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識了如此神奇的一幕,眾人也沒了更大的慾望,

有這一成多的利益,已經足以給他們的家族帶來質的飛躍。

貪多嚼不爛,眾人深知這個道理,所以當下也是輕輕點頭,一切聽從蘇羽的安排。

不得不說,掛着蘇家的名號,說話就是好使,再加上蘇羽做事還算公平,所以眾人倒也沒有太多的質疑。

見狀,蘇羽轉身沖着莫良峰躬身道:「莫叔,你先去休息休息,稍後還要再麻煩你一次。」

莫良峰疲憊的揮揮手,看着蘇羽的眼神中,帶着感激:「傾城已經都跟我說過了,這種小事,無須休息,我現在就能分割。」

「此次我莫家得以保全,多謝蘇少主的仗義相助。只不過,這第五能源,太過強橫,我只希望,各位能夠妥善保管研製方案,用於正途,造福人類。」

莫良峰深吸一口氣,長嘆道:「切不要……引發戰爭吶~」

(本章完) ,

第184章

宋三喜呢?在廚房裡!

全中海,最好的熬藥砂鍋,正在熬制著安胎藥。

他熬藥,不會熬成汁兒。

像他熬感冒藥一樣。

形成粘粘的那種,能捏成團兒,能放冰箱里保鮮。

這,就考火候和技術了。

所以,基本上,他不離廚房。

耐心,極強!

令杜海平佩服,蘇有晴心裡還挺滿足。

只不過,下午,蘇有晴孕吐了三次。

第一次,蘇有晴下意識就是,喊丈夫:快叫三喜來。

宋三喜奔出來,見狀,按摩推拿。

還不錯,蘇有晴只是吐了兩下,一切止住了。

甜甜看著,驚讚:「哇喔!耙耙好棒啦!」

杜海平都傻眼了,半天才道:「三喜兄弟,你這也太牛了吧?真是神醫啊!這手法,能教我嗎?」

蘇有晴道:「算了吧海平,這手法,你肯定學不來的。」

她,沒來由的這麼講的。

心裡有個想法,就要他宋三喜給我按。

孕期綜合征,就這樣。

杜海平還說:「什麼學不來啊?只要用心,肯定能,就看三喜兄弟教不教。」

宋三喜笑了笑,「大姐夫,這手法,五年方能小成。十年,基本能像我現在這樣,你學不?」

「這呵呵,算了算了。」杜海平直接放棄,開心笑,「反正,家裡有免費的醫生,我學這個幹什麼啊?太耽誤時間啦!再說,我就生這一個孩子了,更不用學,呵呵」

這傢伙,也算是可憐人,也有點憨的感覺。

當天下午五點鐘,宋三喜的安胎藥,才制好了。

這,真是令杜海平兩口子大開眼界。

熬藥,這麼長的時間。

出來的葯,就是一個個軟軟的小丸子。

中藥,在宋三喜手上弄出來,有種特殊的香氣。

聞著,完全沒有不適。

甚至,甜甜,看著那潤澤光亮的藥丸子,拍著小手,「這些小球球,好香好香呀,像巧克力呀甜甜要嘗一嘗嘛」

不過,她又意識到什麼,小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不行喲不行喲,這葯是懷了小·弟·弟的大姨的呢!耙耙,等甜甜以後也后也懷了小·弟·弟,你可不可以給甜甜做這樣的藥丸球球呀」

