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這一幕,周圍眾人愈發期待,睜大眼睛,不肯錯過任何細節了,他們很想看一看登上清風錄上的鶴宇文到底有多強!

然而出乎眾人意料的是,面對易星的一劍,鶴宇文卻是無動於衷,依舊背負著自己那一口帶鞘長劍,並未著急動手。

他只是盯著易星審視片刻,便即漠然開口道:「你可知道在我面前動劍會是什麼下場」

易星嘲弄道:「知道,非死即廢!」

沒有理會易星的嘲弄,鶴宇文漠然依舊,薄如刀鋒般的唇中輕輕吐出兩個字,「出劍。」

唰!

易星不再多言,展開行動,身影一閃,雪白劍刃破空,剎那間,蒼穹猶如飄灑起鵝毛大雪,每一片雪花,都是一抹凌厲到極致的劍氣!

劍幕如雪,飄揚而下!

這一刻,就連擂台外觀戰的不少弟子,都清楚感受到一股徹骨寒意侵襲而來,渾身都禁不住一陣哆嗦。

賭後老公惹不起 「不錯,是柳絮紛飛劍。」

蘇離輕聲低語,身旁的眾人也都聽到了他的話語,都有些意外,雖然這柄劍很特別,但是不出名,所以沒有人認識,卻沒有想到蘇離能夠一口道出這柄劍的來歷。

「華而不實,還是一樣的垃圾。」

擂台上,面對這風雪漫天的一劍,鶴宇文卻是一臉的不屑,右手捏劍指,隨意一劃,就像潑墨山水畫般隨意。

一抹乾凈、純粹、凌厲的劍氣破空而去。

寵妻入骨 剎那之間,斬滅漫天風雪!

看見如此乾脆利落,不染一絲煙火氣息的一幕,在場眾人皆都震撼,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隨手一擊,就擁有這般威勢,這鶴宇文不愧是位列清風錄上的強大人物啊!

「幻劍!」

幾乎是同時,蘇離等人都認出了這一劍蘊含的真正力量所在,眼眸皆都微微一眯。

鶴宇文最強的劍也是最出名的劍便是千幻劍,不過真正能夠見過千幻劍的卻沒有多少人,所以這一刻蘇離的目光卻是凝重了許多。

「有些門道的幻劍。」

許道宮聽見了蘇離的輕語,沉聲道:「可不要小看了這柄劍,這千幻劍若是本事丹陽非常有名的一柄劍,可惜當年方逸雲破門而出之後,這柄劍就變得面目全非了,很難再有人將這柄劍修鍊到極致了,千幻已經是這柄劍的極限了,但是在當年,這柄劍的另外一個名字你們一定聽過,鯤鵬幻羽劍。」

聽說過這柄劍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只因為這柄劍太過有名了。

「也難怪有這樣的威力了!」李神通淡淡輕語,這一刻也算是認同了鶴宇文的強大,不過對於自信的他而言,就算如此也沒有戰敗的理由。

蹬!蹬!蹬!

這時候,擂台上易星的身影不受控制地連退三步,唇角溢出一縷血漬,可他的眼眸卻是於剎那間變得明亮無比。

「鶴宇文,掌握了百幻劍經的你,才不過領悟出千幻劍,不說鯤鵬幻羽,就連萬千幻羽都做不到,你的天賦還真是差的可以。」易星抹掉唇角血漬,長發飛揚,嘴角揚起一絲濃郁的嘲諷。

鶴宇文原本淡漠的神情變得冷漠起來,一股濃郁的殺氣瀰漫而出,「既然你要找死,就怨不得我!」

一步邁出,身後的那柄雪白長劍直接出鞘,夾帶著一抹絢麗的劍光,劍光飛揚而起,宛若一道道幻影一般,數十道劍光呼嘯而落,夾帶著令人絕望的力量。

易星冷冷一笑,體內的真元滾滾涌動而出,手中的長劍迸發出強烈的劍鳴,似乎感受到了主人那顆火熱的心,劍氣噴涌而出,形成了一道遮天劍幕。

一道道劍氣垂落而下,如同天幕一般,天地間驟然飄起白色的花朵,這不是真正的白雪,而是漫天紛飛的柳絮,柳絮飄飄揚揚,卻擁有著銳利無比的劍意。

遮天的柳絮形成的劍幕與那數十道幻影撞擊在了一起,驚起一道道縱橫交錯的劍痕。

恐怖的力量讓四周的空氣都震蕩起來,在一片的轟鳴聲中,鶴宇文腳步一點,整個人飛快的靠近,手中的長劍再一次揮灑出漫天的幻影,這一刻幻影漸漸的出現了形狀,就如同一根根羽毛一般,虛幻的羽毛全部是由真元凝聚而成,劍氣無情的落下,斬向易星的頭顱。

這一擊顯然是要下死手了,沒有任何的留情。

易星哈哈一笑,眼神變得銳利無比,全身的真元悍然噴出,那如同火山一般爆發而出的真元,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震動。

碎海一擊!

