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寧三人瞟了眼前二人一眼,見二人神色驚惶,狼狽不堪,心中誰有些同情,但並沒有說話。

雙方素不相識,正常情況下,三人不可能出手相救。

雖然男子許了『重酬』,但誰知道是不是他為了活命,隨口編造的謊話呢?

三人沒必要為此惹禍上身。

在三人遲疑期間,那五名騎著火鱗獸的男子已經追了過來。

「什麼人,這裡的事與你們無關,趕緊離開這裡!」,最先到達的一人沉聲喝道。

然而,另外一人卻開口道,「陸師兄,你真是糊塗,如果放了他們三人,他們將這裡的事傳到七玄門去,七玄門的人豈不是會去御獸山莊找我們的麻煩?」

說話之人是一名身材瘦高的男子,其說到這裡,眸光變得異常陰冷起來,「他們三個出現在了這裡,那說明他們的死期到了,就應該命喪於此!」

葉寧三人聞言,面色皆冷了下來,看來就算他們今天不想插手這裡的事也不行了!

「竟然想殺你姑奶奶,先給你點顏色瞧一瞧才行!」,楚靈君話因落下,騰身而起,一掌往最近的那人劈去。

那男子面色微微一變,同樣一掌迎出。

「嘭……」,兩人的掌勁在空中碰撞,楚靈君被震得倒退了數步。

而那男子也被震得從火鱗獸的背上落了下來。

這一擊,兩人竟然旗鼓相當!

「好個臭娘們,原來你還真有些本事,稍後先讓你在老子胯下欲仙欲死好好享受一番,然後再宰了你!」,另外一名御獸山莊的光頭漢子道。

五人齊齊向前走去。

在他們的感知中,葉寧和蕭玉卿身上的氣息遠遠不如楚靈君,根本不足為懼。

然而,就在這時,葉寧身上的神元流轉起來,一股恐怖的氣息從他身上擴散開來。

五人感受到從葉寧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面色陡然一變,止住了腳步,帶著驚悚的目光齊齊落到了葉寧身上。

片刻之後,其中一人連忙道,「剛……剛才多有得罪,還望三位大人大量不要放在心上,我們這就離開這裡!」

…… ?這五名御獸山莊的修者,修為不過在神醒境一重天左右,感受到葉寧身上的氣息后,不敢再做任何糾纏,想要立即離開這裡。

然而,世上豈會有這樣的好事?

「我若放你們離開,難保你們以後不會因為今天的事報復我,所以你們還是都留下吧!」,葉寧幽幽道。

五人聞言,立即向前狂奔而去。

然而,葉寧輕哼一聲,一隻手伸出處,一股恐怖的無形力量突然直接將他們拉了回來。

這是一種小神通,名為移山術,可以將敵人牽引向自身,以此限制敵人的行動。

將五人拽回來后,葉寧再一掌拍出,直接以掌勁震碎了這五人的軀體,殺了這五人。

五名御獸山莊的修者死後,剛才被這五人追殺的那一男一女放鬆下來,那男子看向葉寧道,「多謝道友出手相助,我叫秦風,這位是我師妹趙靜茹,敢問道友如何稱呼?」

「我們名字你們就不必知道了,否則對你們沒有好處!」,葉寧這般道。

葯神宗的人正在到處通緝他,如果他報出自己的真名,只怕這秦風會猜到他的身份,所以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他沒有報出自己名字。

而且雙方只是萍水相逢,出了落雲山脈后,就誰也不認識誰了。

秦風聞言沒有再多問,立即拿出一株青翠欲滴的藥草道,「這株焚香草是罕見的靈藥,價值一百萬兩黃金以上,剛才御獸山莊的人,就是為了這株藥草而追殺我們,現在,我把它送給你們吧。」

這就是男子口中的『重酬』?

一株價值一百萬兩黃金的藥材對於葉寧而言根本算不得什麼,不過,他轉念一想,也還行吧,有總比沒有好。

他接過了靈藥,而後拿出兩顆療傷的丹藥遞給秦風道,「這是兩顆上好的療傷丹藥,你們一人一顆服下吧!」

秦風接過丹藥略微打量了一下,面色大變,而後又嗅了嗅,確認一番后,有些激動道,「這……這是三階療傷丹藥?」

他見過二階丹藥,但沒有見過三階丹藥,而他發現手中的丹藥比他見過的二階丹藥要好很多,所以懷疑其是三階丹藥。

葉寧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微微點了一下頭,而後道,「如果沒什麼事了,你們趕緊離開落雲山脈吧,我們還有要事,先走一步!」

三人準備轉身而去。

然而就在這時,秦風和趙靜茹對視了一眼,眼神交流了一下,而後前者突然道,「閣下留步!」

「還有什麼事?」,楚靈君有些不悅道。

這兩人怎麼這麼麻煩?

