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陳彤是女孩子,應該反對才是,可無奈陳彤有任務在身。就算不情願,她也巴不得在這個三尺見方的小地方里跟唐玉發生點什麼。

很快的天就黑了。

這兩個人已經沉默了好一會,陳彤實在沒辦法,只能先開口。

「小玉,我們聊會天吧。不然大晚上的也怪無聊的。」

「額,好。」唐玉的聲音中伴隨著緊張,因為他似乎能感受到陳彤的呼吸,甚至能嗅到陳彤身上的味道。

那是一種很舒服的感覺,起碼唐玉是這麼覺得的。

今天可沒有蛇膽酒,唐玉很能剋制的住。除了必要的呼吸之外,眼睛都朝著帳篷外面。

「小玉,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說你們男孩子都喜歡那種純純的女孩子嗎?」陳彤的聲音軟軟的,聽著特別舒服,讓人輕鬆。

「這個,我也不清楚啊,可能是吧。」唐玉心裡全都在想著非禮勿視,非禮勿聽,根本顧不上想陳彤的問題。

「那我這樣是不是顯得太不純潔了。」

誠然,陳彤平時無論做派打扮,都走的是妖冶的路子,確實好像跟清純的關係不很大。

唐玉雖然沒有怎麼接觸過女孩子,但也不是傻子,趕忙回道:「沒有啊,陳彤師姐,你這樣的也很好啊,又溫柔又漂亮。」

「那你也喜歡我嘍?」陳彤說這話,一隻手搭到了唐玉的手臂上。

唐玉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但是心臟卻快速的跳動了起來,嗵嗵嗵的,整個帳篷里都是這個聲音。

氣氛變得有些奇怪,陳彤也有點緊張。

心道:「萬一這小子現在就動手怎麼辦?不行,我還沒有準備好,而且這樣太容易得到了,也未必會珍惜……」

就在唐玉咽了一大口口水之後,陳彤笑著說道:「逗你玩呢,早點休息,明天還要狩獵去呢!」

說完,陳彤翻身背對著唐玉,而唐玉也識相的背對著陳彤。

一夜無話,可唐玉再一次的做夢了。

還是那個煙霧瀰漫的水池,而這次的主角卻變成了陳彤,很清晰的面孔。霧氣遮擋的唐玉看不清身體,可唐玉從露出的香肩上看的出,陳彤好像是沒有什麼衣裳在身上。

陳彤半個身子在水下,朝著唐玉痴痴的笑著,美的像花兒一樣。而唐玉就坐在不遠處的石凳上,也穿的不多,就這麼看著。

慢慢的,陳彤朝唐玉走來,可是越走,身上的霧氣就越重,唐玉越想努力看清,反而什麼都看不清。

唐玉感覺自己的眼睛都要睜大的爆炸了,突然,夢醒了。

醒來之後,唐玉還不自覺的朝身邊看了看,發現夢醒之後的眼前,陳彤裹得嚴嚴實實,連脖子也看不見,更不要說別的地方了。

唐玉壓了壓火氣,搖了搖頭,連忙起身,從帳篷出來。

此時天已經亮了一會了,已經有不少的人都出了營地,往林子里去了。

而唐玉原本的打算是跟冷明茹一起去狩獵,可唐玉在營地里查找一番之後,發現冷明茹的帳篷已經空空如也。回到自己的帳篷,陳彤也已經起來。

「小玉,我看好多人都是結伴而行,不如我們也一起獵殺風狼吧!雖然你是個男的,可論起實力,你未必比的上我哦!」陳彤這話說的沒錯,論起實力,她和冷明茹差不多,的確要比唐玉要高出一重實力來。

「行吧!」唐玉只好答應了下來。

這風狼山谷比起落日谷來說,大了好多,好些大樹都有三四人合抱那麼粗,而且風狼山谷後面還連著更大的森林。據說裡面的凶獸更加的兇惡!

一路上,唐玉也不忘在路上順便看看那些花花草草,想看看背書有沒有用。結果還是令唐玉比較滿意的,短短几步,就認出十多種草藥來。

一上午過去了,唐玉跟陳彤二人,除了一隻小兔子,連跟風狼的毛都沒有見到,更別說風狼了。

二人本來也就沒有打算去深處,也就順便回到營地做飯吃飯了。

可一回到營地,就在營地中間的空地上,發現了風狼的屍體,而且是三隻!

