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晨突然淡淡開口,「翁家主,屠家與我二人關係深厚,希望日後你能約束子弟,莫要再出現如今日這般事情。」

翁家主身體微僵,恭謹轉身,向蕭晨深施一禮應是,這才轉身離去。

出了屠家大門,他心有餘悸回首向後看去一眼,伸手擦了擦額頭冷汗,目光落在那訛詐翁性修士身上,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陰沉,「若非老夫及時得到消息,你們兩人怕是就要為我翁家招惹大禍了!給我記住,以後若看到屠家修士遇難,出手幫他們一把,別再有其他的心思,否則老夫必定容不下你們!」

翁家修士恭謹應是,那城南府修士眼中閃過幾分遲疑,道:「家主,這兩人究竟是何身份,經讓您如此謹慎?」

翁家主輕嘆一聲,「那位青袍者,當為戎國青雲公,極有可能是創世封王境強者!他身邊之人,乃是燕明月,如今已受封為御林軍統領,而且我今日觀他氣息,怕是已經觸摸到創世境的門檻,日後前途不可限量。你們日後行事都小心一些,莫要一時大意,給我翁家招惹來滅門之禍!」

城南府修士身體一僵,急忙低首,心中一絲不甘直接散去。

這兩人無論哪一個,都絕非他能招惹,若是再敢心存不甘,就當真是自尋死路了。

翁家修士離去后,震驚莫名繼而萬分羨慕最終心中敬畏的弔唁修士們紛紛退走,只是在他們走出大門后,回首看著屠家並不突出的門庭院落,臉上同時露出複雜之意。

充斥臉上的眼中的神色,正如上面所列表的幾種。只覺得世事變幻果然風雲莫測,快的讓人措手不及,快的讓人無法防備。

屠家頹然衰敗與昂揚勃發,竟在這短短几天內出現了如此驚人的變化。

屠剛死了,屠家沒了頂樑柱,但經過了今日,他們敢說日後屠家沒有比之前興旺強大的可能嗎?

嘆息中,諸修士對視一眼,紛紛轉身離去,只是他們眼眸內卻各自閃爍著心中的念頭。屠家顯然不如他們預料般敗落下去,甚至還有更進一步愈發強大的可能,既如此,日後如何與屠家相處,自然成為需要重新制定的計劃。

嘭!

屠奎直接跪倒在地,「咚咚咚」磕了三個響頭,「兩位大人出手救了我屠家,是我屠家的恩人,之前冒犯僅是屠奎一人所為,還請兩位大人懲責我一人便是,莫要為難我的家人。」 蕭晨微微點頭,這屠奎性子耿直,沒有太多的心腸與算計,如此算來,倒是一心質純樸之人,拂袖將其拉起,目光落在尚且驚疑難安的屠家修士身上,溫和開口,「你等莫要驚慌,我二人皆是屠道友故交,之前受了他大恩,如今特尋至屠家以作回報。」

「不錯,屠老哥之死,歸根究底與我二人皆有關係,雖不能詳細告之你等,但日後只要我二人在,便會護你屠家安然無事。」燕明月聲音平靜,卻擲地有聲,已多了幾分強者不容抗衡的意志。伴隨著本源突破,修為觸摸到創世門徑,他整個精神都有了突破性的提升,看似不顯,卻與之前判若兩人。

屠家婦人等心中一松,未曾想到這兩位大人,竟是屠剛故交,這才解了他們屠家今日之危,一時間憶及亡人心中悲痛,卻又有幾分自豪歡喜。

亡夫(亡父)生前可結交這等朋友,死後亦能護他們母子無恙!

「母親快請兩位大人入大廳座下,奉上茶點再談不遲。」屠奎被蕭晨拂袖抬起,平緩溫和的力量,卻有著不容抵抗的強大。如平靜的水面,看似尋常,卻深不見底,一起波瀾便可化為滔天駭浪!