趙靜茹立即歉然笑道,「沒什麼事,就是想問問三位願不願意和我們一起去尋靈藥?」

總裁大人求放過 「和你們一起去尋靈藥?」,楚靈君道,「靈藥有那麼好尋么?」

「很好尋。」,秦風輕笑道,而後他吹了一聲口哨,一道紫光立即從遠處竄了過來,落到了他肩膀上。

竟然是一隻紫色的小貂。

他摸了摸小貂的後背,道,「這紫雲貂對天才地寶的嗅覺極其敏銳,有了它的幫助,尋找起靈藥來會容易很多,不知三位有沒有興趣與我們同行,一起尋找靈藥?」

葉寧略感意外,能夠尋找靈藥的異獸非常珍貴,擁有的價值驚人,這秦風竟然直接拿出來示人!

於是,他道,「你不怕我們直接把這紫雲貂搶走?」

秦風聞言,爽朗笑道,「哈,哈,哈,三位剛才救了我們的命,若喜歡這紫雲貂,將它送給你們也無妨。」

他相信葉寧三人的為人,因為葉寧剛才遞給他的兩顆三階丹藥,至少價值兩百萬兩黃金以上,比他給葉寧的那株焚香草的價值還高出不少,這讓他頗為感動,並由此認定葉寧三人不是什麼惡人。

秦風和趙靜茹是知恩圖報的人,這讓葉寧對他們高看了不少,於是他點了點頭道,「好吧,我們就和你們一起去尋一番靈藥吧。」

他們來落雲山脈的目的是去尋銀魂果,不過,先尋一些靈藥再去尋銀魂果也不遲。

秦風和趙靜茹聞言露出了喜色,而後各自服下了葉寧給的療傷丹藥。

丹藥的藥效在兩人體內化開后,兩人的傷勢迅速恢復,原本有些蒼白的面色很快變得紅潤起來。

「不愧是三階療傷丹藥,藥效果然非同一般,這般看來,我和趙師妹的傷勢只需要數個時辰就能痊癒了。」 談戀愛不如養狗 ,秦風大喜道。

三個時辰后,秦風和趙靜茹的傷勢痊癒。

葉寧、蕭玉卿、楚靈君、秦風、趙靜茹,五人很快一起上路,開始在落雲山脈中尋找靈藥。

果然,在紫雲貂的幫助下,日落之時,一行人一共尋到了十多株靈藥。

「再尋一株靈藥我們就可以原地休息了!」,葉寧抬頭瞟了一眼天際的那一抹火燒雲道。

在密林中穿行尋找靈藥,是一件比較消耗精力的事,一行人尋了一天的靈藥,已經有些疲憊了。

「吱,吱,吱,……」,突然,蹲在秦風肩頭的那隻紫雲貂變得異常躁動起來,尖銳的叫了幾聲后立即向前方竄去。

「它應該發現了了不得的靈藥!」,秦風立即道。

眾人緊跟紫雲貂而去,沒過多久來到一座山洞前,只見在山洞洞口處長著一蓬藤蔓,上面結著是十數顆如葡萄一般晶瑩剔透的果實。

「這是……星元果?」,葉寧立即認出了眼前的果實,面上有了一抹難以置信之色。

楚靈君將葉寧神色變化很大,於是在旁邊好奇問道,「這果實有何用途?」

「這種植株吸收星輝月華而生長,果實之中聚集著極為純凈的精氣,可以迅速提升人的修為!」,葉寧道。

「吼……」,在兩人說話間,山洞之中傳出了一聲虎嘯,一頭長達數仗的黑虎沖了出來。

天才地寶一般都會有兇猛的妖獸守護,這些星元果亦如此,早已被這頭黑虎霸佔了。

「原來是幾個人族修者,正好當我充饑的食物!」,黑虎打量葉寧等人一眼,而後口土人言道。

「竟然是一頭已經通靈的妖獸!」,秦風和趙靜茹面色皆是一變。

妖獸的修行境界與人的修行境界不同,通靈妖獸所擁有的修為與人族修者中的神醒境修者相當。

「好大的口氣!」,葉寧沉聲道。

「不服氣?」 帝少的千億萌妻 黑虎銅鈴大的雙眼一下鎖定了葉寧,「本座先吃了你!」

它雖然軀體龐大,但動作迅猛,突然化作一道黑色閃電往葉寧撲去。

…… ?眼見黑虎撲來,葉寧身體微微下蹲,讓過了黑虎的兩隻虎爪,而後體表華光流轉,一拳衝天而起,打在了黑虎的腹部。

「吼……」,黑虎發出了一聲哀嚎,身體往旁邊滾落而去。

這隻黑虎的實力與神醒境二重天的人族修者相當,根本不是葉寧的對手。

「嘭……」,黑虎龐大的身體落地,壓得地面顫了顫,它爬起來后燈籠大小的雙眼盯著葉寧,眼中充滿了忌憚之色。

葉寧這一拳打得它全身骨頭都似要散架一般,此刻,它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疼,疼得它兩眼冒星星。

這個小小的人族修者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力量?怎麼會這麼厲害?