細細看去,三隻風狼的傷口都類似。側面頸部有細長的傷口,應該是短兵器一類。

「三道傷口如出一轍,看來像是高手啊!也不知道是哪門哪派的天才。」

這次試煉,有一個規定就是年未滿二十,對於這些個宗門來說,二十歲不到的天才,最多也就是武徒五重。就這也已經是非常難遇到的綠級天賦了。

「好厲害!」唐玉也驚嘆出口。

就在此時,一名年輕男子走了過來,開口道:「這獵物可是天變門的天才一早上的成果,聽說這次試煉的第一名,能夠直接選送到先鋒團,而各個門派的第一,也有預備的資格。」

「這位師兄,請問你是何人?」唐玉問道,那男子根本不正眼看唐玉,反而朝著陳彤笑著說道。

「姑娘,在下純陽閣歐陽廈,請問姑娘芳名啊?」

「陳彤。」

「陳彤師妹,這是個好名字啊!」歐陽廈點著頭,笑著,看起來謙謙君子的一番模樣。

「先鋒團不是跟宗門之間不和嗎?又怎麼有人想去先鋒團呢?」唐玉好奇的問道。

這個問題陳彤自然不知道,可歐陽廈知道啊,見陳彤目露疑色,歐陽廈才緩緩解釋道:「這先鋒團,說起來雖然跟宗門不和,可先鋒團的正式成員就相當於吃官家的飯了。那就大大小小的算個官了!混上個幾年,當個隊長,那可就跟鎮長一樣等級了。」

「原來如此啊!」唐玉張大了嘴巴,驚嘆道。

「哼,每天努力習武,也未必能有多大的成就,可當官就不同了,聽說藍宇最早的先鋒團團長,現在都到了皇都當了大官了。比起練武修行來,不知道厲害了多少。」

聽著歐陽廈介紹著,唐玉突然也有了當官的念頭,若是當上個大官,那就可以風風光光的回到唐家,不僅能夠治唐思德的罪。還能風風光光的告訴街坊百姓,他唐三爺的兒子,有出息,不是他們口中所說的人面獸心的東西!

衣錦還鄉,可以說是每個離家遠的人的夢想! 歐陽夏這一番話,不僅對唐玉觸動很大,而且對於陳彤的也有不小的觸動。

陳彤為什麼要背負上一個不喜歡的人的婚姻,究其根本還是自身實力弱,無奈受人擺布,不得已要嫁給一個先鋒團的人。假如她成了先鋒團其中的一員,那是不是就有能力或者有資本來重新談談這個事情了呢?

