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楚問他,這小傢伙跟著自己有一百多年的時間了,這一百多年他將自己之前在九龍淵外換得的藍水晶,幾乎是差不多快吃光了。

現在這小白龍的修為,也恢復了許多了,差不多光這龍軀,就有十幾星准至尊的水平了。

不過現在這樣,還遠不是小白龍的巔峰,葉楚能夠感覺出來,這個叫自己爸爸的小龍,極限還不在這裡。

「是藍水晶嗎?」葉楚問他。

若是這大雪球裡面,全是藍水晶的話,那數量也不會少了。

子,直徑有足足一百里之大,裡面藍水晶的數量,不會少於幾億塊吧。

要是有這麼多的話,小白龍的食量就有保障了,足夠他用幾百年了最少。

小白龍搖頭道:「應該不是,小龍也,只能是刮開這裡才行。」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3040

看這樣子,直徑有足足一百里之大,裡面藍水晶的數量,不會少於幾億塊吧。

要是有這麼多的話,小白龍的食量就有保障了,足夠他用幾百年了最少。

小白龍搖頭道:「應該不是,小龍也看不到,只能是刮開這裡才行。」

「恩,那我就替你打開吧。」

葉楚點了點頭,右手掌心浮生鏡出現了,浮生神光直接凝成了一把光劍,光劍一劈就劈開了一道口子。

結果從大雪球中,立即有一攤紅色的液體泄了下來。

「這是……」

葉楚聞到了一股清香的味道,沒想到這白色的大雪球裡面,竟然有這樣看似十分新鮮的血液。

「這是蛟龍血!」

葉楚聞了聞之後,眉頭也是一鎖,竟然是蛟龍的血。

小龍則是立即沖了上去,張開大嘴就直接喝了,做為龍族的後代,蛟龍血對他來說當然有大用了。

只是蛟龍也是神獸級別的存在,在洪荒仙界時期才有的,後世連幾頭真正的蛟龍都見不到了。

但是在這裡,卻有人用雪球將這蛟龍血給封印在這裡了,正好就便宜了小白龍了。

小白龍的鼻子還真是靈,聞到有異味就出來了,結果就是一大攤蛟龍血。

葉楚也沒有喝過蛟龍血,但是曾經聞過味道,這種味道還是很清香的,而且蛟龍血的氣息是屬寒的,這與葉楚想像當中的龍族,應該都是至陽之族吧,但是蛟龍卻不是的。

蛟龍一般都生活在寒潭之中,所以性寒。

不過這外層的厚厚的雪球,倒也不是因為蛟龍血太寒了,所以才被封住的,而是有人用法陣將蛟龍血給封印了。

只是現在這座法陣殘了,葉楚也看過了,這裡的陣紋看來,並不是陣環之陣,所以有可能並不是屬於九華道人和紅塵女神的手筆。

可能是別的地方被封印了之後,才在這裡出現的,現在便宜了小白龍了。

小白龍花了一天的時間,才將這蛟龍血全部喝掉,葉楚幾乎是用肉眼看著這小傢伙的龍軀慢慢的變長的,實力也在瘋漲。

短短的一天的時間,這小傢伙的龍軀,就從十丈長到了百丈,長大了十倍有餘。

而且修為,也從十來星,一路飆到了二十四五星的水平。

這修為的速度,實在是令人瞠目結舌,實在是太快了,快到令人髮指了。

可見這頭上古蛟龍的血對他來說,有多麼的補,而且這還是因為現在才剛剛喝完,要是全部煉化掉龍血的力量,實力肯定還會再大跳好幾階的。

葉楚甚至懷疑,這小白龍,會不會先自己一步,成為至尊呢。

完全有這種可能,至少自己是沒有這機緣造化,在短短的一天內就連升十來星了。

小白龍升階之後,立即又去閉關了,這回葉楚送他到第二神樹下面去閉關了。

他需要好好的穩固一下修為,慢慢的煉化體內的龍血的力量,據他說這頭蛟龍可能是龍族的直系血脈,所以力量才會這麼強橫。

……

亂星海,不愧是當年的魔獄。

在這裡封印著,太多詭異的,未知的強大的生靈。

即使是隔了這大幾百萬年了,這裡依舊有許多強大的魂靈存在,或者是一些殘靈的力量,都足以震撼世間。

也正是因為有了亂星海,才有了九天十域之內修行者的安寧,若是沒有這亂星海的話,他們也沒有現在這麼幸福的修行生活。

葉楚在這裡又呆了一陣,便從氣層中下來了。

他繼續結他的陣環,只不過現在他的速度和手法卻更快了,並沒有因為他的相貌現在看上去更老了,而影響了他的陣環之術。

一百根,五百根,八百根!

