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楚想了想,想到了當年自己創立在玄域的帝宮,如今已經時隔近百年了,不知道現在發展得怎麼樣了,如果可以的話讓龐家搬到帝宮去,或者是葉家也是可以的。

「既然如此就快點吧,帶上你剩下的族人,我會在暗處出手的……」

葉楚說完身形便消失了,龐紹一陣措厄:「這,你,你在哪裡?」

「就在你左手邊……」葉楚笑了笑,身形又出現了,就在龐紹的左手邊。

龐紹罵道:「我考!這也太牛筆了呀,你這簡直就是把妹利器呀!等回來后,一定要傳給我這一招呀!本少去皇宮完成我未完成的願望!」

他哪裡知道,就在前不久,葉楚已經完成了,而且將她們收拾得服服帖帖,以後估計是只要想睡了,就進去寶殿隨便睡就行。

葉楚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身形再次消失,龐紹一時還沒有適應,開始還左顧右盼的,不過後來便適應了,心裡那叫一個羨慕嫉妒恨呀,天底下怎麼什麼好事都讓這個葉楚混蛋給佔了去了。

……

… 何家,在情域東北部,也算是一個大家族了。

這一切都因為何家老王八,何家老祖又名何老八,人送外號何老王八,在這一帶成名已久。

何老八千年之前便步入了准聖之境,在那時的情域,絕對是一號人物,可與葉家老祖,譚家老祖和龐家老祖等人齊名,不過家族卻遠沒有葉家和譚家興旺。

首先是何老八是自己闖出來的名聲,並沒有先祖的庇護,而葉家,龐家和譚家,還有祖上的庇護,再加上祖地也布有大陣,所以家族十分興旺,被稱為聖地家族。

而何老八完全是想自己生育大量的兒女,然後將自己這一脈給發揚光大,可是事與願違,這老王八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因為修行的道法的原因,讓他沒有生育的能力。

他娶了不下於一百個老婆,卻沒能為他生哪怕是一個子女。

所以何家人,除了這何老八是男人以外,其實的全是女人,名義上對外都是他的女徒弟,但是外人都知道,這些女弟子全是他的老婆,天天晚上換著法的嘗試各種姿勢,還是造不齣兒女來。

三天之後,葉楚和龐紹便來到了何家祖地之外,是一條翠綠的山脈上。

因為怕人多眼雜,龐紹讓其它的族人,全進了自己的乾坤世界,自己則和葉楚一道潛到了這裡。

「你看,那兩個妞應該是何老八新收的兩個女人,竟然在這河邊洗衣服,葉楚,要不咱們上去強了她們吧?」

還沒進山脈,兩人便發現了一條溪水,旁邊有兩個衣著很薄的妙齡女子正在洗衣服,還有說有笑的,而且修為也不差,達到了宗王境一重。

龐紹看到這兩個貌美的女子,立即就猜想她們肯定是何老八的女人,眼中閃爍著邪意,要上前將這兩個女子給強了,就在這荒郊野外的。

「你小子沒病吧?」葉楚卻是伸手拍了拍這傢伙的腦袋。

龐紹冷笑道:「這算什麼事!他何老八害得我龐家死傷近萬人,本少不過是強他兩個女人而已,算個屁事!」

「要上你上吧,我不管你……」葉楚想了想說道,也得讓這小子發泄一下。

他剛剛用天眼掃了掃,這兩個女子的確是何老八最近新收的兩個女弟子,前不久還剛剛和何老八一起玩過三人遊戲,那被何老八稱為入門儀式。

龐紹喋喋冷笑道:「既然你同意了,那本少就出手了,不過能不能送本少個法陣呀,萬一她們喊人求救,到時不是打草驚蛇了嗎?」

「哼!強女人這可得要自己本事,本少可不幫你!」葉楚撇了撇嘴。

龐紹的修為達到了宗王境八重,要對付這兩個新晉的女宗王,應該是不費吹灰之力,如果他這點也搞不定就不用報什麼仇了。

「本少在北面二百里等你,給你半個時辰時間,你自己處理!」

說完葉楚身形便消失了,直接就離開了。

氣的龐紹直罵人:「我考!這什麼鳥兄弟!」

不過他還是轉身看向了面前的兩個女妹子,眼露凶光,喃喃自語的說:「這都是何老八逼的,你個老王八,去死吧你!本少殺你之前,先強了你的女人!等殺到你家,把你全家的女人全給強了,養著為奴為婢!」

說完龐紹便悄悄的潛了過去,他眉心處出現了一條藍色的草鞭子,化作一條蛇鑽進了雜叢中,立即潛向了對面的兩個年輕貌美的女子。

「哎,真是冤冤相報何時了呀……」

「這小子果然將龐家老祖的看家的傢伙帶出來了,這兩個女孩子是完蛋了哦……」

虛空中,葉楚目睹了這一切,他認識那條藍鞭子。

那鞭子的神形,原本是一條天蛇,最後被龐家的先祖給煉化了,抽了筯做成了一條藍鞭子,這是一件真正的高階聖器。

天蛇無氣無味,而且行動起來是無聲的,還可以隨時依據周圍的環境變換自己的表面顏色,就與地球上的壁虎有些類似,只是這東西的隱藏術更高。

只見那鞭子化作的天蛇,很快便接近了兩個女子,來到了她們的身後。

「呀……」

「這是什麼呀,救命!」

「是蛇!」

很快溪邊便傳來了兩個女子的尖叫聲,不過馬上就又消停了,不用多想,是龐紹出手了,他順利的用天蛇將二女給束縛住了,同時用東西堵住了她們的嘴,將她們拖進了旁邊足有一人高的草堆里。