可陳彤又看看那足有兩米長的風狼,心裡又有點擔憂,自己的實力真的能殺的了這樣的怪物嗎?陳彤也不知道答案。

歐陽夏年紀剛好二十,在這次試煉的弟子中,也算是高手了。

而歐陽夏似乎也看出了陳彤的想法,「陳彤師妹,不如我們結伴同去,也好有個照應。多帶點乾糧,稍微往山谷深處走一走。說不定能有所斬。」

「這個……」陳彤對於歐陽夏的提議稍微有一點動心,隨後看向唐玉。

唐玉也沒有反對,「好吧,那就收拾收拾準備出發。」

歐陽夏眼睛一咪,不動聲色的問道:「陳彤師妹,這位是?」

「叫我小玉就是了。」

歐陽夏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三人收拾好乾糧,又出發了。

一路上歐陽夏總是跟陳彤搭話,只是偶爾跟唐玉扯上一句,倘若唐玉是個稍微成熟一點的男人,就知道眼前這個歐陽夏絕對不懷好意。

可歐陽夏一口一個,出了事情我來保護你們,弄的唐玉還真的有點不好意思。

「咱么之間,也相互了解一下實力,省的到時候出現什麼麻煩,第一時間也好形成最有效的戰鬥狀態。」歐陽夏道。

「我是武徒三重,靈骨在肋骨上,擅長用拳。」

「我是武徒四重,靈骨在脊柱上,擅長用劍,攻強守弱。」

歐陽夏聽了點點頭,「我稍微比你們強一點,武徒五重,不用兵器,用的也是拳掌。我稍微年長你們一點,接下來的戰鬥就由我來指揮吧?」

唐玉跟陳彤沒有疑議。

隨著三人不斷朝裡面走,身邊的氛圍也越安靜,一來人更少了。二來那些個小動物也都慢慢消失了。蟲鳴鳥叫的聲音反而多了起來。

森林中的環境很安逸,讓人很舒服。

這森林也很是奇怪,本來前一段樹木都比較大,比較高。走著走著,樹林密度也下了,而且參天大樹幾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灌木草叢,和矮樹。

「提高警惕,好像有什麼東西盯上我們了。」歐陽夏最先感知到,立馬低聲說道。

唐玉緊了緊手上的白猿利刃,因為要擊殺凶獸。唐玉還是帶上了兵刃,畢竟對上鋼牙利爪的風狼,肉拳未必好用。

「隱蔽起來。」歐陽夏再度指揮。

三人都矮下身子,伏到草叢裡。

「就在前面的小池子邊上。」陳彤唐玉二人順著一道小溪看過去,果然有一個小池子。而小池子旁邊的幾棵矮小的叢林間隙處。就有幾道灰色的身影。

「一、二、三。三頭風狼!」唐玉驚呼道。

「風狼不比尋常野獸,它們的團隊意識非常好,獵殺三頭比兩頭,難度翻倍。」歐陽夏繼續解釋著。

「以我們的實力,三頭風狼怎麼樣?拿得下嗎?」陳彤有點動心。

「可以試試看,想辦法引開兩頭,我門合力先擊殺掉其中一隻,這樣機會大些。」

「小玉,你實力弱,可以先遠遠的引開它們,帶著它們繞個圈子,再回來。我們就變成三對二!勝算大了不少。戰利品的話,我們一人一頭!怎麼樣?」歐陽夏笑著說道。

「要不然我去吧,小玉實力稍弱,萬一躲避不及,發生什麼意外就不好了。」陳彤關切的看了一眼唐玉,主動擔當起吸引風狼的角色。

「這……」歐陽夏也沒有想到,陳彤居然會主動站出來。正當歐陽夏想應該怎麼回的時候。唐玉開口了。

「陳彤師姐,還是我去吧,這種危險的事情,怎麼能讓你一個姑娘家去呢。我會小心的。」唐玉還是主動承擔了這個責任。

「好,小玉兄弟雖然人小,可是有股子勇武之氣,將來必然有大成就!」歐陽夏說著不要錢的好話,臉上也笑開了花。

「你先那一側用東西投擲它們,然後繞著樹跑。看見那顆參天大樹了嗎?一個來回之後,我們就應該能解決。不過以防意外,我們這邊解決之後,我會通知你的。」歐陽夏指著遠處的一顆很特別的樹說道。

唐玉點點頭,低著身子,朝著計劃的位置里慢慢移動了過去。

到達預定位置之後,唐玉回頭看了一眼歐陽夏,感覺這個笑容似乎在哪裡見過。得到歐陽夏出手的信號之後,唐玉朝著水池那的三隻風狼丟了塊石頭。

風狼敏捷的躲開石塊,目光就盯上了唐玉,唐玉又丟出了一塊石頭。

丟完之後,立馬開始跑,風狼這種動物,你不跑它還有點怕你。一旦面對的對手開始跑,在風狼簡單的大腦里,就會認為這個獵物實力不濟,接著就會邁開長腿追上去。

正如一開始預計的那樣,兩頭風狼朝著唐玉就追了過去,剩下的那一條留在水邊喝水。

轉眼之間,唐玉帶著兩頭風狼就跑出了百米。

「動手!」歐陽夏一聲大喊。陳彤跟著他就朝著剩下的那隻風狼去了。

即便是在飲水的風狼,反應也是相當的迅速,等到陳彤跟歐陽夏到它跟前的時候,它已經做好了應對的準備。兩個前腳微微壓低,尾巴緊緊的貼著後腿。

「我側面吸引,你來主攻!」歐陽夏安排著計劃。說完,歐陽夏就朝著風狼撲了過去。綠色的小臂瑩瑩發亮,彷彿蘊含著不小的能量。風狼面對這發亮的一拳,當即張開血盆大口咬了上去。

