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話,五人的身影竟然開始緩緩的暗淡下去,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消散。

「對了,與你同來的那位朋友,我們也給他留了份小禮物,你在煉化獸神嶺之後,自然就會知道,你可轉贈於他,也算是一點心意吧。」那青年輕笑著,身影已經虛化。

「多謝前輩!」聽說羿烈也有禮物,龍天誠摯的替他道謝。

「無妨,小小心意而已。」青年輕笑道:「不過,你煉化獸神嶺的事情,絕對不能傳出去,否則對你有弊無益,所以我會修改他的記憶,放心,不會傷害到他的。」

「那就好……」聽到羿烈不會有事,龍天也鬆了一口氣。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小友,告辭!」五個人同時拱手,身形已經淡化到若有若無。

「請問前輩的名諱……」龍天連忙高叫道。

「不必了……」

那青年微微一笑,突然又說道:「若有一日你的實力足以返回家鄉,或許我們還有再見之際,到時候我請你喝酒,加油吧,少年!」 (感謝好友悠然情天、天道石偉的打賞支持,樂樂拜謝!)

五個人的影像徹底消散,龍天手中的玉牌也隨之消失,龍天握著玉牌的手一松,低頭去看時……

卻突然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獸神嶺的山巔之上,仍然身處在那塊巨大的石碑面前,剛才發生的一切,恍若夢中。

但是龍天卻可以肯定,剛才發生的一切絕不是夢,那應該是五位前輩以無上神通,留在獸神碑里的一絲神念,那段煉化獸神碑的口訣,還清清楚楚的印在他的腦海之中。

定了定神,龍天回頭看了一眼,卻發現原本還在拚命衝擊自身精神力極限的羿烈,此刻已經昏迷了過去,就倒在第三千五百五十層台階上。

龍天知道,這應該是五位前輩留下的那一縷神念所為,羿烈應該是沒有什麼危險的,所以也沒有太過擔心。

回過頭來,看著眼前高聳的獸神碑,龍天開始行動了。

先是咬破舌尖,逼出了一口心頭精血,直接噴在了獸神碑上,潔白如玉的獸神碑猛地綻放出一抹血紅的光澤,旋即釋放出一股強大的威壓。

頂著威壓,龍天的雙手迅速的變幻著各種手印,按照煉化獸神碑的口訣指引,開始了對獸神碑的煉化。

很快的,巨大的獸神碑,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一點點的縮小,從五十米高,到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

終於,當獸神碑縮小到不足一人高的時候,才停了下來。

然後,毫無徵兆的,獸神碑從地面漂浮了起來,而幾乎是與此同時,龍天也隨之從地面漂浮了起來。

倒卧在登天路上的羿烈的身體,突然神奇的消失在原地,然後在眨眼間的功夫,便出現在了三大獸皇的身前。

「帶上他,回到獸神殿去,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出來。」

龍天的聲音,從山巔傳來,三大獸皇凜然遵命,迅速地帶著昏迷中的羿烈返回了獸皇殿,臉上卻都帶著不可抑制的喜色。

成功了!看樣子,主人一定是即將成功了,終於可以離開了!

不知不覺中,三大獸皇的心中,已經將對龍天的稱呼,改成了主人,一切都那麼的自然而然。

空中,漂浮的獸神碑開始閃爍著耀眼的光芒,龍天卻是絲毫不受其影響,反而閉上了雙眼,雙手依舊快速的翻飛著,不停的捏動各種手印。

在耀眼的光芒包圍下,獸神碑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整個獸神嶺,也隨著獸神碑的顫動,產生了輕微的震顫。

