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蘇落在廣場上,想要靠近了看看,剛走沒兩步就被一個穿著厚厚太空服的人類攔住了,這個人說道;「你不要命了,快躲遠點,這東西有致命的輻射,而且一旦靠近就會凍成冰坨。」

蘇蘇點了點頭,走到一棟大樓後面偷偷飛走了,不是回據點,而是垃圾場方向,她想看看那個川雄的商人怎麼樣了?要是死了交易也自然不存在,要是活著那真是頭疼的一件事情!

垃圾場距離夢工廠很遠,已經超出了安全區,不過和上次一樣,這條道上蘇蘇沒有遇到哪怕一個亡靈,倒是或多或少有幾輛車子往那裡去。

她飛到高空用白色火焰把自己包裹,看上去和白雲沒有什麼區別,只不過距離地面太遠,下面發生什麼已經有點看不清楚。

只見一伙人從車上下來之後,走到了垃圾場中心,不知道做了什麼,可能像上回一樣點燃了20香煙吧,然後就再也沒有然後了,因為實在看不清到底發生了什麼,她只好飛下來等下一波人過來,順便進去,因為她在高空的時候就已經看到正有一個車子開過來。

不一會那輛車子就到了蘇蘇身前,下來的是一個上了歲數的老頭,這個老頭的雙手非常細長而且長了尖尖的指甲,應該是一個超能者吧?

「老伯伯,是要去地下黑市嗎?」

老頭點了點頭。

蘇蘇蹦蹦噠噠的跑到了垃圾場中央的空地上,「老伯伯,我沒有20香煙,帶上我好不好?」

老頭笑著說道;「別老伯伯老伯伯的叫好不好,顯的我很老似得,我叫賈仁,認識我的人都叫我鬼手,哪個都無所謂。」

他站在蘇蘇旁邊用龍頭拐杖敲了敲地面,「開門」

「滋啦」伴隨著澀牙的聲響,前面的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大方洞,蘇蘇走到邊沿一看,方洞的深度能有二三十米,底下燈火通明,「怎麼和上回不一樣?」

老頭笑而不語,直接跳了下去! 蘇蘇看老頭跳下去沒事,她也跟著跳下去了,同樣是一個巨大的地下空間,只不過沒有上回的深,而且這回不是合金的,而是水泥結構,剛剛鋪完的地板上還有一小層水泥灰,幾個機器人正在打掃。

整個地下空間沒有玻璃房的建築,倒是有一個廁所,零零散散的有幾個人類在這裡擺地攤,地攤上不但有武器,還多了一些奇怪的東西,比如蘇蘇身前的瓶瓶罐罐。

鬼手老頭正蹲下來拿著一個小瓶子仔細的觀察著,小瓶子里只裝了小半瓶綠色的液體,賣家居然要價一萬星幣,相當貴!

蘇蘇有點好奇,「這是什麼東西?」

賣家拿了一個小瓶子遞到蘇蘇手中說道;「進化藥劑,普通人喝了有幾率成為超能者,更有可能當場死亡,超能者喝了能滋補身體更快晉級。」

「這麼神奇!」蘇蘇輕輕的放了回去,她可買不起。

「我看你這東西也不怎麼地。」鬼手放下瓶子轉身就走了,蘇蘇也沒去跟著,而是往一個買武器的地攤走去,好多的槍械,如果不是地盤不夠大,可能會更多。

地攤主是兩個魁梧的大漢,一個刺頭一個橫眉很有特點,刺頭抱著膀子走到蘇蘇跟前問道;「妹紙,喜歡哪一款,對火力和外形有什麼要求,爺看你長的挺漂亮,可以便宜點,沒有錢也行,可以用其他的作為交換。」

蘇蘇聽出了話中的意思,也沒生氣,看著後面的架子上都是各種步槍機槍,甚至已經過時的手槍搖了搖頭,倒是前面案板上特意擺著的幾把槍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不止她還有好多人圍觀,大多都是男人。

一把火神,啤酒瓶粗的槍管子在加上大號的槍身,不是一般人能拿的動,后坐力更是普通人的噩夢!火神旁邊就是一把特製的加特林,六根槍管加起來使得槍身比火神還大一號,可以想象就算不帶子彈,一個普通人也拿不動。