若是這一口咬住,怕是大羅金仙都救不下這隻手了。

歐陽夏也知道這種風狼的咬合力極強,變拳為掌,另一隻手也上去,一手抓住上顎,一手抓住下顎。還死命的往高抬起,風狼猶豫脊柱限制,頭並不能抬得很高。

所以這個動作讓風狼非常難受,不僅頭被限制,而且四肢也都不好用力。

陳彤則是找准了這個機會,抽出長劍,對準了風狼的腰部,狠狠的刺了進去。 一劍刺入后,登時鮮血直流。

風狼這一受傷,頓時凶性大發,從嘴裡傳出一聲嚎叫,牙齒上的腐肉和腥味不斷散發出那種兇殘的野獸氣息。

風狼一發力,將歐陽夏睜開,兩隻前爪撲向了陳彤。

「師妹小心!」歐陽夏一聲大喊。

兇惡醜陋的狼頭快速接近著陳彤,陳彤也有點驚慌,選擇了抽劍後退。

風狼腰上被刺穿,開了一個血窟窿,鮮血不斷的流著。警惕的盯著眼前這兩個人類,小心翼翼的挪動著步伐。

「歐陽師兄,我們要快一點,小玉那邊壓力更大啊!」

「上!」

簡單的交流之後,二人發起了又一次的攻擊,這次陳彤對於風狼的防禦力有了判斷。一股靈氣也從脊柱傳到了手臂上。陳彤打算,這一劍就要了這條風狼的命!

而歐陽夏是吸引風狼注意力的,提前就動了手,朝著風狼尾巴處打了過去。

總裁老公太霸道 風狼果然中計,轉頭顧身後之際。

陳彤的全力一劍刺到了風狼的後腦殼上!

「成了!」陳彤興奮的大叫起來。

可是這種喜悅還沒有持續一秒鐘,陳彤就發現,本來應該刺入的那種感覺,並沒有出現,反而像是刺到了牆上。

陳彤仔細一看,長劍根本沒有刺入風狼的腦殼,僅僅是刺破了皮。

這就給歐陽夏造成了極大的壓力。歐陽夏也以為陳彤得手,一時間不查,被風狼的尾巴一掃,隨後被風狼的利爪撓傷。大腿上開了幾條不小的口子!

「歐陽師兄,這畜生的實力,遠超我們想象,要不我們先去營救小玉,再從長計議吧。」

「只怕現在我們想走,它也不讓我們輕易的離開啊!只有先確定擊殺掉它,才好救人!」歐陽夏算是拒絕了陳彤的主意。

「師妹,你先佯裝攻擊,給我一點時間。」

陳彤點頭,提劍上前。

歐陽夏是打算來個武技了。起碼陳彤是這麼以為的。

不過陳彤還是太過於單純,歐陽夏根本沒有打算快速解決戰鬥的意思,他的打算可是要等到唐玉被那兩隻風狼做掉之後,才動用真正實力的。

陳彤缺乏經驗,而且面對這樣的怪物,又有些膽怯,戰鬥力也連五成也沒有發揮。

所以本來應該兩個回合下來,風狼就變成屍體的,可現實看來,風狼雖然受傷也處於弱勢,但一時半會的,還死不了。

可唐玉就不一樣了,風狼的速度要比唐玉快,隨著一開始的距離慢慢被拉近。唐玉愈發的感受到身後那兩個畜生的可怕。

比起之前唐玉在落日谷里擊殺的那頭野豬,要兇猛的多。

種田型白月光[穿書] 唐玉不知道,那頭野豬不過是體型大一些,還只是普通的動物,而風狼則不同。風狼身體里已經有了晶核這種東西。也就意味著,風狼身體內是用靈氣的,雖然大多數的風狼並不會用靈氣進行遠程攻擊。

可靈氣在身體里,對於攻擊防禦甚至速度都有不少的提升。

「唰!」唐玉堪堪避開風狼的一抓,這一抓在樹上留下了一寸深的道子,隨後木屑如天女散花一般飄散。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