獸神嶺既然稱之為嶺,就不會是孤零零的一座山峰,那是連綿一片的山嶺,獸神碑所在的山峰,只不過是整片山嶺的主峰罷了。

可是現在,整片山嶺都在震動,落石、塌方時有發生,彷彿發生了地震一般,無數的魔獸、野獸、鳥兒、魚兒、昆蟲……全部驚慌失措,亂作了一團。

躲在獸神殿中的三大獸皇自然也感應到了,它們喜滋滋的臉上,也不由得出現了一絲憂慮,但是想起龍天交代的話,終究還是沒有離開獸神殿。

好在,這場突如其來的震動並沒有持續很長的時間,幾分鐘后,就平息了下來,總算沒有引起更大的騷亂。

而在空中,獸神碑的顫動也已經停止了,散發著耀眼光澤的獸神碑再次開始縮小起來,並且隨著體形的縮小,緩緩的旋轉起來。

獸神碑越變越小,旋轉的速度卻是越來越快,而它散發的光芒,也是越來越耀眼,終於……

「嗖!」

已經變得只有巴掌大小的獸神碑,突然間向著龍天飛速的靠攏,一眨眼的功夫,竟然便已沒入了龍天的身體之中。

「轟隆隆……」

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整個連綿數百里的獸神嶺,竟然在轉瞬之間,陡然消失的無影無蹤,獸神嶺所在的位置,連地面都深深的陷了下去,估計用不了幾年,這裡就會形成一個巨大的湖泊。

龍天的體內,那個由悟道金蓮演化而成,只有著黑白二色的小世界雛形中,突兀的出現了一個飛速旋轉的小小石碑。

石碑在飛速旋轉的同時,也在迅速的變大,當它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靜謐的小世界中第一次開始有了動靜。

「轟隆隆!」的巨大響聲,在空曠的小世界中不斷響起,一片連綿的山嶺,漸漸地在小世界中成形。

「砰!」

巨大的漢白玉石碑落了下來,落在了整片山嶺最高峰的山巔,將整個山嶺徹底的鎮壓在了這個世界,合而為一。

隨後,厚重如山的土、銳利無匹的金、生機盎然的木、綿綿不絕的水、狂野暴烈的火……

濃厚的五行元素氣息,迅速的在這個小世界擴散開來,盪起陣陣漣漪,生命氣息的漣漪……

突兀的,異變再起,始終隱藏在龍天的精神識海最深處,就連龍天自己都感應不到的九轉玉玲瓏,竟然自己飛了出來,瞬間出現在小世界,懸浮在小世界的高空之中,彷彿一抹驕陽,彷彿一輪明月,散發著皎潔的光芒。

一道道的混沌之氣,從九轉玉玲瓏中散發出來,慢慢的融入到這個小世界之中,原本黑白分明的小世界,在融合了這些混沌之氣后,漸漸的不再那麼的黑白分明。

黑白二色,在逐漸的模糊,陰陽二氣,卻在緩緩的成形,而散發開來的五行元素氣息,在接觸到這些陰陽之氣后,卻都顯得很是開心,歡呼雀躍的加入到了融合的過程之中。

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萬物之本源,世界之演變,已經開始了它不可逆轉的進程。

混沌無極,太極之始,陰陽二氣,五行之本,在龍天的小世界里,聚而融之,只需假以時日,龍天的體內小世界,終將徹底成長起來,形成一方真正的大世界。

到那時,龍天就是這一方世界的創世神,言出法隨,令行禁止。

當然,要想達到那種程度,並不是簡單的事,正常情況下,終龍天此生,應該都是沒有機會看到那一天的來臨的。 (感謝好友悠然情天、我來看書的不寫書、潤德先生的打賞支持,樂樂拜謝!)

只是如果龍天哪一天身死道消,這個小世界卻不會立刻消失,只會在無盡宇宙中隨機飄蕩,或者無聲湮滅,或者經歷無盡歲月,最終成形,只不過那一切,都已與龍天無關。

不過這終究是天大的機緣,既然如此神奇的發生在了龍天的身上,誰又能夠肯定,龍天就真的一點機會也沒有呢?

可是,身為主角的龍天,此時的注意力卻沒有在這上面。

龍天是在獸神碑鎮住獸神嶺之後,出現在自己的體內小世界的,小世界中的一切變化,他都看在眼裡。

一開始,龍天也是被自己體內小世界所產生的變化給驚呆了,他瞠目結舌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變化,陷入到了深深的震驚之中。

但是,在九轉玉玲瓏突然出現之後,龍天的注意力,就立刻全部被九轉玉玲瓏吸引了過去,他目不轉睛的看著空中的九轉玉玲瓏,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眼神中充滿了期待。