葉楚一口子拉出了八百根陣紋線,將它們的源頭揉和,開始結陣環。

而在十幾年前,葉楚也只能拉五百八十多根而已最多一次,現在已經可以達到八百的級別了,這十年苦守,也沒有白費。

只是現在葉楚卻發現,自己的靈石快不夠用了。

因為陣紋線需要用靈石拉成靈石細線來纏,而一條陣紋線,若是拉一百里的話,就需要近一萬靈石。

若是八百條陣紋線,全部揉和到一起,拉出一百里的話,就需要八百萬塊靈石了。

更何況現在葉楚一天也不止拉一百里,一天能拉出來四五百里之多,放在這裡結成陣環之後,留著以後用的。

一天就要消耗三四千萬塊靈石了。

而現在葉楚已經在這裡呆了十年了又,所以他乾坤世界中,和各個儲物芥子中的靈石,已經被他消耗得七七八八了,現在幾乎沒有什麼存貨了。

拉完這一百里四重陣環,葉楚便停手了。

他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他身穿一身長長的黑袍子,看上去也像極了一個老人。

「靈石都快沒有了,現在就是想練習陣環也沒辦法了,這真是一個問題呀。」

葉楚有些苦惱,他張開天眼,看了看這四周的環境。

方圓幾千里之內,也沒見著有什麼像樣的靈脈,有是有幾條,但是品質都不好。

這樣的靈石拉出來的陣紋線,品質也不好,拉了還不如不拉,而且這顆星辰就是倚仗著這麼幾條靈脈,這上面的生靈才得以生存的,自己要是抽取了這裡的靈脈,這星辰也要被毀掉。

葉楚還是不忍,他無奈的搖了搖頭。

然後飛到了洞府之內,進入了自己的飛船,一號到六號都在這裡候著他,見他回來了,立即圍了上來。

替葉楚解衣的解衣,拂灰的拂灰,遞水的遞水,像帝皇一樣伺候著他。

葉楚對她們說:「你們收拾一下吧,把外面的東西都拿回來,我們差不多要出發了。」

「主人,我們去哪個星球?」二號問他。

葉楚看了看光幕上的星空圖,已經做了標記的,就是最北面的那一顆星辰了。

「去那顆吧。」

在這亂星海已經有一百年了,現在葉楚還沒有到最開始定位的那顆主星,陣環之術現在也無法再練習了。

小紫倩和伊蓮娜爾也雙雙進入了沉睡了,估計這回沒有個百八十年,她們都難以蘇醒了。

所以葉楚現在要想辦法離開這裡,而好在之前小紫倩已經教了他不少陣環之術了,對他進行了系統的培訓了,現在就是看他自己的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3041

