凡看向了星牟,星牟號稱星辰之子,對星辰和石頭非常的了解。

「他山之石。」星牟開口道。

「他山之石。」其他人都是一愣,他山之石僅僅不過是一個傳說而已。這種石頭據說可壓九天,可鎮九淵。留下了很多傳說,但是卻沒有人見過。

「對,這就是他山之石。我們估計有難了。你們知道為什麼沒有人見過真正的他山之石嗎?因為見過他山之石的人都死了。只聞他山名,未見他山影。見到了不一定是好事。」星牟沉聲的說道。 「嗚嗚。」

「你們幹什麼呢?那麼吵。」

「還讓不讓人家睡覺了。」

一道道稚嫩的聲音響了起來。

在歐陽若蘭的懷裡,一個小傢伙跳著出現了。

這個小傢伙正是妞妞。

妞妞已經睡了很長時間了。

越是危險的地方,妞妞反而越能睡得著。

聽到妞妞的聲音,所有的目光都是看向了妞妞。

這個小丫頭。

真是讓人無語。

「咦,他山之石。」當看到那塊散發著無窮光芒的石頭的時候,妞妞的眼睛不由的亮了起來。

「妞妞,你確定這是他山之石嗎?」

小荒不由的看著妞妞問道。

「當然,不過據說看到他山之石的生命都死了。」妞妞的眼珠子不斷的轉著。

「那你怎麼就能確定這是他山之石呢?」

小荒再次問道。

既然說見過的人都死了,那麼就不應該直接的確定這是他山之石啊。

這不是嚇唬眾人嗎?

「我好像在夢裡見過,而且,應該不會錯的。」

妞妞用很是肯定的語氣說道。

「這確實是他山之石。」

楊風和歐陽若蘭也是同時說道。

楊風則是通過一些畫面知曉了這就是他山之石。

歐陽若蘭則是推算了出來。

「那如果真的是他山之石的話,我們豈不是要死了?」

小荒啞然的說道。

以前看到他山之石的人都死了,他們可能是例外嗎?

縱然他們真的很強大。

「你們知道為何看到他山之石後會死嗎?」

葉凡看向了楊風和歐陽若蘭。

楊風和歐陽若蘭既然也確認這是他山之石,那就應該對他山之石有所了解。

在剛才的時候,他和星眸進行了神識傳音。

星眸僅僅是靠直覺判斷出來這是他山之石的。

實際上對他山之石也不了解。

「他山之石,光芒四射,看之者死,碰之者亡。也就是說,看到他山之石的,都會死,不過還能生存一段時間。但是,如果要是碰到他山之石的話,那就直接的完了。」

「為何會如此呢?就在於他山之石身上有一種特殊的物質。當我們看到他的時候,那種物質就順便侵入了我們的身體。慢慢的在我們身體裡面積累力量。當他的力量足夠的時候就會反過來將我們給吞噬了。」

楊風解釋道。

在這方面,楊風的了解應該是最多的。

「沒有感覺到啊。」

小荒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對著楊風問道。

「如果能讓你感覺到了,那他山之石還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呢?」

楊風很是無語的說道。

「那是什麼物質?我們沒有任何辦法了嗎?」

葉凡看著楊風詢問。

如果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在作祟的話,那問題就好解決了。

在他們這些人裡面,估計也就楊風知道了。

「死亡之吻。」

楊風開口道。

聽到這個名字之後,就連本來波瀾不驚的葉凡和雷鳴都是臉色大變。

他們本來以為這種物質他們可以輕鬆的克服掉。現在他們知道他們大錯特錯了。

死亡之吻的名氣實在是太大了。

神界已知死亡的主宰當中有不少都是死於死亡之吻這種劇毒之下。 這些主宰也是在外面探險的時候悄無聲息的中招的。

因此,很多主宰自己都死的是不明不白的。

可見,死亡之吻的恐怖。

一旦中招,那幾乎就意味著死亡,而他們就中招了。

一想到這裡,他們每個人的心情都是不好的。

「死亡之吻,怪不得看到他山之石會死呢。死亡之吻沒有解藥啊。尤其在短時間之內根本就沒有人可以煉製出來解藥。」

雷鳴沉聲的說道。

這他山之石的死亡之吻絕對是異常恐怖的死亡之吻,留給他們的時間不是很多了。

「死亡之吻是可以解的。」

妞妞這個時候笑著開口說道。

妞妞一開口,立刻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妞妞,該怎麼做?」小荒立刻將妞妞抱了起來,這真是想什麼有什麼啊。

這真的是卻什麼來什麼。

他們現在最想聽的就是解藥的消息,妞妞就給他們帶來了相關的消息。

「只要讓他滴幾滴血就行了。」

妞妞看著小男孩楊輪迴說道。

「就這麼簡單?」

小荒啞然道。

其他人也都是紛紛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妞妞。

開什麼玩笑?

這麼簡單的就解決了死亡之吻,那這死亡之吻還配得上他的稱號嗎?

「當然不是。」妞妞很是直接的回答。

小荒等人直接的就翻了白眼。

剛才的時候你還說只要他滴幾滴血就行了。

現在又說不是。

你這話不是互相矛盾,不是在忽悠我們嗎?

「他的血滴入我父親煉製的小輪迴丹裡面,然後我們服用,這就沒有問題了。」

妞妞瞥了小荒一眼,撅著嘴說道。

意思很明顯,你都沒聽我說完,就翻白眼,傻眼了吧。

「小輪迴丹。」

楊風摸了摸自己鼻子,他還沒有相關的丹方呢,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煉製。

再說,就算有丹方,煉製丹藥那也不是一時能做到的。

很有可能正在煉製的過程當中自己就掛了。

「父親,有葉凡幫忙,你擔心什麼呢?」

妞妞看著楊風笑著說。

楊風的眼睛一亮。

是啊,煉製丹藥不是為了他自己,自然也不能僅僅依靠他自己。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