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諸葛孔明伸出三根手指笑道:「第三個,就是我的雙手。」

「第二境界能讓我利用雙手,扭曲空間。第三境界,就是讓你們妖怪最討厭的東西。」諸葛孔明壞笑道:「無效化。」

「原來如此。」白扶蘇點點頭說道:「連凰火都能解除,原來是利用雙手的無效化啊……」

之前白扶蘇想打諸葛孔明的時候,不管是用自己的能力,還是用凰火,都無法對諸葛孔明造成任何傷害,甚至連妖氣都無法使用。

就像諸葛孔明所說,這就是一個bug級別的東西,對妖怪來說,也是最致命的能力。

諸葛孔明繼續說道:「第四,就是我的雙腿。」

「第二境界能讓我一日千里,速度極快。」諸葛亮搖搖頭說道:「只可惜,這種東西對我來說很雞肋,就算跑的再快,也沒有什麼用。」

但是……

諸葛孔明瞬間消失,隨後又瞬間出現在白扶蘇身後,來不及白扶蘇反應,他又重新回到原來的地方。

「這就是雙腿的第三境界,瞬移!」

「我真是覺得,你的能力在這個世界上,簡直沒有天敵。」白扶蘇扶著額頭,搖搖頭苦笑道:「真是太變態了……」

「謝謝誇獎。」諸葛孔明眯眼笑道:「第五,是骨頭,第六是四臟,第七是六腑,第八是心臟。」

「咦?第六為什麼不是五臟,而把因為獨立排除在外呢?」白扶蘇疑惑道。

諸葛孔明解釋道:「因為心臟比較特殊,所以要獨立出來。而且單獨強化心臟,會有一個更好的附帶品。」

「附帶品?」

「是血液哦!」諸葛孔明伸出去捂著自己的心臟,「強化了心臟,就等於強化了血液。」

說罷,諸葛孔明身上突然生長出骨刺,甚至利用骨頭來形成外附骨甲!

「五臟六腑來強化身體機能,簡直不要太爽哦。」諸葛孔明哈哈大笑道:「說實話,如果我想,憑我一人之力,就可以消滅任何一個古族……哦不對,除了敖家和姬家,你們家族畢竟還是太厲害了,嘿嘿嘿。」

正當白扶蘇想聽一聽第九個強化時,諸葛孔明突然轉移了話題。

「接下來我給你講一下,關於奇門遁甲的主要含義。」

奇門遁甲」是修真的功法。「奇門遁甲」的含義是由「奇」「門」「遁甲」三個概念組成。「奇」就是乙、丙、丁三奇;「門」就是休、生、傷、杜、景、死、驚、開八門;「遁」即隱藏,「甲」指六甲,即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甲」是在十干中最為尊貴,它藏而不現,隱遁於六儀之下。「六儀」就是戊、己、庚、辛、壬、癸。隱遁原則是甲子同六戊,甲戌同六己,甲申同六庚,甲午同六辛,甲辰同六壬,甲寅同六癸。另外還配合蓬、任、沖、輔、英、芮、柱、心、禽九星。奇門遁甲的占測主要分為天、門、地三盤,象徵三才。天盤的九宮有九星,中盤的八宮(中宮寄二宮)布八門,地盤的八宮代表八個方位,靜止不動,同時天盤地盤上,每宮都分配著特定的奇(乙、丙、丁)儀(戊、己、庚、辛、壬、癸六儀)。這樣,根據具體時日,以六儀、三奇、八門,九星排局。

修真,可比修仙更厲害!

世間皆為陰陽所屬。

陽遁

冬至、驚蟄一七四,小寒二八五,

大寒、春分三九六,雨水九六三,

清明、立夏四一七,立春八五二,

穀雨、小滿五二八,芒種六三九。

陰遁

夏至、白露九三六,小暑八二五,

大暑、秋分七一四,立秋二五八,

寒露、立冬六九三,處暑一四七,

霜降、小雪五八二,大雪四七一。

利用這樣的特性,在一年的時間裡不同時節進行身體吸收天地靈氣的循環。

諸葛孔明伸出八個手指,繼續說道:「接下來再給你講講八門。」

奇門遁甲其中的八門排盤,是適合初學者。

基本由八門組成,八門名稱分別是,(休、生、傷、杜、景、死、驚、開),八門排盤就是由這八門組成。在八門當中,其中有三門稱為三吉門,分別是(休、生、開)。現在給你解釋八門的基本內容。

