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蘇嵐沒有想到的是,安娜剛剛見到他,頓時就雙手抱頭蹲在了地上,口中嚷嚷著投降之類的話,看起來一臉的驚恐。

「你不用這樣,我沒有想要動手。」蘇嵐一臉的無奈,看著面前已經擺出抱頭蹲防姿勢的安娜:「我只是想要過來打一個招呼而已。」

安娜臉上的表情,讓蘇嵐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舊社會整日在街上欺壓良善的街霸地痞一樣,而面前的安娜,則是被欺壓的善良百姓。

話說,這畫風明顯不對啊喂。

另外,你們這一個個的將投降說的這麼流利是怎麼回事,肯定是提前排練過的吧。

「真的?」聽到蘇嵐的話,安娜將信將疑的抬起頭來,看著面前的蘇嵐。

抽了抽嘴角,蘇嵐強忍住真的想要下手的衝動,露出了一個和善的笑容,認真的點了點頭。

沒想到,蘇嵐的這個笑容,居然讓安娜臉上的表情,更加驚恐了。

就跟小姑娘見到怪叔叔一樣,完全不復剛剛醒來時候調侃蘇嵐的從容優雅。

這時候,安娜也反應過來,自己的動作實在有些過激了,於是她慢慢的從地上站起來,看著蘇嵐,露出了一個略帶尷尬的笑容:「小帥哥,不是我害怕,主要是你剛剛下手,真的太狠了。」

一邊說著,安娜又下意識的揉了揉自己後腦勺上的傷口,在觸碰到的瞬間,又疼的嘶嘶抽氣。

「而且,你是我見到過的第一個可以無視我隱匿的人,我覺得,你應該就是東方傳說的,我的命中剋星。」安娜一臉無奈的看著蘇嵐,如果可以的話,在醒來的瞬間,安娜就想要逃走。

不過,最終還是理智讓她強制性的抑制住了自己心裡的這種衝動。

原因很簡單,她跑不掉。

身為一名刺客,在失去了隱藏身形的能力之後,她比起普通的地級武者來,還要弱一些。

「安娜女士,既然你已經投降了,那麼我是不會再對你下手的,這一點,我想你完全可以放心。」蘇嵐笑了笑:「另外,順便說一句,能夠看破你潛行的,可不僅僅是我一個。」

聽到這句話,安娜將信將疑的看了看四周,最終,她還是決定相信蘇嵐的說法。

神秘的東方,這一次,安娜總算是對神秘這個詞語,有了切實的印象。

「好了,安娜女士,您的朋友都在車上等著你呢。現在,請您和他們匯合吧。」這時候,陶小萌也已經將自己的飛劍收了回來。然後一臉嚴肅的來到蘇嵐的身旁,本著臉對安娜說道。

「好的,我這就去。」安娜這時候,也從剛剛的打擊中恢復了過來,聳了聳肩,和傑拉德一起,走向了詹姆斯所在的車子。

去的時候,傑拉德還下意識的聳了聳肩。

雖然剛剛聽安娜說了,現在的詹姆斯已經被封印了能力。但是傑拉德還是有些害怕,詹姆斯的能力,遲早都會恢復的。

而自己,又不可能在這段時間內變得比詹姆斯還要強。

或許,是時候該考慮一下怎麼和詹姆斯拉近一下關心。

腦子裡轉著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傑拉德在詹姆斯的注視下,哭喪著臉走了過去。

而詹姆斯,這時候其實臉上也有些訕訕,畢竟,自己之前的話,都已經被安娜全部聽到了,因此,這時候,詹姆斯還沒有心思去顧及上傑拉德。

他得先解決屬於自己的麻煩。

雖然之前賣隊友的時候每個人都表現的十分坦然,但是,在沒有賣出去同時還被作為貨物的隊友發現的情況下,他們,同樣也是會感到尷尬的。

只有安娜,因為之前沒有任何不恰當的表現,所以這個時候,倒地最快醒來最晚的她,反而是最坦然的一個。

當然,安娜能夠保持這樣的坦然,是不是因為蘇嵐的動作太快,讓對方根本沒有來得及投降,也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蘇嵐認為,這樣的原因有很大的可能性。