崩碎自身的氣海,換取最強的一擊,這樣的決心可不是每一個修行者都能夠做到的。

易星的嘴角不斷的一處鮮血,他的全身都來流淌著真元的氣息,雖然能夠感受到體內的痛苦,可是他的眼眸卻變得異常明亮。

「死吧!」

漫天的柳絮飛舞而來,圍繞在他的身軀四周,劍與人同時對著那漫天的幻羽衝擊而去。

噗嗤!

一聲撕裂的聲音在擂台之上響起。

漸漸的塵霧散去,柳絮在地下一點一點的消失,所有人都看清楚了現場的場景。

易星的劍垂落在地上,可是那一道清晰的劍痕出現在鶴宇文的左肩之上,鮮血淋漓,碎海一擊終究還是傷到了鶴宇文。

易星倒在了鶴宇文的跟前,看著眼前漸漸模糊的身影,不屑的說道:「你永遠也領悟不了真正的鯤鵬…幻…羽。」

聽出了易星話語中的意思,不顧自己的傷勢,鶴宇文瞬息之間來到了易星的身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領,低吼道:「說,你到底都知道一些什麼。」

眼皮已經變得格外的厚重,易星似乎已經看到當年的那個少女在向他揮手了。

「別急,我馬上就來陪你了,只是不能幫你報仇,真的,別罵我可以嗎?」



… ?易星已經萌發了死意,自然是不可能告訴鶴宇文他想要的答案,怒火充斥著他的神經,手邊的長劍舉起,就要一落而下.

而就在這時,蘇離自隊伍之中一步跨出,腳下八相劍意涌動,天地八方,在蘇離的腳下瞬間逝去。

一瞬間蘇離出現在了擂台之上,手中的那柄漆黑的劍胎擋住了鶴宇文落下的那柄劍。

右手斜握劍柄,劍身剛好擋住了鶴宇文的那柄即將落下的長劍。

叮噹!

一聲輕響,讓鶴宇文有些意外,自己如此近距離的劍居然被人給擋住了。

突然出現在現場的蘇離也是讓在場的眾人都大吃一驚,如此突兀的出現,著實讓人不解。

「似乎是蘇離?」

重生之冷王的毒妃 「啊,是啊,他怎麼還活著?」

「廢話,自然是活著,要不然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只是為何現在才發現他的存在。」

「原來他就是書院論劍的第七人,速度居然這麼快。」

……

……

議論之聲頓時在擂台旁的上空飄蕩,沒有人想到蘇離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鶴宇文的劍被擋住了,他的怒火無處宣洩,憤怒的目光看著出現在現場的蘇離,雄厚的真元一舉碾壓而出,轟然的砸向了蘇離。

蘇離沒有任何的猶豫,右手輕輕一抬,劍胎依舊安靜的擋住了那匯聚了雄厚真元的一擊。

而他的左手一把將易星從鶴宇文的懷中拉了出來,而後借力後退了一步。

一襲黑色的長袍,讓蘇離那修長的身形看上去非常的高挑。

「這個人,你不能殺!」

蘇離的語氣很平靜,但是卻聽出了他的肯定,這不是選擇,而是告訴你,這個人你不能殺,你也殺不了。

鶴宇文冷冷一笑,道:「就憑你?」

沒有理會鶴宇文的嘲弄,蘇離準備帶著易星回到書院的隊伍之中。

「那是我們先天劍派的弟子,放下來。」一名師長急忙上前,對著蘇離叫道。

停下腳步,蘇離掃了一眼那名中年劍師,搖了搖頭說道:「之前不救,現在說個屁,從今日起,他便不再是你先天劍派的弟子了。」

對於這樣的師長,蘇離真的沒有一點好感,一個連自己弟子都不能保護的師長,又能夠有什麼樣的能力。

「狂妄,是不是我先天劍派的人,不是你說了算的,給我回來!」中年劍師憤怒不已,直接出手,一道劍氣直射而去。

蘇離看也不看身後的劍氣,依舊一步一步的朝著隊伍中走去。

就在劍氣快要靠近蘇離的一剎那,一直大手狠狠的對著那道劍氣轟擊而去。

咚!