它再瞟了瞟旁邊的另外四人,心中突然感覺生出了一種絕望的無力感。

旁邊那四個人族修者還沒出手,它就已經不敵了,看來,今天是無論如何都守不住這星元果了!

「這星元果一百年開花,一百年結果,一百年成熟,本座在這裡整整守了數十年才等到它勉強成熟,絕不能白白便宜了這幾個人族修者!」,黑虎心中迅速思考起來。

然而,在它思考期間,葉寧身上又有華光綻放,準備再次出手了。

「等等!」,它突然開口道。

「嗯?」

「我承認我不是你的對手,只要你願意放過我,我可以帶你去尋更大的機緣!」,黑虎立即求饒,把姿態放得很低。

這個傢伙剛才不是叫囂要吃了他們嗎?這麼快就認慫了?

葉寧心中疑惑,不過,並沒有多想,因為他被黑虎的後半句話勾起了興趣,「什麼更大的機緣?」

進入落雲山脈的人族修者,果然如傳說中那般貪婪!

黑虎心對心中的計劃有了更多把握,它立即開口道,「我知道有個地方生長著比星元果還要珍貴很多的靈藥!」

還有更珍貴的靈藥?

葉寧變得異常心動起來,同時心中也升起了一絲警惕,就算真有更珍貴的靈藥,只怕也不會那麼容易弄到手吧?

「稍後我隨你去看看。」,他道。

而後五人將藤蔓上的十六顆星元果摘了下來,併當場分配,秦風和趙靜茹堅持只各要兩顆。

於是,葉寧、蕭玉卿、楚靈君則每人得了四顆星元果。

黑虎看著五人分它守了很久的星元果,心中自然很不是滋味,腹誹道,「盡情分我的星元果吧,反正你們很快就會沒命了!」

分完星元果后,葉寧對另外四人道,「你們就在這裡等我,我隨這頭黑虎去看看!」

四人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黑虎聞言,眼中有了一抹失望之色。

它本想一下滅了這五名人族修者,如此看來,它只能滅一個了,好吧,能滅一個算一個,也能解解氣。

「跟我來,距離有些遠!」,黑虎道。

黑虎在前邊奔跑起來,葉寧則緊緊跟在了它的身後,兩個時辰之後,一人一虎一起來到了一座陰氣森森的峽谷。

葉寧打量四周一眼,眉頭微皺起來,峽谷兩邊光禿禿的一片,沒有草木生長,只有許多枯骨。

「這裡有強大的妖獸?」,葉寧越發警覺起來。

「想要得到珍貴的靈藥,自然會遇到一些危險,你不會已經害怕了吧?」,黑虎這般道。

一些危險?

葉寧有種直覺,住在這裡的妖獸非常強大,但他依然道,「我怎麼可能會害怕?」,

他當然不會害怕!

他擁有遁速無雙的無蹤步,且最近又學會了另外一種遁術小神通,就算打不過,也跑得過!

「不怕就好!」,黑虎道。

一人一虎繼續向前,葉寧很快看到了一座骨頭堆積起來的山,在山頂之上生長一顆小碗粗細的樹,小樹的根須很發達,密密麻麻如一層草皮覆蓋了整座骨山,樹頂之上生長著一顆赤紅的果實。

「骨精果!」,葉寧瞬間認出了這種果實,心頭狂喜。

這種異木吸收骨骼中的精氣而生長,結出的果實蘊含著豐富的神性精華,對修行之人而言是大補之物。

……

骨精果吸引到了葉寧的注意力,當他回過神來時,突然發現黑虎已經不在他身邊。

他目光放遠一看,只見黑虎已經在往回跑,且逃到了遠處。

「有危險!」,葉寧瞬間反應過來。

然而就在這時,已經逃到遠處的黑虎回頭與葉寧對視了一眼,口吐人言道,「貪婪的人族修者去死吧!」

「吼……」,它連著發出了幾聲驚天動地的虎嘯,蟄伏在那骨山下的凶物被驚動了,整座骨山動了起來,

「嘩啦……」,骨山上許多骨頭滑落,一隻猙獰的蟲頭首先露了出來。

「千足蟲!」,葉寧面色大變。

從蟲頭的大小就能判斷,這條千足蟲體型龐大,至少已經活了數百年,是個可怕的凶物。

那千足蟲也看到了葉寧,身體突然從骨山之中飛了出來,它腰身如水桶粗大,渾身金光燦燦,直接沖向了葉寧。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