而這時候,在出聲打斷了安娜與蘇嵐的談話之後,陶小萌顯然還有話要對蘇嵐說。

「不要和他們有太近的距離,這對你的未來沒有好處。」陶小萌看著安娜離開的身影,語氣鄭重的說道:「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道理,我想你還是懂得。」

「我看起來像是那樣的人么。」蘇嵐一臉的無奈,看著身旁一臉嚴肅的陶小萌:「我可不會就這麼輕易的被引誘叛變了。」

「我知道,所以只是提醒你一下而已。」陶小萌面無表情的回答道。

然後,她有些不甘示弱的挺了挺身子:「我就是看著這個安娜不順眼。」

「好的好的。」蘇嵐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陶小萌。

安娜之前的行為,不知道是什麼地方惹得陶小萌生氣了。

不過,這時候他還是點頭應和,沒有再多說什麼。

蘇嵐也不是傻子,不過,他更多的還是擁有自知之明,自己和陶小萌一共沒有接觸幾次,所以他不會天真的誤會陶小萌之前的不滿,是因為對自己有好感。

但是,也正是因為這樣,蘇嵐才莫名其妙,不知道這兩個在剛剛的戰鬥中都沒有碰面的兩個人,是怎麼產生的仇視。

所以,女人真是一個無法琢磨的物種不是么。

當然,這也是蘇嵐對於女性的心理不太了解,陶小萌之所以看到安娜會產生這麼大的敵意,原因很簡單。

這個刺客妹子的身材,比自己要好太多了。

不過,對於這一方面,倒不是蘇嵐需要關注的問題了(反正他也不會想明白),現在,安娜、傑拉德與詹姆斯都已經安安穩穩的坐在了車子上,等待著前往沈氏酒樓。擺在蘇嵐面前的,就剩下最後一個麻煩了。

克里斯蒂娜,這個有著古老貴族名字的女性魔法師。此時,就是蘇嵐要面臨的最大的麻煩。

並不是因為她有著與其他人不同的畫風,在被鄭青松打敗之後仍舊不願投降。而是因為現在,她根本沒有投降的能力了。 「咳咳…」伴隨著一陣陣劇烈的咳嗽聲,克里斯蒂娜仍舊跪在地上,用憤怒的目光注視著面前的鄭青松。

而她的臉,已經因為無法抑制的咳嗽而變得通紅。

鄭青松一臉無奈的看著面前的美女,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

實在是克里斯蒂娜目光里的憤怒太過於強烈,讓鄭青松有些承受不了。

「你有沒有辦法緩解一下她的痛苦,總這麼咳嗽下去可不是個辦法。」蘇嵐來到鄭青松身邊,輕聲提醒道。

同時,蘇嵐有種想要找個地縫鑽進去的衝動,自己這次任務,雖然是順利的完成了,但是完成的過程,怎麼看都像是一場鬧劇。

明明是靠實力戰勝的對手,但是此時鄭青松給蘇嵐的感覺,怎麼看都像是拋棄女友的渣男,在面臨對方的控訴。

而且,這次任務,看起來像是鬧劇的地方,也不僅僅就是這一處。

這群義大利人,實在不像是正常模板下能夠生成的對手形象,一個接一個的逗比屬性不斷發作,讓蘇嵐大腦有些處理不過來。

被高壓電劈暈的聖騎士,鬧劇一樣的刺客,而對方隊伍中,明明有著天級實力的強者,失敗的原因還是因為自己詐和。

好在,雖然對手不靠譜,但是自己這一方,並沒有被他們帶的太過於跑偏。

在經過蘇嵐提醒之後,鄭青松很快就明白過來,這時候自己應該做什麼。

只見他伸手一指,伴隨著克里斯蒂娜更加劇烈的咳嗽聲,一小團灰色的金屬粉末從克里斯蒂娜的身上飄浮了出來,落到了鄭青松的手中。

這其中,僅僅從克里斯蒂娜鼻子里飄出來的粉末,就佔據了一小半。

如此眾多的粉末,看的蘇嵐滿腦袋冷汗,心說怪不得克里斯蒂娜咳嗽起來沒完沒了。這麼多的異物堵在呼吸道裡面,換誰來也不會好得了。

話說這個姑娘也真的夠實誠的,要是克里斯蒂娜當時在金屬粉末裡面再多待兩秒,估計直接就能夠吃飽了。

「我抗議。」雖然在金屬粉末被鄭青松收走的時候,克里斯蒂娜的咳嗽更加強烈了,但這隻不過是一時的應激反應而已,在粉末全部消失之後,克里斯蒂娜的情況明顯的好多了。

而在出現好轉的的一瞬間,她的第一句話,就是提出了自己的抗議。

克里斯蒂娜滿臉通紅,有一部分是因為之前咳嗽的餘韻,另外的則是因為氣憤:「你們這些壞蛋,這是在使用生化武器,我一定會向國際異能者組織提出抗議,你們這是違反國際公約的。」