劍氣直接被這隻大手給泯滅了,連城訣拍了拍手掌,而後冷笑道:「看樣子你們是不準備混了,是不是準備先大的打一場再說,沒關係,我可以一個挑你們三個,如何?」

傲然的語氣再配上驕傲的神情,同時保持著那不屑的眼神,連城訣似乎是怕對方不肯出手一般。

「書院是很強大,但是我三大派不是沒有七境強者,連城訣,你還不足以橫掃我們三大派!」

古劍潭的隊伍之中,一名身穿藍色長衫的中年男子緩緩的走了出來,沒有任何驚人的氣勢,但是當看見此人的時候,連城訣那傲慢的神情便收斂了一些。

「哼,本就是你們不對,我也懶得和你們計較,這一場結束了,也該換人了,丹鼎門輪到你們了。」

鶴宇文等人都退下了擂台,不過鶴宇文那陰冷的目光卻是落在了蘇離的身上,顯然等到古劍潭再一次出手的時候,那麼便會直接挑戰蘇離了。

丹鼎門一方也沒有閑著,一名少年懷抱著一柄長劍走上台來,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

「丹鼎門顏狂,向書院請教,我不知道閣下的名字,不過閣下既然剛剛已經出場了,那就試一試吧!」

顏狂的目光直直的落在蘇離的背影之上。

「等下來,我先救人!」

蘇離的回答讓顏狂的笑容一頓,一股羞辱之感充斥心頭,強忍住心中的怒火,輕哼一聲,站在擂台之上也不再多說什麼。

易星的傷很重,甚至很難在修行了,蘇離也沒有做別的事情,一顆生機果送入了易星的口中,而後站了起來。

「方魚先帶他下去休息一下,論劍結束之後讓他在原地等我,我有事和他說。」

方魚想都沒有想,直接點頭道:「好的!」

走上擂台,蘇離目光平靜的看著遠處的顏狂,眼眸底下泛起一絲漣漪,他可以肯定這些人的背後已經站著那些大人物的蹤影。

「放心,你們要做的事情,我自然是不會同意的。」

顏狂收斂了笑容,懷中擁抱的鐵劍握在了手中,氣息漸漸的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就如同一柄鋒芒逼人的利劍屹立在哪兒。

整個擂台之上,剎那間變得凌冽起來,顏狂一劍未出,便已經擁有了這樣的威勢,僅僅只是觀看,便已經如此可怕了,很難想象,當這一劍出手的時刻,會是怎樣的場景。

「出劍吧!」蘇離長劍在手,三境的真元緩緩的洋溢開來,一股暖意飄蕩而出。

「如你所願!」

顏狂眼神一冷,身形就已經化作一道閃電暴掠而出,手中的鐵劍揚起,璀璨奪目的劍光迸發而出,磅礴的劍氣宛若一道洪流自劍鋒處蕩漾而開,直衝而去,一劍天地變。

擂台的上空變得異常的昏暗,隨著顏狂的鐵劍劃過,瀰漫於天地間的劍氣呼嘯而下,配上昏暗的天空,宛若夏日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一般,轟然掃落而下,一道道猙獰無比的劍痕在蘇離的腳下蔓延開來。

鐺…鐺…鐺…

那凌厲的劍氣劃過,卻被蘇離手中的劍胎擋全部擋住了。

而就在這時原本洋溢在蘇離身旁的暖意卻變得炙熱起來,一道熊熊烈火噴涌而出,劍火焚天,瀰漫八方。

一道火焰化作的火龍迎面撲下,猩紅的雙目殺意無限,恐怖的火焰之力伴隨著這一劍無情落下。

「劍火焚天!」

水火侵乃是八相劍意中的一擊,可是在雷池之後,蘇離感悟而出劍火焚天,同樣出自於這一劍,卻變得更加強大。

嗡嗡嗡…

隨著蘇離的劍一點一點的遞出,剎那間,劍火漫落而下,無邊的火焰蕩漾開來,天火焚世一般,擂台之上到處都是涌動的劍火,以及凌厲的劍氣。

顏狂仰天狂笑,一股癲狂之意自體內蔓延而出,手中的劍氣如同一道道恐怖的巨lang一般壓落而下,漫天的劍氣匯聚在一起,彷彿像是一片劍氣的海洋,大海與火焰相碰,爆發出恐怖的力道。

排山倒海般的真元衝擊,瞬間爆發開來。

兩人的一擊爆發出震天的轟鳴之聲,震耳欲聾的聲音劃破長空,兩柄劍不斷的擂台之上相互交錯。

鏗鏘有力的金屬撞擊之聲,不絕如縷,兩人的力量都提升到了極致。

顏狂一劍爆發出了四境下品的修為之力,可是卻難以壓制蘇離的劍火,兩股力量不斷的在擂台之上撞擊,恐怖的氣lang席捲十方,讓圍觀的眾人臉色大變。

這樣的力量已經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書院的眾人都沒有想到僅僅只是丹鼎門的一個普通弟子,居然能夠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實在是難以置信。

這一刻就連丹鼎門的大師兄應天樂也是瞳孔一縮,如今出手的兩個人實力都不在他之下,這樣的感覺真的讓人非常的不舒服。

許道宮看著戰鬥的蘇離與顏狂,眼神變得陰冷無比,看樣子為了落書院的面子,背後那些大人物可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啊。

高台之上端坐的丹陽郡有名的人物,相互看了一眼,而後很快的將目光錯開,一個個心中都有各自的想法。

倒是曹乾坤與金寒山兩人依舊古井無波,似乎沒有任何的感想。

蘇閉月的目光同樣在這一刻變得凌冽起來,一股殺意在她的心底浮現而出。

蘇離與顏狂兩人瘋狂的交手,鐵劍不斷的交錯碰撞,劍火與劍海相互碰撞,大開大合,爆發出激烈的交鋒。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