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子緊盯著李正陽:「什麼事情?高少爺不在裡面。」他的心其實很緊張,李正陽的身手他清楚。

「沒在裡面?那你們保護誰呢?」

「這個就不需要你管了,總之高少爺不在,請你離開吧。」虎子一隻手放在腰間,握住了電棍。

李正陽在樓下就已經探索到高玉峰了,而且高玉峰做什麼他也很清楚,就憑這幾句話就能騙到我?

「一定要逼我動手,你們才會讓開?」

果然,果然是來找茬的,難道高少爺找人修理他的事情,被他知道了?

虎子直接抽出電棍。

「呵呵,你手裡那玩意兒,最多能電死老鼠,對我來說完全沒有殺傷力。」李正陽又邁了一步。

「動手!」虎子下令,雖然很清楚不是李正陽的對手,但是希望通過打鬥的聲音提醒高玉峰,麻煩來了。

然而屋中的人正施展著『鬼子扛槍』,哪有心思關注門外有什麼動靜呢。

面對兩個打過來的拳頭,李正陽伸出雙手緊緊的扣住他們的手腕,然後用力的一擰。

兩人的身子立即傾斜,同時發出慘叫。

砰砰!隨手兩拳打在他們的臉上。

快,動作很快,兩個人出擊到倒地,不到十五秒的時間。

虎子額頭有冷汗,後退到門前,用肘部擊打著門,希望能給高玉峰示警。

「艹!勞資還沒特么完事呢!敲你妹啊!」高玉峰不理會撞門聲,繼續奮鬥。

虎子咬緊了牙,「李正陽,你到底想幹什麼!」

李正陽一愣,哦?認識我?「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虎子心道壞了,這一著急竟然叫出人家的名字了,這是不打自招啊!

「我當然知道,還知道你搶了人家的未婚妻。」

「這個罪名我可擔待不起,怪就怪你們的高少爺太花心了,所以吳總才不願意嫁給他。」

虎子豈能不知道高玉峰的生活作風,握緊了電棍,拿人錢財與人消災,豁出去了,就算殘廢,高家也不會虧待自己!

電棍帶著閃光擊向李正陽。

李正陽側身躲過,揚起了拳頭,后發先至,不愧是身經百戰的角色!

砰!拳頭直接命中,虎子噔噔噔後退幾步,摔倒在地上,鼻子已經出血。

「我說過吧,你那玩意兒只能電一電老鼠。」李正陽出手還是比較輕的,對於這樣沒有得罪自己的人員,沒必要出手太狠。

「高少爺!高少爺!」虎子大聲的喊叫。

只可惜隔音太好,高玉峰完全沒有聽見,他正在做著最後的衝刺!

叮!電梯的門來了,一下子湧出來八個保安,手裡都帶著警棍之類的武器。

在李正陽與他們打鬥的時候,監控室就已經發現有人打架鬧事,立刻組織安保人員,只可惜還是晚了一步。

酒店經理看著地上躺著的三個人,眉頭一皺,認識,高玉峰是這裡的會員,是貴賓,經常出入,是有錢人。

「這位,有什麼事情不能和平解決,一定要動手呢?」

李正陽直接點上煙,笑道:「我想和平解決,可是他們不讓啊,你沒看見啊?那傢伙手裡拿著的是電棍,可不是鬧著玩的。」

虎子慢慢的站起來,瞪著李正陽,這與剛才說的不一樣了呢,剛才不是說只能電老鼠么,現在成危險武器了?