一時間,屠奎心中敬畏更甚。

「對,是妾身已是疏忽了,兩位大人快請。」屠家婦人伸手虛引。

蕭晨目光看向靈堂,道:「不急,今日我二人到了,自當先向屠道友敬一炷香,方能一表感謝。」在那金色的炙熱烈焰中,屠剛的肉身元神,盡數化為灰燼,他已從這世間消失。而祭拜是對生者的安慰,亦是可以讓自己心安的選擇。

燕明月點頭,兩人上前,各自點燃一炷清香,微微躬身,默道一聲屠道友,一路走好。

自有屠家修士恭謹接過,插入靈前香爐之中。

兩人隨即在屠家諸人擁簇中,進入大廳。

蕭晨、燕明月落座上首,以他們的身份本應如此,倒也沒有過多無謂的推讓。

「當日屠老哥以己身性命,為我等換取脫身之機,此番恩情極重。今日我與國公前來,你們有何需要,自可道來,若能滿足,我二人必定應允。」

燕明月緩緩開口。

蕭晨雖未多言,卻微微點頭。

這世間最珍貴的便是人之性命,喪失之後,即便轉世輪迴,也已是另外一個完整的生命。逝者亡矣,再不可得。所以,用生命施下的人情,最難歸還。

屠家婦人臉上露出遲疑,躊躇半響,還是恭謹行禮,道:「今日若非兩位大人出手,我屠家或許已被逼得走投無路,只能離開薊都另覓出路。此外還有翁家給的賠償,這些已經足夠多,妾身實在不敢多求。若說還有何擔憂處,便是我屠家三子。若他們父親在還能為他們尋覓一個出路,如今若是可以的話,還請兩位大人出手,提攜他們一下,我屠家上下必定銘記兩位大人的恩情,不敢忘卻半點。」

燕明月擺了擺手,道:「屠家嫂子莫要如此開口,受屠老哥大恩,我等理應做出回報。」言及此處,他微微皺眉,略微思慮方才開口,「燕某拜入大燕帝師樂毅門下,若屠家嫂子願意,我可去求老師,收三人進入我東聖道宮。但能否進入內宮,便需要看他三人的日後的表現了。」

大燕帝師,東盛道宮!

在大燕之中,億萬修士莫不知曉!

屠家婦人心中激動,轉首低喝,「你們三人還不跪下,叩謝你燕叔叔!」

屠奎兄弟三人即刻跪倒在地,向燕明月叩首,道:「多謝叔叔成全,日後定當努力修鍊,不為叔叔丟臉。」說話間,面龐上儘是興奮之意。

能拜入東盛道宮,哪怕只是外宮弟子,亦是極難的事情。可進入者若非背景強大,便是有著極為強悍的修鍊天賦,能夠進入其中修行,乃是兄弟三人從未曾奢望過的事情。

燕明月受了兄弟三人一禮,有了這一份名義上的叔侄關係,日後他想照料屠家,也能名正言順。若非欠下屠剛人情太重,這般負擔因果,他豈會輕易沾染。

蕭晨眉頭皺起,半響后緩緩開口,道:「我終歸不會在薊都久留,也無太多背景可為你們安排,所能做的,不外乎送你們一些東西,希望可以讓你們在修道路上走的平緩安全一些。」

拂袖一揮,大廳地面之上,頓時出現了數十件寶物,個個靈光閃耀逼人,一股股強大氣息波動肆意散發,使得整個大廳驟然間化為一片驚濤駭浪。

屠奎兄弟三人呼吸一滯,目光同時落在這些寶物上,便再也無法挪開。雖然不知它們真正的品質,但僅從這些氣息波動感應,便能知曉它們的強大!

數十件寶物,每一件所蘊含的威能,都足以將他們輕易抹殺。

燕明月亦是心中微震,餘光落在蕭晨平靜面龐上,不知他斬殺了多少強者,才能收集到這些強大的寶物。每一件,都有著堪比造物境的力量,且都是精品!

