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蘇瑾月起身向著外面走去。

格瑞特拿起桌上的瓷瓶,若有所思的打量著,許久,他站起身向著外面走去。

走到門口,他停下腳步,回過頭看向辦公室,長長的嘆了氣,腳步堅定的向著樓下走去。從今天起,這裡將不再是他的了。重要的東西他昨天就已經收走了,至於餘下來的東西,不管蘇瑾月是留是扔都與他無關了。

蘇瑾月來到樓下,看到商場已經營業了,便走了進去。她之前答應過田葉,等商場營業的時候進去看她。而且她也打算買幾件冬衣。

商場剛剛營業還沒有什麼人,蘇瑾月來到田葉所在的櫃檯,看到田葉正在給一名客人介紹著一塊手錶,便在一旁看起了別的手錶。

「蘇瑾月!」一道驚訝的聲音在蘇瑾月的身後響起。

蘇瑾月轉頭望去,只見來人是她的初中同學葛雲喜,上一次她在離開上新村的時候,曾與她和她的男朋友見過一面,當時她還留了電話給她,沒想到她也來了京城。

「真的是你啊?我還以為認錯人了呢,你怎麼也來京城了?」葛雲喜走到蘇瑾月的面前笑著看著她。

「我來這裡上學,你男朋友和你一起來京城了嗎?」蘇瑾月微笑道。

「早分了,不說他了,你來這裡是買衣服的嗎?正好我在這裡當服務員,可以給你打個折。」葛雲喜笑道。大冬天的蘇瑾月穿這麼少,肯定是沒錢買衣服。她那裡正好有一件客人不要的衣服,倒是可以便宜點賣給她。

她在這裡上班已經有兩個月了,常常會有客人買了新衣服將舊衣服丟在這裡。她就將舊衣服帶回去洗洗,拿到舊衣鋪去賣掉,也能值個一兩塊錢。能買得起友誼商場衣服的人,穿的衣服肯定是不會差的哪裡去的。

看了一眼田葉見她還在忙,蘇瑾月點了點頭,「那去你的櫃檯看看吧。」

跟著葛雲喜走到角落的一個櫃檯,裡面的衣服琳琅滿目,不管款式還是料子,都看上去很不錯。

「雲喜,她是誰啊?」櫃檯里另一個服務員看到蘇瑾月問道。

「她是我初中同學蘇瑾月,我剛剛在商場里遇到她,就帶她過來看看。」葛雲喜對著馬麗華使了個眼色。

馬麗華明了的笑了笑。

蘇瑾月走到一件白色的長款滑雪衫面前。這件滑雪衫,就算是在將來款式也是不過時的。

「蘇瑾月,那件衣服你可不要碰,容易臟。」看到蘇瑾月正看著白色滑雪衫,葛雲喜提醒道。

蘇瑾月皺了皺眉,頓時打消了想試一下的想法。

「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拿件衣服給你。」葛雲喜說著,就向著裡面的倉庫走去。

不一會兒,她提了一個袋子從倉庫走了出來,來到蘇瑾月的面前,將袋子里裝著的一件黑色舊滑雪衫拿了出來,「你看這件衣服,只要二十塊,便宜吧?」看蘇瑾月的樣子二十塊或許也拿不出來,不過也沒關係,蘇瑾月拿出來的錢再少,總歸比舊衣鋪要多。 格瑞特將書房裡自己要帶走東西都收拾了起來,抬手看了一下時間,發現已經快晚上十點了。

他走出書房,打算去父親房間看看他的情況,只是敲了半天的門都沒有人回應。

想了想,格瑞特向著樓下走去,果然看到父親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發著呆。

搖了搖頭,走到布魯斯的身旁坐下,「父親,你還是將葯服下去吧。」隨著時間的過去,他心中也是越來越擔心。

布魯斯搖了搖頭,拿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到現在還沒有什麼反應,他懷疑蘇瑾月是騙他們的。

「等等!」格瑞特伸手握住布魯斯的手,將他的袖子向上翻去,只見他的胳膊上已經青腫一片。

布魯斯害怕的咽了咽口水,伸手拉開自己的衣服,發現胸口也是青紫一片,連忙拿出瓷瓶打開,將葯服了下去。還好格瑞特發現,不然他說不定會無聲無息的死去。

葯下服去沒多久,手臂上,胸口上的青紫,就慢慢的褪了下去。

看到自己的膚色恢復正常,布魯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無力的癱坐在沙發上。剛剛的那一刻,他感覺自己離死亡是那麼的接近。那一刻他真的好害怕,害怕自己就這樣死去。心中也更加的慶幸,自己沒有反悔,不然他真的後悔也來不及。

