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武的黑影比較厲害,比羽鳥的不知道要強大了多少,那力量幾次朝著何軒攻擊而去,儘管何軒速度很快,但身上的傷還是出現了許多。

觀武要立威,他想要了何軒的命,所以他的攻擊越來越恐怖,每一次都震得何軒吐血。

外邊的叫好的聲音是來自天人部族那邊的,修士們此時都有些看不下去了,這場戰鬥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太殘酷了,何軒被壓著打,他不是修士之中的天才嗎,怎麼會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觀武的強勢讓他們認識到,天將,真的很恐怖。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此時,周圍一片寧靜。

眾人都睜大著眼睛不敢看下去了,修士們心中充滿了絕望,他們的天才……就這麼被打敗了?

以古墨為首的天人臉上卻是充滿了笑容,觀武出手,同輩之中有誰能敵?

這場戰鬥就要這麼結束了么?

此時甚至連紀羽都有種錯覺,不過很快他就發現何軒嘴角的冷笑了。

看來還未曾結束啊。

「這小子隱藏得倒是很深,看來是準備還擊了。」笑天涯看了一眼之後便道。

紀羽沒有說話,淡淡的看著這一幕。

忽然,何軒一手抓住了觀武的拳頭,這個轉變太過突然,許多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甚至連觀武都楞了一下。

「死吧!」何軒還擊了,拳頭猛地砸在觀武那還有些驚訝的臉上。

一陣猛烈的還擊,觀武的速度很快,所有的壓迫似乎都在這一瞬間徹底爆發了似得,力量越來越強,每一拳都如同千斤巨錘那樣砸在觀武的臉上,強大的力量震得空氣顫動。

「好!****娘的,終於還擊了!」

「乾死他!何軒,加油!」

「加油!」

修士們反應過來了,他們心中的那個天才似乎並不是那麼的不堪一擊,剛剛也許只是在積蓄力量而已吧。

何軒的攻擊越來越猛烈,這種強大的攻勢讓人熱血沸騰。

反光天人一方,西馬哈臉色有些陰沉,不禁大罵道:「觀武那小子在做什麼!這diǎn攻擊難道都抵擋不下嗎!」

他很不滿意,何軒是什麼傢伙他很清楚,對於何軒有多少力量他也很清楚,在他看來,何軒就算再強大,也不可能超得過觀武這種怪物,觀武不可能會落於下風的。

此時便聽得一邊的毒舌戲謔的笑了笑:「西馬哈,所以你永遠都只能排在第七天將的位置。」

「什麼意思!」西馬哈眉頭微皺,對於毒舌的說法非常的不滿意。

卻聽得毒舌繼續說道:「你連觀武的想法都看不出來,智商就是你跟我們之間最大的差距!」

「觀武的意圖很明顯,他想要徹底的擊潰這個名叫何軒的傢伙的信心,擊潰所有修士的信心。」毒舌陰森的笑著,就算他在嚴肅,給人的感覺永遠都是那樣的陰森恐怖。

西馬哈冷靜了下來,看向周圍的一些圍觀修士,他們臉上都充滿了興奮,似乎就是為了等待,等待最後勝利的到來。

他很快就明白了,觀武這樣做的意圖很明顯,欲抑先揚,先將這些修士的信心提升到極限,最後再一舉擊潰,這樣的話,這些修士將會一蹶不振,將來他們攻擊的時候,也會輕鬆很多。

不得不說,觀武的想法的確很好。

「何軒倒了,還有周洛他們!」為了挽回面子,他還是咬牙說道。

「周洛跟何軒的力量差不多,他們不會是我們的對手,現在值得我們注意的人也就只有紀羽跟他身邊的幾個人,他們的資料我們有的實在是太少了,最後保不準會吃了他們的虧。」火頭此時也開口說道。

果然,那些傢伙都已經看清楚了觀武的意圖,就自己沒有看明白!