「這些寶物,你三人可根據自己所需,任選一件。」

屠奎兄弟三人頓時狂喜,有了這般寶物在手,他們雖修為稍弱了一些,但此後即便面對尋常造物境修士,亦能有了幾分自保的力量,當下行禮后小心翼翼挑選起來。這樣難得的機會,他們自然要小心謹慎。

片刻后,三人猶豫了一番,終於選定了各自的寶物。只是寶物有靈,卻不許他們掌控。

蕭晨伸手,沛然之力將三件寶物瞬間鎮壓,在被抹去靈智與屈服之間,三件寶物很快做出了選擇。

在沒有反抗的前提下,認主順利完成,屠奎兄弟三人紛紛向蕭晨再度行禮。

但此刻,蕭晨沉吟些許,拂袖將地上寶物收走,反手取出三枚玉簡,散發著淡淡靈光,無須手持便可自行懸空。

「這三枚玉簡,分別是《大猿拳》、《靈犀指》、《長春功》,與你三人體質氣息符合,自可取走作為心的修鍊法決,其中有配合神通,應當足夠你三人修至造物圓滿境。至於能否晉陞創世,便要看各人的緣法,我亦幫不到你們。」

燕明月微微感嘆,蕭晨贈寶在前,賜功法在後,顯然亦是想要還清屠剛的人情,與他相比自己將屠剛三人收入東盛道宮,卻是要輕了許多。

屠奎三人又要跪倒叩首,卻被蕭晨拂袖攔下。他給出的寶物功法,在他戰利品中已是上上之選,亦算是還上了屠剛的人情。

至於日後屠家如何,只能看他們的造化了。

蕭晨可出手護他們一時,卻無法護他們一世,人終歸還是要靠自己。不過有燕明月留在薊都,想必他們日後也能好過許多。

了結了屠家之事,蕭晨、燕明月兩人起身告辭,屠家婦人挽留了兩次,見兩人不願耽擱,便沒有繼續多言,恭謹將他們送至門外,目睹兩人遠去方才歸返。一家齊齊跪倒在屠剛靈堂中,向他禱告今日之事,心中悲痛經此也被沖淡了許多,但對亡夫(亡父)心中卻更多了幾分尊敬與感激。

蕭晨與燕明月離開屠家行至不遠,兩人各自停下腳步。

「燕兄,如今一應事情都已解決,我便歸返朝聖宮了,靜待百國朝貢大典開啟。」

燕明月笑著點頭,「這幾日我也要去御林軍中上任,以便早些熟悉軍務,才能真正掌控軍權在手。如此,你我便在百國朝貢大典后再見了。」

「好!」

蕭晨拱手,沒有停頓轉身就走,腳下邁步看似尋常,速度卻是極快,閃爍之間,身影已消失不見。

洒脫自若,當是如此。

燕明月微微一笑,獨自邁步離去。

########### 半月時間,轉瞬即過。

三顆太陽星中,那最大一顆從地平線下躍起時,便代表著新的一日到來。

大燕帝宮正門打開,精銳御林軍如標槍立柱,一眼望去不見盡頭。龍旗高升,在風中獵獵作響,那旗面上的巨龍,似是要騰飛而起,仰天咆哮!

百國朝貢大典開始。

各國使臣從朝聖宮中出發,各自身穿盛裝,面容**肅穆,排列著長長卻整齊的隊伍,匯聚至帝宮外,邁步進入其中,進入大燕權力的核心之地!

一道無形光柱衝天而起,肉眼不可見,但在元神感應中卻似煌煌天柱,貫穿了無盡空間,連通著大地與蒼穹。

其色金黃,其勢浩大,其氣沛然!

這是大燕億萬萬臣民信仰願力匯聚加持而成,將整個大燕帝宮籠罩在內,代表著大燕無上的權力與國勢興衰!在這光柱籠罩範圍下,任何修士都要心存敬畏進而顫抖。

大燕一日不亡,這光柱便永不消散,守護帝宮,不受任何威脅。在此光柱內,燕皇至高無上,一怒可抽調國運鎮壓擊殺,鴻蒙以下,盡皆沒有抗衡之力!

