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寧言熙如此態度,安錦瑤的內心突然湧出一股今後再也不想搭理他的衝動。

在眾人錯愕呆愣的目光下,安錦瑤縱身一躍,來到了軒轅奕琦砸出的巨坑旁。

低頭朝坑內尋視了一眼,只見大坑的深度遠比自己先前想象中的還要深。

濃煙滾滾,空氣中還瀰漫著靈力爆裂的灼燒味,熏得人的鼻眼直嗆,完全看不到坑底。

這哪裡還是一個坑,簡直都變成一個洞了!

安錦瑤一片清亮的眼底泛起有史以來,從未有過的滔天怒火,當她正準備跳進洞內找尋軒轅奕琦的時候,人群中不知是誰指著她的衣兜,驚奇的叫道:「安姑娘,你那衣服裡面是什麼在閃動?」

眉頭不自覺的微蹙,低頭下意識的望去,只見有道刺眼的紅光正透過衣服的布料,不斷閃爍,忽明忽暗。

伸手去掏,一枚通體發亮的血玉赫然呈現在眾人面前。

「鳳,鳳凰靈玉!」

天罡宗的長老們都不是等閑之輩,其中一位瞬間認出了安錦瑤手裡所拿的玉佩為何物。

「原來這枚總是時不時給她帶來麻煩的玉佩叫鳳凰靈玉啊!怪不得裡面會有一隻小鳳凰。」

聞言的安錦瑤,在嘴裡小聲嘀咕著。

可是這個時候,這枚玉佩泛起紅光是怎麼回事?她明明記得剛才一路慌張跑來的路上,這枚玉佩還是毫無動靜的。

難道這玉佩真的是大叔的?見她離大叔受傷的地點這麼近,有了靈力感應?

安錦瑤一個人站在坑邊陷入了沉思,旁邊的眾人卻是紛紛激動的炸開了鍋。

「鳳凰靈玉是上一代鳳族女神遺留的貼身信物,怎麼會在安錦瑤那小丫頭的手裡?」

「上一代鳳族女神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她的信物更是不見蹤影,只有下一代的鳳族女神才有資格獲取擁有。莫非那個安錦瑤就是鳳族之女?」

這個結論讓在場所有的人都面露驚疑之色,看向安錦瑤的眼神變得詭譎複雜起來。

此刻的安錦瑤當然不知道,自己因為這枚玉佩而成為了全場人關注議論的焦點。

她的心裡現在只關心大叔的生命安危,她不相信大叔就這樣被寧言熙打死了。

沿著坑邊的內壁,緩慢滑了下去,迎面而來的煙灰沙塵,讓安錦瑤忍不住咳出了眼淚。

坑底被一層厚重的沙土掩埋,安錦瑤不知道軒轅奕琦具體的方位,只能跪在地上,徒手拋沙,挖掘起來。

站在坑口上方的眾人見狀,面色都變得深沉而凝重起來。

寧言熙望著底下不借用任何工具,直接素手賣力刨土的安錦瑤,胸中湧起一股無名的怒火。 「你這樣要挖到何年何月何日去了!」

安錦瑤的一雙細嫩小手逐漸被沙石磨破,沾染了斑斑血跡,寧言熙終究是忍不住了,朝坑內的安錦瑤高聲怒吼道。

「你管我!我就是挖到死,都跟你沒有任何關係!」

安錦瑤邊挖,邊抽噎地朝寧言熙不甘示弱般的大吼道。

寧言熙被吼得頓時啞口無言,還欲多言,但是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只好冷硬道:「這坑底這麼深,你再怎麼挖都是徒勞無功,於事無補的。他早就死了。」

