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楚見葉超如此,苦笑了一聲,心想前世葉楚做到眾叛親離的地步,也算的上極品了!

實際來算,葉楚只是肉身是葉家人,但靈魂卻不是!當然,葉楚也不至於無恥到佔據了人家身體,卻不承認自己是葉家子孫!不過既然葉超不認他,葉楚也不強求!

蘇蓉站在葉超旁邊,著葉楚走到眾人面前,她忍不住有些失神!他沒有想到葉楚真敢出現在眾人視線中,他是真的不怕死,還是沒腦子?他不知道這後果是什麼嗎?這其中站著的一群人,有多少他沒有得罪的?有多少小姐他當年沒有調戲的?

果然如同蘇蓉想象的那樣,在葉超喝斥葉楚之後,一群人也反應過來,對著葉楚就怒罵了起來:「原來是你這個人渣,居然還敢出現在堯城!」

「好!好!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沒想到今生還能報仇,當初丟我下糞坑的仇本公子終於可以報了。」

「姐妹們,是這個人渣!當初偷我們洗澡的敗類!」

「為了堯城人們,今天不會讓你好過!」

「……」

一句句怒罵不斷響起,蘇蓉和張素兒聽著眾人不斷數落葉楚罪狀,這才對葉楚所做的天-怒人怨的事情有著一個清楚的了解,心中暗自吃驚,這到底得有多麼敗類,才能行惡到如此境界!

青向明聽著一群人義憤填膺的怒罵,不禁想起了當年葉楚縱容手下強.暴他最喜歡侍女的事情,眼神中忍不住流露出恨意,努力的深吸了一口氣,壓制住要爆發的脾氣,揮揮手阻攔了一群人的怒罵,盯著葉楚死死的說道:「沒有想到你敢出現在青陽侯府,不過這是要付出代價的!」

對於一群人的罵聲葉楚視若未聞,笑著著青向明說道:「什麼代價?和他們一樣,要我躺著出去?你是不是太沒新意了!」

「太輕了!」青向明盯著葉楚,一想到當初自己最愛的侍女被凌.辱的模樣,他的怒火就忍不住升騰。

葉楚搖搖頭道:「你們誰也不能讓我躺著出去,我來只是為了交換你那一顆三百年的靈芝,你沒有必要把我當做生死大敵一樣對待!」

一句話,讓四周猛然靜止下來,但是很快眾人就發出了驚天的大笑,笑聲中滿含嘲笑譏諷。

蘇蓉和張素兒對望了一眼,心中懷疑葉楚是真傻還是假傻,以他的所作所為,居然還敢跑人家家裡來要求交換東西,這是在開玩笑嗎?

今天有些晚!抱歉了!今天發的三章,修改了很久,盡量精益求精!呵呵,總是想要寫出超越魅影和家丁的作品來!

… 「你來交換三百年靈芝的?」青向明覺得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忍不住重新問了一句,都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錯了!堂堂堯城敗類,他恨之入骨的混蛋,居然跑到他面前說來交換東西!這是在演戲嗎?

「當然!」葉楚彷彿沒有聽到眾人譏笑,笑了笑對著青向明說道,「只要你願意換,我能拿出和你三百年靈芝價值相當的東西來!」

葉楚身無分文,但卻有一些金幣之外的好東西,就比如用煞氣凝聚出來的藥丸,就是好東西!

「好笑!真是好笑!」青向明大笑了起來起來,「你要是打斷自己的兩條腿!我可以考慮一下!」

葉楚依舊平靜的站在那裡,臉上掛著幾分懶散的笑意:「你要有本事,自己來打斷!」

「嘩……」

大廳一片嘩然,都猛的把目光射到葉楚身上。//他這是在挑釁青向明嗎?一個廢材居然挑釁堯城才俊!當真不知天高地厚!

葉超目光同樣注視葉楚,見葉楚不卑不亢的站在那裡,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沒有葉家世子身份的保護傘,他憑什麼還如此猖狂?

蘇蓉美眸流轉,定格在葉楚的身上!葉楚被如此多人怒視,卻依舊是懶散和放浪的姿態!給人的錯覺彷彿是對青向明一群人不屑一顧!蘇蓉有些不透了,葉楚回來之後,確實和以前有著不同,但這不代表可以和青向明針鋒相對!

「我成全你!」青向明怒了,跑到他的地盤還敢如此囂張,置他於何地。更新最快最穩定,)

而他剛準備出手,幾個身邊人就拉住青向明:「青兄!這樣的人渣,怎麼污了你的手,交給我們就好了!」

幾人包圍葉楚,眼中露出了冷冽的寒光,敗類人人得而誅之,今日正好好好教訓他!

著被眾人圍在中心的葉楚,梁善急的直跺腳。可卻沒有辦法給葉楚解圍,他這三年雖然也在修行,可成就並不太理想!

