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豪站起身來,清點了一下背包的東西,特別看了一眼兩瓶築基小丹和斬月刀,便不再理會。

他現在就可以吞服兩瓶丹藥,將自身肉身橫練的金剛不壞(殘)修鍊到很高的地步,但他放棄了這個選擇。

因為一旦他的肉身過強,去到副本遊戲世界,除了詭異的無形妖物外,遭遇其他實體妖物,那真就是碾壓了!

一旦自身過於安全,那【選項】就不會出現,甚至就算出現,獎勵也會差一大截!

為了更強!

許豪現在只能忍住!

「下次獎勵如果有戰鬥中也能夠快速回復靈力的丹藥就好了,每次都離開副本遊戲世界來回復靈力,也太麻煩了!感覺像是遊戲中的技能冷卻一樣!」

如果有之中丹藥,那他就可以快速應對各種情況的妖物,不需要因為三次施展玄階上品滅妖法器后,落入到無以為繼的地步!

許豪感嘆一聲,只能作罷,因為許家也沒有這樣的上好丹藥!

許豪拋卻腦海中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聚精會神地調整自身精氣神,等恢復足夠后,他便直接開啟了傳送。

嗤嗤嗤。

下一秒,許豪突兀地出現在349號房間,正好瞧得一團陰影盤旋在木屋陳舊木床的上空,一陣陣地起伏。

好似勞累之後的聖賢時間,充滿了頹廢!

不管怎麼說,許豪一發現噬魂妖所在的方位,手腕一抖,玄階上品滅妖法器已然噴出磅礴的能量。

強大的攻擊瞬間籠罩木床所在的一片區域。

噬魂妖也第一時間發現了重新出來的許豪,但它甚至來不及欣喜,就感到極度的恐懼。

先前因為要發泄,它無端攻擊了不少房間內的物品,此刻,它的體內詭異能量降低了極多,此刻,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它就是想要反擊,也有心無力!

最重要的是,瞬間襲來的攻擊,強度太強,籠罩範圍太廣!

「不可能!」

「你為什麼這麼強?」

噬魂妖驚恐地倒退,想要避讓。

它實在不解,對方明明擁有這麼強大的制衡力量,為何先前還差點被它抓出靈魂?

可現在驚詫已經來不及,強大的能量觸及在它身上,恐怖的能量彷彿找到了宣洩點,轟隆一聲,發出了劇烈的反應!

「啊!」

噬魂妖慘叫,但它還未有所反應,另外一道能量轟擊接踵而至,落在它身上!

「不!」

噬魂妖再次吼出一句后,陰影一般的無形身體,砰的一聲炸開。

許久后,暗影的能量收攏,凝聚,形成一塊巴掌大小的妖核。

許豪面色平淡地來到噬魂妖的妖核前,面色平靜。

四樓的妖物,已經引不起他任何的興奮與恐懼之色。

被困於木樓的各種妖物,發揮的空間太小,而且沒有人類來給與妖物們恐懼,讓一些妖物的能力根本沒有用武之地。

比如那篡改記憶的妖物,看似無解的能力,能夠禍害很多人,甚至在江北城這種地方能夠引發一場大恐怖,但在此刻的環境里,簡直一無是處!

這都便宜了許豪!

許豪將噬魂妖的妖核收起,他就地盤坐下來,取出靈石開始補充自身丹田的靈力!

靈石也不多了,即便有許大頭傾力贊助,可許家在江北城就這麼大,而且許家與疆域外勢力的交易,也逐漸消退!

財物的積累速度,跟不上消耗的速度!

或許,這次打通木樓四層后,許豪就必須考慮賺錢得靈石了。

好在他打通三樓,又滅了四樓的幾頭妖物,身上有諸多妖物的屍體,這是一筆橫財。

許豪以前沒有將其出售,一來,他實力不夠,怕引來窺覷,二來,許家還能供給他,暫時還不需要冒險。

可現在,一些手段是必須要施展了!

一炷香的時間之後,許豪從349號房間中間站起。

他體內的靈力已經是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又有三次彪射的機會!

許豪將玄階上品滅妖法器,斬月刀等一併放入背包,然後取出象牙刀以及來到349號房間的一側,撿起一個柴火點燃,隨即借著昏暗的火光,輕輕推開了已經重新恢復完整的破舊木板門。

嘎吱。

空寂,充滿惡臭氣味的四樓樓道重新展露在許豪的眼裡,充斥著詭異的氣息。

許豪踏出腳步,快速來到348號房間門外,停頓下來!

通關四樓,自然要儘可能多的獲得妖物的屍體,這些可都是錢!

無論修鍊或者攻擊,許豪都需要海量的靈石!

所以,妖物必須一網打盡!

在許豪矗立樓道的些許時間后,樓道之外,無數的妖物嘶吼聲音響起,同時,嘎吱聲,咯吱咯吱的聲音緊隨而來。

顯然因為許豪的人類氣息,將靜寂的四樓再次引活!

