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無天大喊過後,忽然,附近空地上一聲巨響,眾人扭頭看去,只見一具從天而降的屍體血肉模糊躲在那,而那具屍體旁邊,還有一把狙擊槍。 王輝離開時,他臉色鐵青,眼睛里蘊含的怒氣,讓蘇紋兒不寒而慄。

生平第一次對被自己捉弄的人,產生了愧疚。

以前的她不會如此裝模作樣,費盡心機的去演戲。

喜不喜歡,願不願意,只是一句話就能解決的。

乾淨利落,卻不拖泥帶水。

她一直學不來,身旁一些朋友的圓滑,八面玲瓏的為人處世。

所以,她的冷漠,不近人情,直接導致的結果就是。

性格孤僻,不合群,也沒有什麼朋友。

幾乎不參加什麼聚會。

正是因為如此,她對高妍才特別的信任與依賴。

性格太尖銳,註定會得罪很多人。

王輝不是第一個,想來也不會是第二個。

唯一的不同,那應該算是,她這次的拒絕,可以說是甚是婉轉含蓄了。

藍小藍凝視著王輝離開的背影很久,直到耳邊傳來他遠去的腳步聲…

他才神色凝重的收回視線,望著蘇紋兒,略微嘆息的說:「我們剛才那樣…對他挺殘忍的。」

「雖然只是一面之緣,我看他人還不錯。」

蘇紋兒沉著臉,默默的點頭道:「嗯,是不錯。」

「性情沉穩,衣著合體,可以想象,他對這次相親,還是很重視的。」

「從他的言行舉止來看,他是那種腳踏實地,努力工作的人。」

「我們剛才那般…是有些侮辱了他的自尊。」

倘若來人,弔兒郎當,言辭浮誇,自以為是,那麼,蘇紋兒也不會在打贏一場勝仗之後。

還一副愁眉苦臉,憂心忡忡的模樣。

藍小藍的心裡也湧現一些負罪感。

蘇紋兒抬頭瞧了藍小藍一眼,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不過你也不要有壓力,你只是幫我而已。」

「再說,我們這麼做也是幫了他一個忙。」

「省的他在我這麼一顆歪脖子樹上弔死。」

「趁著一切剛開始,狠狠心,把他心裡剛剛萌芽的希望給扼殺了。」

「總而言之,他唯一的錯就是,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而造成這錯誤的始作俑者,是我的父母。」

「我想…他們也應該會為自己的自作主張,感到有愧吧!」

藍小藍笑道:「原來,看似柔弱的人,內心是如此的叛逆。」

「你的反抗總是在悄無聲息之中給人致命的一擊。」

「如果我能和你一樣…冷靜果斷,就好了。」

蘇紋兒打趣道:「你這是誇我呢?還是罵我呢?」

「我怎麼聽起來如此的刺耳呢!」

藍小藍緊張的點頭道:「當然是誇你了。」

蘇紋兒淡淡一笑,「看你剛才有感而發,是想說…關於你家人讓你訂婚的事情吧?」

藍小藍有些沮喪的點頭道:「嗯,我現在發現…一點也沒有你勇敢。」

蘇紋兒反駁道:「這不是勇敢,我這是慢性自殺,傷人傷己。」

「對父母不孝,將他們置於如此尷尬的處境。」

「對王輝呢,又太過的自私,傷了他的自尊。」

「還有你…利用了你,讓我心裡很是過意不去。」

經過這麼一場鬧劇,蘇紋兒感覺自己元氣大傷,心情更加的沉悶了。

藍小藍面對蘇紋兒的自我剖析,他很吃驚。

蘇紋兒把一切都看的很透,明知結果會兩敗俱傷,還是義無反顧。

這一點,他由衷的佩服。

他直言道:「我幫你,是心甘情願的。」

「你千萬不要感覺…對我感到愧疚。」

說到這裡,兩人相視一笑,緩解彼此的尷尬。

正巧,紋兒爸媽送王輝離開后返回,恰好看到兩人面帶笑容,溫柔對視的場景。

紋兒爸瞧了,趁著一張臉,不住地搖頭嘆息著。

紋兒媽快步走到蘇紋兒身邊,一把拽著她的胳膊,厲聲道:「你跟我過來一趟。」

隨後扭頭,換了一張和顏悅色的神色對藍小藍說:「小藍啊!你先陪你叔叔看會兒電視。」

「我和紋兒說會兒話。」

話音剛落,不顧蘇紋兒的抗拒,硬拽著她去了卧室,並且猛地關上房門。

藍小藍額頭忍不住冒冷汗,看樣子,蘇紋兒即將迎來一場劈頭蓋臉的責罵。

有些尷尬的訕笑著,對著紋兒爸爸微微示意,稍後在沙發上坐下。

屋裡的氣氛很怪異,紋兒爸坐在一旁,一句話不說。

偶爾斜眼悄悄的打量著藍小藍。

藍小藍垂著腦袋,被這種壓抑的視線盯的有些緊張。

有種如坐針氈的痛苦,讓他恨不得不顧一切的逃走。

房間里,紋兒媽一雙犀利的眼睛,盯著蘇紋兒的眼睛,氣急敗壞的問:「你剛才怎麼回事?是故意讓大家難堪的?」

蘇紋兒裝傻充愣,賠笑道:「怎麼可能。我沒有說錯什麼啊!」

「一定是你想多了…」

她媽又說:「我想多了…傻~子都能看出來你和外面那個小藍,關係不一般。」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拉拉扯扯不說,還眉目傳情…說那些讓人誤會的話。」