最後那個匯聚凝結的掌印,幾乎用了他七成的通神靈力,區區只有分神境界的軒轅奕琦定然是不會挺過去的。

這一點,他很清楚。

好幾次想要暗中殺了他,都因為種種緣故沒有得手,沒想到最後卻是由他親自動手解決掉了。

「你閉嘴!閉嘴!閉嘴!閉嘴!」

聽到寧言熙最後說得那句人早已死了,安錦瑤忽然像是受了刺激一般,死死捂住耳朵,拚命甩頭大叫道。

臉上表現出來的神情,沒有一處不厭惡憎恨著寧言熙。

「滾!你給我滾!能滾多遠,給我滾多遠!」

還能感受到寧言熙存在的氣息,安錦瑤抬頭怒指著他,示意他立即從自己眼前消失。

千年冷漠無波的面容上出現了一絲皸裂,寧言熙的臉黑得都能滴出墨汁來。

即便被安錦瑤這般指著鼻子罵,卻還是隱忍著一言未發。

寧言熙暗自咬了咬牙,轉過身去,後退了幾步。

「嗚嗚,小鳳凰!你在不在?幫我找找大叔好不好!」

挖了半天都沒結果,安錦瑤只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了手中還在閃動的玉佩上。

哀求呢喃之間,一滴淚水悄無聲息的滑落,被吸收進了玉佩之中。

鳳凰靈玉突然脫離了安錦瑤的掌控,從她的手心之中飛離出去。

一道微淡薄弱的光輝透過沙石間的縫隙照射了出來,令迷茫找尋的安錦瑤眼前一亮。

整個人幾乎是爬到微光閃動的地方,雙手開始在這個地方開挖著。

一道無比耀眼的七彩流光忽然從坑裡面衝天而起,四周掩蓋的沙土被震裂開來,軒轅奕琦的軀體霎時浮現在面前。

見狀的安錦瑤簡直是喜極而泣,連忙一把扶起軒轅奕琦,幫他擦了擦被泥濘弄髒的俊顏,關切的呼喚著,「大叔,你快醒醒啊!」

一邊搖著雙眸緊閉,昏迷不醒的軒轅奕琦,一邊用另一隻手運起靈力,源源不斷的輸送過去。

衝破洞口,猶如一束光柱的七彩流光在這個時候卻忽然改變形態,化作了一條兇猛無比的蛟龍。

蛟龍的影子在空中游吟騰飛了幾下,便朝還未走遠的寧言熙,張牙舞爪般的撲去。

眾人皆被這突變的景象嚇呆了。

祁王不是已經死了嗎?這突如其來的巨變是怎麼回事?那道七彩流光哪裡來得,怎麼轉瞬間就化作蛟龍的虛影,朝寧言熙撲過去了呢?

以為軒轅奕琦這回是徹底死了,所以寧言熙早已全部卸去了周身籠罩的護體神光,卻不曾想局勢會發生這樣的逆轉。 全身所有的神經幾乎是在一瞬間警覺,寧言熙下意識的迅速回頭,只見整片天空都被一道七彩流光渲染照亮,一條巨龍正以一副兇悍狠戾的姿勢向自己撲來。

看到這條七彩流光幻化出來的巨龍,寧言熙眼中閃過一抹不小的驚訝。

那磅礴的氣勢,強烈的危機感,讓寧言熙心中不敢再怠慢輕蔑。

不像剛才那樣滿懷信心的迎面而上,直接運起靈力飛快的往別處躲去。

空中騰飛的蛟龍見狀,盛滿龍威的雙眸微眯,無比嘲諷鄙視般的看著寧言熙逃跑的背影。

仰頭朝空中龍吟了一聲,頓時響徹雲霄,引起大地一陣劇烈的晃動,周圍景物應聲而倒,人們則是全部蹲下身子,捂住了耳朵。

霸道凌厲的龍吼彷彿要把整個天地都撕裂震破。

足有數丈之長的龍尾在空中朝著寧言熙單薄的身影輕輕一掃,巨大的能量便排山倒海般的襲卷而來。

寧言熙眸中多了幾分陰險的暗沉,再次運起神光護體,加速腳下逃生的速度,整個人調轉了方向。

龍尾掃出的力量是呈直線狀,寧言熙突然調轉方向往深坑裡跑,讓在場觀望的眾人都不由一愣。

他以為自己躲進坑裡就能免受其害了?這想法是不是太天真了一些,要知道那道龍威可是有壓制性的,無論逃到哪裡,都會被巨大的能量波及,最後擊中。

而空中的蛟龍見狀,卻是狂躁暴怒起來,只見蛟龍的整個身子迅速化作一道鋒芒的利劍,朝寧言熙逃跑的方向拚命追去。

正在坐在坑底幫軒轅奕琦運動療傷的安錦瑤,神識完全高度集中,對寧言熙的靠近毫無察覺。

一躍跳進來的寧言熙在瞅見坑底的兩人之後,雙手結印,朝安錦瑤懷中的軒轅奕琦狠狠拍出一掌。

這一掌速度飛快,搶先在了蛟龍趕來之前,蘊含了他全部的功力。

狠辣而堅決!

兇殘而嗜血!

「不好!」

等安錦瑤反應過來的時候,為時已晚。

就算是想抽身去抵擋,也無能為力,因為她將所有的神識都集中在了軒轅奕琦的身上,強行收功的話,有可能會害死大叔的。

心下是又可氣又可恨,對寧言熙這種趁機偷襲的卑鄙小人深惡痛絕。

既然躲不了,那她就跟大叔一起去死好了!反正她是不會收功起來的!

「安錦瑤!你給我滾起來!」

見這麼危險的時刻,某女還淡定如常的繼續運功為軒轅奕琦療傷,一旁見狀的寧言熙出乎意料,氣急敗壞的朝安錦瑤怒吼命令道。

「你這個陰險卑鄙的爛人!就知道欺負柔弱可憐的大叔!我不起!」

柔弱?可憐?

他軒轅奕琦很柔弱可憐嗎?