經理走上前幾步,「先生,酒店有酒店的秩序,來消費的人是我們的上帝,我們酒店不希望有不愉快的事情發生,我們不管你有什麼目的,請跟我們去保安室,等警察來了在決定。」

「跟你們去保安室?笑話,我的事兒還沒辦呢,至於你剛才說找警察?嗯,那你報警吧,不過別耽誤我辦正事。」李正陽來到了門前。

虎子一看李正陽要開門,雖然門是鎖著的,可萬一這傢伙有什麼特別的方法弄開門鎖呢。

手裡的電棍還是毫不猶豫的捅向李正陽。

「給臉不要臉!」大腳一抬,正踢在虎子的下巴,虎子直接倒飛出去,手裡的電棍落在地上骨碌出去老遠。

經理一見這個人很固執,而且來意不善,萬一傷到房間里的客人,可就不妙了。

「抓住他!」直接下令,咱們人多,還制不住你了?

保安呼啦啦的衝上去,警棍往李正陽身上招呼,他們也不敢擊打頭部,萬一出事兒,也不是經理能擔待的起的。

哎,辦個事還沒完沒了的麻煩,勞資今天真的不想在打人了!

砰!砰砰砰!

保安只是普通人,哪裡是李正陽的對手,沒到兩分鐘,八個人捂著臉,躺在地上打滾兒。

經理太震驚了,八個人啊,而且體格都是那麼強壯,怎麼都沒碰到人家的衣服,就倒地了?「這位先生,這裡是舞影會的地盤,你再鬧事的話,舞影會可不會輕易的放了你。」

經理很聰明,報出名號,一方面是嚇唬李正陽,還有就是讓李正陽知道這其中的利害關係。

舞影會是通陽市黑社會幫會之一,只要在道上混的,誰沒聽過舞影會的名號?

舞影會?哼!還不是一群沒什麼戰鬥力的人聚在一塊的幫會而已,欺負普通老百姓有點能耐,想嚇唬勞資?休想!

但是今天不是來找幫會麻煩的,是來找高玉峰的。

「我不管你們是什麼會的,不要在打擾我辦事,不然連你一塊兒揍!」李正陽伸手轉動門鎖。

在場的人都不知道李正陽是怎麼打開的,然後就看見門打開了一點,不健康的聲音傳了出來。 還沒完事?你小子嗑.葯了吧?李正陽放下了手,回頭看了看那幾人。

那幾人也是相互對著眼,對裡面的情景表示好奇。

還是虎子,真是衷心,緩過來之後,直接大喊:「高少爺,快跑!」

高玉峰此刻趴在女人身上劇烈的顫抖幾下,笑呵呵看著眼前的美人,就聽見門外虎子大聲喊叫。

快跑?跑什麼?勞資現在身上一絲不掛,能跑哪去?外面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沒聽見有吵鬧啊!

爬起來穿上了衣服褲子,床上的女人也穿好了裙子。

高玉峰來到門前,就發現門竟然開了一條縫,什麼情況?難道勞資剛才現場直播了?虎子這小子帶著那兩人偷看?不過沒關係,勞資很多時候虎子都是看見的。

伸手拽開門,直接就罵一句:「喊你.嗎!」然後就看見了門前的李正陽。

「你?」

李正陽呵呵一笑,道:「高少爺,沒想到吧,咱們在這樣的情形下見面了。」

經理幾步就走了上來,擋住高玉峰,虎子也挪到高玉峰的身前,防止李正陽出手。

「李先生,你找我有事?」高玉峰心裡一激靈,自己可沒少找人家的麻煩,他來到這是為了報復?

李正陽一直笑著臉:「高少爺似乎對我不太友善,而且我們之間還有很多小事沒解決對吧。」

高玉峰後退幾步,李正陽此次前來絕對不是跟自己聊天這麼簡單。

「小事兒,我們之間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吧?」

「高少爺難道是縱慾美色,記憶力減退了么?那我提醒你一下,你也許就能想起來了。」李正陽打算走上前,面對面與高玉峰談話。

虎子與經理同時堵著門。

李正陽舉了舉拳頭:「一邊去,我現在不想搭理你們,你們也不要妨礙我。」

經理看了看虎子,他心裡很是害怕,他雖然是酒店的經理,可不是真正的黑社會,對打架鬥毆的事一點都不擅長啊,眼前這位可是連著打趴下自己八個保安的人物。

虎子咬緊牙關,明知不是李正陽的對手,可是為了高少爺的安全,不得不衝上前。

跳起來一拳打下去,他不指望能打中李正陽,只希望能將李正陽逼退幾步,而且他心裡很清楚,酒店的援兵很快就到。

這一拳還是打空了,李正陽一伸手,快速的抓住了他的脖子,狠狠的向地上一摔,一隻腳踩在他的肚子上!