八門吉凶

總分吉門和凶門。

所謂八門是指奇門遁甲跟據八卦方位所定的八個不同角度。

休門、生門、傷門、杜門、景門、死門、驚門、開門各有不同的代表意義。

說罷,諸葛孔明突然出手,一掌拍在白扶蘇的腦門上。

還來不及反應,白扶蘇眼神又一次潰散……

「接下來,就讓我把所有的東西,全部灌入你的腦中!」諸葛孔明邪魅一笑。

……

陰暘順逆妙難窮,二至還鄉一九宮,若能了達陰陽理,天地都來一掌中,

軒轅黃帝戰蚩尤,涿鹿經年苦未休,偶夢天神授符訣,登壇致祭謹虔修,

神龍負圖岀洛水,彩鳳銜書碧雲里,因命風后演成文,遁甲奇門從此始,

一千八十當時制,太公刪成七十二,逮於漢代張子房,一十八局為精藝,

先須掌上排九宮,縱橫十五圖其中,次將八卦分八節,一氣統三為正宗,

陰陽二遁分順逆,一氣三元人莫測,五日都來換一元,接氣超神為準則,

認取九宮分九星,八門又逐九宮行,九宮逢甲為值符,八門值使自分明,

符上之門為值使,十時一易堪憑據,值符常遣加時干,值使順逆遁宮去,

六甲元號六儀名,三奇即是乙丙丁,陽遁順儀奇逆布,陰遁逆儀奇順行,

吉門偶合爾三奇,萬事開三萬事宜,更合從傍加檢點,余宮不可有微疵,

三奇得使誠堪使,六甲遇之非小補,乙逢犬馬丙鼠猴,六丁玉女騎龍虎,

又有三奇游六儀,號為玉女守門扉,若作陰私和合事,請君但向此中推,

天三門兮地四戶,問君此法如何處,太沖小吉與從魁,此是天門私出路,

地戶除危定與開,舉事皆從此中去,六合太陰太常君,三辰元是地私門,

更得奇門相照輝,岀行百事總欣欣,太衝天馬最為貴,猝然有難宜逃避,

但能乘馭天馬行,劍戟如山不足畏,三為生氣五為死,勝在三兮衰在五,

能識游三避五時,造化真機須記取,就中伏吟為最凶,天蓬加著地天蓬,

天蓬若到天英上,須知即是返吟宮,八門反伏皆如此,生在生兮死在死,

就是凶宿得奇門,萬事皆凶不堪使,六儀擊刑何太凶,甲子直符愁向東,

戌刑未上申刑虎,寅巳辰辰午刑午,三奇入墓宜細推,甲日那堪入坤宮,

丙奇屬火火墓戌,此時諸事不宜為,更兼六乙來臨二,丁奇臨八亦同論,

又有時干入墓宮,課中時下忌相逢,戊戌壬辰兼丙戌,癸未丁丑亦同凶,

五不遇時龍不精,號為日月損光明,時干來尅日幹上,甲日須知時忌庚,

奇與門兮共太陰,三般難得共加臨,若還得二亦為吉,舉措行藏必遂心,

更得值符直使利,兵家用事最為貴,常從此地擊其沖,百戰百勝君須記,

天乙之神所在宮,大將宜居擊對沖,假令值符居離位,天英坐取擊天蓬,

甲乙丙丁戊陽時,神人天上報君知,坐擊須憑天上奇,陰時地下亦如此,

若見三奇在五陽,偏宜為客是高強,忽然逢著五陰位,又宜為主好裁詳,

值符前三六合位,太陰之神在前二,后一宮中為九天,后二之神為九地,

九天之上好揚兵,九地潛藏可立營,伏兵但向太陰位,若逢六合利逃形,

天地人分三遁名,天遁日精華蓋臨,地遁月精紫雲蔽,人遁當知是太陰,

生門六丙合六丁,此為天遁自分明,開門六乙合六己,地遁如斯而已矣,

休門六丁共太陰,欲求人遁無過此,要知三遁何所宜,藏形遁跡斯為美,

庚為太白丙熒惑,庚丙相加誰會得,六庚加丙白入熒,六丙加庚熒入白,

白入熒兮賊即來,熒入白兮賊即去,丙為悖兮庚為格,格則不通悖亂逆,

天丙加地庚為勃,天庚加地癸為格,丙加天乙為伏逆,天乙加丙為飛悖,

庚加日干為伏干,日干加庚飛干格,加一宮兮戰在野,同一宮兮戰於國,

庚加值符天乙伏,值符加庚天乙飛,庚加癸兮為大格,加己為刑最不宜,