可惜,隨著時間的流逝,龍天失望了,他的心,也漸漸的向下沉去。九轉玉玲瓏一直在緩緩的釋放著混沌之氣,可是龍天心中期盼的那人,卻始終沒有出現。

「老道,你究竟是怎麼了?」

龍天失神的看著空中的九轉玉玲瓏,喃喃自語,隨著情緒的激動,聲音也是越來越大,到最後,竟直接喊了起來。

「老道,我是龍天啊,出來見我!」

「老道,你在么,答應我一聲啊!」

「逍遙子,你個老不死的,聽到我在罵你么?」

「你出來啊,出來揍我啊……」

「老道,你出來,出來啊……」

「…………」

可是,任憑龍天如何呼喊,逍遙子的身影始終沒有出現,就連一點回應都沒有,九轉玉玲瓏也只是靜靜的釋放著混沌之氣,沒有絲毫變化。

龍天的心情,隨著一聲聲的呼喊,漸漸地從失望,到絕望……

逍遙子,那個古怪而又神秘,隨著龍天從地球來到這個世界,看著龍天從弱小一步步成長起來的老道士,真的不在了么?

甚至,連一句告別的話都沒有,就這樣消失了?

這一刻,龍天甚至有些怨恨悟道金蓮,怨恨如今身處的這個小世界,因為,雖然沒有確切的證據,證明逍遙子的消失與它們有關。

但是,逍遙子卻的的確確是在悟道金蓮與龍天融合,形成體內小世界雛形之後,才徹底的銷聲匿跡的,這很難讓龍天不把逍遙子的消失與之聯繫起來。

這,讓龍天心中真的很難接受。

逍遙子,對於龍天來說,不僅是亦師亦友的存在,還數次拯救了龍天的性命,可以說沒有逍遙子,龍天早已經死去許多次了。

更重要的是,逍遙子是唯一知道龍天真正身份的人,是唯一跟著龍天穿越過來的,那個世界的人,可以說他的身上,寄託了龍天對故鄉的全部情感。

九轉玉玲瓏雖然也是隨著龍天穿越過來的,而且同樣對龍天幫助巨大,但它畢竟無法與龍天交流,感情上怎麼說也是差了一層。

所以隱隱的,龍天對九轉玉玲瓏都有著一絲不滿,大家都是一起穿越到這個世界的,你既然可以選擇與這個體內小世界融合,為什麼逍遙子不可以?在異變發生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護住逍遙子那已經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靈魂?

雖然小世界的出現,對龍天有著莫大的好處,是龍天的莫大機緣,但是,龍天卻無論如何也不願意,以付出逍遙子永遠消失的代價,來換取這份機緣。

看著傷心、絕望、頹廢的龍天,高懸空中、始終沒有絲毫反應的九轉玉玲瓏,突然間微微的顫動了一下,隨即,一道模糊的意念,莫名的出現在龍天的腦海之中。

「故人尚在!」

「什麼?」

龍天驚喜的猛抬頭,不敢置信的望向空中的九轉玉玲瓏,失聲道:「你說的是真的?逍遙子沒死?我什麼時候可以再見到他……」

面對龍天一連串的發問,九轉玉玲瓏似乎是猶豫了一下,但終於還是再次顫動了一下,又是一道模糊的意念出現在龍天的腦海中。

「未來可期!」

然後,九轉玉玲瓏便再次恢復到了之前的狀態,靜靜地釋放著混沌之氣,與陰陽二氣、五行之氣進行著緩慢的融合,任憑龍天如何發問,也沒有了絲毫的反應。

但即便如此,也總算是在龍天的心中,留下了一顆希望的種子,不再那般的傷心絕望。

心境漸漸地恢復平靜,龍天才終於有心情觀察起自己體內小世界的變化。

這時龍天才驚訝的發現,此刻的獸神嶺,已經成為了整個小世界的中心,而混沌之氣、陰陽二氣和五行之氣融合的中心點,也不知何時轉移到了他面前的獸神碑的上方。

整個獸神嶺散發出勃勃的生機,充斥著濃濃的天地靈氣,獸神嶺的所有生命,無論是獸類還是植物,都煥發出了別樣的風采。

龍天抬頭看著獸神碑上方那濃郁的天地靈氣的發源點,心念一動,身體已經出現在了獸神碑的頂端。

整個獸神碑的上方,濃郁的天地靈氣幾乎化為了實質,結成了一團團精純的靈氣霧團。

那靈霧非常的細潤,在空中氤氳升騰,隔著一段距離,都感到沁人肺腑,令人心曠神怡。

龍天盤膝而坐,輕輕的吸了一口靈霧,立刻感覺到有濃郁精純的天地靈氣滲入五臟六腑,再緩緩的流經四肢百骸,然後又從全身的毛孔之中逸散出來。

一時之間,全身十萬八千個毛孔滋潤舒張的感覺,讓龍天只覺得身體彷彿被生物電流瞬間掠過,一陣微微的酥麻之中,通體舒泰,愜意到了極點。

這還只是純粹的一口呼吸,龍天並沒有運起任何功法,也沒有進入修鍊狀態,但即便如此,在濃郁的靈氣滋養下,他依然有一種提升的感覺。

在這種情況之下,只要是個武者,就沒有人能夠忍住修鍊的衝動,龍天自然也不例外,更何況這是他的地盤,更加是無比的放心。 (感謝好友悠然情天、霖汐工作室的打賞支持,樂樂拜謝!)