西馬哈心中暗恨,蠻無那傢伙就更加不用說了,只有蠻力而已。

「三個人翻不起什麼浪花!我們最後還有三大天將,他們永遠都別想再走出這片擂台!」西馬哈咬牙說道。

這次倒是沒有誰有意見了,三大天將即使對於他們十大天將裡面的人來說,都是非常恐怖的存在,隨便出現一個都能將他們全部幹掉,三大天將,是同代無敵的存在。

其實這場大戰根本就沒有什麼懸念的,三大天將一出手,修士絕對會全軍覆沒!所以天人們此時基本都是抱著看戲的心情來看這場大戰的。

何軒的力量很強大,爆發力到了極致,他將自己所有的戰技都用了出來,慢慢的將觀武給壓制了。

周圍又是爆發出一陣陣的喝彩聲音,只要何軒贏了,那麼他們也許會馬上瘋狂也說不定。

「你怎麼看?」笑天涯臉上始終沒有任何的笑意,反而是看向紀羽,問道。

紀羽看了一眼戰鬥,最後苦笑著搖了搖頭:「何軒那傢伙很危險啊,天人的用心也很陰險。」

以紀羽的修為,以紀羽的靈魂層次,他自然看得出這場戰鬥。

觀武根本就沒有發力,用力的由始至終都只有何軒一個人而已,何軒幾乎用盡全力,卻僅僅讓觀武受到了一些皮外傷,其實這場戰鬥的結局早就已經出現了,只是……觀武那傢伙怕是另有圖謀咯。

看了看周圍興奮的人群,紀羽自然更是清楚觀武的圖謀在哪裡,連他都不得不感嘆幾分。

「要出手嗎?」

「不用,我不喜歡何軒這個人,他輸了就輸了吧。」紀羽搖了搖頭。

牧業是完全看不懂觀武計謀的人,他的心情很好,就算跟何軒有怨,但面對外敵的時候,這種怨恨就應該拋到一邊,他甚至還為何軒加油。

何軒喘著粗氣,力量耗費越來越多,臉色也逐漸變得蒼白了起來。

觀武已經有些鼻青臉腫了,他慢慢的抬頭,看向何軒……

「幹掉他!幹掉他!」

「快乾掉他!何軒,你就是英雄!」

「英雄!幹掉他!」

年輕的修士們在瘋狂的吶喊,他們的熱血在這一瞬間被帶到了最**。

何軒粗氣直喘,只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他看向觀武,慢慢的舉起拳頭。

然而就在此時,觀武的臉上卻換有了幾分淡淡的笑意:「你的實力,真的很一般啊!」

「什麼!」何軒臉色一變。

「很驚訝么?我就沒還手的讓你打,你也不過只有這種程度而已,你,真是垃圾!」觀武笑著說道。

何軒的臉色非常不好看,這聲音只有他能聽到,這傢伙是在嘲諷自己么?

「你現在已經被他們推到了最高的位置了,你說……如果現在我將你打下去的話,那些人會是什麼反應呢?信心潰敗?不戰自敗?」觀武繼續說道……

此時,何軒的臉色微微一變,就在他要有所動作的時候,一口鮮血卻忽然從他口中吐出。

這一刻,所有興奮到了極diǎn的人,都安靜了下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安靜,此刻整個戰場就是充滿了安靜。

所有人都瞪大著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

敗了?他們看到了什麼!

何軒大口吐出,原本佔據的優勢在這一刻像是完全消失了那樣,直接變遭受到了最強大的反擊。

觀武的力量很恐怖,每一次攻擊都足以讓何軒大口吐血,又不會被打飛。

沒有多久之後,何軒滿身是傷,狼狽不堪。

「你在做什麼!」終於,有人忍不住了,朝著何軒便是大吼。

「你不是我們的天才嗎!怎麼會被打得這麼慘!」

「反抗啊!你他媽在做什麼!」

越來越多人在喊,他們的拳頭緊攥著,一臉的猙獰,他們不想再看下去了,不想看到何軒的失敗,好不容易在心底積累起來的信心,受不起這麼大的摧殘。

帝級強者們一個個都像是看透一切的智者,他們淡淡的看著這場大戰,這樣的結局他們早就已經知道了,何軒有多少的力量他們很清楚,不可能會是觀武的對手。

「小子,你要忍到什麼時候才出手呢?」葉飛淡淡的看了一眼紀羽,喃喃說道。

朱子非卻是笑道:「那小子不會為何軒出手的,就算何軒被打死了,也不會!」

「你倒是了解他啊!」葉飛看了一眼朱子非,道。

朱子非不說話。

此時周圍都有些沉默,是非常的沉默!眾人看著這場戰鬥,看不到希望的戰鬥。

原本在心裡沸騰起來的熱血,被觀武摧殘得什麼都不剩了!

觀武的力量越老越強,不斷的轟擊在何軒的身上。

何軒本來的確應該很強的,面對古格里他能勝利,面對羽鳥他也能勝利,但……面對觀武這種級別的強者,他根本就贏不了!

他似乎沒有這種自知之明,用盡了一切的力量去拼,但最後依舊改變不了這個結局。

疼痛,深入骨髓的疼痛!他沒有做到如同笑天涯秒殺羽鳥那樣的瀟洒,有的只有這種痛,還有恥辱!

