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想到,局面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

原本眾人都在準備一場大戰,可是現在這場好像還沒有開始就要結束了。

很多長老都在催促前方展開戰鬥,可是前面的弟子依然沒有人敢率先發動攻擊,或許在他們心裡,他們的鬥志都已經消散了,誰也無法阻止這種事情發生,誰也無法改變現在的戰局了。

這些弟子已經被嚇破了膽,甚至都已經無法用再多的語言與描述他們的心情了。

最後,幾十萬人竟然全部被圍困在山巒之上。

逍遙派的山巒非常龐大,放入這幾百萬人根本沒有任何問題。

只是,越來越多的逍遙派弟子直接在相互對峙的情境之中選擇投降了。

「現在,咱們必須一鼓作氣將其拿下了!」韓易緩緩的說道。

「這或許是咱們打的最成功的一次戰役了。」血厲無奈的說道。

對方根本就沒有什麼進攻能力嘛!

「逍遙侯不知道在不在山上。」韓易望著遠處的最高峰。

「咱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恐怕逍遙王與魂攝族長已經去了。」血厲微微一笑。

「好!咱們就去看看!」韓易與血厲好像已經胸有成竹了。

大軍直接交給魂攝與血殺管理,韓易則是與血厲直接奔著逍遙山的最高峰而去。

果不其然,這裡依然安靜如斯,外面發生的任何事情都好像與他們無關,這裡還有數位長老,他們也都很安靜,靜靜的坐在那裡。

「逍遙王與魂攝族長好像沒來?」血厲無奈的看著眼前的場面。

「他們來不來都是遲早的事情!咱們先過去打個招呼吧!」韓易有恃無恐都是說道。

血厲無奈的搖搖頭,他們就兩個人,來到了人家的龍潭虎穴,韓易卻依然談笑風生,真是感覺這個人沒救了。

如果不是這很多年之中他依然能活下來,很多人可能都會認為他是一個傻子吧!

韓易從暗中走了出來,這些老者的眼神也都睜開了。

一共七位老者守在這裡,前面就是大殿了,恐怕這裡乃是逍遙派最重要的地方。

這七個老者都是至仙級別的高手,韓易無奈的搖搖頭。

不過,走出來的也只有他一個人而已,血厲喜歡在暗中隱藏,因為這樣也方便他出手。

「你是韓易?」其中一位老者睜開眼睛看著韓易。

「是的!幾位前輩是刻意在這裡等什麼人嗎?」韓易微微一笑。

「當然!我們正是等人,這不你就來了嗎?」老者也淡然一笑。

「也罷!既然我來了,你們就沒有什麼想說的嗎?」韓易搖著頭說道。

在韓易看來,這些老傢伙恐怕是屬於那些強硬派,根本就不想跟自己和談。

「我們在等待你開口。」老者點頭說道。

「等我開口?我沒什麼可說的!我只是來通知你們,這裡很快就會遍布我的人。」韓易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或許是吧。」老者聽到韓易的話之後也是微微點頭。

「其實,你們也應該知道現在的局勢了吧?」韓易非常好奇的問道。

「或許吧!現在整個逍遙派不是在你的控制之中了嗎?」老者點點頭。

韓易微微一皺眉,這些老者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心裡有所糾結。

韓易覺得這些人在這裡恐怕有些突兀,不禁微微觀察著四周,突然韓易感覺到了一絲不妙。

「你們是在這裡守護逍遙派護山大陣的陣眼嗎?」韓易突然說道。

「嗯?」

幾名老者同時露出了一絲讓人難以察覺的情緒,不過很快也就消失了。

果然,韓易算是猜對了,這些人果然是在守護逍遙派大陣的陣眼,難怪韓易總覺得自從來到逍遙派的山巒之上就有些不對勁。

因為每個門派幾乎都會有自己的防禦大陣,這逍遙派根基如此雄厚,逍遙侯與天庭的關係如此密切,怎麼可能沒有護山大陣呢!