……

葉楚足足等了近一個時辰,這死胖子才完事,才拖拖拉拉的跑了過來。

「沒看出來,多久不見,你功夫有長進……」葉楚咧嘴笑了笑,不過見這死胖子身上還有髒東西,也不由得感覺一陣噁心,「尼馬,能不能整理整理,你這不會是整了四五炮吧……」

「滾粗!」龐紹笑罵道,「本少是審了審她們何家祖地的情況,何老八現在好像不在這祖地里,咱們是不是省事多了……」

葉楚笑道:「他不在倒是不美了,在了好一鍋端……」

「這倒也是……」

龐紹也有些晃乎:「該死,這要是逃到別的一域去了,那不得麻煩死?」

茫茫大陸上,九天十一域之巨,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神秘世界,要想找到一個人,確實是太難了,而且那人修為還不低。

「先不管這麼多了,何老王八的女人我全要收了!」龐紹拍著腦袋道。

葉楚無語道:「你小子沒病吧?剛剛那兩炮搞太爽了,腦袋都昏了吧?」

這傢伙來之前,還說要屠盡何家人的,現在轉眼就變成了要收盡何老八的女人了,沒看出來這傢伙這麼喜歡搞破鞋?

「其實剛本少了解了一下,覺得本少還是應該仁慈一些,這些何老八的女人基本上都是被脅迫的,她們被何老八餵了一種毒藥,所以她們也是身不由已的。而且畢竟是何老八引那神獸上的我們龐家,這些年這些女人也從來沒有針對過我們龐家,本少還是有憐憫之心的。」 予你纏情盡悲歡 龐紹意正言辭道。

葉楚有些無奈道:「那我不管,隨你自己怎麼處理,希望你日後不要精盡人亡……」

「嘿嘿,本少不會的,反正那老王八不行,本少可是天賦異稟,就正好可以讓她們多生點娃,壯大我龐家的人數。」龐紹邪笑道。

… 一想到,馬上就能有幾百個老婆了,順便又能給何老八戴綠帽,發揚光大他龐家,別提心裡有多美了。

「這傢伙,真瘋了……」

葉楚心裡暗暗搖頭,這龐紹還是以前那副德性,這麼多年了也一直沒有改變過,當年現在的龐紹還是葉楚比較熟悉的。

肯定是剛剛那兩個貌美的女子,讓這個小子爽透了,所以就想著將何老八的其它全部老婆給收了。

何老八修為那麼高,這些年就算是搶來的這些女人,也是個個貌美如花,絕不會有醜八怪的,能全便宜龐紹,葉楚也樂得成全,當作是這麼多年不見,給他送的一份大禮了。

不用多想,那兩個女子也沒有被龐紹殺掉,而是被他收進了乾坤世界,至於用什麼方法讓她們留下來,那就是龐紹的事了,葉楚不會多管。

兩人立即潛向何家祖地,很快便來到了翠林山脈的外圍,前面近百里處,葉楚觀察到了兩個崗哨,也是兩個年輕貌美的女子。

「這老王八還真是會享受……」

葉楚心中暗想,雖然老王八沒生育的本事,但是卻知道享受,娶的都是這種貌美的極品女子。

「前面好像有人……」龐紹實力不如葉楚,見葉楚停下來,便有些警惕起來。

葉楚指著前方說:「前面那片林子,應該就是何家祖地了,那裡有幾十條靈脈匯合,有一塊盆地在那裡,正好做修行聖地之用。」

「這老王八,我還以為是個什麼窮山惡水呢,沒想到還真是一塊寶地……」龐紹這時也感覺到了,地底下的確是有一股奇怪的力量,正在這一片交匯。

他看向葉楚道:「現在怎麼做?」

「你先在這裡守著,如果有落單的出來要逃跑的,你就悄悄跟著,如果可以的話,你就先將她抓了,我先去布陣,確保不會逃掉一個……」葉楚道。

「這樣好……」

龐紹大喜,葉楚身形立即消失,龐紹興奮的搓著雙手,哼哼道:「美人們,你龐老爺就要來了,準備好洗白白你們的腚腚吧,大爺要好好抽你們了……」

正在虛空中前行的葉楚,聽到這話,險些沒從半空中栽下來。

丫的,這到底是來報仇,還是來替這牲口搶女人的?