還有一把武器更加嚇人,槍身整體火紅色,槍管相對加特林來說短了好多,槍口能塞下一個酒杯,後身更像一個大扁油壺,標牌上寫著轟六散彈槍。

還有幾把大槍就不那麼搶眼了,可以說案板上的槍都不是賣給普通人的。

刺頭看美女盯著轟六散彈槍好一會,大手拍在了散彈槍上,「美女,你要是能把這傢伙拿起來在靶場開兩槍安然無恙,我就把它送給你。」後面的橫眉大漢偷偷的拽了他兩下,刺頭理都沒理。

「真的嗎?」蘇蘇把一隻纖纖玉手放在了槍把子上。

刺頭抬起手點了點頭,並且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在場圍觀的人交頭接耳,有的說這是拖,有的說美女是來搞笑的。

甚至有一個大漢直接擠了過來問;「是不是我也可以?」刺頭大眼珠子一瞪,「滾!」

「這個,人家都不好意思啦,其實這個東西對於我來說沒多大用處,只是想送給我的一個朋友而已。」蘇蘇滿臉歉意,她本來是不想惹是生非的,可偏偏碰到了刺頭!

刺頭咬了咬牙,「可以。」

這都可以!蘇蘇一隻手就拿起來了,拿在手裡感覺輕飄飄的,她急忙朝刺頭請的方向走,很怕到手的傢伙被要回去似得!

圍觀的人都感覺不可能,那麼重的東西怎麼可能一隻手拿的動,抱著還差不多,該不會是假的吧,嗯,肯定是商家僱人演的一出好戲,這幫人為了驗證真偽,也是抱著閑著沒事看熱鬧的心理,一窩蜂的跟了過去。

看這麼多人往靶場方向走,其他攤位上的人也被吸引了,甚至有幾個攤主收拾收拾也跟了過去。

蘇蘇跟在刺頭後面,刺頭的同夥橫眉因為要照看攤子沒跟來,走著走著就到了地下空間的盡頭,這裡緊挨著廁所,在廁所旁邊有一個大鐵門,刺頭摁下牆壁上的按鈕,大鐵門打開了。

蘇蘇驚訝的張大了小嘴,怎麼會是外面?對了,在天上的時候看見垃圾場旁邊有一個巨大的彈坑,直徑不下一公里,應該是核彈爆炸后造成的,這裡是生命的禁區,有著致命的輻射,就算超能者也避而遠之,跟在後面的很多人只是站在門口,也有一小部分人仗著藝高人膽大,沒有帶任何護具就走了出來,把身體至於輻射之下曬太陽!

靶場里不止剛來的這些人,還有很多已經在嘗試剛到手的武器了,不過他們大多穿著一身閃繞著金屬光澤的衣服,也有不穿的,很少。

大門之外有一台自動售衣機,只要十個星幣就可以租一件防輻射外衣,機器上有夢工廠的標誌,一看就是外星人的東西。

刺頭看著眼前的美女,「要租衣服嗎?」他邊說邊自己租了一件,穿上之後和普通大褂沒有什麼區別,領子上散發著淡淡的熒光,可能是保護著外漏的頭。

「不用,咱們還是快點開始吧,往哪打?」

「現在還不行。」刺頭從挎包里拿出幾個像易拉罐一樣的東西,拿在手裡很重,周身和底部都是綠色的,頂頭紅紅的像一個饅頭,一個一個塞進了槍身里。

大扁油壺樣子的槍身塞滿之後更加沉重了,蘇蘇一隻手顛了顛,還是很輕,比以前的射束槍差遠了。

「打哪?」

刺頭和看熱鬧的人連忙後退了幾步,「別對著我呀!打哪兒都可以,只要不打人就行,對了提醒你一下,這東西最大射程三公里,有效殺傷半徑五十米,所以你最好打遠一點,而且打的地方几百米內必須沒人,想要打哪兒槍口朝上點,這東西走的是拋物線。」

刺頭還是不放心,他指著一個方向,「打坑邊的土牆,把槍管在往上點,好,你可以扣動扳機了。」

指揮完之後,刺頭立馬退出了好遠,拍巨大的后坐力美女把持不住連人在槍撞飛了,可是會砸死人的!

看著大家都緊張兮兮,蘇蘇也認真起來,一隻手緊緊把住槍身,另一隻手扣動了扳機,轟的一聲,像是有人在身邊扔了一顆炸彈,震的耳膜嗡嗡作響,一個易拉罐翻滾著以極快的速度飛了出去還帶出一道煙霧拋線打在坑邊的土牆上又是哄的一聲!

遠遠的看上去土牆上起了一朵小蘑菇雲,待煙霧散後土牆上坑坑哇哇,不下數十個小坑。

蘇蘇晃了晃槍,「這東西還可以。」這回她直接單手持槍連續勾動了好幾下,巨大的后坐力讓她的小腳都陷進琉璃化的土面里了!