可是,從自己到來的時候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出現護山大陣,他們又沒有徹底放棄,卻任憑韓易大軍直接攻上山來,這就有些奇異了。

為什麼明明有護山大陣卻不發動呢??其中一定有陰謀。

韓易很快在腦海之中快速旋轉,想了想其實也就想明白了。

「你們不是逍遙派的人吧?」韓易突然看著這七個人。

這七個人有一種很神秘的氣質,韓易現在幾乎就能猜得出來。

「那你說我們是什麼人呢?」老者微微一笑。

「你們應該是天機閣的人吧?」韓易自信的說道。

「既然知道我們是天機閣的人,為什麼卻如此淡定呢?」老者其實也有些擔心。

這韓易明明猜到了自己的身份,卻依然有恃無恐,好像也有所準備,可是他們到來的時候不可能被發現啊!

更為重要的是,他們來到的時候也沒有感覺被任何人跟蹤。

韓易其實一直都在思量,很快也就想通了。

之所以沒有直接開啟護山大陣,有這樣幾個原因。

第一,根本沒有什麼護山大陣,或者是護山大陣早就被毀壞了,不過這個的可能想非常小。

第二,護山大陣確實存在,但卻沒有人會開啟,或者會開啟的人已經不在了,很有可能已經投誠。這個的可能性確實存在,但也非常小。

第三,他們在等,等待護山大陣開啟的時機。

第三個是韓易感覺最有可能的事情。

等待時機的時候就已經不再是那些所謂的會開啟大陣的人了。

一定需要設計陣法的人親自來掌控,不然根本無法把握陣法開啟的時間。

韓易對於陣法的研究非常深刻,尤其這些年來到天界之後,他竟然收集了一套仿製的天魔令旗,而且是完整的一套啊!

這可不得了,這對於韓易研究陣法更加有益,韓易通過這一百零八面仿製的天魔令旗,更加找到了陣法的精髓,因為自己所掌控的天魔令旗是殘缺不全的。 如果是第三種猜測的話,那就有些危險了。

因為來了設計陣法的那些人之後,隨時就可以開啟陣法了。

更為重要是,在選擇開啟陣法的時機上,他們也有了更多的選擇性,甚至當韓易大軍全部進入逍遙山之後,再次開啟大陣,或許可以將整個逍遙山完全毀滅!

沒錯!開啟陣法之後,直接讓整個陣法自爆,那其中留下的力量在一瞬間發生作用。

如果是逍遙派這樣的龐然大物,這樣的陣法如果自爆的話,恐怕足以抵得過一位神君的力量了。

即使達不到神君的力量,那也要有幾位神帝的力量了。

神君與神帝啊!想想都會覺得可怕啊!

韓易已經猜到了是這種結果,可是他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可是,有人會懷疑,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這座大陣不就像是一個定時炸彈嗎?為什麼還有門派會允許天機閣創造這樣的陣法呢?這不是自掘墳墓嗎?

一旦創造了這樣的陣法,那就相當於被人控制了一樣,一旦發生戰爭,只要人家派人進入陣法,直接發動陣法,結局不就顯而易見了嗎?

是的!如果與天庭作對,這些陣法或許就會用這種方式開啟,到時候你絕對沒有任何能力與天庭抗衡。

可是,如果你不是投靠了天庭,你也不會讓天機閣來設計這樣的陣法。

還有,當初的天機閣還沒有如此死心塌地的為天庭效力,當初所有的門派都以為他們是中立的,只是後來他們都後悔了,當初看錯了天機閣。

當初很多門派,不僅僅是逍遙派,他們都看錯的不僅僅是天機閣,還有天堂與天書院,他們都以為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這些機構都會保持中立。

可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些機構都是在為天庭服務,而且還是天庭徹頭徹尾的走狗。

甚至,很多門派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一氣之下將整個防禦大陣毀掉了。

只不過,當他們重新找人設計陣法的時候,遠遠不可能與天機閣的陣法相提並論了。

所以,就像是逍遙派這樣的陣法,在天界也不在少數。

可是,這樣的陣法自爆之後,直接殺死所有人,對於那麼多無辜的人來說,難道不覺得殘忍嗎?

可是,即使殺了這些進入陣法的人之後,通州還有更多的人,他們殺了這些人又有什麼意義呢?

