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辰抓住機會,沒有一點放棄意思的追擊。

「小子你別太過分了!」

孔雀准聖暴怒嚎叫,此刻他受了傷,拖著傷軀逃跑速度卻是慢了許多,如果許辰真要一直追擊,他怕是不好脫身。

「你一路追殺我的時候怎麼就沒想過會過分的事?」

許辰冷笑,然後漠然道:「再者,都現在這個時候了,我即便過分,你又能如何!」

「……」

孔雀准聖含怒,奮力逃跑。

兩人情況頓時轉變,孔雀准聖從追殺許辰,變成了被許辰追殺。

一路飛馳,許辰快要接近孔雀准聖,番天印再次呼嘯而出。

「小子,你給我記住!」

孔雀准聖心驚,狠狠一咬牙,砰一聲整個身體爆炸,隨後一道靈光驟然遠去,速度遠遠超過九萬里,達到了瞬間十萬里的速度。

「逃?!」

許辰目光一動,腳步在動彈之間,面色忽然一變又停了下來,沒有再追擊。

「怎麼不追了?」

麒麟不由喊道:「追啊,他還能逃到哪,追到他的族內!」

「不行了。」

許辰皺眉道:「一氣化三清的效果快要過去了。」

說話間,他身形一顫,氣息驟然減弱,很快兩個一模一樣的許辰從他體內走出,兩個化身均是對著許辰點頭后,消散在了天地之間。

「他娘的。」麒麟暴躁:「這秘術只能撐這麼一會?」

「能有這效果就不錯了。」

許辰搖了搖頭:「先回去見洛族准聖吧。」

「可我的金磚,他毀了我的金磚。」麒麟不滿開口。

許辰笑道:「我不是給了你昊天鏡?昊天鏡的能力比金磚強多了,而且我們還奪了他的滅世雷劍。」

「……」

麒麟沉默,然後道:「不行,損失的是我的東西,這得到的戰利品也的歸我,這把滅世雷劍給我吧。」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許辰笑道:「從一開始就打好了這把劍的目的吧?」

說著,許辰搖頭:「可惜不行,滅世雷劍我比較看好,這樣吧,你想要的話周天星辰劍我可以給你,或者。」

沉吟了一會,許辰道:「你實在想要,我把七彩神光讓給你吧,有金鼎在,七彩神光對我其實也不是那麼的有用。」

「好啊!」

麒麟頓時驚喜:「那把七彩神光讓給我啊,你看我有昊天鏡和七彩神光,只要我出手,兩者配合絕對可以把對手的至寶一搶一個準。」

「嗯。」

許辰點頭,把七彩神光讓了出去。

他想的很簡單,七彩神光這種東西只要不再敵人手中就好辦,他本體還是持有殺伐類至寶比較好。

尤其現在他有了兩個化身,此刻一把滅世雷劍,一把周天星辰劍正好可以一個化身配備一把,而他本尊有番天印,如此就圓滿很多了。

「走了。」

念頭落下,許辰返回洛族。

……

當許辰到了洛族后,就見洛老氣色虛弱的坐在椅子上,臉色有些發白的看著他。

許辰皺眉:「洛老,你這是怎麼了?」

「沒什麼。」

洛老笑了笑:「之前聽聞你去了孔雀一族,我擔心你被孔雀准聖堵截便去攔截他,誰曾想他和天蠍族准聖在一起,我和他們兩人一起交手,卻是吃了虧,也沒能攔住孔雀准聖,只攔下了天蠍准聖。」

