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無天意識到,這人很有有可能就是他想找的那個人,就是那個開車將歐陽仁根撞成重傷的傢伙。

對方也發現葉無天的進來,剛開始以為葉無天是這裡工作人員,認真看清楚後方知不是,而葉無天的這副裝扮也讓對方心生警惕,這樣的裝扮來到這裡,多半是來者不善。

「你是誰?」對方問道,因為害怕,連說話的聲音也輕輕顫抖著。

葉無天剛想自報家門,誰知對方又道:「他們派你來?」

話已到了喉嚨口的葉無天心生一計:「沒錯,你知道得太多,只有死人才最安全。」

對方一聽果然如此,更是臉色大變,拚命想從椅子上掙扎開來,奈何任他怎樣用力都沒有,就是無法掙扎開來。

「你別過來,你們不能這樣對我,我什麼都不要,求你們放我走。」

「放你走?」葉無天故意露出怪異的冷笑:「你知道得那麼多,怎麼可能放你走?」

「我保證,只要你放我走,我永遠離開華夏,躲得遠遠的,保證沒人能抓到我。」

「遲了。」葉無天冷笑:「早知這樣,你當初就不該做,讓你撞死目標,你卻沒撞死,所以,你該死。」

對方驚恐萬分,狂搖頭:「不是的,不是這樣,那天只是意外。」

「沒有意外,只有成功與失敗,現在,你是想自行了斷?還是讓我來幫你?」

「不,我不想死,你們不能這樣對我,我為你們做那麼多事,你們不能這樣對我。」

「喊吧,你就盡情喊吧,隔壁房間有人,你喊他們試試。」葉無天壞笑。

對方並沒喊,他知道自己再喊也沒用,肯定不會有人應他,眼前這傢伙都能來到這裡,那幾個國安肯定遇到不測。

「你想怎樣?」

「把所有事情經過都說一遍,包括誰跟你接頭,你又得到什麼,我要知道得很詳細,不能泄掉一點點,不然,我會讓你死得很痛苦。」

對方內心驚訝不已,怎麼突然要他說這些?對方不知道?再說那些不等於浪費時間?

葉無天知對方起疑心,於是又道:「知外面的人怎樣稱呼我嗎?他們都稱我為怪人,折磨人是我的唯一樂趣,曾經,我讓一個人講述他的醜事,一直讓他重複講了三千次,中間不能停,他一停,我就給他一刀,嘿嘿,那傢伙口才不錯,講一遍都要講足半個小時,可惜最後他不爭氣,距離三千遍還有很遠就死了,活生生累死的。」

聽到對方的講述,對方頓時打了個激靈,能想到用這種怪異的方法去折磨人,不愧是怪人,名符其實的怪人。

「我今天心情好,就不要你說那麼多次,十次,你必須得說十次,記住,中間不能有任何停頓。」葉無天說道。

對方只是看著葉無天,並沒說話,而他此舉卻讓葉無天回神來,哦了一聲後轉身離開,不一會再次回來,這次他手裡多了把衝鋒槍。

將槍架好,槍口正對著對方。

黑洞洞的槍口讓對方害怕,毫無疑問,這樣被槍指著,震撼力非常大。

「十發子彈,錯一次,我開槍一槍,打完十發子彈后你還不死就放過你,不過每次我都會打不同的地方。」

對方快要被嚇尿,十槍?別說十槍,哪怕一槍都無法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很容易讓人崩潰。

在葉無天的威脅之下,對方只能開口詳細講述起來,可能擔心『怪人』開槍,對方不敢大意,說得很認真。

對方講得很認真,葉無天也聽得很認真,其間他雙手緊緊抓著槍,因為用力過度而導致指節發白。

聽到最後,葉無天確認,這就是一起有預謀的事件,一個陰謀。

「還有沒有?」葉無天端起槍問。

「沒有了,該講的全部我都講了。」對方嚇了個激靈,連連搖頭。

電話很不適時的響了起來,看著響起的手機,葉無天暗汗這信號也忒好了點,在地下秘道都還能信號?

電話一響,葉無天就知戲不能再繼續演下去,對方也不可能再會相信。

「朱少,你可真會挑時間,這個時候打電話來。」葉無天接通電話。

電話里朱劍哈哈大笑:「聽說你來了京城,打電話問問你。」

「京城真小。」葉無天一聲感嘆!