虎子立即口吐苦水,似乎五臟六腑都在顫抖。

啊!高玉峰何時見過這樣的架勢,嚇得後退了十幾步,要不是扶住了牆壁,早就坐在了地上。

酒店經理也是一哆嗦,急忙的讓開了門,尼瑪,被這樣揍可不是鬧著玩的。

走廊內保安們都站了起來,但是沒有一個敢衝上前的。

李正陽走進去,指了指那個女人,叫道:「出去!」

女人哆哆嗦嗦的拿起包包,貼著牆壁出了門,然後頭也不回的往樓梯口跑。

關好了門,李正陽轉身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

高玉峰躲在床邊,兩眼睛驚恐的看著李正陽。

「大眾燒烤那幾個流氓是你派去的吧,目的是廢了我。」

高玉峰沒說話,也沒有點頭,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承認!

「當然,警察局刑警隊也有你的人,就是想讓我蹲進監獄,然後在讓人修理我吧?」

句句都戳在高玉峰的心裡,李正陽的每一句話都是高玉峰曾經吩咐過的事情。

「當然,段楓也是你雇的,聽說花了三百萬,還是有錢人啊,出手就是大方。」

高玉峰一顛,難道那人也招了?不過聽李正陽的語氣,那人百分之百是招供了。

「你做的這些事情我都可以理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為了你想要的女人,無論什麼代價都不會計較,從這一方面我還挺欣賞你,所以你派了那麼多人找我的麻煩,我始終都沒有找你對不對。」

「姓李的,我與莎莎從小青梅竹馬,如果不是你在中間插了一杠子,我們兩個已經訂婚了,我只恨我找的人都是廢物,那麼多人都收拾不了你。」

「嗯,確實是我妨礙了你的好事,但是,我卻因此而高興,吳總沒有被你這樣的人渣糟蹋,你自己的所作所為吳總早就知道,所以才會有我的出現。」李正陽抽著煙,他不急於動手,先禮後兵,是他對高玉峰最大的寬容,也是看在吳莎莎與他從小到大的情份上!

「都是你,如果沒有你,我與莎莎怎麼可能變得疏遠,她已經答應了吳叔叔要嫁給我,若不是因為你,她怎麼會反悔?」

「不要把責任都推在我的身上,想想你自身的不足,好色,身邊女人無數,經常出入娛樂場所,對女人只有三分鐘的熱血,新鮮感過去就會甩掉,吳總就算是瞎了眼,也不會嫁給你啊。」

「李正陽,別對我說教,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評價。」心裡就算害怕,但是作為少爺的氣勢還在,多少年的呼風喚雨,怎麼可能輕易的讓他對人低頭!

「那好吧,我今天來本打算對你說些道理,可你的態度讓我很不滿意,我放棄了剛才的想法。」李正陽站了起來,怒視著高玉峰,接著道:「凡事再一再二不再三,你找我的麻煩可不止三次了,我若不討回點利息,實在太對不起我自己,還有,你得知心動集團為貸款的事情找到商業銀行李軍,你竟然唆擺李軍為難吳總,百般刁難,你無論怎麼對我,我都可以不放在心上,但是你竟然為難女人!你還算不算個男人!」

高玉峰緊緊的貼在牆邊,眼睛看著床,如果李正陽動手,自己可以躍過這張床,然後跑出去,打定了主意,呵呵一笑:「吳莎莎對不起我,這只是讓她吃點苦頭,我為難她,是為了讓她知道我的存在,當她發現,我能幫助她的公司,就會對我另眼相看,到時候我們之間又可以像小時候那般在一起。」