「葉楚!今日就告訴你!堯城不是你能踏入的!」為首的一個少年盯著葉楚,挽起袖子,掄拳就準備向葉楚砸了過來。

「等等!」見這些人準備動手,葉楚趕緊揮手阻攔道。

「現在怕了? 繡花王爺:殺手王妃不好惹 可是已經晚了!今天你一定要橫著出去!」幾人嗤笑,眼中帶著不屑。

「倒不是怕!」葉楚搖搖頭道,「只是我這人向來低調慣了,不喜歡打打殺殺!所以,動手動腳的事情還是算了吧,新時代應該講文明,樹新風!爭強鬥狠非我輩之人所行之事!」

「哈哈!身為敗類的你,還有臉說文明兩詞!」準備動手的人哈哈大笑了起來,覺得是是天大笑話,「兄弟們!有怨抱怨有仇報仇!難得能收拾一個人渣,不要錯過!」

「你們確定要動手?」葉楚很無奈的說道,「低調一些不好嗎?」

但這些人那裡會管葉楚,掄拳就砸了過去。

葉超到這一幕面色複雜,拳頭握了握,可終究還是鬆開。這個人絕對不能救,只要他一出手,就等於承認葉楚還是葉家人。那他爺爺所做的一切都白廢了,帝國葉家對威遠侯府會再次打壓了,葉家會成為堯城的公敵!

一群人掄拳頭砸向葉楚,眾人都忍不住興奮起來,耳邊似乎已經聽到了葉楚的慘叫聲。

正如他們想的那樣,他們確實聽到了慘叫聲,可卻不是葉楚的!

面前的一幕讓梁善瞪圓眼睛不敢置信,剛剛掄拳砸向葉楚的少年,都一個個飛了出去,砸在桌子上,把大廳宴席的桌子都砸的分崩離析。

在中央的葉楚,帶著懶散的笑容,每一掌而出,就轟飛一個少年。葉楚如一頭猛虎,而他們卻如同一群綿羊,一掌掌輕描淡寫的掃出去,就如同拋石頭一樣,這群人一個個被他丟出去!

這一幕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包括蘇蓉在內。蘇蓉雖然知道葉楚不再是弱不禁風,可見他強悍到這種地步,還是忍不住用著手捂著她嬌紅的小口。這給她的落差太大了,在她的記憶中,葉楚應該只會行惡調戲美人而已,可現在……

強勢的出擊,讓掄拳準備收拾葉楚的人瘋狂的後退,面露驚恐之色,甚至有人精神不穩,喃喃自語,口語不清:「不可能!不可能!」

他們因為驚恐後退,葉楚欺身向前,一巴掌一巴掌抽了出去,耳光聲不斷響起,直接抽翻一群人:「我丟你進茅坑怎麼了?偷你姐姐洗澡怎麼了?砸了你家房子怎麼了……這都是得起你們,才陪你們玩玩!給你們生活增加一些樂趣,免得平淡無奇多無聊!」

這些人很想哭,心中忍不住大罵:請你不要得起我們可以嗎?!我們不要樂趣可以嗎?我們喜歡無聊可以嗎?

一巴掌一巴掌抽下去,終於把這些人抽怕了,他們哀求不斷:「放過我們!我們不打打殺殺了!葉楚,你不是喜歡低調嗎?低調好不好!」

這些公子是溫室裡面的花朵,那裡受的了葉楚幾巴掌,跪倒在地上求饒,眼淚鼻涕滿是,驚恐至極!

「低調那是之前的事情了,現在我更喜歡狂野了!」葉楚很認真的對著一群人說道,「要麼低調,要麼狂野!我有我的態度!」

張素兒為人向來沒心沒肺,聽到這句話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心想這句話倒是挺霸氣的!