如此手段,鬼神辟易!

大燕附屬八十一國,簡稱百國,諸使臣入帝宮朝貢,排列最前者,便是匈奴阿古達木。

匈奴國勢之強,即便大燕亦不能小覷,在天下諸侯國中,也是至強存在,但凡朝貢時匈奴使臣盡皆排列在首,此為定製。

餘下各國,依國勢強弱依次排列。但此刻在這一眾附屬國使臣中,吸引了絕大部分視線的卻並非匈奴使團,而是排列在使臣隊伍間的戎國青雲公。諸人目光所及,落在他身影之上,大都露出忌憚敬畏。

戎國國品雖未得以晉陞,但自身力量已經足夠,排列在上品附屬國末位。

蕭晨身穿公爵盛裝邁步而行,應對周邊諸多視線神態平靜,未曾露出半點異樣。但此刻他所有心神卻未曾放到此事上,感應著大燕帝宮內傳來的無形威壓,他神態肅然,心中更是一片震動。

大燕帝宮只是一處奢華磅礴宮殿群,但在燕國氣運加持下,卻擁有毀滅一切,鎮壓一切的強悍力量!這便是神國之力的另外一重體現!他雖不知燕皇究竟是何等修為,但只要在大燕國境內,擁有大燕氣運加持,燕皇便可萬邪不侵,有踏天而戰的資格。即便是鴻蒙境強者,也休想對燕皇造成威脅!

神國妙用無盡,欲要在大千縱橫馳騁,必要得神國助力!

蕭晨輕輕吐了口氣,緩緩壓下心緒激動,使得心神歸於平靜。今日大燕帝宮感受,越發堅定了他心中念頭,定要開闢出自身神國,待到日後若神國足夠強大,藉助海量信仰不僅可以讓他獲得極快的修鍊速度,更能藉助國運加持己身,使得自身力量得到大幅度提升!

「宣各國使臣,入殿覲見!」

近侍稍顯尖銳的嗓音,在法力加持下驟然散開,清晰傳入每一位使節耳中。

「宣各國使臣,入殿覲見!」

守衛御林軍口中齊聲低喝,體內氣息若隱若現,便如道道筆直刀鋒直指雲霄,滾滾聲浪如江海大潮,浩浩湯湯席捲而出,將整片天地化為無盡汪洋!

大燕帝宮內,任何一處角落,都清晰可聞。

伴隨著聲浪爆發,在那衝天金色光柱中,驀然傳出一聲龍吟,一條九爪金龍虛影從那金色光柱中驟然出現,龍身纏繞在那光柱之上,龍首向天,其長億萬丈,綿延不見邊際!

而在這一聲龍吟傳來瞬間,各國使臣身體盡皆忍不住微微一顫,心中瞬間生出敬畏拜服之意,在他們頭頂之上,各有一條小號蛟龍身影出現,大小虛實各不相同,國勢愈強,則蛟龍之身愈發完整,氣息越發強大。如蕭晨身上蛟龍變為黑色,頭生獨角,而最前匈奴國使臣阿古達木頭頂,那蛟龍之身卻足有戎國氣運蛟龍數十倍大小,通體淡金色,頭生龍角,腹下無足。若有一日,金蛟生足,便可風雲化龍,此後一飛衝天!但即便如此,如今大燕氣運金龍鎮壓下,匈奴金蛟掙扎一番,最終依舊要盤旋俯首!

這是國勢間最直接的對碰!

大燕之下,各附屬國皆要低首!

各國使臣修士心中敬畏,低首依次進入大燕金鑾殿,在那磅礴威壓下根本不敢多看半點,向那九重帝位上燕皇大禮參拜,口呼燕皇陛下永享無極!

「諸卿平身。」燕皇淡淡開口,他聲音平靜,卻似蘊含著無窮強大的力量,擁有毋庸置疑不可抵抗的強大意志!

一言一行,皆為規則!

這是大燕帝國賦予他的無上威能!