可是,他們這樣做,連自己的弟子都殺死,難道就不怕遭受整個諸天的譴責與討伐嗎?

其實,這些問題都能用一個答案來回答。

勝者王侯敗者寇,很簡單的道理。

只要你獲勝了,你就有解釋權,最終的解釋權就歸你了,到時候所有理由任憑你怎麼說。

還有,就這場戰爭而言,他們也不會理會外面到底還有好幾倍的人數,他們只要認為殺了韓易,殺了逍遙王,殺了通王,殺了這些最高領導人,這就足夠了。

至於其他人,少了這些主宰之後,他們自然會有更多的辦法去對付他們。

這就是他們的計劃,這也是他們的最終目的。

韓易想到了這件事情的結果,同樣也不會讓這樣的結果發生。

「你們想控制陣法開啟的時間,然後讓陣法自爆,可是你們覺得真的會成功嗎?你們自己不也得死在這裡嗎?」韓易有些不屑的說道。

「我們不會死!」老者當即搖頭。

但是,他也沒有否定韓易的猜測,甚至是接受了韓易的話語。

「其實,你們無非是想殺了我,殺死逍遙王,何必要讓這麼多人受到牽連呢!更何況,現在逍遙王還沒有到來,你們因為開啟陣法之後有足夠的時間離開對嗎?可是你們錯了,我如果不來,你們或許還有機會,但是我來了,你們一點機會也沒有,你們也會隨著逍遙派一起覆滅。」韓易冷冷的說道。

「只要能夠完成使命,即使死了又能如何?」老者仰望著蒼天,彷彿也想到了這個結果。

「天庭的行事果然狠辣!我都沒有想到這一點!天庭這樣做,早晚會丟失所有民心。」韓易嘆息道。

「那是以後的事情了!成者王侯敗者寇,今天的事情不會傳出去,因為一個人也活不了。」老者突然狠狠的說道。

「有機會我真的得去你們天機閣看看,看看你們這群道貌岸然的傢伙是如何不要臉般的活下來的!」韓易啐了一口。

「現在隨你怎麼說吧!」老者絲毫不在乎。

「可是,你們不要忘了,我來了,你們永遠也不會成功!」韓易不屑的說道。

其實,韓易看似在與他們鬥嘴,可是一直都在尋找陣眼的所在之處,整個外圍一直都沒有任何蹤跡,最終韓易確定,陣法一定就在他們身後的房間之中。

而且,這些天機閣的老者只是負責護衛,那個真正懂得陣法開啟陣法的人一定就在房間之中。

可是,現在想要進入其中還必須面對這七名老者,這可都是至仙級別的高手啊!

韓易知道,就算是血厲出現也沒有任何的把握。

更為重要的是,房間的一切韓易也無法參透,彷彿被人蒙蔽了天機。

如果是逍遙侯在裡面,那就可怕了。

「韓易!你確實很聰明,可是你也無法想象天庭統治天界的決心!天庭派出了那麼多人都沒有殺死你,但你已經進入了天庭的黑名單,你早已成為一個必死之人了。」老者緩緩的說道。

「你是在拖延時間吧?」韓易突然眉毛輕挑。

老者的眼神一愣,同時臉上的臉皮也跟著一顫。

韓易瞬間明白了,自己又猜到了。

「你還在等什麼!!!」韓易突然怒吼一聲。

頓時,血厲的劍出現了。

韓易這句話就是對血厲說的,老者們也沒有發現血厲的身影。

可是,一道劍光閃過,血厲的劍就已經刺入了其中一名老者的身體。

頓時,其他六人瞬間奔著血厲攻去,可是血厲也身經百戰,殺了一人之後直接快速後退。 但是,這個時候卻將韓易暴露出來了。

這些人追擊血厲無果,眼神全部都定在了韓易的身上。

「不要管我!」韓易突然眉頭一皺。

血厲一聽韓易的話,再看看韓易的眼神所指的方向,當即也明白了。

韓易要他直接進入這些老者身後的大殿之中。

轟!轟!轟!

這些老者攻上來的同時,其中有三名老者就要後退。

可是血厲直接閃過,奔著房間就去了。

三名老者顯然不會讓血厲這麼容易就進入大殿之中。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