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繼續認真的擦著盤子。

孟莜沫一噎,怎麼這麼好說話了?

但是,她必須再糾正一個很重要的事情。

「寶貝,你不能叫他未來爹地,他是你媽咪的大老闆,我和他沒有那層關係,也更不可能有那層關係。」

小包子:「為什麼不可能啊?媽咪喜歡未來爹地,未來爹地也喜歡媽咪。兩情相悅,不就是一對嗎?」

孟莜沫:「誰告訴你我喜歡他了?」

小包子突然仰起頭看著孟莜沫,一一指出來,「你的眼睛,你的眉毛,你的鼻子,你的臉……好多好多都在說你喜歡他!」

孟莜沫狡辯,「但是我的嘴沒說那就不是,再說你說的都是什麼東西?這些怎麼可能證明?」

小包子咧嘴一笑,又一一指出來:「媽咪看未來爹地會犯花痴哦,眼睛一眨不眨的。眉毛也會彎起,顯得媽咪心情非常好。而且和未來爹地說到敏感話題時,媽咪的鼻子會縱一下呢,臉也會紅,這是害羞的表現。媽咪可是無敵超人呢,怎麼會害羞呢?也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媽咪喜歡上未來爹地了,還不承認,你兒子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呢。」

小包子說完,還非常得意的吐了吐舌頭,繼續擦盤子。

孟莜沫直接給愣住了,她有表現的那麼明顯嗎?

但還是不承認,「胡說八道,這盤子你自己洗吧,我去洗澡睡覺了。哼!」

說完,扔下手裡的盤子,解下圍裙就走了。

小包子偷著笑了笑,看了看池子里的髒水,咦,就剩一個盤子了,我洗就我洗吧!

洗完盤子擦好放好,出來就聽見浴室里傳來唰唰的水聲,以及茶几上的手機鈴聲。

小包子走過去,拿起媽咪的手機一看,是沈子軒的電話。

便直接接通,「子軒叔叔,是我。」

沈子軒:「讓你媽咪接電話。」

小包子看了眼浴室門,「媽咪這會不方便。」

沈子軒的聲音有些沖:「你媽咪搞毛不方便?趕緊的!」

小包子:「媽咪在洗澡。」

沈子軒:「……」

小包子:「子軒叔叔收到信封了對嗎?」

沈子軒:「你小子忘恩負義是不是?咱們倆的關係就值一千萬?再說這一千萬哪來的?這麼大一筆錢,你別做了什麼糊塗事。」

小包子:「放心好了,那筆錢是我未來爹地給我的,畢竟我未來爹地給我的還不止一千萬呢。」

給的可是一個億,雖然未來爹地還不知道這件事……但是他清楚就夠了。

沈子軒聲音有些咬牙切齒:「你口中的未來爹地是陸錦煜對不對?」

小包子有些驚喜,「子軒叔叔你終於知道啦,我就怕你一直不知道,我滿的心裡都快過意不去了。」

沈子軒:「……」他這個氣啊!

小包子:「子軒叔叔放心,我們的約定我沒有忘記,等子軒叔叔遇到了喜歡的女孩,我一定幫子軒叔叔追到手。」 「放心好了,哥不是一般人。」

莫雷說這句話的時候,左手提溜著依琳,右手握著大劍,低頭俯視朝他飈射而來的霧氣武器,心裡感嘆,這簡直就是從地下往天上下的大雨啊!

……這種充滿激情的時刻,似乎應該來的激昂熱血的台詞。

——以增加戰鬥力!

「你以為——我是誰啊!!!!」

莫雷一聲高喝,大劍輕揮,斜斜飛在天空里的身子一挺,腳下突然間就出現石色的圓盤。

那圓盤逸散著輕微而神秘的光芒,拖住了莫雷的身體。

莫雷曲腿,而後用力一蹬,借著那圓盤的助力,輕而易舉地跳開了霧氣武器的射殺範圍。

依琳被莫雷提溜在手裡左右亂晃,眼瞧著霧氣武器被全數高高地閃在天上,不由吃驚地瞪大了眼睛。

而他們下方的地面上,阿斯蘭、布萊克、莉莉三人左躲右閃,不時用手中武器去格擋身後追來的霧化武器。

那霧化武器被三人手中的武器一碰,就像是濺開的水滴,一下子消散無蹤。

莫雷在天空里瞧見,不由愣了一下。那霧化武器再次追來,他心中猶疑,卻也不敢嘗試,腳下再次出現圓盤,帶著依琳一躍避開。

「這是怎麼回事?」他邊躲邊問:「那霧氣武器似乎挺脆弱的樣子。」他這句話,是問依琳,也是問c.c。

他只需要一個答案就行。

「深河四蹄獸的霧氣武器鋒利但易碎,因此極易破壞。不過再這麼下去,只怕他們的武器也會因為格擋霧化武器磨損太快,早早完蛋。」依琳皺了皺眉,咬牙將從身側飛過的霧氣武器一劍斬碎。