……

半個時辰后,葉楚來到了林中的這片盆地,盆地並不是特別大,但是也有方圓一百多里。

相對於浩瀚的山脈來說,這樣小的一個盆地,在高空中飛行的時候,也並不是那麼容易發現。

而且何老八算是用了心思了,他在這盆地上空,一共布置了四五道法陣,最外面的那道法陣,達到了聖級。

借據新娘 一般的修行者從上空飛過,看到的下面只是一片正常的林子罷了,哪裡會想到這裡有盆地,裡面做了一個個宅院。

不過這些法陣,在聖人葉楚的天眼面前,都無所遁形,葉楚輕易的便發現了。

「這是最初階的聖級法陣,看來他修為還是不行,沒有突破聖級,難以自己布置出真正的聖級法陣……」

葉楚來到了最外面的那層法陣面前,萬法紫金青蓮都沒用上,直接移形換影,找到了這法陣的幾十個陣眼,一步一步的從陣眼上踏過去,沒有驚起一絲的動靜便破了最外面的這道法陣。

破了最外面的,裡面的法陣就更容易破開了,葉楚順利的來到了盆地的西北角。

他隱藏在虛空中,天眼所到之處,這盆地中所有人的情況都被他一次看透了。

「三百三十五人,加上外面的二十八個崗哨,還有龐紹收的那兩個,正好是三百六十五人……」

葉楚嘖嘖了幾下嘴,覺得這有可能是何老八故意弄出來的女人數量,正好選擇了三百六十五人,如果可以的話,正好一天玩一個。

「最強的幾個女人都在那裡……」

葉楚身為聖人,要感知這些女人的氣息太容易了,最強的大概有九個女人,全部達到了准聖之境,其中最強的一個竟然達到了准聖五階,這是令葉楚十分意外的。

其實的八個准聖女人,基本上都沒有超過准聖二階,准聖這境界與宗王不同,每相隔一階,硬實力就相差比較懸殊。如果不演算法陣,丹術,至寶,這幾樣的話,相隔了兩階以上,單純鬥法的話就很難越階取勝了。

三百多個女人,果然沒有一個丑的,幾乎每一個都能算得上一流,其中一部分還能算上是極品。

而且這些女人修為最差的,也有宗王境一階的水平,也就是外面龐紹收的那兩個,修為應該最差,所以才被派出去洗衣服了。

「開始……」

葉楚沒有時間盯著這幾百個女人一個個查看,鎖定了她們的大概位置之後,便離開了盆地,出了法陣之後開始布置自己的法陣了。

沉寂了這麼多年,葉楚在法陣方面,也有了突飛猛進。

加上他修為暴漲,達到了聖境之後,對法陣的理解更是一日千尺,如今要布置一座初級的聖級法陣,對他來說確實不是什麼難度。

大概半個時辰之後,葉楚便在盆地最外圍布置了一座初階聖級法陣,同時以至尊劍懸在外面穩定這座法陣,就算是裡面那幾個准聖女人也根本無法破開。

做完這一些,葉楚還沒有徹底放心,他又取出了自己的至寶,血爐,將血爐放在了盆地的底部,以防有人從盆地底部逃走。

「現在該進去了……」

葉楚喃喃自語,嘴上揚起一抹壞笑,用陣法一次對付這些女人,他還是頭一遭。

他再次進入了法陣,來到了盆地里,這時那九個准聖女人竟然分成了三撥,分到了三個地方去了。

有兩個去煉丹了,兩個結伴修行法陣,還有五個在盆地的一間閣樓里,有可能是道閣之類的。

「這倒是有些麻煩了……」

葉楚喃喃自語,他最終還是鎖定了那個准聖五階的美.婦人和另外一個準聖二階的中年美.女子,兩個人結伴在修行法陣,先對這兩個厲害的下手,剩下的再一個一個搞定。

「妹妹,這一回閉關,我們一定要搞懂這個法陣,這樣才有機會破開這老鬼留下的法陣……」

… 五階女人對二階女人鄭重的說:「要是再不行,我們怕是要被那老鬼回來發現了,到時可就麻煩了,我們都得遭殃了……」

「我知道了姐姐,我一定會儘力的……」二階女人臉色也有些凝重。

「什麼東西!」

就在這時,五階女子臉色卻突然是大變,她手心出現一把短刀,猛的刺向了身後。

「砰……」

可惜了她這一刀刺空了,彷彿打在了海綿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力量,被一股奇大無比的力量給反彈了回來。

「來……」

二階女子想要喊人,卻被葉楚搶先一步,往她的嘴裡塞了一團布,一條藍色的繩子飛出,將這女人定在了一個石桌之上。

「你是誰!」

五階女子面色大變,她看到虛空中,有一個人影緩緩的出現了,還以為是何老鬼回來了,要是被他當場抓個正著,自己非得被他扒皮不可。

「救你們出火坑的人呀……」

葉楚的身形緩緩的出現,五階女子張嘴想大喊,葉楚道:「你可以試著喊人,如果你不想她們都死的話……」

「你,你想幹嗎,你放開我!」

五階女子發現,自己的手也動不了了,面前這個年輕男子如一片海一般,讓自己感覺渺小無力。

「難道他成聖了?」 萌妻難追:總裁爹地太難纏 這是五階女子第一個反應。

葉楚打量了一番這個女子,有一番陳皇后的味道,不過卻比陳皇后少了一絲媚力,可能是由於這些年被何老鬼迫害太久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