現在他只期待,明天能早一點到來,他能早一點離開華夏,從此以後他再也不想跨入這可怕的國度一步了。

蘇瑾月出了商場,就去了店裡,隨著越來越多的人知道美麗佳人,店裡的生意也是越來越好,一直忙到了打烊才回了家。

看到家裡亮著燈,蘇瑾月臉上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快步向著裡面跑去。

狂傲毒妃:本王要定你 「大哥!」見到正坐在堂屋喝茶的蘇言閱,蘇瑾月高興地走上前。

「怎麼這麼晚才回來?」蘇言閱微笑著拿起一個空茶杯,幫蘇瑾月倒了一杯茶。小妹的實力,他自然是不擔心她會出事的。

「去店裡了,一直忙到打烊才回來。」蘇瑾月走到蘇言閱對面坐了下來,接過茶喝了一口,「大哥,負責清蓮丹的人,你安排好了嗎?」

蘇言閱點了下頭,「我將這件事交給了青石負責。」

「就是大長老的孫子?」蘇瑾月問道。如果她沒記錯的話,蘇青石現在也已經是玄級後期的實力了。以他的實力來管理丹藥,最適合不過。

「嗯!」蘇言閱微笑著點了一下頭。有了聚靈石和聚靈陣后,醫谷眾人的實力更是一日千里。他只用了幾天,就已經是天級中期了。

「大哥還要安排幾個人給我。」想到剛剛接手的友誼商場蘇瑾月說道。

「嗯?」蘇言閱疑惑的看著蘇瑾月。

蘇瑾月就將自己如何接手友誼商場的事說了一遍,「現在已經辦好了過戶手續,所有屬於格瑞特的勢力都已經退了出去,只是現在商場的管理層處於空虛狀態,急需要管理商場的人才加入。」友誼商場的營運倒是沒有問題,但是長時間這樣下去也是不行的,所以她必須儘快將人補充進去才行。

蘇言閱想了想,「小妹,要不你還是招聘吧。醫谷的人雖然不少,但是卻沒有管理這方面的經驗。」醫谷屬於隱門,平時除非必要,不然醫谷的人很少出來。除了醫術外,醫谷的人連社會經驗都不足,更別說去管理商場了。

蘇瑾月點了點頭,沉吟片刻,臉上露出了一抹驚喜的笑容,「我想到了一個人,他或許可以接下這個擔子。」那個人前世也是一個商場的負責人,在九五年的時候,他接手了一個虧損的商場,只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就將讓那家商場改頭換面,一躍成為了京城商場界的代表。

現在的他應該剛剛畢業沒多久,還處於找工作的階段。她打算明天放學後去找他。或許現在的他還沒有經過社會的打磨和歷練,但是只要他是璞玉,總有一天會成為玉石的。

「誰?」蘇言閱挑眉。

「他叫韓毅遠,畢業於京大經濟系,是一名難得的管理人才。」蘇瑾月道。她前世和韓毅遠見過幾次,也算是朋友。他的那些資料,就是在和他交談的時候得到的。

蘇言閱點了點頭,「你什麼時候去找他?要我陪你一起去嗎?」

「我打算明天放學後去找他,他那個人的脾氣有點怪,我一個去就好。」蘇瑾月拿起茶壺放蘇言閱和自己將茶倒滿。

蘇言閱點了點頭,看了一眼手錶,「時間不早了去睡吧。」

「大哥晚安!」蘇瑾月笑著點了一下頭,站起身向著房間走去。今天一天下來也是很累了,她打算今天好好的睡一覺。

大街上車來人往,川流不息。

陰沉的天空開始飄落起了點點雪花,一名身穿軍綠色大衣,頭上戴著雷鋒帽的年輕男子,無精打採的從一家公司走了出來,他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簡歷搖了搖頭。這已經是他面試的第二十家公司了。可能是他提出的要求太高,對方一聽他的要求,就直接拒絕了他。

「不好意思,我們公司已經不缺人了。」

「我們的公司好像不太適合你的要求,你還是找其他的公司吧。」

「抱歉!我們要的是策劃方面的人才。」

「…」

回想起最近找工作縷縷遭到拒絕,年輕男子搖頭嘆了口氣。他覺得自己提出的要求很合理,為什麼那些公司卻都不接受呢?

