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氏公司。

在楊大利的面前站着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這個人便是省城派來的高手,同時也是司馬相離派來下通知的。

那男人昂着頭,氣勢囂張,冷冷的說道,“楊大利,司馬老大早就勸過你,讓你順從我們,但是你不聽,既然沒法做成朋友,那你就是敵人。看在你也是地下組織曾經的領頭人,老大才決定饒你一命,沒想到你脾氣這麼倔,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楊大利不屑的笑了一聲,依舊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手下給楊大利點燃了一根菸,

楊大利吐出一口菸圈,說道:“我說這位兄弟,我與你素不相識,何必動氣呢?而且你剛纔所說的話,跟我沒有任何關係,要不然這樣,我帶你去見個大人物如何?”

這時候的凌羽楓正坐在辦公室的茶桌邊,悠閒的泡着茶。

蘇妲己在整理着各種各樣的文件。

“我說凌羽楓,你能不能不要刺激我?你看我現在都忙成什麼樣子了,你還在這清閒的喝茶。”

蘇妲己嘟着嘴,說道。

這是什麼意思啊,她現在這個樣子,分明像是凌羽楓的小馬仔。

就算凌羽楓是她的老闆,要享受生活,好歹也要避着她呀。

簡直太過分了。

凌羽楓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看了一眼,是楊大利的訊息。

站起身,寵溺的對蘇妲己說道,“好好,我不刺激你了,我下樓去辦點事,你先忙。”

凌羽楓到了保安室。

看着眼前一臉傲慢的男人,微微搖了搖頭。


那男人似乎有些不爽,“你不是說帶我見大人物嗎?竟然到保安室了?是不是太瞧不起我了?”

楊大利笑了笑,給凌羽楓點着了一支菸,纔看着那男人說道,“你剛纔不是有話要說嗎?現在我大哥就在這裏,有什麼話跟我大哥說。跟我說不頂用的,我現在管不了事兒。”

那男人這才仔細把凌羽楓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

等到他認出凌羽楓就是當時擂臺賽上打敗那兩個高手的人,心中一驚。

此前他還認爲,凌羽楓只是楊大利的手下,卻沒想到真正的老大,竟然是凌羽楓。

凌羽楓隨意瞥了那男人一眼說道,“現在給你30秒的時間,有屁快放。” 那男人平靜了一下情緒,現在司馬相離已經把東海市地下勢力全都收服,楊大利一個人也蹦達不了多久。

那男人繼續傲慢的說道,“你聽好了,我們老大說了,給你們12個小時的時間考慮,12個小時之後,如果再不歸順,到時候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凌羽楓淡淡一笑,看了楊大利一眼說道:“就是這事情啊,行了,動手吧。”

楊大利馬上會意,擺了擺手。

立馬有幾個人衝到了那男人跟前,把那男人按在了地上。

“你們幹什麼?想要造反嗎?現在東海市的形勢你們沒有看出來嗎?敢跟我們老大作對的,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楊大利冷冷的說道:“跟我作對,也不會有好下場,扔出去。”

那男人就被拖了出去。

楊大利這纔看着凌羽楓說道,“大哥,孫大炮已經被人弄殘廢了,對司馬相里還有反對聲音的也都栽了。司馬相離下手如此狠辣,儼然把自己當成了東海市的龍頭老大。”

凌羽楓沒有回答楊大利的話,而是問道,“訓練場有幾個人過全關了?”

那些人從訓練到現在已經有20多天了。


楊大利興奮的說道,“大哥,20個人。”

自從那天他發完火,那些人就跟打了雞血一樣,拼命的訓練。

在楊大利的激勵下,很多人快速通過了全關。

凌羽楓微微搖了搖頭說道,“20個人還不夠,最少也得二十五個以上,等到時間到了,沒有過全關的人,就讓他們回家吧。”

楊大利一愣。

看來凌羽楓要的更多。

楊大利點了點頭,把凌羽楓的意思迅速傳達給了那些人。

剩下沒有通過全關的,頓時殺紅了眼,他們要珍惜最後的機會。

司馬相離的手下被擡回來的時候,司馬相離一臉怒氣,狠狠的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說道:“楊大利,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闖進來,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我就滿足你的要求。”

身旁一個手下說道,“老大,楊大利跟前有頂尖高手,想要扳倒他的話,並不是那麼容易。”

他們是見識過凌羽楓的實力,就算要對楊大利動手,也得掂量一下。

司馬相離眯起了眼睛,說道:“馬上通知陳大錘,告訴他,雷虎豹被廢的事情就是你楊大利乾的,這事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吧。”

司馬相離心裏想的是,只要蘇河一出手,楊大利還不是手到擒來。

陳大錘此時一臉愁容,看着躺在牀上的蘇河說道,“大哥,楊大利這個人深不可測,想要動他,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咱們是不是再等一等?”