李正陽搖了搖頭,對於這種歪理,不贊同也不反對,高玉峰已經被嫉妒沖暈了頭腦,男子漢大丈夫何愁沒有女人相伴,何況這個世界上不是只有吳莎莎一個美女。

多說無益,這樣嫉妒心極強的人,不好好的教訓一下,將來麻煩絕對少不了。

伸手抓起酒店的拖鞋,向高玉峰走去。

要動手?高玉峰心裡一毛,跳在床上想逃跑,哪知他的身子剛動,就被李正陽一腳踹在屁股上。

高玉峰不懂得打架,也沒有與人打鬥的經驗,被踹倒在床上之後,閉著眼睛,手腳毫無章法的亂打亂踢。

李正陽站在床邊像看猴戲一般看著高玉峰。

亂撓亂踢了一陣,高玉峰就上喘了,終年的酒色掏空了身體,年紀輕輕就已經沒有多少體力。

高玉峰喘著粗氣睜開眼睛,發現李正陽站在一旁沒動,而自己累的想跑都沒了力氣,一下子就後悔了,早知道能遇見這事兒,中午那小妞,自己別浪費那麼多體力啊,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鬧騰完了?那就老實的等著挨揍吧!」李正陽剛舉起拖鞋。

就聽見高玉峰『啊』的一聲大叫,兩個拳頭再一次的胡亂揮動,這麼做也有好處,至少對方不會輕易的上前了,兩條腿也是胡亂踢,可惜一次都沒打中目標。

李正陽滿頭的黑線,那動作,那手舞足蹈的樣子,像極了翻個兒的烏龜呢,好吧,既然你覺得那樣玩兒有樂趣,那你先玩著,等你玩累了,勞資在動手。

啪!打火機的聲音,李正陽點上了一根煙,一隻手抱著肩膀,看著雜技。

經理已經報了警,高玉峰是貴賓啊,萬一在酒店被人揍了,怎麼交代?

好不容易把警察盼來了,經理急忙迎上去:「李警官,你可算是來了,快跟我來吧,不然一會兒就出事了!」

小李滿臉的不情願,大中午的剛忙完一個案子,還沒喝口水呢,就接到110報警,說有人在酒店鬧事,還打傷了人。

小李不敢怠慢啊,去那個酒店的人基本都是有些身份,萬一出點什麼狀況,警察也解釋不清楚啊,更何況萬一其中某個人在市裡有點人脈,咱更是吃不了兜著走了。

萌寶孃親禍天下 急忙忙的叫了幾個值班的刑警,趕到酒店,一看經理的樣子,小李道:「怎麼回事?」

「高氏集團的總經理在酒店休息,結果來了一個人,打傷了他的保鏢,還打了保安,現在在房間內教訓高經理呢,你也知道,高氏集團是本市著名的地產商,這要是出了事,我可擔待不起啊,李警官,你趕快上去抓人吧。」

小李一聽,尼瑪,是高玉峰!這幾年那小子可沒少照顧自己啊,雖然之後出現個李首長,自己與隊長跟他保持著距離,但是人情在心裡記著呢。

聽說有人找他的麻煩,小李直接就拔出了手槍,叫道:「趕緊前面帶路。」

跟著出警的幾個警察一看領頭兒的都拔槍了,一定是大事兒,一個個都抽出了手槍,沒帶手槍的拽出了警棍,手裡抓著手銬。

到達高玉峰所在的樓層,見虎子和那兩個人捂著肚子跟臉,焦急的在門口等著。 經理急忙的掏出鑰匙。

小李示意虎子他們後退,然後分別靠在門的兩側,沖著經理點了點頭。

經理快速的插入鑰匙,推開門!

小李雙手握槍直接沖了進去:「別動,警察!」然後就愣在了原地,張大了嘴,一句話都不敢說。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