「怎麼只有五發,有點雞肋。」

「啥!」刺頭目瞪狗呆,他在剛才好像看見了美女周身有白色火焰跳動,這傢伙該不會是扮豬吃老虎的三級超能者大姐吧!

「沒,沒啥,對了,你為什麼要把這東西送給我?」蘇蘇揮舞著手中的大槍,她可不相信這個人是一個傻瓜,或者為了美色沖昏了頭腦的色鬼。

「為什麼?」刺頭一笑,「一個美女來到地下黑市卻安然無恙,不是強者,就是有強大的人保護,我只想多一個朋友。」

蘇蘇點了點頭,「我叫蘇蘇,你呢?」

「因為我買東西的時候很黑,所以大家平時都叫我老黑,不過你叫我刺頭也行。」他指了指自己的頭髮,「這是我的標誌,和我一起的那個是橫眉,以後你要是買武器可以到我這裡來,給你半價。」

蘇蘇跟著刺頭一起回到了攤位,她非常小聲問道;「你知道一個叫川雄的外星人嗎?」

刺頭感覺吹在耳邊的熱乎氣暖洋洋的,但是他還是不自覺的哆嗦了一下,急忙看了看四周有沒有人聽到,然後同樣小聲的回到;「你問他幹什麼?聽說他前幾天因為在這裡私自收購能核,被外星人的軍方通緝了。」

「什麼!」蘇蘇驚訝的張大了小嘴。 「快走吧,跟川雄有瓜葛的人都被抓起來了。」

見刺頭面色沉重,蘇蘇不好在問什麼,她在地下黑市轉了一圈之後來到出口,一個大電梯往上升,居然從一堆垃圾掏空的一個大洞出來了,這個大洞在垃圾場邊緣,周邊還有高草和大樹,很難發現。

蘇蘇翻過垃圾堆,又回到了正道上,沿著大馬路一邊走一邊想;外星人控制能核幹什麼?難道能核有什麼特別的用處?

「滴滴,美女要搭車嗎?」

車上是一個矮個子男人,開的還不是普通的車,而是三角錐子狀,這個車不同於懸浮車,懸浮車只能貼著地面太高了不行,這個車居然能飛起來,而且突然就出現了!

「從我出來你就一直跟著我對嗎?」蘇蘇把轟六扔在地上拔出了後背的劍,直指車上的人。

車上的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對不起,你長的太漂亮,我第一眼就被你迷住了,不要那麼緊張嗎,我又不是什麼壞人。」

「你確實不是壞人,因為你根本不是人,一個機器人說被我迷住了是不是有點太假?」蘇蘇漏出小虎牙邪邪的笑著把車子劈成了兩半,「現在你還有什麼想要說的嗎?」

機器人從報廢的車子里鑽了出來,抬起手臂,從手心中投射出一道三維影像,影像中的人正是川雄,他吐了一口大煙圈打趣的說道;「呦西!美女你知道這車子有多貴嗎?把你賣了都賠不起。」

「你這麼大費周章的來,該不會是想說這些廢話吧,如果是,那你的機器人也該休息了。」

蘇蘇再次舉起劍,川雄連忙擺手「等,等一下,你們這些天是不是過的很消停,相信你已經看到我的誠意了,狂奔·二次就是要害你們的人,至於為什麼要害你們我也不知道,他已經停職檢查了,這是我的傑作,我要的能核呢?」

蘇蘇掏出能核隨手扔在地上,「真搞不懂,你要這東西有什麼用?」

「這個我不能說,要不是軍方看的太緊,我也不會找你。」機器人收回了影像撿起地上的能核,兩眼發光檢查了一遍,「就這麼點,品質還不好,充當車子的錢都不夠,這回沒有了。」

「很好!」蘇蘇再次舉起了劍,「你的機器人不想要了,下次的能核也沒有了,咱們一拍兩散。」

機器人,人性化的雙手抱住了頭,「美女,我只是開了一個玩笑而已,給。」機器人學著蘇蘇,隨意把一張晶卡扔在地上。「一千星幣,只能這麼多了,誰叫你帶來的貨又少質量又不好。」

「就這麼點,是不是坑人家呢?」蘇蘇用劍拍著機器人的頭,把假髮都削去好多。

「我已經開出最高價了,你要知道,夢工廠里的工人一個月才能拿到一百星幣的報酬,你這一下子就賺了相當於他們十個月的薪水,當然,如果你能拿出更多能核,或者品質更好的能核,肯定不是這個價,如果這樣你還不滿意,大可以把我劈了。」機器人伸長了脖子,看起來就像腦袋要掉下來一樣,很嚇人!