司馬相離在東海市鬧了個滿城風雨,最後卻把楊大利交給他來處理,他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既然楊大利能廢了雷虎豹,足以說明楊大利是個硬茬。

蘇河咬牙切齒的說道,“等個屁,老大那邊給了我們時間限制,如果事情辦不成,老大肯定會怪罪下來的。楊大利這邊的事情儘快處理。”

陳大錘沒有說話,他畢竟只是個小弟,做不了決定。

雖然他已經感覺到事情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但蘇河給他下了死命令,三天之內,要把東海市所有的地下勢力全部處理乾淨。

沒有辦法,陳大錘只能先把一些小角色給清理了。

凌羽楓來到了訓練場。

在他面前站着二十五個人,這些都是通過了全關的人。

剩下的五個人,楊大利送他們回家了。


凌羽楓掃視了一眼衆人,幽幽的說道:“從現在開始,你們就是戰狼小隊的人,記住,我現在給你們編號,以後要忘了你們的名字。”

那些人聽到這話,振臂齊呼。

他們已明顯感覺到實力大大提升。

跟着凌羽楓前途無量。

“好了,這一個月也辛苦你們了,馬上回去睡覺,好好休息。休息好之後,有任務安排給你們。”

到了晚上。

二十五個人集結起來。

楊大利表情嚴肅,說道,“命令我已經認爲我已經安排下去了,今天晚上就是驗證你們訓練的成果,都不要給我丟人。”

“出發!”

話音一落,二十五個人迅速消失在夜色當中。


夜巴黎會所。

司馬相離端起一杯紅酒,一臉得意,對身邊的人說道,“現在東海市還有哪個敢對我不服的?不服,也把他打服。”

就在此時,突然房門被一腳踹開,一個人飛了進來。

“啪”的一下,摔在茶几上,撞飛了無數酒瓶。

司馬相離臉色一變,大聲吼道,“誰?來人。”

隨即又有幾個人飛了進來,摔在地上。

司馬相離心中一驚,他知道夜巴黎會所外面可有上百人看守,對方竟然能如此輕易的打進來,實力不容小覷。

隨後看到楊大利悠閒自在的走了進來。

司馬相離臉色一沉,瞪着楊大利說道,“楊大利,你想幹什麼?是要找死嗎?”

楊大利淡淡笑了笑,幽幽的說道:“聽說你這個會所生意蠻不錯的,今天我就要把它收了。”

司馬相離勃然大怒,冷冷說道:“楊大利,記住你的身份,你是想跟我動手嗎?”

楊大利微微搖了搖頭,說道,“跟你動手,你算哪根蔥?”

說着一揮手,就聽到“噼裏啪啦”的聲音響了起來。

僅僅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外面瞬間安靜了下來。

司馬相離瞪大了眼睛,渾身一陣發抖。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楊大利什麼時候有如此厲害的手下?

楊大利把一杯酒放在了司馬相離面前,說道,“這是我賞你的,喝吧,喝了這一杯,以後就沒有喝的了。”

司馬相離眯着眼睛說道:“楊大利,你這麼做,考慮過後果嗎?”

後面的話沒有說完,楊大利直接給了司馬相離一巴掌,“撲通”一聲,司馬相離就倒在了地上,。

楊大利冷哼一聲,幽幽的說道:“你是不是還想着省城的人會幫你出頭,你別做夢了,省城的人我也不會放在眼裏。”

司馬相離一臉兇狠的看着楊大利。 他萬萬沒想到,楊大利竟然如此狂妄。

連省城的人都不放在眼裏,而且主動找上門來。

短短時間就把他的手下給制服。

一個月前,楊大利明明還是個二流勢力,現在卻變得如此強大。

這一個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司馬相離緊緊的咬着牙關,還想要威脅楊大利,說道:“楊大利,我告訴你,我身後的靠山可是省城的蘇河,你要是動了我,他們會要了你的命。”

楊大利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幽幽的笑了笑,看向司馬相離的眼神,很是可憐。

就像是在看一個狗腿子一樣。

楊大利淡淡的說道,“東海市的規矩,自然有自己人來解決,輪不着外人指指點點。”

這話是凌羽楓讓楊大利說的。

說完,楊大利一揮手,二愣子直接上去把司馬相離的雙腿給打斷了。

等到楊大利這些人一走,警察出現,手裏拿着證據和搜查令。

把司馬相離這些人全部抓走了。

郊外一處別墅。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