而c.c應該是通過莫雷的心裡聽到了依琳的說話,於是沒有再做出解答。

「這樣么?」莫雷立刻開始採用反擊模式,腳踏石色圓盤連連避閃,用手中武化武器打碎霧化武器。然而他又躲避了兩三回,便又心中疑慮,問道:「這樣子應對,也太過被動了些吧?那深河四蹄獸要趁現在攻擊過來了怎麼辦?」

「這個不用擔心。」依琳也同莫雷一起揮劍消耗霧化武器,邊回答說:「深河四蹄獸在發動這種攻擊的時候,為了全力操控霧化武器,自己的身體,是不能動彈的。這時候其實是對它進行致命攻擊的打好時機。」

依琳說到這裡時,莫雷已又一次腳踏石色圓盤,躲開拐彎追襲過來的霧化武器。

莫雷手裡的大劍來自於前世里被他視為最大金手指的武化,楪祈來到這個世界上后,莫雷再拿出來,雖然已經被記錄進行了削弱,但在堅硬和鋒利方面還是妥妥的沒問題的,因此他格擋起霧化武器來,絲毫沒有顧忌,不像依琳他們,需要控制力道與技巧,以減少武器的損耗度,所以達到的效果,也是分外強悍分外犀利。

追著莫雷和依琳的霧化武器,已經消失了足足有五分之一。

依琳依舊不敢放鬆,她和莫雷能夠完全躲閃霧化武器,是不需要專門格擋的,因此只需要出劍消耗霧氣武器就可以了。她邊揮舞著手裡長劍,邊說:「但是這種方案,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難。霧化武器的攻擊,已經足以讓人焦頭爛額了,再分心去襲擊深河四蹄獸,基本上是沒有可能的。」

莫雷挑了挑眉毛,再次轉折躲閃,邊說:「那這大會給你們安排這苦逼的魔獸,讓你們找死么?」

依琳一時愣住,不知道該怎麼回話。

這時候,地上的阿斯蘭、布萊克、莉莉三人已經相繼挂彩,阿斯蘭一手下垂,無法動彈,布萊克頭頂上被連著頭髮削去了一塊皮肉,鮮血淋漓,讓人不忍去看,而莉莉身上到處都是划痕。他們手上的動作比剛才遲緩了些許,情況糟糕得很。

「老是這麼躲閃,即使我有虛空基因這項bug,也頂不住啊。」莫雷長長吸了口氣,眼睛瞟向還在凝神控制霧氣武器的異界版四不像——深河四蹄獸,「不管怎樣,有這樣的辦法,總該試一試的。」

「莫雷先生,你要做什麼!?」依琳愕然睜大眼睛,轉頭瞧著莫雷,連手上揮劍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莫雷輕輕一笑,卻沒有回答。他再瞥一眼那漂浮在河面之上的深河四蹄獸,握緊了手中的大劍。

那來自於楪祈的武化給他一種溫暖強大的感覺,讓他心裡騰起某種難以言明的自信——

他忽然覺得,如果自己的話,能夠成功一試,也說不定。

而且——他轉眼瞥了一眼遠處站立在昏迷的楪祈身旁的狩獵場管理員博索——有這位皇家狩獵會的主持者在,自己的生命安全,是不需要顧慮的。

畢竟這又不是生死大賽。

他深吸口氣,做出了決定。

泛著石色光芒的圓盤再一次出現在腳下,莫雷用腳使勁一蹬,翻身躍起,已然成了頭下腳上的姿勢。

霧氣的武器嗖嗖嗖從下方連連射過,依琳卻因為莫雷的動作變得突然迅疾,而措手不及,無法施以攻擊,進行消耗。

她眼睜睜地瞧著莫雷倒轉身體,不由得有些膽戰心驚。

而下一刻,那高空之上,莫雷的腳尖位置,石色的圓盤已再一次出現。

那圓盤像是被大地的引力吸引,狠狠地壓了下來。

依琳只覺自己和莫雷首當其衝,一時呼吸一窒,緊張的瞳仁驟然一縮。

在這時候,依琳才第一次細細觀看了那泛著石色光芒的圓盤。

那規則完美的兩個圓,構成一個任何人都難以挑出毛病的環來。那環中,和那小圓中,曲曲折折交疊著複雜的紋路,神秘而令人心醉。

石色的光芒,似乎都由那紋路中散發出來。

——這是魔法陣!

——如此簡單,如此輕易,如此被莫雷隨便腳一踏,就能踏出來的魔法陣!

——讓人在空中滯留,甚至可以憑此登天的魔法陣!