他若是柔弱可憐的話,那他寧言熙就是軟弱可悲!

「你想跟他一起死隨你!我不奉陪了!」

身後的蛟龍還在對他狂追不舍,眼下再不撤退就沒時間了,丟下這句話后,寧言熙往坑外飛去。

龍威巨大,這次無論他飛到哪裡,受傷都在所難免。 不過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軒轅奕琦的肉身一旦炸毀,這條糾纏他的蛟龍也會徹底消失完蛋!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遠方天際強行闖入了另一道強悍的靈力波動。

寧言熙深厚的掌力即將撞向軒轅奕琦和安錦瑤二人的時候,這股突然冒出來的靈力霎時橫亘在了中間,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將寧言熙的掌力阻隔了。

屏障吸收化解了掌力,隨後又在眾人驚愕的注目下,悉數奉還給了寧言熙。

「噗!」

措不及防的寧言熙,胸口被重重擊了一掌,大量的鮮血從口中噴出。

雙膝彎曲,強行支撐著身子,不讓自己倒下,眼眸卻瞬間抬起,望向靈力闖入的方向。

只見高空中一道身影負手佇立在那裡,面容沉靜,沒有一絲波瀾,彷彿只是站住雲端俯瞰著底下的芸芸眾生。

一襲青絲傾瀉而下,五官輪廓精美絕倫,渾然天成。

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盯著半空中忽然出現的陌生男子,那舉手投足間展現的霸氣若有若無,總是時不時的讓他們內心發寒。

這個看上去年齡不到二十幾歲的男人是誰?

旁人不知道此人是誰,底下抬頭凝視的寧言熙卻是一眼就認出來了。

「為,為什麼!為什麼阻止我!」

寧言熙他想不通,也不敢想,只拿盛滿怨氣的眼神瞪向空中淡漠的男人。

佇立在半空中的男人,搖頭低嘆了一聲,淡漠的神情終究是顯露出一抹難色。

沒有理會寧言熙的質問,只見他寬大的袖袍朝之前蛟龍掃出的那股力量一揮,原本呈直線狀的巨大能量,轉瞬間也調轉了方向,朝寧言熙的位置襲去。

「噗!」

所有龍威全部砸在了他本已挨了自己一掌的身體上,這回的寧言熙再也支撐不住,雙腿徹底跪了下去,匍匐在地上。

見地上的寧言熙再無起身反抗的能力,空中的男子才凌空踏步,緩緩朝地面走了下來。

「我已將孽侄打傷,不知神龍大人和安姑娘可否暫且原諒我的侄兒一回?」

從空中下來的男子一開口,瞬間引起不小的轟動。

方才他說什麼?寧言熙是他的侄兒,在天罡宗稱呼寧賢侄的除了他們這些長老和師叔師伯之外,就只剩他們的師尊掌門曉月大師了。

「您,您是我們的師尊曉月大師?」

顧葉輝擦了擦自己渾濁的老眼,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才不到二十幾歲的俊美男子,驚訝顫抖道。

「沒錯,正是本尊。」

被人識破身份,曉月大師也沒否認,淡然的點了點頭。

「天啊!時隔這麼長時間,老夫總算是第一次見到我們天罡宗的師尊曉月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為什麼曉月大師還這般年輕?」

曉月大師的名聲畢竟存在數十年了,大家都以為曉月大師一定是位鶴髮童顏,仙風道骨的老人,今日一見,卻是完全顛覆了眼球。

被人發現了年齡上的問題,曉月沒有作答,只是鳳眸淡淡微眯,掃了一眼那位多嘴的人。 被曉月大師的眉眼一掃,那位多嘴之人自然是招架不住的,當即選擇了低頭閉嘴。

見躁動的人群逐漸在他淡漠的眼神下變得安靜起來,曉月大師方才看向空中盤踞的那條蛟龍。

七彩流光幻化的龍影瞬間消散而去,重新回歸到了軒轅奕琦的體內。

見這道流光居然是從軒轅奕琦的體內出來的,眾人的神色又是一陣錯愕。

神龍大人的幻影消失了,看來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暫且不計較了,現在就只剩下安錦瑤。

於是曉月將視線轉向了深坑內的安錦瑤,輕聲細語的安撫道:「放心,沒事。軒轅奕琦沒死。」

得到曉月大師肯定的回答,安錦瑤的內心總算鬆了一口氣。

慢慢將神識退了出來,緩緩收了功,安錦瑤用手試探了一下軒轅奕琦的鼻息,隨後又摸了摸他的胸口,皺眉瞪向一臉閑適的曉月說道:「可是大叔的氣息好微弱,若有若無的!」

若是真的沒事,就算是氣若遊絲的病人,那股微弱的氣息也會一直淡淡的在體內縈繞,可是大叔體內殘存的氣息卻是一會兒有,一會兒無,連跳動的脈搏也是這樣。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