在這種情況之下,只要是個武者,就沒有人能夠忍得住修鍊的衝動,龍天自然也不例外,更何況這是他的地盤,更加是無比的放心。

摒棄了腦中紛亂的思緒,龍天深吸一口氣,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開始在小世界中的第一次修鍊,很快,他便深深入定,進入到了物我兩忘的修鍊狀態,渾然忘卻了時間的流逝。

三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龍天依然在深深的入定之中。

獸神嶺的生靈們卻已經開始漸漸接受,並喜歡上了這個新的世界,雖然這個世界實在是小了點。

除了獸神嶺幾百平方公里的範圍外,就只有一片光禿禿的,不大的平原,其餘的地方,全部籠罩在混沌之中,一片虛無,看不清、摸不著、也進不去……

那是因為,這個小世界空間的法則並不完善,只有從外面整體搬運進來的獸神嶺,才有著獨立的、完整的天地法則。

但是,這個小小的世界當中,天地靈氣卻實在是太濃郁、太精純了,讓獸神嶺的生靈有一種到了天堂的感覺。

短短的三天時間裡,許多原本已經在本身境界巔峰的魔獸,竟然紛紛衝破了自身多年的桎梏,晉級到了新的境界之中,也讓獸神嶺的整體力量,大大的提高了。

但是在整個獸神嶺一片歡騰的氣氛中,作為獸神嶺無上存在的三大獸皇,卻並沒有出現在它們的子民面前,只是從獸神殿中傳出命令。

「整個獸神嶺都可以狂歡慶祝,但是獸神殿所在的主峰,嚴禁喧嘩,違令者,殺!」

三大獸皇很清楚,它們的新主人,龍天還在修鍊之中,雖然整個世界都是他的,這個世界的生靈正常情況下也不太可能給他帶來什麼威脅,但它們還是下了這道命令,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尊重和敬畏。

因為龍天之前曾經吩咐過,沒有他的命令不許離開獸神殿,所以這三天的時間裡,三大獸皇一步也沒有離開,安靜的守護著昏迷中的羿烈。

說來也怪,羿烈自從那日昏迷在登天路上,竟然至今都沒有醒來,三大獸皇也是束手無策,不過看他面色紅潤,呼吸正常,卻又不像有什麼問題的樣子。

到最後三大獸皇也只能聽之任之,只有九尾靈狐皇胡靈猜測,羿烈雖然沒有登頂成功,但卻也很有可能得到了一定的機緣,此刻的昏迷,也許是一種傳承的過程。

「嘭、嘭、嘭……」

突然,空中傳來一陣有節奏的響聲,立刻引起了三大獸皇的注意。

「什麼聲音?」三大獸皇互相看了一眼,奇怪的問道。

「嘭、嘭、嘭……」

沒有人回答,外面的天空中,那如驚雷似戰鼓的響聲,卻是愈發的清晰,在整個小世界中傳盪開來。

三大獸皇不明所以,身形同時一動,瞬間出現在獸神殿的後門,向著外面的天空望去。

無一例外,三大獸皇所望向的地方,都是獸神碑上方,龍天所處的位置。在這個時候,能夠弄出這麼大動靜的,估計也只有它們這位新主人了。

果不其然,細看之下,三大獸皇都發現,在獸神碑上方的天空,那一團團的靈霧,在某種神秘力量的作用下,伴隨著空中的響聲,有規律的震蕩著。

那種聲音震蕩的感覺,就彷彿有人在擂動著一面巨大的牛皮戰鼓,每一記重槌擊打下去,鼓聲都會如驚雷般響起,直接引發空氣的共振,聲傳百里,響徹雲霄。

「主人是在做什麼?」金獅皺眉,擔心的說道:「怎麼會弄出這麼大的動靜?」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