加壬之時為上格,又嫌年月日時逢,更有一般奇格者,六庚謹勿加三奇,

此時若也行兵去,匹馬只輪無返期,六癸加丁蛇夭蹻,六丁加癸雀投江,

六乙加辛龍逃走,六辛加乙虎猖狂,請觀四者是凶神,百事逢之莫措手,

丙加甲兮鳥跌穴,甲加丙兮龍返首,只此二者是吉神,為事如意十八九,

八門若遇開休生,諸事逢之皆稱情,傷宜捕獵終須獲,杜好邀遮及隱形,

景上投書並破陣,驚能擒訟有聲名,若問死門何所主,只宜弔死與行刑,

蓬任沖輔禽陽星,英芮柱心陰宿名,輔禽心星為上吉,沖任小吉未全亨,

大凶蓬芮不堪使,小凶英柱不精明,小凶無氣變為吉,大凶無氣卻平平,

吉宿更能逢旺相,萬舉萬全必成功,若遇休囚並廢沒,勸君不必走前程,

要識九星配五行,須求八卦考羲經,坎蓬水星離英火,中宮坤艮土為營,

干兌為金震巽木,旺相休囚看重輕,與我同行即為相,我生之月誠為旺,

廢於父母休於財,囚於鬼兮真不妄,假令水宿號天蓬,相在初冬與仲冬,

旺於正二休四五,其餘仿此自研窮,急則從神緩從門,三五反覆天道亨,

十干加符若加錯,入墓休囚吉事危,十精為使用為貴,起宮天乙用無遺,

天目為客地耳主,六甲推合無差理,勸君莫失此玄機,洞徹九宮輔明主,

宮制其門不為迫,門制其宮是迫雄,天網四張無走路,一二網低有路蹤,

三至四宮難迴避,八九高張任西東,節氣推移時候定,陰陽順逆要精通,

三元積數成六紀,天地未成有一理……

……

諸葛孔明雙眼一閉……

「白公子,接下來,就靠你了……」 過了兩分鐘后。

白扶蘇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這傢伙……」白扶蘇伸手輕輕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剛剛諸葛孔明強行把所謂的知識硬灌入自己的腦袋,真是讓人頭大啊!

他緩緩的坐了起來,發現自己已經回到自己的房間里了,而諸葛孔明也消失不見。

「人呢?」白扶蘇一愣,剛準備起身,頭部傳來的劇烈疼痛讓他整個人無力的癱在地上。

「嘶——」

倒吸一口冷氣,實在是太疼了……

過了一會,白扶蘇才緩過勁來,然後撐著床檐慢慢的爬了起來。

閉著眼睛緩了一會,然後朝著房門走去。

吱呀——

打開門,便看到青蓮眼角帶淚,跟白燭和趙子龍三人正站在院子中,看樣子似乎很著急。

「怎麼了?」白扶蘇一愣?

青蓮立馬沖了過來,跳起來直接抱住了白扶蘇。

因為白扶蘇身體力氣沒有緩過來,加上青蓮的衝擊,整個人瞬間向後倒去。

哐當!

「公子你去哪了啊!!!半天找不到你人,你知道我們有……」青蓮一邊哭一遍說著,話還沒說完,白扶蘇直接伸手捂住了青蓮的嘴。

「放心啦,我這不是在這嗎?」白扶蘇微微一笑,說道:「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

與此同時,趙子龍牽著白燭站在院子里,她撓撓頭無奈道:「乾脆把民政局搬過來算了,求你們就地結婚好嘛?」

而一旁的白燭,則是嘟著小嘴,一臉的不滿……

突然,咚咚咚……

趙子龍一愣,她一揮手,手腕上的舍利子發動,大門自動打開。

只見門口站著一個戴著貝雷帽,戴著眼鏡穿著背帶褲,踏著帆布鞋的年輕男孩,他的身後還背著一個大畫板。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