雪越下越大,紛紛揚揚的雪花,很快就在地上形成了一層薄薄的白霜。街道上,行人也開始慢慢的稀少了起來。

再一次被一家公司拒絕後,年輕男子踩著薄薄的雪,慢慢的向著家裡的方向行去。他打算等明天再繼續找工作,他相信總有一家公司會同意他提出的要求。他有才能,總會找到懂得欣賞他的公司的。

走了半個小時左右,年輕男子走進了一條小巷子。

此時已經到了做晚飯的時候,走在巷子里,隨處都可以聞到陣陣飯菜的香味。 年輕男子咽了咽口水。沒有找到工作,家裡已經窮的連米都買不起了,更別說買菜了。

推開家門,年輕男子聽到屋裡有人在說話,詫異的挑了挑眉,「媽,我回來了!」他父親死的早,家裡只有他和母親兩個人相依為命。

母親為了供他上學,將家裡的積蓄和能賣的東西都賣掉了,就是希望他能有個好前程,能光耀門楣。可是他現在卻連個工作都找不到,心裡真的感覺對不起自己的母親。

「快進屋吧,外面冷。」母親蒼老的聲音從屋裡傳來。

「好。」韓毅遠應了一聲,拍去身上的雪走進屋裡。

看到屋裡有一名陌生女子正和母親說話,韓毅遠愣了一下,「她是?」他不記得自己家有這樣的親戚,更別說親戚因為他家窮,紛紛與他家疏遠,現在他家已經沒有什麼親戚了。

「她是來找你的。」韓母說道。

「找我的?」韓毅遠詫異道。他不記得自己見過她呀。

蘇瑾月站起身,對著韓毅遠微微一笑,「我是蘇瑾月,這次找你是想請你進我的商場工作的。」

「你特意來請我去工作?」韓毅遠更是詫異。她不會是騙子吧?可是自己又有什麼可以被她騙的呢?自己家裡現在除了這座房子外,就只有幾件舊傢具了。

蘇瑾月笑著點頭,「我剛剛接手了幾家商場,現在急需要你這樣的人才,不知道你願不願屈就?」

「什麼商場?」韓毅遠還是有些回不過神來。

「友誼商場。」蘇瑾月道。

「這個我知道,裡面賣的都是進口商品。我聽說老闆是一個外國商人,怎麼變成你了?」韓毅遠問道。看蘇瑾月的年紀不過二十歲左右,難道她有什麼強大的後台,讓那個外國商人不得不將商場讓給她?

「你只要告訴我你願不願意去工作,然後提出你的條件就好。」蘇瑾月微笑道。

「哦,好。」韓毅遠點了點頭。他現在的確急需要一份工作,不然他和母親連吃的都快沒有了。

想了想,將自己手中的簡歷遞到蘇瑾月的面前,「這是我的簡歷,你先看一下。」

蘇瑾月搖了搖頭,「說說你的條件吧。」韓毅遠給她看簡歷,就說明他已經同意了這份工作。

想到蘇瑾月之前的話,韓毅遠開口道:「我的條件有四個,第一、我希望能夠預支一個月的工資;第二、我希望我進入公司后,能有單獨的辦公室;第三、我希望我以後做出的決策,不要直接否定;第四、我希望我一個月的工資能夠有兩百。就這麼多了。」

前妻耍大牌 韓毅遠看著蘇瑾月等著她的答案。他去找工作的時候,當他提出第一個條件時,那些招聘的人就直接拒絕了他。不知道蘇瑾月會不會也拒絕他。但是第一個條件他必須要堅持,因為他現在需要錢。

「好!你的條件我都答應。」蘇瑾月點頭答應道。

韓毅遠愣住了,許久,他才回過神來,「你為什麼這麼信任我?」她連他的簡歷都沒有看,怎麼就可以確定他能管理好商場?

「我相信我的眼光,也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蘇瑾月勾唇道。她既然選擇了他,那麼她就會相信他。

韓毅遠看著蘇瑾月,他的目光慢慢的變的堅定,「我不會讓你失望的。」對方這麼信任他,他一定會用成績來報答她的。

蘇瑾月淺淺一笑,站起身伸出手道:「歡迎你加入我的團隊!」

「謝謝!」韓毅遠伸手握住了蘇瑾月的手。

這看似簡單的一握,卻讓友誼商場的未來更加輝煌,即使經歷無數年風起雲湧,時代變遷,友誼商場在商場界依然處於龍頭老大的位置,屹立不倒。

收回手,蘇瑾月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遞給韓毅遠,「這是商場的一些基本資料你看一下,如果沒有問題的話,明天去公司報道。」

「好!」韓毅遠接過文件,打開看了起來。

十分鐘后,他合上文件點了點頭,「沒有問題!」

蘇瑾月拿出二十張十元,遞給韓毅遠,「這是預支的一個月工資,前面的三個月為試用期,你的工資為兩百。試用期通過表現優秀的話,我會從新給你調整工資的。」

「謝謝!」韓毅遠接過錢感謝道。

蘇瑾月站起身,「明天九點我準時在商場等你。」她明天上午正好沒課,等將韓毅遠安排好后她再去學校。

「我一定準時到達。」韓毅遠認真道。

「那我就告辭了。」蘇瑾月轉頭看向一旁的韓母,「大媽,你按照藥方去藥店配兩個療程,吃了以後,保證你這個冬天不會再痛了。」韓毅遠的母親有著嚴重的風濕,特別到了陰雨天,或是冬天,她渾身都會痛的像針扎一般。

