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芸也是個沒腦子的人,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了。

「我怎麼就不能在這裡了啊?」杜淺淺說道。

她可是一點都不怕杜淺淺。

「說,你是不是來找賀明的!」蕭芸問道。

「蕭芸,你是不是神經病啊?今天出門忘記吃藥了嗎?」

「你……杜淺淺,你就是喜歡賀明,你想要和我搶賀明,你說你都結婚了,你為什麼還是要糾纏賀明!」蕭芸抓著杜淺淺的衣服說道。

這時候,顧言馨上前,將蕭芸給拉開了。

「蕭芸,你冷靜一點。」

「走開!顧言馨,我就知道,你們兩個一定合起火來的,你們就是見不得我好!」蕭芸憤怒地說道。

「蕭芸,就賀明那種渣男,虧你還將他當成寶,你以為他是香餑餑嗎?誰見了都想咬一口,你的賀明在裡面,你自己進去找吧!但我提醒你,你可別後悔!」顧言馨說道。

蕭芸望著她,然後看了看杜淺淺,朝裡面走去了。

「這瘋子終於走了,蕭芸是中毒了吧,賀明這麼渣,還一直喜歡他。」

「誰知道呢!她好像一直都是這樣,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回頭。」顧言馨說道。

阿拉德之劍神是怎麼煉成的 隨後,兩人便離開樂娛樂中心。

這時候,蕭芸去了包間,果然看見賀明在裡面。

她吃驚地望著眼前的一切,包間裡面及其混亂。

而賀明,正抱著一個女人在坐著那種事情。

那女人直接坐在了他身上,行為舉止放蕩!

簡直不堪入目!

蕭芸氣的快噴血了!她沒想到,賀明竟然敢吧背叛她!

她立馬上去,然後將那女人從賀明的身上拉下來。

女人發出一陣的尖叫。

賀明也是嚇了一跳。

啪!!

蕭芸一巴掌打到那個女人的身上,揪著她的頭髮,瘋狂地打她。

「救命……救命……救命啊……」那女人喊道。

這時候,賀明已經提好了褲子,抓住了蕭芸的手。

「蕭芸,你做什麼!」

「做什麼?賀明,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你怎麼可以,你居然和這個賤人在一起……你……」蕭芸是在是說不下去了。

她從來沒想過賀明居然也有背叛她的一天。

這時候,包間裡面的其他人都出去了。

只剩下他和蕭芸兩個人。

「賀明……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麼對我!」蕭芸哭著說道。

「蕭芸,這一次只是意外。」

「意外?呵呵……賀明,難道剛才你是被逼的嗎?」蕭芸抓住賀明的衣服。

「你放開,我說了只是意外,你還當真了嗎?」

「賀明……你為什麼要背叛我……為什麼……」蕭芸感覺自己接受不了,好像要瘋掉了一樣。

「男人在外面難免會有點這樣的事情,你幹嘛那麼在意,真是煩死了,好了,我要走了。」

「你給我站住!」蕭芸說著,然後死死地抓住了賀明,不讓他走。「蕭芸,你鬧夠了沒有,要鬧的話,回家鬧吧!」 「我知道,隨他們去吧,反正張董那份合約,我是不打算簽了,給徐佳佳一個教訓。再說了,我各走各路,各回各家,以後也指不定遇不見,沒什麼大不了的。」

顧言馨現在都看開了。

人生短短,必須要看開一些。

隨後,兩人便準備離開這裡。

顧言馨到前台去結賬了,說好了今天晚上她要請客的,明擺著就是想要敲她一筆。

幸好她現在有錢,吃穿不愁,這點小錢對她來說就是小意思。

結完賬以後,忽然間她看見了賀明。

賀明居然也在這娛樂中心。

他當然也看見了杜淺淺了。

這一晃,他們也有好幾年沒有見面了吧!

沒想到,再見,竟然是在這樣的地方。

「淺淺?」賀明喊道。

杜淺淺自然認得賀明,那個傷她最深的男人,那個害了她孩子的男人。

不過,她自己也嫁人了,經歷了太多的事情,她現在已經看得很淡了。

「是你啊,好巧啊!」杜淺淺輕輕地說道。

猶如看見一個陌生人一樣。

「聽說你結婚了,連孩子都有了。」或許是過去有一份感情在吧,賀明突然間有些懷舊了。

「聽說你終於做了蕭家女婿了,恭喜你啊,你也快有孩子了吧!」

提及蕭家這件事情,賀明的臉色,立馬就有些不自然了。

這些年,他和蕭芸在一起,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

蕭芸有些時候,也是非常任性的,而且,蕭家一直瞧不起他。

他也沒撈到什麼好處,反倒是處處被人看不起。

他反倒是有些懷念和杜淺淺在一起的時候了。

「淺淺,其實這些年,我一直都沒有忘記你。」賀明又說道。

杜淺淺好笑地望著他,「呵呵……你說的還真是好聽啊!賀明,你是什麼樣子的人,我想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了。我現在生活得很好,祝你也幸福。」

杜淺淺在說幸福這兩個字的時候,咬的特別重。

如果賀明沒有說後面喜歡她那句的話,她還能當賀明是個陌生人。

他說了那句話,只會讓她覺得他更渣!

