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青璇等人皆同時叫出。

鐵火仙師的存在,大家早知道。

而且鐵火仙師對方昊天的追殺讓大家對此人更不陌生,可謂是恨之入骨。

所以現在一看就知道對方就是鐵火仙師。

之前方昊天面對鐵火仙師只有逃命的份,但現在今非昔比,方昊天在空中與鐵火仙師正面對戰不落半點下風,打得難分難解。

「你的進步這麼大,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進步速度……」

鐵火仙師越打越心驚,方昊天現在的實力居然已經不在他之下。

「士別三天當刮目相看。」

方昊天手中的赤霄炎龍劍不斷揮舞,九魂劍從旁輔助,聯手配合,威力更顯強大,打法更加可怕。

鐵火仙師手中的劍不斷噴涌火能,出劍瘋狂,但他的劍根本沾不了方昊天的身,而他的火對方昊天更是沒有任何傷害,只要沾到方昊天的身就突然消失無蹤。

在鐵火仙師的感覺上,方昊天對火已經免疫。

鐵火仙師卻沒有想過他施展火功想燒死方昊天,實際上卻是等於給方昊天送補品。

對方想不到,方昊天更是不會傻得告知對方,赤霄炎龍劍和九魂劍不斷出擊,逼得鐵火仙師沒有多少思考的餘地,只管出劍和施展火功轟擊方昊天。

但鐵火仙師畢竟不是傻子,漸漸的他終於看出不對了,他突然想起方昊天擁有紫蜃炎魂火之事。

「我竟然忘了這點……」

鐵火仙師臉色突然大變,急急將火功收回。

可是他最強大的就是一身火功,如果不用火那他跟一般的仙師又有何分別?

「呵呵,還以為等你的火全部被我吸完你才長記性呢!不過你想收回是不能了,既然你今天出現,那就老實的當我的補品吧!」

方昊天見鐵火仙師突然將火收回便知道這個老傢伙想起紫蜃焰的事了。

「劍魂,殺了他。」

方昊天手中的赤霄炎龍劍突然有一層淡淡的藍光閃現。

「嗡!」

一股可怕的氣息突然瀰漫而起,鐵火仙師感覺到了一種天生大剋星的危險,而且這股氣息的強大足足強大到讓他感到瞬間戰顫與窒息。

太強大了,這是鐵火仙師感覺到最強大的氣息。

轟!

赤霄炎龍劍簡單揮出。

潛龍出淵!

很快,學會了全套潛龍出淵劍法後方昊天的劍更快了。

而此時劍魂暗中相助,劍既快力量更是強大驚人。

叭!

鐵火仙師的劍斷了,赤霄炎龍劍一瞬間就刺進了鐵火仙師的胸口。

「紫蜃焰!」

方昊天心念驟動,一縷紫焰化為焰光順著赤霄炎龍劍的劍身進入鐵火仙師的身體。

「不!」

鐵火仙師一下子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自他的體內強行吞噬他的修為,趕緊後退讓赤霄炎龍劍從他的身上撥出來。