自古獎勵從中過,唯有套路得人心,循環才是王道,簡單才算大理……

果然,一瞬間后,許豪的眼前閃爍過帶著【選項】的光幕:

……

(新書投資還差十個人,只需要十個人了,馬上一百召喚神龍,可以爆更!另外求有能力的大佬來點打賞!)。 軍子所說的換一種活法,盡然是混江湖去了。

80年代的最初幾年,鄉下人逐步解決了溫飽問題。

但那個時候的「民工潮」還沒有出現,吃飽了沒事幹,對於處在青春期精力過剩的年輕人來說,顯然不是啥好事情。

加之「功夫熱」、外來文化的日益流行,使得崇尚英雄、兄弟義氣的「江湖風」漸成潮流。

蓄長發、喇叭褲、花格衫、回力鞋、蛤蟆鏡、自行車,風行一時,也成了鄉村時尚青年混社會的標配。

另外就是結拜異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劉關張桃園結義的三國情節在民間流傳久遠,那時候的鄉村青年,不管是要好的同學還是朋友,好像都喜歡玩這樣的遊戲。

一個月後,上河沿區的九個年輕人歃血為盟結拜為兄弟,江湖名頭「萬字型大小」。

老大大萬、老二二萬、老三三萬、老九九萬。

這些混混日後在地方上聞名遐邇,不僅是因為他們的勇猛兇悍以一當十,更在於他們悲催的結局。

後來的歷次嚴打,九兄弟中八人勞改,只有五萬因為中途退群、奔赴嵩山少林才沒有以身試法。

而這個「五萬」,就是我們的王家軍同志。

王世川每天早出晚歸,有段日子沒有見到軍子了。

一次在路上遇見了權老三,那個他最憎惡的混蛋,盡然親熱的喊他「二大」,令他很感鬱悶。

因為按照輩分,他們應該是五代朝上的表兄弟關係,平時見面總是喊他老二的。

「我和你家軍子如今是把兄弟了!我排行老三,他是老五,以後二大有啥需要的招呼一聲,我權三子兩肋插刀!」

權老三親熱的攀著關係,滿臉的堆笑也藏不住他那眼神中的邪惡。

王世川表面寒暄,其實肺都氣炸了,他想不通自家侄子怎麼能和這種人渣混到了一塊。

回到莊子,直接就把車子開到了大哥家門口,他要當面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軍子是在外邊交了些朋友,上次他們還在我家商量開家磚瓦廠。世川,你侄子的品性你知道,不會做壞事的,你就別多心了。」

成子大娘給王世川端來茶水,很是淡然的答道,她還沒有發現自家兒子有啥出格的地方。

「軍子是個好孩子沒錯,可他跟權三子這樣的混蛋結拜兄弟能學到啥好?大哥,軍子回來你該管管他了!」

王世川不耐煩的喝乾了杯中的涼茶,又對着大哥王世春吼叫了一通。

「軍子他們拜把兄弟的事我知道,也不反對。這事沒啥不好啊,我們老父親從前不還和他的同學結為十八弟兄嘛。將來咱家遇到了難處,這些人還能出面幫忙。」

王世春為軍子護短道,或許所有父母的潛意識中,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活的精彩張揚一些。

出門前呼後擁,在社會上呼風喚雨,老爹老娘也會感到倍有面子。

過去的多子女家庭,最不受父母待見的,往往都是最老實巴交、吃苦耐勞的娃,可能就是這個原因。

「跟好人學好人,跟馬虎學咬人!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學做二流子,這個死孩子,回來讓我碰到了捶死他!」

王世川憤恨的嘀咕道,大哥夫妻倆對於兒子縱容的態度更令他感到氣憤。

他太了解軍子了,本就剛烈好強的個性,打起架來能夠玩命。

這孩子現在要不懸崖勒馬,將來他們老倆口哭的日子還在後頭。

「王世川,軍子是你大侄子也是我兒子!他哪個地方不好了?你這麼看扁他!還二流子呢,我看你倒像個二流子!一天到晚騎個電驢就瞧不上張瞧不上李了!」

做母親的哪能容忍別人對自己的寶貝兒子指手畫腳,親叔叔也不行,成子大娘瞬間就和小叔子翻臉了。

「王世川!一家人就不能好好說話!大嫂你別生氣,我來講他。軍子我們也是當兒子看待,都希望他好,呵呵。別在這逞能了!跟我回家!」

衛蘭聽到了摩托車的轟鳴聲,卻沒看到丈夫人影,就知道他去大哥家了,也趕緊跟了過來。

正好碰到大嫂開罵了,慌忙進來打圓場,連拉帶扯的把王世川拽出了大哥家的院門。

「這個混球,讓我逮到了捶死他!」

王世川還是不解氣,罵罵咧咧的上了車。

「你大哥大嫂是對老糊塗,你也不是不知道,看不到自己臉上的灰,你跟他倆能講出啥道道?碰到軍子本人跟他好好談談,你的話這孩子能聽進去。」

衛蘭嘿嘿樂了起來,當時的架勢她要是遲進來一步,後果不敢設想。

大嫂和小叔子干起架來,那可就好玩了。

第二天,王世川沒有出門,專門在家等著軍子。

自家的侄兒眼看往火坑裏跳,他的父母糊塗,做叔叔的怎麼也得管管。

一直到傍晚時分,村口才傳來了摩托車的聲音,王世川知道王家軍回莊子了,趕忙迎了出去。

「軍子!你到哪遊魂去啦?過來,我有話問你!」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