二人聊了會,葉無天收起手機。

「你是誰?」當葉無天收起手機手,對方立馬問,意識到自己很有可能上當受騙,哪有什麼人會如此怪?為了折磨而不斷讓對方說話?這話聽起來就怪。

「好吧,不好玩,咱們換一種玩法,現在我問,你答。」葉無天說道。

「你到底是誰?」對方一聲猛吼,很大聲,也很憤怒,被人當成猴子般玩耍的滋味不好受。

「砰!」

葉無天突然開槍,子彈正中對方左腿。

無法彈動的對方一聲慘叫,失去行動自由的他連想用手去捂住腿的自由都沒有,只能任由著它痛。

「我敢開槍的,哥們,你現在要做的就是乖乖配合,除外你別無它法。」

「你是誰?」

「我是誰重要嗎?重要的是你要告訴我,跟你接頭的人誰。」

「殺了我,有種你就殺了我。」對方痛得直接涼氣。

葉無天毫不客氣的又是給了對方一槍,這次還是剛才那個位置。

對方早已將葉無天的祖宗三十六代都問候一遍,剛才明明說不打同一個位置,這王八蛋,說話一點也不守信用。

傷上加傷,更是痛得他想直接拿腦袋撞死算了,至少那樣不用受這種苦。

「忘了告訴你,其實我不止十顆子彈,具體有多少,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反正應該足於將你打成馬蜂窩吧?」

「我不知道,她只說她叫歐陽幸月。」連中兩槍,對方再也不敢懷疑與反抗,老實交待會是他唯一的出路。

「就這些嗎?沒有別的?」葉無天問。

「那女的嘴角上有一顆痣。」 這個問題蘇紋兒早就想過,警方追擊逃犯,哪怕布控再嚴密,還是有一些犯罪分子頂風作案,鑽空子。

如同老鼠一般,四處躲藏,陰暗潮~濕的下水道,四通八達,只要有門路,給的起錢,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溜走,這也不是不可能的!

楊馥經營工廠多年,她肯定懂的非常多的偷渡方法,這和她暗中運毒肯定密不可分。

這一切都只是猜測而已,有些事情水太深,錯綜複雜,危機重重,根本不是一兩個人就能與之抗衡的。

多年前,陳壘為了找到證據,不惜冒著生命危險卧底在楊馥身邊。古鎮被圍剿,還以為一切都已經圓滿結束。

誰能想到,警方查獲的一切不過是販毒集團的冰山一角罷了!

面對如此猖狂的黑惡勢力,蘇紋兒頓覺渾身無力。她一個普通女孩子,牽扯其中,無力抵抗,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蘇紋兒面色凝重,語氣嚴肅的告誡高妍,「這件事…你就當做什麼都不知道,千萬不要向任何人提起。」

高妍猶豫了一會兒,支支吾吾的問:「紋兒,你是否想過要報警啊!難道我們就真的這麼算了嗎?」

周圍存在如此大的威脅,每天生活在被人監控的勢力之下,提心弔膽的過日子,長此以往,會把人逼瘋的!

她的心裡真的很害怕,害怕突然哪一天,蘇紋兒就像這次一樣,悄無聲息的消失了!

「報警?」蘇紋兒一臉茫然的低喃著,隨即輕輕搖頭,無奈的嘆息道:「無憑無據的…警察是不會相信我們說的這些。在我回來之前,所有的痕迹都被抹掉了!」

人去樓空,楊馥就好像來的時候那般,突然間消失了,空蕩蕩的別墅,彷彿從一開始她就從未出現,一切不過是她的幻覺罷了!

高妍愁雲慘霧的趴在桌上,兩隻胳膊橫著桌上,雙手交疊,下巴擱在上面,垂頭喪氣的。

「再說…你捨得嗎?無論怎麼說…謝毅他總是助紂為虐,為虎作倀…身不由己不是犯罪的理由。」

蘇紋兒目不轉睛的凝視著她的眼睛,意味深長的說出她心裡的懷疑,她或許清楚,高妍能夠明辨是非,分得清對錯。

可感情呢?女孩子總是感性的,特別是高妍喜歡謝毅,就算給她一個機會,可以瓦解這股黑惡勢力…

蘇紋兒不敢肯定,高妍真的不會手下留情。

果然,高妍雙目圓睜,說話吞吞吐吐的,「我…我…我不知道。」明知謝毅不是好人,可她心裡還是不忍心。

別看她嘴上說的很輕鬆,勸說蘇紋兒報警,可她如果真的決定報警,高妍她自己這一關都過不去吧!

她怎麼能親自送謝毅進監獄呢!