蘇蘇收回了劍,「以後怎麼聯繫你?還有,總不能讓我們空著手去殺亡靈吧。」

「這倒是個問題,我是想給你一部手機來著,可是百分之百的量子衛星都被軍方控制了,以後你只能來這裡和我交易,武器嗎?等你們賺了錢自然就有了。」

機器人一轉身就消失了,蘇蘇能感覺到一股能量場快速的遠去,「討厭的隱身!」

撿起地上的晶卡和轟六,飛回了據點,據點裡還是往常的樣子,卡羅拉四處砸東西,黃小仙擺弄著自己的大槍,扎克這個混蛋居然只穿了一個**在客廳里健身,屍屍和兔爺不知道在屋子裡幹什麼?

倒是新來了一個客人,不對,應該說是兩個,還有隱身在霍爾格身邊的變色龍,蘇蘇朝他打了聲招呼,然後把轟六遞給了卡羅拉,「小不點看我給你帶了什麼好東西,這把槍可厲害著呢,千萬不要在屋裡玩。」

卡羅拉很高興,跳起來啄了蘇蘇一小口,「老娘要去外面擺弄擺弄我的新玩具。」

「等一下。」蘇蘇細心的教著怎麼用,還把需要注意的地方特別囑咐了好幾遍,完事之後坐在霍爾格對面問道;「你來幹什麼?還帶了這麼多東西。」

霍爾格把大袋子里的東西掏出來一樣一樣放在了桌子上,「上回你不是說沒有趁手的傢伙嗎,雖然沒有你帶回來的轟六好,也是我的一片心意,隨便挑吧,我還準備了充足的彈藥都在車子上。」

蘇蘇拿起一個野牛機關炮顛了顛。「不用挑,這些我都要了,錢以後給你。」

「說什麼錢不錢的,大家都是自家人嗎。」霍爾格點燃一個香煙吸了一口,「對了,不好意思,習慣了,你抽不?」

蘇蘇盯著霍爾格看了一會,沒說抽也沒說不抽。

霍爾格被盯的有點不自在,他唯唯諾諾的說道;「我,我真沒有別的意思。」

「是嗎,那你還不走?」蘇蘇繼續盯著,盯的霍爾格如坐針氈!

「額」霍爾格擦了擦頭上的冷汗,對面的美女可是三級超能者,還有可能更強,殺他簡直輕而易舉,讓他壓力山大!

「還真的有一點小事想求你幫忙。」

蘇蘇把劍拍在桌子上,「說」

「不用搞的這麼緊張吧,咱們也算是朋友了對不對,其實也沒啥大事,四眼星人早就透漏出要把工廠分包的意思,我想接點小活,在幾百公裡外開一個小廠子給他們供應零部件,不過世道太亂了,我需要一個強者坐鎮。」霍爾格說完之後把一份他和四眼星人簽的合同拿出來給蘇蘇看,表示自己沒有撒謊。

蘇蘇看了幾眼合同,她還是有點不太信,因為這東西隨時都能偽造出來一堆,「外星人的工廠不是正在修復嗎?他們還會外包?」

「這個,其實你只看到了表面,裡面的東西都被魔鬼組織給炸毀了,根本無法修復,他們為了儘早的挽回損失,正在加緊把工廠分包出去,外星人這樣做不但可以規避未知的風險,而且出了任何事情,損失的永遠是承包者,他們只要出點技術和設備,然後把我們加工出來的成品賣出去就可以大把大把的坐在家裡數錢,而且設備不是白給的,需要高昂的抵押金。」

霍爾格指了指天上,「你也注意到了吧,亡靈干擾器沒有了,據說那東西製造和維護需要很多錢,經過這次事件之後他們損失慘重,哪還有錢在弄一個那麼大功率的亡靈干擾器,很快這裡就會湧進數之不盡的亡靈,估計夢工廠將會利用銅牆鐵壁的掩護,作為外星人的物流中心。」

「然後呢?」蘇蘇用手指敲打著桌面。

「然後!你還想聽什麼?」

「你說的這麼一大堆廢話,無非是想讓我們給你打工,對不起,沒空。」

看著面前的美女不耐煩的表情,霍爾格笑了,他知道這事八成有門,不然她也不會聽了這麼半天,現在只是需要足夠的價碼,「你看這樣行不行,你只要漏幾次臉,在場子面臨強敵來襲的時候撐撐場面就可以,其他時候你去哪兒我都不管,而且要錢有錢要武器有武器,你就是要拉起一隻武裝我都進最大能力支持。」

「說的挺好聽,還不是八字沒一撇,等你的工廠建起來在說吧,不送。」蘇蘇伸了個大懶腰,算是給笑呵呵的霍爾格送行了,她想了想,屍屍大姐姐平時最愛做的事情就是睡覺,還是不要去打擾她了,倒是兔爺,天都黑了怎麼還不出來做飯?