可是紫蜃焰已經進入了他的體內,鐵火仙師竭盡全力都無法抵擋,不到十個呼吸他突然渾身一震便從空中直直的摔了下去。

方昊天心念一動,九魂劍將鐵火仙師托住,不讓他摔死。

「方昊天,饒命……」

鐵火仙師絕望了,死亡的恐懼終於讓他放下了仙師的尊嚴,出聲求饒。

方昊天自然不為所動,像鐵火仙師這樣的人只要不死就是禍害,他當然不會心軟。

最後鐵火仙師變成了一具乾屍。

其師徒三人,真正的都變為成全方昊天的大貴人。

方昊天的實力進步這麼快,鐵火師徒三人功不可沒。

紫蜃焰飛回來懸浮在方昊天的手掌心上。

「又強大了許多。」

方昊天一臉笑意。

他現在最強大的依伏就是紫蜃焰以及赤霄炎龍劍的劍魂了。

當然,乾坤九玄功和乾坤焚焰訣一玄一魂,相輔相成,兩者同時修鍊起來簡直有加速提升修為之能,方昊天現在每時每刻都有大進步。

成功除去鐵火仙師這個大禍害,方昊天飛身回來。

見方昊天回來,容雁冰等人徹底的放下心。

等方昊天落地時,容雁冰就忍不住說道:「真奇怪,我們都改變了樣子,為何鐵火仙師還知道我們?」

蘇青璇第一時間看向巡察營的那兩名軍士。

那兩名軍士頓時大驚,都要出聲辯解。

方昊天擺手道:「你們不用擔心,我相信你們。」

巡察營的軍士,在進巡察營之前也許有問題,但現在方昊天最為清楚,現在不管是被他用魂術暗中洗腦的還是沒有洗腦的,忠心程度都不成問題,不可能做出對他不利之事。

「謝巡察使。」

兩名軍士趕緊道謝,一顆懸起的心落下。

「不是有人出賣,而是我們一離開幽雲關就有人將消息傳出去了。」方昊天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鐵火仙師是根據我們出關的時間以及路線,最終猜出我們。」

「有理。」

容雁冰等人點頭。

「現在郡城已近,我們也沒必要再遮遮掩掩了。」方昊天的臉突然改變,恢復了原貌,「鐵火仙師死了,暫時沒有人伏擊我們,我們大可以放心入城了。」

「嗯。」

容雁冰和青衣四衛都恢復了原樣。

那兩名軍士在外面本沒名氣,樣子就不需要下功夫了。

蘇青璇沒有變,說道:「我還是現在這個樣子為好,等回到蘇家與我父母見面時再恢復,免得入城之時被我蘇家的人認出怕有不必要的麻煩。」

蘇家有麻煩,那蘇家人對蘇青璇來說就不是所有人都能信任了。

「嗯。」

方昊天認同。

方昊天和容雁冰,蘇青璇再上上車。

這一次容雁冰跟蘇青璇同車。

方昊天一個人一輛車,正合他意,趕緊抓時間修鍊,消化與鐵火仙師激戰的經驗。

馬車,終於到達滄瀾郡城。

此城之大,方昊天覺得就是元武郡的郡城和蠻獸荒境中的薪火城合在一起都沒有滄瀾郡城的三分之一大。

過億人口的大城,確實大得嚇人。

入城后先找個地方安置馬車,然後一行人在附近吃了餐飯。

吃飯喝足后蘇青璇帶著方昊天等人朝蘇家的方向走去。

轉過幾條街,前面突然一陣腳步聲傳來。

很快,二十多個行色匆匆的人影人從前方的街口轉進來。

為首之人是一個絡腮鬍的中年人,太陽穴高高鼓起,眼睛之中精芒閃爍,顯然是一位實力深不可測的強者。

中年人的身後幾乎都是清一色二十開頭的青年,有男有女,個個佩劍,氣勢非凡。

「這些人是大宗門弟子?」

方昊天等人都忍不住朝這些人多看幾眼。

「看什麼看,小心剜掉你們的眼睛……好漂亮的兩個娘們。」

一個面目倨傲的青年男子掃了方昊天等人一眼就瞪眼怒喝,但隨後他看到容雁冰和蘇青璇時,頓時雙眼亮起,眉目之間居然有邪芒閃爍。

巡察營那兩名軍士立馬大怒,心說哪來不長眼的該死東西居然敢冒犯巡察使,於是兩人就要出言反擊。

「別鬧事。」

方昊天擺了擺手阻止兩名軍士還擊,笑了笑后舉步前行。

可是方昊天想息事寧人,但對方卻不願意。

那名倨傲的青年男子對容雁冰和蘇青璇的美貌起了禍心,突然閃身就擋在方昊天的面前,目光卻在容雁冰和蘇青璇的臉上打轉,嘴裡道:「這兩位姑娘我很喜歡,可否告知姓名?」

「滾!」

方昊天一巴掌就將這個傢伙拍得橫飛,身體撞上路邊的一棵大樹才摔下來。

這下子可就驚嚇了過往的人,趕緊閃到一邊。

那青年男子的同伴更是大吃一驚,隨之大怒。

鏘鏘……!