這片刻間,莫雷已用雙腳在那石色魔法陣上用力一蹬,帶著依琳朝地面上俯衝而去。

依琳借這片刻的時間,忍不住看了一眼狩獵場管理員博索身旁那正在昏迷中的楪祈。

「召喚出這樣的人物,已經不是一般的召喚師了吧?」

……

在依琳心中驚駭的一瞬間,莫雷已然落地。

莫雷落在阿斯蘭等三人身旁,將依琳放下,對依琳說道:「依琳,你和他們一起先對付這些霧氣武器。我上去試試……」

「這怎麼可以?」依琳急道:「莫雷先生,很危險的。」她想抓住莫雷胳膊,可是這時追蹤而至的霧氣武器已然到了跟前,莫雷早早跳開,依琳也不得不躲閃格擋。

而待這一陣霧氣武器被她躲過,莫雷已然動身,往深河四蹄獸的方向而去。

再下一刻,霧氣武器再一次襲來,意圖將依琳淹沒。

依琳無奈之下,只好躲閃格擋,往阿斯蘭等人方向撤去。她剛才一直被莫雷帶著躲閃,身上連一點傷都沒有受,這時氣力十足,而且霧氣武器已經少了不少,這時應對起來,倒是不怎麼手忙腳亂。

她邊躲閃格擋,邊招呼阿斯蘭那三人,慢慢往一處匯去。

「那個傢伙呢?」待四人離近了一些,阿斯蘭突然叫道。他所說的那個傢伙是誰,其他三人自然明白。他們分身無力,應付霧氣武器,已然用上全力,沒法分心去看,也自然無法看見剛才莫雷和依琳的動作。這時有依琳過來,分擔了一部分壓力,他們才有餘力聽取依琳的指揮,以及說話。

依琳咬了咬牙,突然間覺得對阿斯蘭真正有些反感。莫雷已經做出那樣大的冒險舉動,去對付深河四蹄獸,好讓他們解脫危險了,可是這位皇子殿下,竟然還對莫雷耿耿於懷。即使是因為壓力過大,也不能老是這樣吧?

她張了張嘴,想要回答。

然而話還沒來得及出口,就突然遇到驚變。

她只見身前那些剛剛襲來的霧氣武器,突然間調轉方向,朝河水上撲了過去。

「怎麼回事?」她一轉頭,卻見阿斯蘭、布萊克、莉莉三人身旁的霧氣武器,也無一例外地掉轉了方向,刷刷刷刷退了回去。

然後下一個瞬間,她就明白過來。

那被各式各樣的霧氣武器遮擋得影影綽綽的河水上面,隱隱有石色的光芒閃耀消失,再閃耀,再消失……

眾人一時都愕然瞪大了眼,就連遠處所站的狩獵場管理員博索也沒能例外。他顯然不會想到莫雷竟然這麼膽大,膽敢一個人冒險,殺向深河四蹄獸。

博索管理員瞥了眼旁邊的楪祈,而後雙腿微曲,深吸口氣,做好了出手救人的準備。

隨後,就見那霧氣武器的包圍之中,石色的光芒驀然間一閃,莫雷衝天而去,擺脫了霧氣武器。

阿斯蘭三人訝然出聲,顯然有些不敢置信。

「那是莫雷先生?」莉莉如此跟依琳確認。

然而依琳卻無心回答。她緊緊盯著莫雷的動作,瞧著莫雷的身軀在天空里翻轉,腳下的魔法陣將其向箭一樣推送到深河四蹄獸的身旁。

然後石色光芒又是一閃,莫雷閃在了河上、深河四蹄獸的身體下方。

——那個地方,是深河四蹄獸的弱點所在。

「昂!!!!」

深河四蹄獸一聲高吼,滿天那沒有追上莫雷的霧氣武器霎時間炸碎,還原成茫茫白霧,將莫雷和深河四蹄獸的身影都遮在了其中。

*********

感謝愛玩h遊戲的騷年人童鞋建群一隻,歡迎各位讀者入群來玩

群號【248767486】 白霧狂卷,將莫雷和深河四蹄獸一起籠罩,使一人一怪再難以被眾人看見。

遠處眾人都擔憂不已,依琳搶著就要上前,卻被阿斯蘭、布萊克、莉莉三人強行攔下。霧氣中連深河四蹄怪在哪裡都找不到,又談何去幫莫雷?而且以他們現在的狀態,殺將過去,也只是憑添麻煩而已。

「依琳,不要著急,莫雷先生現在應該還沒有危險。」阿斯蘭攔著依琳勸慰,「博索先生都還沒有出手呢。」

依琳怔了一下,這才安靜下來。

而他們都沒有注意到,站在楪祈旁邊的狩獵場管理員博索身子前驅,整個身體的神經都已繃緊了。博索管理員的眼睛泛著微紅的光芒,像是憑此就能將視線送進白霧之中,看到莫雷和深河四蹄獸。

那河水上的白霧之中,突然間就響起一聲大喝。

那喝聲捲起微弱的石色波浪,在白霧之中若隱若現。

——那是莫雷的聲音。

眾人心裡都是一緊。

可博索管理員依舊沒有動。

緊跟著,白霧之中,又傳來深河四蹄獸的高吼——

「昂!!!!」

眾人不知情況,都心裡焦急,緊緊頂著白霧。

那白霧之中,忽然有一潑腥血四濺開來,將白色的霧氣染得殷紅。

眾人由外看去,就只見那河水之上,紅白相見的霧氣緩緩逸散,越來越淡,卻越來越顯腥重,重的令人鼻尖發堵,呼吸不爽。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