高妍神色慌張,垂著眼帘,死死的咬著嘴唇,不想給人察覺出她的窘迫與糾結。

蘇紋兒只需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算了…你不用緊張,我就是隨口一問…既然我平安無恙,那這件事就不要再提起了!」

「可是…」高妍似乎是想說些什麼,可話到嘴邊,瞅著蘇紋兒疑惑的眼神,她竟然沒有勇氣開口了。

「可是什麼?你還有什麼想說的?」直覺告訴蘇紋兒,高妍似乎還有話要說。

蘇紋兒神色認真的等待著,等了半天,只等到高妍淡淡的說了一句,「沒什麼…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真的沒事?」蘇紋兒眉頭微蹙,再次確認道。

高妍神情慌張的站起身,「沒事…我去把碗給洗了,你回屋休息吧!」急匆匆的收了碗筷,一溜煙進了廚房。

蘇紋兒盯著她的背影瞧了一會兒,默默的搖頭,沒有細想,轉身回房休息了!

隔天一早,蘇紋兒醒來,發現高妍沒在家,冰箱上留有便條,她撕下便條讀了之後,原來高妍去公司上班了!

想起公司,蘇紋兒才回想起,她回來之後,就沒有看到陳壘,昨天試著打電話沒有打通,心裡不放心,打算再聯繫一下!

拿著手機,撥通陳壘的電話,很奇怪,對方的手機關機了。

陳壘不是那種無緣無故關機的人,作為商人,隨時都會有業務聯繫,上班時間關機,一點也不合情理。

扔下電話,去廚房給自己做了一些簡單的早餐吃。

洗完澡,換好衣服,蘇紋兒拎著包出門了……

SC中國區大廈

上午十點多,蘇紋兒毫無預兆的出現在公司大堂。

前台看到她出現,慌慌張張的迎了上去,「蘇總!您這是…」

公司上下都知道,蘇紋兒已經離職多日,這個時候突然出現,讓大家心裡感到非常的奇怪。

「我已經辭職了…不用再喊我『蘇總』了!」之前沒覺得,現在離職了,聽到如此稱呼,非常的刺耳。

「好的,蘇小姐。」前台恭敬的開口。

蘇紋兒伸出一隻手攤在她的面前,面無表情的開口,「門禁卡,我找你們陳總有事要談。」

前台愣了片刻,急忙解釋道:「很抱歉蘇小姐,陳總他不在公司。」

「不在?」蘇紋兒眉毛一挑,冷著臉問:「是不在呢?還是故意躲著不想見我?」

「不是…我們陳總真的不在公司。」前台惶恐不安的解釋著,蘇紋兒之前在公司,雷厲風行,殺伐果斷,員工看到她,心裡直冒寒氣。

「無妨,我自己上去等他!」她的態度非常的堅決,今天不見到陳壘,她是不會就這樣離開的。

前台無奈,只好轉身拿了一張門禁卡放在她的手心裡。

蘇紋兒拿著門禁卡,一聲未吭,大步流星的朝電梯走去。

話說,電梯再快,也比不上公司電腦的系統郵件快,蘇紋兒還沒有出電梯呢!公司上下都知道她來公司的消息了…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的一瞬間,高妍面色凝重的佇立在門口,看樣子是在等她呀!

蘇紋兒嘴角微揚,「高妍,你不會是特意在這裡等我吧?」她就是明知故問,很想知道高妍會怎麼回答她。

高妍一步上前,拉著她的胳膊,語氣慌張的問:「我不是讓你在家好好休息嗎嘛!你這個樣子出門,會讓我擔心的。」

蘇紋兒剛經歷了一場生死危機,她現在的情緒肯定不穩定,高妍怎麼也沒有想到,她竟然一聲不吭的來公司了!

要不是看到前台發的消息,她還蒙在鼓裡呢!

蘇紋兒無所謂的說,「哪有你說的那麼誇張,我身上毫髮無損,再說,我只是懷~孕而已,又不是殘廢…不用天天呆在家裡吧!」

她的心裡感覺很詫異,高妍的反應太過反常,她只是來公司一趟罷了!不用如此的慌張吧?

蘇紋兒一邊說,一邊往陳壘的辦公室走去。

「你來之前應該打電話告訴我一聲的…」高妍神情慌張,嘴裡不停的嘮嘮叨叨的,在抱怨著。

蘇紋兒不勝其擾,微微一笑,催促她去上班,「好了…來都來了,你不用管我了,去工作吧!我知道陳壘的辦公室怎麼走!」

高妍突然一個箭步擋住了她的去路,「你不用去找他了…他不在公司…」

「不在公司?你該不會是騙我吧?我來的時候前台也是這麼和我說的。」

「他真的不在公司。」

「那他去哪裡了?據我所知,他每天都會來公司上班的。」

當初陳壘費盡心機,架空她的權利,迫使她辭職,離開公司。

現如今他大權在握,怎麼會不出現在公司!

高妍哭喪著臉,語氣堅定的回答:「他真的不在公司…我怎麼會騙你呢!至於去了哪裡…我也不清楚。」

「昨天呢?」蘇紋兒臉色一沉,認真的問。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