「住手!」青向明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種情況,反應過來擋在了葉楚的前面。

葉楚一巴掌扇飛身邊一人後,拍了拍手掌,彷彿一切都沒發生,目光向青向明笑道:「現在可以談談交換的事情了吧?」

「葉楚!你真讓我刮目相!」青向明盯著葉楚,能如此輕易的抽飛這些人,來這三年葉楚修行下了狠功,「不過,今天你搗亂我弟弟生辰宴會,罪加一等!」

見青向明出手,剛剛被葉楚抽了巴掌的一群人-大喊道:「青大哥!你要為我們報仇?」

「打斷他的腿!」

「斬斷他的手!」

「別讓他活著離開這裡!」

「……」

一群人-大喊,對葉楚恨到了極點。

「你真要出手!」葉楚著青向明說道,「你就不怕步入他們的後塵!你和他們不同,你是有聲望,有名氣的人物,要是也被我這個敗類人渣抽飛了,臉就丟大了!」

青向明還沒開口,就有人-大罵了起來:「你算什麼東西?青向明大哥收拾你綽綽有餘!」

「對啊!你嚇誰啊!大哥快收拾他!」

「青兄是快要擠進整個堯城年少才俊前十的人物,你這敗類算什麼東西!」

「……」

梁善著青向明站在葉楚對面,心也猛的跳了跳。青向明達到真火境六重,恐怖異常!葉楚雖然剛剛似強悍,可面對這樣的人物,怎麼比得上。

葉楚消失三年,就算滿打滿算,也才修行了三年而已,能達到九段巔峰就不錯了!而青向明卻修行了十多年,更是步入了修武的行列!達到了真氣境六重的恐怖層次!這樣的層次,已經比得上一些老一輩人物了!

「葉楚!不要逞強!先走!」梁善顧不得這麼多了,對著葉楚大喊道。

還有兩更會晚一些,但在十一點之前全部更完!

… 「走?今天走不了了!」青向明擋在葉楚面前,眼中帶冷冽之色,新仇舊恨此刻要一起還給葉楚!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走!」葉楚說道,「但也不想和你斗!」

「怎麼?現在知道怕了?」青向明譏諷葉楚,「可是已經晚了!今天不留下你的雙腿雙腳,別想出青陽侯府!」

「怕倒不至於!只是無緣無故和你打,要是沒一點彩頭誰願意啊!我這樣吧,你要是執意要打,那就拿出你三百年的靈芝來做彩頭!」葉楚漫不經心的對著青向明笑道,「你意下如何?」

「別說三百年靈芝,就算千年靈芝拿出來又如何?你有本事奪走嗎?」青向明嗤笑,對於葉楚的話沒有放在心上,一個堯城的敗類而已,揮揮手就解決他。||

青向明揮舞拳頭,向著葉楚掃了過去。

「小心!」梁善急的團團轉,心想葉楚也真是,為什麼不叫龐紹和他一起來,有龐紹在,別說一株三百年靈芝了,就算要千年靈芝!青陽侯府都會努力為他找來!

「葉楚!今日我就代堯城除害!」青向明拳頭要落到葉楚身上,聲音洪亮,十分興奮。

葉楚隨手抓過旁邊的凳子,向著青向明丟了過去,青向明一拳砸在凳子上,凳子分崩離析,木屑橫飛,眾人情不自禁的倒退,讓開了一個圈子。

被這一砸,青向明的動作頓了頓,葉楚往後退了幾步,只見他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一招足矣!」

眾人還沒有明白葉楚話里的意思,卻見原本懶散站在那裡的葉楚動若狡兔,速度極為快捷。眾人只覺眼花,葉楚就已經到了青向明的身前,拳頭毫無花俏,和青向明的拳頭碰撞在一起。

「碰……」

一聲悶響下,他們見到了震撼心靈的一幕。整個大廳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屏住呼吸,帶著不敢置信的眼神,死寂的站在那裡,悶響聲經久不息,在大廳和眾人的腦海中不斷迴響。

所有人覺得自己的腦海都化作了漿糊,喪失了思想,愣愣的站在那裡,眼珠子都要調出來。

蘇蓉和張素兒一群女子,更是猛然張開她們嬌嫩的小口,而後猛的用手捂住小口,不讓驚呼聲發出來。

「他……他……」

梁善用著手指砸在地上的青向明,語無倫次!

怎麼可能?!一招!就一招而已!把堯城才俊,幾乎要擠進前十的青向明給干翻了!梁善覺得自己的腦袋不夠用了,目光灼熱的盯在葉楚身上。這是堯城那個聲名狼藉,一無是處的人渣廢物嗎?這未免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三年前我能欺負的你不敢開口,三年後同樣能!」葉楚盯著青向明淡淡的說道,「願賭服輸!把三百年靈芝拿出來吧!」

葉楚心想有些人就是喜歡找抽,自己原本好意準備和他交換的。可一定要找自己麻煩,要吃了虧之後才知道後悔!

青向明用手撐著身體,努力的爬了起來,咳嗽了幾聲,發現有些血絲咳嗽出來。想到剛剛和他交手的那股勁氣,青向明心中駭然無比,那是一股絕對有著上品真氣境的力量!

「不可能!你只是一個堯城的人渣廢物而已!不可能能敗我!」青向明有些瘋狂了,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這太過匪夷所思了!

不只是青向明,蘇蓉此刻都捂著嘴唇,美眸努力的眨了眨,確信這不是錯覺!她心底不能平靜,之前三番兩次提醒葉楚離開堯城,可現在來自己的提醒是多麼可笑。有著能敗青向明的實力,他確實不用怕!