蘇嵐和鄭青松面面相覷,不知道克里斯蒂娜怎麼會蹦出這樣的話來。

不過,雖然不理解克里斯蒂娜出言威脅的行動,到底是因為什麼樣的動機,但是這並不影響蘇嵐做出應對。

「克里斯蒂娜女士,我想,貴國的空氣質量肯定一直都很好吧。」聳了聳肩,蘇嵐開口問道。

「…..」克里斯蒂娜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就如同蘇嵐想不明白她出言威脅的動機一樣,她也搞不清楚,為什麼蘇嵐會冒出這樣的話來。

不過,她還是很快的反應了過來:「哼,你們不知道么,歐洲的環境,一直都在世界前列的。而義大利的空氣,即使是在歐洲也能夠名列前茅。」

言語中,滿滿的都是對於自己生活的土地的自豪。

「好吧,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克里斯蒂娜女士會對剛剛的攻擊做出如此劇烈的反應了。」蘇嵐看著對方,用一種十分平淡的語氣問道:「或許,你還不知道有霧霾這種自然現象的存在吧。」

「啊….」聽到蘇嵐的話,克里斯蒂娜頓時就反應不過來了,一臉被蘇嵐語言震懵了的表情。

霧霾這個詞語,克里斯蒂娜自然聽說過,不過,那都是從歷史書上聽過的事情了,關於歐洲之前在工業革命初期所經歷的那個時代的描述上,與關於霧霾的講述。

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她真的從來沒有經歷過霧霾天氣。

蘇嵐他們和這位來自歐洲的女士不同,他們小時候,是經歷過霧霾天的。

雖然這些年隋國大力治理環境,讓國內又重新恢復了碧水藍天,霧霾也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但是小時候那帶著口罩跟著媽媽去買菜,霧霾一旦嚴重了學校就會放假的日子,還是在蘇嵐他們的心中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只是,霧霾比起鄭青松的人造霧霾來,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但是這沒關係,蘇嵐說這話,擺明了就是欺負克里斯蒂娜沒有見過霧霾。

從另一種意義上來說,這是見識卓越者,對於生活閱歷淺薄的人的壓制。

另外,蘇嵐說霧霾是自然現象,有幾分強詞奪理的意思,不過這種因為工業帶來的災害,實在說不好是天災還是人禍。不過在隋國的傳統意義中,還是習慣將霧霾定為人禍的。

雖然是自然中,因為人類的活動產生的,但是,這並不是純粹的自然現象,而是因為人類對於環境的破壞。

不過,這沒有關係。

這幾個義大利特勤小隊的隊員,雖然口中說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但是蘇嵐相信,他們肯定不會對隋國的文化,有著更加深入的了解。

文化的差異,可不是通過語言能夠完全了解的。

而且,語言上的一些小差異,沒有深入的沉浸在對方的文化中,也是不會明白的。

就如同蘇嵐堅信,這些人不會明白坑、洞、窟窿、眼兒這幾個詞的差別一樣。

就算你學的再多,不將自己真正的融入到這個環境中,該不懂的,仍舊還是不懂。

果真,蘇嵐的估計沒有出錯,在聽到蘇嵐的這句話之後,克里斯蒂娜頓時就傻眼了,在反應了過來之後,她再也不說關於生化武器的事情了。

第一輛車,已經沒有位置了,因此,克里斯蒂娜便跟著蘇嵐、鄭青松和陶小萌、付義一起,坐到了第二輛車上。

而胡烈,則是和付斯乾一起,在第一輛車上,帶著詹姆斯他們三個前往沈氏酒樓。

對於他們的安全,蘇嵐倒是沒有任何的擔心,有付斯乾這不停釋放著自己天級高手氣勢的人坐鎮,傑拉德和安娜會清楚,到底什麼才是他們最明智的選擇的。 行駛的治安官配車上,克里斯蒂娜仍舊在不時咳嗽著。

