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有晴,在二樓聽着胎教音樂,一臉的安然,恬靜。

母性的光輝,還是那麼迷人。

宋三喜從三樓下來,心裏都暗贊。

某人啊,你兒子的母親,真的很有韻味、格調。

他腳步輕輕,不打擾蘇有晴。

但,沒料到,蘇有晴閉着眼睛,淡冷道:「站住。」

倆字兒!

卻很有分量。

宋三喜,乖乖的站住。

「那什麼,大姐,什麼事?」

蘇有晴閉眼,卻面向他,輕聲道:「你過來。」

仨字兒!

跟聖旨一樣。

宋三喜,只得乖乖的過去,靠近一些。

能聞到,她身上淡雅的芬芳。

「大姐,你說。」

蘇有晴這才睜開眼,冷然冰冰的說:「給李蕊陽那麼多錢幹什麼?」

宋三喜暗自點頭,不愧是這個家的大姐啊,這也要管。

呵!大意了,讓她看見了吧?

他只得低聲解釋了一遍。

「你,你」蘇有晴聽着有些激動,心口起伏的,瞪着宋三喜,點了點頭,欲言又止。

宋三喜趕緊道:「大姐,別激動,別激動,你兒子重要。有什麼事,都可以談的。好嗎?兒子不能出事,要不然,我可替某人難過了。老杜回來,得找我拚命!」

「哼哼」

蘇有晴冷哼,表情似乎在說:算你識相!

宋三喜只得干坐在那裏,心裏略有點鬱悶。

但沒辦法啊! ,

[]

那董先生正跟霍英娥無比愉快的交談著呢,忽然聽到女兒怒氣騰騰的過來告狀,他愣了愣「什麼女朋友?遲老夫人,你小兒子已經有女朋友了?」

一秒鐘,氣氛變得很是不妙。

霍英娥連忙否認:「沒有沒有,董先生你別誤會,我小兒子沒有女朋友的。」

「那她是誰?他們可都在說,她就是你小兒子的女朋友!」

董珊珊揚手就指向了不遠處的溫栩栩。

霍英娥:「……」

有那麼一剎那,她竟是懵的,她完全認不出來,這個如出水芙蓉般一來就讓大堂里所有世家名媛都遜色了的年輕女人,到底是誰?

她太漂亮了,膚白唇紅,顏色鮮妍,精緻的眉眼更是生得極好,不庸俗,不諂媚,渾然天成的華貴高雅,看得她都愣了神。

她到底是誰?

霍英娥獃獃的看了好一會。

其實,霍英娥是認識溫栩栩的。

當年,溫栩栩嫁到霍家的時候,她因為這件事,沒少生氣,原本她是打算介紹她的遠方侄女嫁過來的,結果被溫栩栩搶了。

所以,那個時候的霍英娥,經常來霍家羞辱溫栩栩。

而那是的溫栩栩,懦弱自卑,又因為懷有身孕的緣故,從來沒有好好收拾過自己,她那一年實在太狼狽了。

自然,這個女人就會認不出來了。

「媽,我過來啦。」

遲郁看到他媽一直愣神,開心萬分的就走了過來。

霍英娥這才回過神來,隨即,她盯着這小兒子旁邊的溫栩栩就厲喝了一聲:「她到底是誰?誰讓你把她帶來的?」

遲郁:「……」

都還沒來得及開口,溫栩栩已經在他身邊出聲了:「遲老夫人,我是溫栩栩,不認識了?」

她聲音極淡,就像是深秋的溪水,很好聽,但是也涼得讓人心裏一驚。

溫栩栩?

她竟然是溫栩栩!!

霍英娥瞬間雷霆大怒:「居然是你?你怎麼過來的?誰讓你來的?啊?!!」

她太憤怒了,以至於,一時竟沒有想起和顧青蓮的約定。

溫栩栩卻依然神色淡然,看到她氣成那樣,也就面無表情回了句:「老爺子叫我來的,怎麼?遲老夫人是不歡迎嗎?」

「!!!!」

這話震懾力更大了。

瞬間,大堂里又是一石激起千層浪,更加的沸騰了。

「她居然是霍老爺子叫過來的?」

「我的天哪!她到底是什麼人啊?怎麼還是老爺子叫來的呢?她的身份這麼牛的嗎?」

所有人都被震驚到了,他們看着眼前這個年輕女孩,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包括霍英娥本人!

她竟然是她哥叫來的?