撥劍聲迅速響起,身影閃動,一下子就將方昊天等人圍了起來。

那帶頭的絡腮鬍中年人直接站到了方昊天的面前,沉聲喝道:「臭小子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打我黑水宗弟子,你這是在找死。」 看到微信界面密密麻麻的漢字,連東方玉卿自己都沒有察覺到他竟然笑了,覺得秦瓊這廝無論在什麼時候都可以活得這麼沒心沒肺。

實際上,東方玉卿並不知道,就在秦菲睡著的這個時間段,秦瓊是用怎樣一種複雜而又懵然的眼神看著他的女人。

為了打發無聊的時間,秦瓊翻開了他之前路過機場書店時買的財經雜誌。

可是饒是他再怎麼偽裝,眼神還是會不由自主地瞄向秦菲。

他也是第一次知道,秦菲竟還有這麼大大咧咧的一面,莫非她就不擔心被那幫瘋狂的娛記抓拍到嗎?

這兩人就在這樣的氛圍中,不知不覺地過了將近兩個小時。

聽到廣播上的安檢消息,秦瓊這才將雜誌收起來。正想著該叫醒秦菲了,誰知對視上的是一雙惺忪的睡眼。

是的,他沒有看錯,秦菲已經將眼鏡摘掉了,正好整以暇地看著他。

「你睡醒了?」

「你怎麼會在這?」

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但笑過後,誰都沒有就此問題回答。

看著秦瓊起身拉著他的行李箱,秦菲並沒有著急著站起來,就這樣愣愣地看著不遠處的秦瓊。她原本迷迷糊糊的大腦也在這一刻漸漸變得清醒起來。

有那麼一瞬間,秦菲的心裡像是打翻了一瓶純凈水,即使並未摻雜什麼雜質,但水卻改變了該有的模樣。

視野中的秦瓊依舊穿著款式簡潔的黑色西裝,甚至也沒有刻意的打扮,然而卻給人一種特別的韻味,沉默內斂的英俊。

「嫂子,該去安檢了。」秦瓊作勢要幫秦菲拿行李。

「啊,不用,我自己拿就好了。」秦菲及時拒絕,象徵性的晃動了一下腿,卻沒有站起身。

秦瓊微蹙眉頭,「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秦菲的臉頰刷的爬上一抹可疑的紅暈,支支吾吾道:「我腿麻了,要不你先過去。」

「呵呵,早知道就讓我二哥來送你了,我這抱也不能抱,扶也不能扶的,你還是自己想辦法吧。」秦瓊陰陽怪氣地說完,搶過秦菲的行李箱,就率先排隊去了。

「喂,你這是什麼態度?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秦菲沖著秦瓊的背影,小聲嘟囔著。

聞聲后,秦瓊頓住了腳步,轉過身來就看到秦菲已經站起來了,那古怪的走姿確實像是腿麻患者。

通過安檢后,秦瓊並沒有跟秦菲說話,他坐在距離秦菲座位不遠的地方等待著。

還有不到一個小時,就可以登機了。

他們將一起飛往FLB的愛妮島,這次戶外廣告的主題是築起甜蜜的愛巢。

話說愛妮島不但環境優美,而且海島上有非常多的生態系統,以及很多的自然保護動物。在愛妮島上還有很平靜的海浪以及很少的漲潮,因此是喜歡親近自然的旅行者和熱愛潛泳的最佳選擇。

聽說那裡也是「鋒芝戀」修成正果的地方,足見它的浪漫與私密;多樣的生態環境、豐富的玩樂項目亦給「海島泡酒店」的傳統模式加分許多。

秦菲翻看完旅遊圖冊后覺得閑來無事,就給東方玉卿發了幾條微信,時間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過去了。

聽到登機的廣播后,烏壓壓的人群很快就排成了一條歪曲的線條,秦菲下意識地排到了隊尾。

「我們是頭等艙,可以走優先通道。」秦瓊在經過秦菲身邊時,從秦菲手中接過了她的行李箱。

秦菲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然後走出了經濟艙的隊伍。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