「為什麼……為什麼!」他咬著牙,怒吼著,想要再次反抗。

他一diǎndiǎn的將身上的氣息散發出來,試圖證明自己還有反抗的力氣,但最後卻一拳又一拳的被打了回去。

「不可能!」他怒吼一聲,體內的力量終於又一次的釋放了出來,一種歡愉傳遍了全身,他還有抵抗的力量!

砰!

觀武的一拳砸下,被他接了下來,他猛地抬頭,死死的盯著觀武:「打夠了?」

「還有抵抗的力氣么?還不錯。」觀武一diǎn都不意外,因為他看到了這傢伙還沒有心灰意冷,他要做的是,將這傢伙的信心給徹底摧毀了!

戰鬥未曾停止,眾人在見到何軒又開始反抗的時候,不由又喊了起來。

剛剛的戰鬥實在讓他們憋得太辛苦了,何軒被打得這麼慘,甚至讓他們看都不忍心看下去。

「幹掉他啊!」

「何軒,殺!」

眾人大吼著。

何軒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意,他很得意,因為有這麼多人在給他加油,原來崇拜他的人是有這麼多的。

「我一定會打敗你的!」何軒咬牙,朝著觀武看去。

觀武卻一diǎn都不意外:「呵呵,看來這應該就是你最後的信心了,我會,一定一定的將他擊垮的!」

「你做夢!」何軒怒吼,用盡所有的力氣一拳轟向觀武。

腹黑大總裁的失憶小新娘 「沒有力氣的一拳,看來你還沒有看清楚你跟我之間的差距啊!」

觀武忽然渾身發光,黑色的光芒幾乎籠罩了這個擂台,只見他的身影慢慢的飄向天空。

那雙如同審判一般的眼睛看遍了所有的人,他忽然冷冷一笑:「愚蠢的修士,看來你們還不知道你們跟天人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啊!現在我便讓你們看看,你們引以為傲的天才,是多麼的窩囊!這場約戰,是多麼的可笑!」

觀武很囂張,說話的時候眼睛都是藐視一切的,讓人很不舒服。

「我想去揍他一頓,讓他知道天有多高。」小玄握了握拳頭,說道。

「老大會告訴他這些事情的,只有老大才能將他打服。」皮皮淡淡說道。

不得不說,觀武很強大,那黑色的力量瞬間籠罩了擂台,直接便將何軒的氣勢給徹底壓制住了。

何軒咬著牙,死死的盯著觀武,很快的,觀武動了!

速度越來越快,力量越來越強。

「看看你們的天才是如何隕落的吧!」他一拳轟向何軒。

「閉嘴!我是不會輸的!」何軒大吼一聲,朝著觀武衝去,用盡了他所有的力量。

他知道,如果今天他輸了,那麼他的天才光環將會永遠消失,沒有人會理會他的對手是誰,只要是同等級的強者將他打敗,那麼,他就不再是天才!

他一定要保住天才的名頭,那就是他的一切!

然而,有時候堅持而執著換不來勝利。

「噗!」

何軒睜大著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胸前的拳頭。

他又輸了!那個拳頭直接打破了自己的防禦,打在了自己的胸前。

沉重的感覺,心臟在此時似乎受到了千斤的壓力,讓他透不過氣來。

輸了……真的輸了!

他用盡全力了,最後卻只得到了這個結果,一拳,他的信心被徹底的摧垮了。

「螻蟻,始終是螻蟻!我不會殺了你,我會讓你苟延殘喘的活下去,永遠記著今天的戰鬥!我要讓你知道,你永遠都只是一個小丑罷了!」觀武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周圍的吶喊聲早就停止了,觀眾們看著這一幕,在何軒又一次被打敗的時候,他們內心深處的信仰就崩潰了。

看著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何軒,眾人忽然對天人升起了一種畏懼感。

天人……怎麼會這麼恐怖!他們最強大的天才,怎麼會被打成這樣?

「完了,天人太強了,我們輸定了。」

「不是還有周洛嗎?周洛還沒輸!」

「何軒跟周洛不是差不多嗎,何軒都打不贏那個傢伙,周洛又怎麼打得贏?」

眾人的心中,如一潭死水!

西馬哈頗有興緻的看著,不禁冷冷一笑:「嘿嘿,看來我們的確是已經將他們的信心給徹底摧殘了啊!」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需要我出手么?」看了看周圍人們的情緒之後,黃如天忽然說道。

天人很歹毒,不但打敗了何軒,還將何軒的意念給摧垮了,甚至將修士們的信心也給摧垮了。

將何軒抬回來的是牧業,此時牧業雙眼有些紅,他朝著紀羽說道:「何軒的信念沒有了,恢復過來也會如同行屍走肉,天人太可惡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