即使鄭青松將金屬粉末已經全部收回,但是剛剛那段時間,仍舊給克里斯蒂娜的呼吸系統造成了一定的傷害,因此,這咳嗽,現在看來短時間內是免不了的了。

只是,這樣一來,坐在他身邊的鄭青松的臉色看起來就有些糾結了。

雖然他們兩人之間是敵對的關係,但是看著一個美女在自己面前如此痛苦的樣子,還是讓鄭青松有些過意不去。

猶豫良久之後,鄭青松還是從自己身旁的車載冰箱里拿出了一瓶冰水:「給,喝下去應該會感覺好一些。」

克里斯蒂娜看著面前這個給自己造成傷害的罪魁禍首,翻了個白眼,但是最終,喉嚨里傳來的異樣感覺,還是讓她接過了對方手中的水。

「謝謝。」低聲道謝之後,兩人又陷入了沉默。

坐在駕駛座上的蘇嵐通過後視鏡看著兩人的動作,無奈的搖了搖頭。而一旁,坐在鄭青松身旁的付義,也是同樣的表情。

老三這個傢伙,好好的一次任務,最後讓他弄的跟出來泡妞一樣。

另外,這群傢伙果真是跟著那些老牌治安官學壞了,這種普通家用型外表的治安官配車,車載冰箱的容積並不大,設計的時候是為了拿來冷藏一些解毒劑和疫苗的,以便於治安官應對任務中的突髮狀況。

拿來冰飲品,這個用法實在是有些不著調了。

只是現在,看鄭青松這個熟練的掏出冰水的樣子,估計這種事情早就沒少做了。

因為這輛車子,就是蘇嵐的配車,裡面的那瓶冰水,也是蘇嵐親手放進去的。

不過,蘇嵐也沒有說什麼,現在畢竟不是野外任務,而鄭青松他們,心裡對此肯定也有數。

再就是,這種事情,蘇嵐自己也沒少干,自然是沒有什麼立場去說鄭青松的不是了。

這時候,蘇嵐注意到了,自己身旁副駕駛的位置上,陶小萌正拿著自己的長劍,翻來覆去的看著什麼。

對於陶小萌手中的長劍,蘇嵐早就感興趣了。

雖然不能收回體內,而且御劍的時間看起來也有著限制,但是這柄長劍,卻真的已經是和蘇嵐體內的流影劍一樣的飛劍了。

更確切點的說,這,是流影劍削弱多少倍之後的版本。

而即使是這樣,這樣的武器在現在的治安官武器中,也是絕對的精品了。至少,比起之前那些所謂的精品,都要強大的多。

這讓蘇嵐心中起了好奇心。

「能給我看一下嗎?」

聽到蘇嵐的話,陶小萌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將長劍遞了過來。

有些沉,長劍入手的的一瞬間,蘇嵐就感受到了它的分量有些不對勁。

按照正常來說,這樣的長劍比起現在他手中的感覺,一定會輕一些。

而且,長劍的重心也有些偏移,劍柄好像過於沉重,揮舞起來,並不是太流暢。

這肯定不是兵器的正常設計,而是為了達到長劍的飛行性能技術部門不得不做出的犧牲。蘇嵐顛了顛手中的長劍,心中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要知道,技術部門那些製作兵器的傢伙們,雖然看起來年紀輕輕,但是每一個都可以算是真正的兵器大師,製作出來的武器,自然是不會犯這樣的低級錯誤的。

感受過手中的感覺之後,蘇嵐這才低頭自己打量這把兵器。

身為兵器,第一重要的,自然是殺傷力。

在這一點上,新型飛劍看起來,和之前的治安官配發兵器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蘇嵐用手輕輕撫摸著劍身,同時在腦海中和之前自己見過的治安局出產的兵器坐著比較。無論是從劍身傳遞給蘇嵐的感覺,還是劍刃的顏色,都讓蘇嵐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劍身上面,銘刻著一個個怪異的符文,看起來有些像是付義平時所畫的符籙,但是細看之下,這兩者之前又有著明顯的不同。

這,應該就是長劍可以御空飛行的原因所在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