「三年!真能讓一個人蛻變到這種地步?」神色複雜的著葉楚,這個少年好像不再是以前暗戀自己,但在自己面前顫顫巍巍的人了。

雖然此刻他依舊流.氓混賬,但不再是一無是處的廢材!誰敢罵能敗青向明的人是廢物?這等於是在抽他們自己臉!

葉超神情複雜,心中翻起了驚濤巨浪,這個人是被他們葉家驅除家門的子弟,原本以為這一次葉楚在劫難逃,可卻沒有想到這樣一種結果!

他很清楚真氣境六重是什麼實力,這是普通人一輩子都達不到的境界。在王國之中,這樣的實力已經比得上軍隊的偏將了!再進一步,就能步入真氣境上品的層次!在整個堯城之中,絕對是數得上號的!可在葉楚手下,一招都未能擋住!

葉超估摸了一下自己的實力,要一招敗青向明都沒這麼輕鬆!那這說明什麼?意思就是葉楚已經比起他還強了?!

「這不可能!」葉超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

葉楚在堯城的時候,只顧著行惡作樂時,他卻在卻不顧酷熱冰寒拚命修行,這樣的日子堅持了十多年!要是葉楚修行三年就追上來,這未免太打擊人了!

葉超以往十分鄙夷葉楚所作所為,更覺得葉楚是一個廢物丟了葉家的臉,可這一刻……葉超覺得自己的心中有著萬種思緒!

「怎麼?還不把三百年靈芝送來!」葉楚笑道,「自詡君子的你總不會不信守承諾吧!」

「你不可能敗我!」青向明怒喝,舞動著手臂,再次向著葉楚狠狠的掃了過去,他不相信葉楚有這麼強。

「不到黃河心不死!」葉楚搖搖頭道,「也罷!昨天那死胖子在我面前說,揍人只能揍胖,無法揍瘦我不相信。今天就用你驗證驗證!」

在青向明的拳頭要砸在葉楚身上時,葉楚一巴掌反抽而出,毫無懸念。一巴掌抽在青向明的臉上,一個紅紅的巴掌印出現在他臉上,瞬間就紅腫了起來。

青向明何曾受過這樣的待遇,怒火燒心,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殺了葉楚,整個人瘋魔的撲向葉楚,勁氣爆發到極致,整個人的力量都暴漲了幾分一般。

葉楚神色絲毫不變,一巴掌再次抽了出去!

「啪……」

響亮的耳光聲傳到每一個的耳朵裡面,一群人眼神複雜。這曾經是他們崇拜的俊才,曾經以他為中心,曾經敬佩至極,以他作為人生的奮鬥目標。

可此刻他們的中心人物,卻被一個被他們罵做廢物人渣的人狠狠的踩在腳下!這是他們無法接受的事實,因為這徹底顛覆了他們的信仰!

「啪……」一巴掌再次抽出去,葉楚著臉也來越腫,嘀咕道:「奇怪了!真的打不瘦,只能打胖?」

「啪……我不信!我覺得能打胖!」

「沒道理啊!按照物理學,一巴掌抽下去,等於是擠壓啊,擠壓應該變小啊,為什麼會越來越大呢?我再試試……」

耳光聲不斷響起來,葉楚時不時的冒出一句風涼話,梁善覺得葉楚太過無恥了,這不是成心噁心人嗎?他也從來沒有聽說過,打人能打瘦的!

「啪……」葉楚再次抽了一巴掌下去,見青向明臉紅腫的幾乎認不出他了,這才搖搖頭道,「算了!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我也會有錯的時候!原來真的不能打瘦!不過沒關係,起碼驗證了打腫臉來充胖子的可行性!」

葉楚覺得自己是一個優秀學者,這時候還記得給後世留下參考的資料!

「好大的膽子!敢來我青陽侯府鬧事!」在葉楚剛剛停下手,一聲怒吼猛然響起,眾人定眼過去。見到青陽侯怒火沖沖而來!

青陽侯的到來,讓眾人-大喜過望!而梁善卻神情劇變,這可是和他家老子一個輩分的人物,青陽侯脾氣火爆也是出名的,在一群侯爺當中,沒人願意招惹他!

第二章,下一章大概在十一點左右!!

… 青陽侯著自己的大兒子被抽的幾乎不能認出來,神色陰沉到極致,死死的盯著葉楚:「好大的膽子!敢來青陽侯府鬧事!」

聲音如同獅吼,在大廳不斷的迴響,有人震的耳膜都有著疼痛!不過,更多的人是幸災樂禍,敢在青陽侯府揍人家大公子,葉楚這是找死!

「來人!把這小子給綁了!」青陽侯還未認出葉楚,對著跟隨他來的府邸護院喊道。||

著一群包圍他而來的護院,葉楚笑道:「青叔未免太不起侄兒了,這一些酒囊飯袋也妄想綁了我?」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