再也找不到比賀明更渣的男人了!

她當初真是瞎了眼。

賀明沒有說話,這時候,一個穿著打扮十分性感的女人過來了。

「賀明,你在跟誰說話啊?」那女人過來樓主了賀明的脖子。

「沒什麼,一個朋友,走吧!」賀明說著,然後和那女人走了。

我呸!!

杜淺淺直接吐了一口口水,果然是渣男!

剛才還是深情款款的樣子,一秒破功。

「淺淺,沒事吧?」顧言馨過來說道。

「沒事,沒想到他還出軌了,背著蕭芸。」杜淺淺說。

此刻她心裡可得意了,至少這蕭芸,過的也不是想象中的那麼好。

可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顧言馨看見,蕭芸踩著高跟鞋,提著高檔的包包進來了。

急匆匆的樣子,一看就是過來捉姦的。

她認得杜淺淺,立馬就沖了過來。

「杜淺淺!你居然在這裡!」蕭芸氣憤地說道。

她的樣子很明顯的是在懷疑杜淺淺和賀明有什麼,畢竟杜淺淺曾經是賀明的女朋友啊!

蕭芸也是個沒腦子的人,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了。

「我怎麼就不能在這裡了啊?」杜淺淺說道。

她可是一點都不怕杜淺淺。

「說,你是不是來找賀明的!」蕭芸問道。

「蕭芸,你是不是神經病啊?今天出門忘記吃藥了嗎?」

「你……杜淺淺,你就是喜歡賀明,你想要和我搶賀明,你說你都結婚了,你為什麼還是要糾纏賀明!」蕭芸抓著杜淺淺的衣服說道。

這時候,顧言馨上前,將蕭芸給拉開了。

「蕭芸,你冷靜一點。」

「走開!顧言馨,我就知道,你們兩個一定合起火來的,你們就是見不得我好!」蕭芸憤怒地說道。

「蕭芸,就賀明那種渣男,虧你還將他當成寶,你以為他是香餑餑嗎?誰見了都想咬一口,你的賀明在裡面,你自己進去找吧!但我提醒你,你可別後悔!」顧言馨說道。

蕭芸望著她,然後看了看杜淺淺,朝裡面走去了。

「這瘋子終於走了,蕭芸是中毒了吧,賀明這麼渣,還一直喜歡他。」

「誰知道呢!她好像一直都是這樣,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回頭。」顧言馨說道。

隨後,兩人便離開樂娛樂中心。

這時候,蕭芸去了包間,果然看見賀明在裡面。

她吃驚地望著眼前的一切,包間裡面及其混亂。

而賀明,正抱著一個女人在坐著那種事情。

那女人直接坐在了他身上,行為舉止放蕩!

簡直不堪入目!

蕭芸氣的快噴血了!她沒想到,賀明竟然敢吧背叛她!

她立馬上去,然後將那女人從賀明的身上拉下來。

女人發出一陣的尖叫。

賀明也是嚇了一跳。

啪!!

蕭芸一巴掌打到那個女人的身上,揪著她的頭髮,瘋狂地打她。

「救命……救命……救命啊……」那女人喊道。

這時候,賀明已經提好了褲子,抓住了蕭芸的手。

「蕭芸,你做什麼!」

「做什麼?賀明,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你怎麼可以,你居然和這個賤人在一起……你……」蕭芸是在是說不下去了。

她從來沒想過賀明居然也有背叛她的一天。

這時候,包間裡面的其他人都出去了。

只剩下他和蕭芸兩個人。

「賀明……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麼對我!」蕭芸哭著說道。

「蕭芸,這一次只是意外。」

「意外?呵呵……賀明,難道剛才你是被逼的嗎?」蕭芸抓住賀明的衣服。

「你放開,我說了只是意外,你還當真了嗎?」

「賀明……你為什麼要背叛我……為什麼……」蕭芸感覺自己接受不了,好像要瘋掉了一樣。

「男人在外面難免會有點這樣的事情,你幹嘛那麼在意,真是煩死了,好了,我要走了。」

「你給我站住!」蕭芸說著,然後死死地抓住了賀明,不讓他走。

「蕭芸,你鬧夠了沒有,要鬧的話,回家鬧吧!」 「你也知道丟臉嗎?今天,你必須跟我說清楚,不然的話,我不會罷休的。」

「滾!」賀明冷冷地呵斥道。

然後抬起手,便將蕭芸給推開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