蘇紋兒依舊嘴硬道:「我們只是朋友。是你想多了…不對,應該是你請來的那位…想多了。」

都到了這個時候,蘇紋兒還是一副我沒錯,打死不承認的神態,她媽媽被她氣得不行。

「我問你…外面那個…是不是就是你說的那個男朋友?」

她媽媽盡量的平復自己的情緒,很嚴肅的問她道。

蘇紋兒聽了有些好笑,「怎麼可能?如果是他,你認為我會讓他踏進我們家一步嗎?」

她的眼睛里充滿蔑視,眼神冰冷,語氣也變的很重,彷彿是用了很大的力氣。

她媽媽看她的樣子,忍不住相信她的話。

本來蘇紋兒的心情就很煩躁,現在她媽媽還提起了陳壘。

她的心情一下子變的更加的混亂與急躁,她不想再談下去了。

已經結束的事情,說這些沒有任何的意義。

「如果你們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提前知會我一聲,我可以保證。」

「一定不會是這樣的結果。」

她媽媽很了解自己女兒的脾氣,雖然她沒有承認,不過事實已經很明顯了。

她是故意破壞相親的,讓王輝對她的印象很失望。

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她們也無可奈何。

其實,這個結果還算不錯的。

倘若不是藍小藍突然出現,蘇紋兒一定會跑出去,根本不會和王輝見面。

退一萬步講,就算是見了面,就蘇紋兒的冷漠孤僻的性格,一樣會得罪王輝的。

王輝是個不錯的男孩子,可惜……

紋兒媽媽心裡是有些感到可惜,不過,也只是一點點而已。

因為,她的心裡已經有了更好的選擇。

那就是藍小藍,無論從長相還是氣質,再到經濟條件。

王輝和藍小藍是根本沒辦法相提並論的。

也正是如此,王輝才會感到自卑,慌張的離開。

「女兒…王輝的事情,過去就算了。」

「媽媽問你…你和小藍真的只是朋友?」

她媽媽換了一種語氣,溫柔的盯著蘇紋兒問道。

蘇紋兒有些不耐煩的說:「我已經說了很多遍了,你怎麼不相信。」

她媽媽說:「我和你爸又不是瞎子,看的很清楚,小藍好像挺喜歡你的。」

蘇紋兒嘆口氣,言之鑿鑿的說:「你看到的是假的…」

「而且,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我們是不可能的。」

「對了…他已經訂婚了。未婚妻也是一位富二代。」

「兩家是世交…從小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

她稍作停頓后,語重心長的勸說她媽媽道:「我知道…小藍他是一個很不錯的男孩子。」

「懂禮貌、長得又帥,家裡又有錢。」

「正因為如此…你也應該明白,我們之間的察覺吧!」

「我可不想牽扯進那些豪門恩怨。」

「你難道想讓大家說…我是一個拜金女,為了錢,破壞人家的姻緣嗎!」

蘇紋兒故意說些危言聳聽的話,來打消她爸媽對藍小藍的惦記。

當然,她也清楚,這些話正好對付她爸媽的心思。

果然,她媽媽一臉吃驚的問:「他訂婚了?」

蘇紋兒很是認真的點頭道:「是啊!我說的都是真的,如果你不相信,那就去網上查查。」

「很多報紙上也有這些消息的。」

那段時間,平昌的報紙,對藍小藍訂婚的消息,可是鋪天蓋地的報道。

雖然只是一些八卦猜測,沒有得到本人的親口證實。

不過,應付她爸媽也足夠了。

紋兒媽媽聽到蘇紋兒的回答,一下子癱坐在床~上,看起來很是震驚,受了不小的打擊。

還以為走了一個王輝,還有一個更好的候選,現在倒好,雞飛蛋打,竹籃打水一場空……

蘇紋兒趁著媽媽在震驚中沒有緩過神來,趕緊悄悄的離開了房間。

試圖在她大發雷霆之前,先找個地方躲避一下。

最要緊的還是藍小藍,他不能再出現了。

客廳里,蘇紋兒低聲說道:「爸,你看時間不早了,我先送小藍回去了。」

她爸爸一聲不吭,看樣子,還在氣頭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