「謝陛下!」

諸國使臣起身,恭謹立於下首。

受大燕氣運壓制,他們面對燕皇不敢有半點放肆,言行舉止盡皆透出恭謹馴服。

大殿兩側所立僅是燕國重臣,面無表情肅然而立,目光偶然在各國使臣身上掃過,也自有傲然之意。大燕國勢如日中天,各附屬國紛紛朝貢,他們自然有其驕傲的資格。

「時日如梭,匆匆過往,轉眼間又到百國朝貢之期,今見諸位卿家盡數前來,朕心甚慰。望你等歸返國度后,轉告各自國主,讓他們日後行事謹慎,凡事三思,若能對大燕恭謹馴服不生二意,朕允諾不更朝貢之禮,不動刀兵之利,不欺弱小之國!」

「陛下仁慈,我等必將此言轉告國主!」

燕皇滿意點頭,微微抬手,身邊近侍上前一步,道:「宣大燕陛下令,各國使臣朝貢,皆有賞賜,轉帶回國,以示皇恩浩蕩,欽賜!」

「謝陛下賞賜!」

各國使臣俯身行禮。

「陛下,各方附庸國雖不在我大燕版圖之內,但亦是我大燕之臣,便應遵循我大燕天子意志行事,若有妄自更改,藐視大燕,藐視我皇旨意,當如何?」下首,大燕文臣中,一鬚髮皆白面容剛毅老者邁步而出,向燕皇恭謹行禮,說話間自有一股不威自怒的氣勢。

燕皇微微皺眉,道:「若如文卿所言,便是對我大燕有不恭不臣之心,當嚴懲。」

「陛下聖明!」這文臣恭謹行禮,語鋒卻瞬間一變,沉聲開口,「既如此,便請陛下下令,將這朝貢使臣中,那對我大燕不恭不臣之人拿下,梟首示眾!」

聲音斬釘截鐵,自有一股冷厲肅殺!

整個大殿,驟然安靜。

大燕御史監察百官,有彈劾進言之權,而御史大夫文成淵又為言官之首,手中雖無實權,但開口彈劾,亦有著不容小覷的份量!尤其此刻眾目睽睽下,若言之有物,即便燕皇不願深究之事,為防天下悠悠之口,也不能有半點包庇。

各國使臣心中盡皆一驚,待回過神來,同時轉首,目光隱隱看向一處。

至於大燕朝臣,則是目露冷意,生出一絲若有若無的嘲弄之色。

蕭晨神態平靜,只是眉心生出幾分褶皺,低首看著大殿光潔照人的地面,臉上一片平靜,未曾露出半點異色。

這份沉穩,使得殿內諸多修士或是敬畏或是皺眉或是暗中冷笑!

「不知文卿所言,是指何人?」燕皇緩緩開口,目光在殿內掃過,諸臣心中盡皆凜然。

唯有文成淵不受燕皇氣勢所迫,他是天下言官之首,便要言大燕朝中不恭不敬之事,這是大燕賦予他的身份與資格,拱手行禮,道:「戎國使臣,青雲公蕭晨!」

#####

【今日更新完畢,諸位道友明日再見。】 諸人雖有猜測,但此刻聞言,心中亦是忍不住狠狠一震!

蕭晨之名如今早已傳遍薊都,再非名不見經傳的戎國使節,疑似創世封王境強者的修為,更是足以令人心中敬畏。

但此刻,大燕御史大夫文成淵直諫燕皇,將蕭晨擒下梟首,如此舉動魄力,何其驚人!

燕皇皺眉不語,目光卻已經越過眾人,落在那使臣中微微低首以示敬畏的身影之上。只是此刻他眉頭愈發皺緊,臉上卻仍舊沒有半點驚慌。

這點讓燕皇心中生出幾分好奇,亦有幾分淡淡的怒意。

他為大燕之主,如今有人正面彈劾加以死罪,蕭晨竟還能如此漠然應對,是當真心中俯仰無愧?還是未曾講他這位燕皇陛下看在眼中。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