「咚咚咚」

兔爺手一哆嗦,差點把器皿掉地上,「誰啊?」

「我,快開門。」

兔爺開門一看居然是蘇蘇老大,「有事嗎?」他緊把著門,生怕被人看到什麼似的!

「別擋了,我什麼都看見了,三級超能者的能力不是你能夠想象的。」

「啊!」兔爺的大耳朵立馬蔫了,他把手一松,任由蘇蘇走了進去。

嘻嘻,這傢伙還真好騙,蘇蘇笑呵呵的走了進去,裡面滿地都是瓶瓶罐罐,一台生物顯微鏡,還有幾樣其他設備看不出來是什麼,整體看上去很破,有的掉了漆有的外殼損壞了。

往裡面走了兩步,一個沾滿鮮血的手推床上擺著一副小骨架,骨架的頭骨和正常人不太一樣,有點長,而且有四個眼窩,應該是兔爺帶回來的外星人克隆體。

蘇蘇緊皺著眉頭,好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你不是很膽小嗎?天天和骷髏睡在一個屋,還弄的這麼血腥就不害怕?」

兔爺弄了一個白床單把外星人的骷髏骨蓋上了,「老大你不懂,這是科學,我不但不害怕,還很著迷,每天圍著外星人的屍體研究有想之不盡的樂趣。」

咚的一聲,蘇蘇剛想要去看看,兔爺立馬擋在廁所門前說道;「老大你別進去,裡面老髒了,肯定是耗子,昨天我還打死好幾隻呢。」

「咚咚咚……」一聲接著一聲,兔爺的小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額頭滿是汗珠,是個人都能看出來,他腎虛了! 蘇蘇能感覺到廁所裡面有好幾個能量體,而且範圍不小,「好大的耗子!還是人形的,你在和三級超能者開玩笑嗎?」

兔爺埡口無言,他也不知道三級超能者是個什麼樣子,大概真的無法想象吧!他頹廢的讓開了,蘇蘇打開廁所門一看,好噁心!一地惡臭的鮮血,還有幾個普通人綁著,其中一個身上滿是潰爛的刀口腦袋沒了。

蘇蘇拔出後背上的劍轉身走出了廁所,用劍指著兔爺問道;「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

兔爺抱著頭蹲在地上顫抖的吼道;「為什麼,我也想知道為什麼?為什麼四眼星人的身體脆弱的還不如小孩子,為什麼他們的大腦如此發達卻不能像咱們一樣進化為超能者。」

他的聲音逐漸低了下來,低的微不可聞;「所以我用催化劑從新克隆了一個,想把四眼星人的大腦移植到人類身上,讓人類得到大腦和身體的全方位超前進化,這次失敗了沒關係,我可以短時間內在克隆一個,這是造福人類的大事,而且我發現四眼星人的一個致命弱點。」

「什麼弱點?」

看著蘇蘇老大若有所思的樣子,兔爺的大眼睛轉了兩圈「身體弱就是他們的最大弱點,如果他們星球上的人身體都這麼弱又有高度發達的文明,肯定禁止研究生物武器,咱們在這方面的科技水平不一定比他們弱,我可以製造專門用來對付他們的生物武器,比如病毒!」

蘇蘇收回劍閉上眼睛想了一會問道;「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生氣嗎?」

「因為,因為我用活人做了實驗。」兔爺的大耳朵耷拉著不敢抬頭。

「這還不是讓我最生氣的,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這裡是外星人建造的據點,咱們的一舉一動都有可能在外星人的監視下,你整天科學科學的,難道不知道有一種叫監控探頭的東西嗎?你想把我們都害死嗎?」蘇蘇幾乎吼了出來,要不是屋門關著,恐怕據點裡所有人都會被招來。

「當然知道,所以我在四眼星人的屍體還沒運進來之前就啟動了早準備好的干擾設備,不要說電子信號,就是量子信號都會被屏蔽掉。」兔爺拍了拍小心臟,「老大你就放心吧。」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