小紫倩和伊蓮娜爾也雙雙進入了沉睡了,估計這回沒有個百八十年,她們都難以蘇醒了。

所以葉楚現在要想辦法離開這裡,而好在之前小紫倩已經教了他不少陣環之術了,對他進行了系統的培訓了,現在就是看他自己的了。

他要找到一些可利用的星辰,找到一些上面有星空傳送陣的星辰,然後用陣環之術將它們給解開之後,再利用星空傳送之陣進行傳送。

現在看來這裡距離那顆最近的主星,還是太遙遠了,之前估計著幾百年就能到。

現在葉楚心裡也沒底了,好像上千年也到不了似的,自己的修為一天沒有進入天神之境,想要快速到達那裡,就成了一種奢望。

「好。」

六美也有些欣喜,終於是要離開這裡了,好歹是能動起來了,總歸是不一直呆在一個地方。

她們這十年,也沒有再閉關,幾乎都是陪葉楚的,因為怕葉楚出什麼事情,她們好有一個照應。

葉楚也很感激她們,一直陪著自己,要不然的話,確實是有些煩悶。

當然他這十年,也沒有碰她們,並沒有和她們發生什麼,還是很節制的。

他知道現在自己的軀體承受不了那些,若是再貪圖享樂的話,真的就會有大麻煩的。

雖然不知道現在自己受的是什麼傷,但是葉楚知道,這些傷比道傷還要恐怖。

道傷以道就可以養好,但是別的什麼傷,卻是比道傷還厲害的。

人在絕望的時候,無助的時候,可能就會自我放逐,而這種自我的放逐,就會給人帶來極端不好的影響,現在葉楚就是這樣的情況。

一般人進入了死灰之境后,幾乎都是一個死字,就算是恢復了,也會變成一個廢人了。

他若不是因為小紫倩的仙軀給了他力量,帶來了生命之火,天妖的妖后又給了他妖力,他現在八成也是一個廢人了,好在葉楚現在還只是受了這樣的無名的傷,性命無憂。

飛船再次起航了,這回的目標,是座標上一顆小型的恆星。

距離這飛船,現在是最近的一顆恆星了,也在和那顆主星的直線上,也算是一個小步了,葉楚想看看是不是可以在那顆小恆星上面,發現一些星空傳送陣。

亂星海是當年九華道人和紅塵女神夫妻聯手布下的,上面應該也留下了不少的星空傳送陣,只是現在葉楚還沒有碰到。

之前在那顆星辰上碰到了一回,上面只有三道光門,傳得最近的就是戰狼星了。

後面好幾顆星辰上面,都沒有再遇到星空傳送陣了。

……

孤獨的航行在繼續,只不過現在葉楚的心態又發生了變化。

他變得更加的平和了,心理年紀好像一下子就大了幾千歲,飽經蒼桑似的。

這一天,葉楚在飛船中,依舊泡著離子浴。

只不過他現在並不忌諱了,也不怕什麼天妖族的人出來迫害自己了,天妖族的女人應該也不會害他,要是想害他的話,他早就死了。

這一天葉楚再一次睡著了,無字天書隔了十年沒有再出現了,這一天無字天書出現了。

仙女也從裡面出來了,六美雖然也在旁邊不遠處,但是卻莫名的也陷入了昏睡當中,並不知道這仙女來了。

「想不到,再次醒來你變成了這樣子了。」

仙女喃喃自語,眉頭微鎖,不過還是感嘆:「不過總算是保住了一條命,只是這小子還在研究這法陣之術,想必還有挺長的一段路要走。」

她扭頭看了看這裡面的光幕,前面有一個紅色箭頭,在提示現在飛船在往那個方向走,目標就是前面的那顆小恆星。

「沒枉費姐姐我以妖力替你築體,以後可以對姐姐好一些,你變成這樣了姐姐我都沒有嫌棄你,還把身子一而再,再而三的給你糟.蹋……」

仙女身上的衣裳漸漸的變少,然後又和葉楚融為一體了。

……

葉楚醒來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時隔了十年了,那天妖一族的後人又出現了。

只不過這回他平靜了許多,只是像往常一樣穿好衣服,從裡面走了出來,然後看了看一旁昏睡的六美,將她們都送進了她們的房間。

葉楚來到了其中一間影音室,找了一部電影看。

看著看著葉楚就有些入神了,這部電影講的是一個聾啞人,意外闖進了一艘遠航的無人飛船中。

無人飛船是帝國被研究出來,要送往太空中進行航行,探索太空用的。

但是因為無人飛船的光膜系統可能出現了錯亂,這無人飛船在外域中迷失了方向,也與帝國的航空系統失去了聯繫。

這個聾啞人,就開始孤自一人,控制著這無人飛船,在太空中歷險的故事。

葉楚覺得這個聾啞人,有些像現在的自己,他的處境也和自己有些相似。

孤獨的在這無盡的星空中航行,根本不知道哪裡是目標,哪裡是回去的路,可是這個聾啞人卻異常的堅韌,獨自一人,也沒有**力,應對了許多出現的危機。

最終這個聾啞人,開著飛船,來到了一顆有人的星球。

而且發現了這個星球上竟然有人類,而且這些人類,是當年帝國走失的一部分兄弟姐妹,最終他又開著飛船,將這些人帶回了帝國的故事。

電影雖然只是藝術,但是卻給人帶來了很大的啟示。

葉楚將音效給關了,獨自一人坐在旋轉躺椅上,閉目調息了好一陣。

他才從位置上坐了起來,然後獨自一人,出現在了飛船外面的黑暗星空中,他站在飛船的上空,俯瞰著下面的飛船再看看前面的星空。

偌大的飛船,在這無盡的星空中,就像是一隻小小的螢火蟲,以熒火的力量,想要發現整個星空,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在這黑暗的星空中,最亮的,能給人帶來最大的溫暖的,恰恰是這麼一隻小小的螢火蟲。

葉楚心裏面好像一下子就亮堂了,這十年來的苦悶,沉鬱,以及負面的情緒,在一瞬間就一掃而空了,他的心裏面,好像也住進了一隻小小的螢火蟲。

「那是什麼?」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