也對,這小賤人一直就深受她哥的喜歡,當年能嫁到霍家,正是因為老爺子的一意孤行,然後她才能順利成為霍家少奶奶的。

是而,她現在會被老爺子叫來,真的一點都不奇怪。

霍英娥按捺住了胸腔里的怒火。

「哎呀媽,你不要這麼生氣嘛,現在栩栩已經跟霍家沒有任何關係了,她現在是我的朋友,我帶她來的。」

「……」

「確實,遲老夫人,本來也擔心你生氣,沒想過來的,不過後來遲郁既然也想我來,就來了,這是送給你的壽禮,就權當是為之前的事給您陪個不是了。」

溫栩栩還挺大度,看到遲郁幫着自己說話后,她也就大大方方的給這老女人道了一個歉意,然後把手中帶來的壽禮遞了過去。

霍英娥:「……」

她聽着「不是霍家人」這幾個字,終於,還是想起了那天來找她的顧青蓮,於是這個老女人最後把這口氣給先忍了下來。

「好,既然是這樣,那來了就是客,阿郁,好好招呼你的客人。」

「好嘞!」

遲郁頓時欣喜若狂的就答應了。

隨後,他帶着溫栩栩就離開了大堂,往二樓的宴會廳走去。

溫栩栩覺得有點過分順利,想想這個霍英娥當年死咬自己不放的性格,她在上樓的時候,忍不住還是說了句:「你媽現在脾氣好像好了一點。」

遲郁摸了摸後腦勺:「是吧?可能年級大了吧。」

兩人就這樣閑聊著,很快,就來到了已經被佈置的張燈結綵的宴會廳。

「進去吧,我舅舅和家裏的親戚都在裏面呢。」遲郁推開了宴會廳的大門。

溫栩栩看到,便抬腳跨進去。

確實是所有親戚都在裏面,一眼就看到了裏面坐着的老爺子,還有正圍着他坐在一起的霍家人,和遲家人。

還真是齊整啊。

遲郁也進去了,可是,走了兩步,忽然發現原本跟着他一起走着的女人,停下來了。[] 「吼!你們這些煩人的臭蟲,簡直找死!」骷髏大帝顯然也被小刀這一套控制打的有點惱怒,只見他渾身金光一閃,竟是將身上所有的負面buff全部都解除了!其中自然也包括了眩暈!

重獲自由的骷髏大帝反轉過身子,橫著就是一刀往盜賊小刀脖子上砍去!以小刀這比法師也肉不了多少的血量,幾乎是觸之必死!

「強隱—遁形!」

就在骷髏大帝這一刀快要砍到小刀的一瞬間,只見小刀突然原地消失不見,這一刀竟是砍空了!

現階段盜賊在戰鬥狀態中想要隱身的話只能用強隱—遁形這個技能,不能使用潛行!而因為盜賊在隱身後的第一擊可以造成破隱一擊的加成傷害,所以很多盜賊往往很快就將強隱—遁形這個技能給用掉,求的就是一個極限輸出!

不過很少有盜賊知道,強隱—遁形這個技能還有一個隱藏效果,就是在你剛剛使用這個技能的時候,玩家進入隱身狀態,這其中是有零點一秒的無敵的時間的!剛剛小刀就是靠這零點一秒的無敵抵擋掉了這一刀的傷害!不過即使知道這個隱藏效果,能完成這一操作的也是鳳毛麟角!畢竟零點一秒的時間是何其的短,普通玩家根本利用不上!

骷髏大帝也是驚異的發現眼前的敵人居然消失不見,含怒一刀居然打在空處,這感覺別提有難受,骷髏大帝轉過身子,怒吼幾聲,就朝着最近的怒熊狂奔過去,顯然是想把怒氣發在這個不知死活的狂戰士身上!

多虧了小刀剛才的牽制,怒熊得到這幾秒鐘的空閑,已然將血量補了上來,面對如一座小山大小的骷髏大帝大刀砍來,怒熊不退反近,竟是直接欺身到了骷髏大帝的跟前!

「衝鋒!」

「狂化!」

「山崩於前!」

怒熊這一下衝鋒,顯然出乎骷髏大帝的意料,再他的眼裏,這個小小的狂戰士見到偉大的骷髏大帝沒有跑就已經算是勇氣可嘉了,沒想到這個狂戰士居然還有進攻的勇氣!所以他這一刀也是落在空處!

怒熊本來就離骷髏大帝不是很遠,這一下直接衝鋒到了骷髏大帝的懷裏,沉肩墜肘,直接靠着衝鋒的前進力量直直的撞在骷髏大帝的身上!

怒熊體型本來就大,狂化后更是超過2米,也就比骷髏大帝矮一個頭而已,這一下蓄勢的撞擊,直接將骷髏大帝撞了一個趔趄!

「大叔,你太帥了!」不遠處的蘇蘇餅乾頓時歡呼雀躍的喊了出來!

那股子從容淡定,卻又蘊含着狂暴之力的撞擊,讓一向挑剔的林軒也是不由的眼前一亮,不過手中的動作卻沒有停,輸出的重任可是大半都要扛在他的身上,怒熊在前面這麼拚命的為他爭取時間,他自然也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打出最高的輸出!

而就在怒熊將骷髏大帝的攻勢打斷的時候,一旁不斷在尋找機會的小刀也是毫不猶豫的現出身形,手中的白色匕首像毒蛇的突襲一般,狠狠的刺了下去!

「剔骨!」

「反手背刺!」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