「謝謝你了!」韓母感激的看著蘇瑾月。蘇瑾月不僅給她治病,而且還給了她兒子那麼好的一份工作,她心裡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感激她。

母子兩人將蘇瑾月送出門外,看著蘇瑾月撐著傘漸漸遠行,直至消失在巷子的盡頭。

「毅遠,你以後一定要好好乾知道嗎?」韓母看向韓毅遠叮囑道。兒子只有認真工作,才能回報蘇瑾月的這份恩情。現在這世道錦上添花的人有,但是雪中送炭的人卻沒有幾個,所以他們更應該努力的回報這份恩情,才能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韓毅遠點頭道:「我一定會的。你還沒吃飯吧,我去買點米和菜回來。」這時候糧油店應該還沒有關門。

「不用了,家裡有米和菜。」韓母轉身向著家裡走去。

「也是蘇瑾月給的?」韓毅遠跟上韓母問道。

韓母點了點頭,「蘇小姐來的時候拎了一些米和菜過來。」

韓毅遠點了一下頭,心中已經明了。蘇瑾月既然能找到他家,又怎麼會不知道他家裡的情況呢?

「蘇小姐還幫我針灸了一下,又開了一副藥方給我。」韓母道。隨著天氣越來越冷,她的風濕也發作了,將她折磨的好幾天都沒有睡過覺了,不過蘇瑾月幫她針灸后,她現在完全感覺不到痛了。 「難道她還是一個醫生?」韓毅遠詫異道。

「應該是吧,反正蘇小姐是一個有本事的人,你以後在她的手下做事,一定要認認真真的,絕對不要辜負了蘇小姐知道嗎?」韓母說道。能遇到蘇小姐真的是他們母子的幸運。

「媽你放心!你兒子絕對不是忘恩負義之輩。」韓毅遠說話間,已經和韓母走進了廚房,看到地上的一包米和一些菜,眼神變的更加堅定。

蘇瑾月走在大街上,短短一兩個小時,地上的雪已經堆積了起來,腳踩在地上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轉頭望去,一連串腳印向著遠處延生而去。

勾唇笑了笑,頓時玩心大起,伸出手邊走邊看著雪花落在自己的手心,轉瞬又化成點點水珠。

釋放出一絲真氣,手上的溫度頓時變的的冰冷,雪花落在上面不再融化,而是慢慢的積累。

到家的時候,蘇瑾月手中的雪花已經變為了一個小雪球,她將雪球向著天空一拋,雪球再次變為了點點雪花落了下來。

「真是個小孩子。」蘇言閱笑著從屋裡走了出來。

蘇瑾月狡黠的一笑,手在半空一揮,一個雪球再次形成,向著蘇言閱扔了過去。

蘇言閱的反應也不慢,在雪球打過來的時候,已經迅速的躲開了,看著蘇瑾月的眼中滿是無奈和寵溺之色。這丫頭可調皮。

「大哥,我們來打雪仗。」蘇瑾月大笑著又凝聚出了一個雪球扔向了蘇言閱。

「好!」蘇言閱揚唇一笑,也抬手凝聚出一個雪球打向了蘇瑾月。

「打不到,哈哈哈…」蘇瑾月大笑著躲過雪球,同時還對著蘇言閱做了鬼臉。

「你也打不到我。」蘇言閱哈哈笑道。他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這麼肆無忌憚的大笑了。

歡樂的笑聲,回蕩在院中。

郭木根和郭峰吃著燒焦的晚飯,聽到隔壁傳來的笑聲,苦澀的嘆了一口氣。

「爸,明天媽就可以出來了吧?」郭峰放下筷子問道。爸煮的飯菜還真是慘不忍睹,燒焦了不說,連裡面的沙子都沒有洗乾淨。

郭木根點了點頭,扒了一口飯,「希望你媽這次出來能學乖一點,不要再去說那些有的沒的了。」他是過過苦日子的人,以前連樹皮野菜都吃,吃這些又算得了什麼?

「爸,我想去找份工作。」郭峰說道。經過這次,他覺得自己不應該再靠著父母養活了,而且他也不想一輩子單身,有了工作或許他能找個媳婦回來。

郭木根詫異的看著郭峰,「你真的要找工作?不是三分鐘熱度?」兒子是什麼人他最清楚,雖然不至於好吃懶做,但是也差不多了。平時讓他去找工作,總是推三阻四的,妻子也總幫著腔,說他們只有這麼一個兒子,怎麼能讓他出去吃苦。久而久之,他也就隨便他們去了。

「我是真的想找一份工作。」郭峰說道。這次媽被關進去,他連飯都吃不飽,以後媽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他該怎麼辦?

「那我幫你打聽打聽去。」郭木根夾了一根還沒煮熟的菜葉子放進口中。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