童言,不但無忌,還無敵。

三個大人,哭笑不得

當晚,宋三喜還是住下來了。

畢竟,也是妻子的命令。

宋三喜,睡了沙發,說萬一大姐孕吐,方便一點。

主卧室的門,開著,他隨叫隨到。

這樣認真的態度,真把杜海平感動到了。

蘇有晴,心裡也很滿足。

睡前,孕吐發作。

杜海平在主卧室里,也沒睡,大叫著:三喜兄弟快來啊,吐了吐了。

話音未落,宋三喜已到。

很快,搞定。

還好,蘇有晴後來睡著了,也沒吐了。

到第二天早上七點半,醒來,才發作。

那時,宋三喜已跑步回來,而且早餐都做好了。

直接處理,沒問題。

飯後,宋三喜送了甜甜去幼兒園。

回來,開著車,帶上蘇有晴,送杜海平去機場。

到了那邊,一切手續辦完,就快登機了。

杜海平,也捨不得老婆。

抱著蘇有晴,千叮嚀,萬囑咐。

然後,這傢伙,居然給了宋三喜一個擁抱。

叫了一聲三喜兄弟,竟然眼淚流了下來 「嗡」

蘇黎上方,寶紙擺動,垂落一道道絲絛般的光芒,纏繞蘇黎,要將其拉扯入詭秘的紙頁中。

同時,姮山聖女嫿書寫的「卌」字秘,以及少女婲、婐、奾書寫的「卄」字秘,極速放大,從四個方位聚合,碰撞與連接在一起,化為一座永獄牢籠,將蘇黎囚禁其中。

蘇黎手握竹筆,金剛不壞符文綻放,光芒暴漲,瞬間如一根擎天支柱般,抵住了寶紙。

然而,看上去薄如蟬翼的紙頁卻沒有被刺破,一道道晶瑩的絲絛垂落,將金光熠熠的竹筆牢牢纏住,直接收走。

「蘇黎,你已無路可逃,不要再反抗了。」

姮山四女走到蘇黎身前,開口道。

「你們想幹嘛?」

蘇黎一臉警惕道。

「當然是讓你乖乖就範,心甘情願的交出太古神書。」

少女婲說道,一身赤紅長裙飄舞,勾勒出傲人的曲線,散發著一種盛烈的美。

「要我心甘情願?那你們有哪些至尊寶術,無上字秘……」

蘇黎見對方的俏臉帶煞,快速介面道:「或者寶貴的想法?」

「哼,我給你兩個選擇。」

「一是自願和我們交易,你可以任意挑選幾樣上品寶具,或者製造圖解,交換太古神書。」

「二是被我刻寫下『奴』字秘,心甘情願受我們驅使,交出太古神書。」

少女婲說道。

「這可真夠自願的……」

蘇黎咕噥,而後道:「既然無法反抗,那就選擇享用吧,我與你們交換。」

「好,你想要什麼?」

少女婲點頭。

「你們儲物袋中有啥,能讓我看看嗎?」

蘇黎目光轉動,對姮山眾女道。

「熔煉爐製造圖解、神礦地圖、靈墨配方、上品寶具……你可以任意挑選四樣。」

姮山的幾名少女從儲物袋中,取出各種秘頁與靈寶,一縷縷神輝灑落,無比絢爛。

「有戰衣嗎?」

蘇黎眨了眨大眼,問道。

「我要打磨一個藍璃硯台,還要煉製一條靈珠手串,永葆青春!」小雲朵捧起一塊石料,美滋滋的塞入儲物玉佩中。

而後,她將其餘藍璃石分給在場的每個人,都很碩大,流轉湛藍光輝,足以精心打造出一方寶硯,邊角料用來煉製珠串、石戒等也綽綽有餘。

蘇慕收好石料,納入空間玉佩。

至此,他儲物玉佩中多了一小塊靈紋銀、翡玉流蘇樹的幾段根須、古代凶獸的獸毛、一塊藍璃石,以及一些高級墨源與寶料,可謂碩果頗豐。

「殿下,這裡還有寶貝?」小雲朵見少女嫿眉心生輝,似乎在感應著什麼,不禁詢問道。

「有一方寶硯隱匿在這片區域,我感應到一絲神靈的氣息。」嫿傳音,很清幽,也很悅耳,猶如仙樂在人心田回蕩。

眾人聞言,全都發獃,同時一股寒意浮現心頭,屏住了呼吸。

一方通靈寶硯躲在暗處,是準備展開襲殺嗎?

倘若它只是沾染了上古神靈的氣息,幾名少女還有信心脫身,而如果它源自這片遺迹深處,本來就是神靈法器,那還怎麼抗衡?一縷漣漪就能讓她們化為劫灰。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