「多謝洛老。」

許辰點頭,然後道:「不過洛老放心,我已經為你教訓了孔雀准聖一次,他也受傷了。」

「哦?」

洛老驚訝的看了許辰一眼,然後笑道:「聖子在開玩笑吧。」

許辰就算得了最後枷鎖之地的試煉獎勵,現在也還是一個主宰,主宰怎麼可能是准聖的對手。

「這是他的滅世雷劍,也是他們孔雀一族的最後一件至寶。」許辰取出滅世雷劍給孔雀准聖看了一眼,然後笑道:「我搶了他的劍,還順便傷了他一次。」

「竟然是真的!」

洛老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許辰:「你怎麼做到的?」

孔雀准聖乃是准聖強者,還有至寶,許辰一個主宰是怎麼讓准聖吃虧的,甚至搶奪了對方的至寶。

「也不算什麼,你傷勢重不重。」

許辰看向洛老問道。

「我的傷啊。」

洛老苦笑:「暫時怕是不能和你一起征戰了,我的傷頗為影響戰力,需要幾年時間來修養。」

「這樣啊。」

許辰皺眉,這樣一來他傷了孔雀准聖的機會就沒有了。

「好。」

最終許辰還是點頭:「那等洛老的傷好了之後我們再做打算吧。」

儘管他心裡不滿也沒辦法多說什麼,洛老已經受傷,他強行讓洛老拖著受傷之軀去戰鬥,即不妥,怕也起不到什麼作用。

「正好孔雀准聖也傷的比較重,你先安心療傷吧。」

許辰說著,轉身告辭。

雙方兩人都是受傷,他和孔雀天蠍的賬,卻是暫時不能算了。 女媧城內,許辰尋了一處僻靜的地方,開始閉關潛修悟道,暫時放下了對孔雀一族開戰的打算。

現在雙方均有傷員,互相又有牽制,強硬開打十分困難,重要的是就算現在開戰了,雙方也是勢均力敵,他的優勢並不大,想要抹除對方的種族必然費勁。

如此還不如退一步,趁著雙方調息的時間,許辰先把修為突破,成為真正的准聖實力大漲之後再回來,到時候對付一個孔雀族就容易多了。

與此同時,許辰的兩個化身開始行動,破空離去,直奔南方的元始天尊城。

晉陞准聖境界他不僅需要功法,還需要大道提升,也需要足夠的天道碎片。

天道碎片很簡單,這次去元始天尊城就滅掉銀翅族麾下的幾個神族勢力便能湊夠。

大道提升則是一個需要領悟的過程,無法預測。

最難的是准聖境的功法,涅槃問天經乃是元始天尊宮內的聖級秘術,搶奪不了,還需要謀划。

一路飛馳。

兩年之後,背負了先天銀翅的化身趕到了元始天尊城,尋了一個客棧落腳,另外一個化身則帶著滅世雷劍去了銀翅一族的方向,兩大化身分頭行事,各有目的。

停留在元始城的化身,在客棧內改變了容貌和氣息。

「為了方便行事,我就叫星辰了。」許辰化身變成一個樣貌平凡的青年,背負周天星辰劍,外出四處尋覓打探消息。

停留了三天,化名叫星辰的許辰終於是得到了第一個有用消息。

「元始城有四位聖子,五大聖族,整體實力卻是比女媧城要強上一些啊。」

許辰沉吟,五個聖族中包含了他之前惹到的銀翅一族,但四個聖子中卻沒有銀翅一族的人,由此可見,銀翅一族是元始城中最弱的一個聖族了。

「這倒挺好,沒惹到元始宮的人,謀取元始宮秘術的難度也就沒有額外增加。」

「但我該怎麼做才能得到元始宮的秘術。」

沉吟中,許辰起身,分別拜訪元始城中擁有聖子的四大聖族。

除了銀翅族外,元始城的四大聖族分別是天生掌控風的銳風一族,這一族本是無形的風之形態,但由於要接近聖人的關係,皆是化成了人形,卻也是半透明的人形,十分特別。

第二個聖族是夕輪一族,這一族的額頭上都有一道赤紅的夕陽靈光,腦後有一輪夕陽虛影,最為擁有神性。

第三個聖族是碧凈族,傳聞是大海化形的種族,同樣頗為特別。

第四個種族是金猿一族,除了滿頭毛髮外,這一族也是最接近人類形態的種族了。

許辰一個接著一個拜訪,最後都失望而歸。

「果然,這些聖族都不敢私自泄露聖人秘法啊,連他們都不曾擁有,只有聖子具備。」

「如果找上聖子……」

許辰沉眉,恐怕也不行啊。

「這該怎麼辦,難不成要我化身混入元始宮?再謀取一個元始宮聖子的身份?」

他琢磨著,漸漸無奈搖頭:「似乎只能這樣了。」

這也是一個辦法。

對於他來說也不是太難,他現在已經是主宰境的修為,而且實力碾壓各大聖子,有這種實力存在,想要成為聖子也不是很難的事。

「就算之後被聖人發現什麼端倪,我現在也只是一個化身而已,死了就死了。」

許辰沉吟中回到客棧等待。

在元始城內成為聖子的規則和女媧宮不一樣,女媧宮需要渡過近聖院等多重考驗,而元始城就簡單很多,在城中心有一座天梯,天梯直通九霄之上的女媧宮,分三階段。

第一階段是上百層天梯,成為聖人門徒,第二個階段是直入元始宮,成為聖人親傳弟子,第三個階段是入聖人殿面見聖人之像,直接成為聖子。

天梯百年開放一次,每一次都有無數人前來爭渡,但這麼多年來只有四人登頂成為聖子。

「成為聖子是登天梯,原來這麼簡單。」

許辰眼中露出喜色,如果只是這種規則,那他到時間后直接登上去便是,以他現在的實力和天賦,登頂並不是多難的事。

「早知如此之前就不用那麼費力了。」

他沉下心來再次打探一番得知距離下一次天梯開放時間還有三年時間。

「三年時間。」

微微沉吟,他很快釋然,只是三年而已,一晃也就過去了。

另一邊。

許辰的第二個化身已經到了銀翅族麾下的種族勢力,直接掀起殺伐,一天之內,一個擁有主宰的後天神族已經被他滅亡,一百個碎片再次到手。

由於速度很快此時並未驚動銀翅一族的准聖,他順利的趕到第二個種族大開殺戒,又是一天過後,一族滅亡。

「該死!」

銀翅族准聖終於警覺追殺。

第二個化身冷笑,將天道碎片和滅世雷劍往天穹一送,飛向第一個化身所在的地方,然後悍然無畏的迎著銀翅族准聖殺去。

「就憑你也敢與我正面抗爭,給我去死!」

銀翅准聖震怒不已,之前出了一個許辰來和他作對已經讓他臉上無關,現在居然又有人無緣無故找他麻煩,當他銀翅族是泥捏的不成,誰也來咬兩口?

「嗡!」

第二個化身動用九禁皇極術和銀翅准聖糾纏,終究是實力差了太多,很快落入下風。

「你是什麼人,又為什麼與我銀翅一族作對,把你的底細全部交代清楚!」

銀翅准聖抓住了化身,猙獰逼問。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至於為什麼和你們作對的原因很簡單,我只是缺少天道碎片,所以來你這裡取一點而已。」許辰化身平靜說道。

銀翅准聖勃然大怒:「你當我這裡是什麼地方!」

他揮手,大力拍在許辰腦袋上:「給我去死!」

許辰冷笑看他。

「你還能不怕死?!」

銀翅准聖見許辰神色更怒,出手更加無情,砰!

一掌落下,許辰化身變成無數碎片,然後隨風飄散。

「什麼?!」

銀翅准聖瞪眼,隨即醒悟:「化身!這麼強的化身……難不成,又是那個該死的小子?!」 銀翅一族的准聖震怒。

而在元始城,許辰的第一個化身伸手一招,雲端有一柄劍和一堆包裹好的天道碎片飛了下來,落在他手中。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