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賓席,在看到蘇慧侖出現后,俞靜瑤居然站了起來,跟著一塊吶喊了起來。

「TarcySu我愛你……」

韓義拿過韓英手上的礦泉水喝了口,喊說:「別叫了,歇一會,後面時間還長呢!」

俞靜瑤興奮道:「蘇慧侖哎,她也來了。」

「她是你偶像啊?」

「不是啊!」俞靜瑤理所當然到。

「……不是你那麼激動幹嘛?」韓義無語到。

「嘻嘻,我還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看過明星呢,當然激動了。」

這時韓英問道:「阿哥,她是幹嘛的啊?」

韓義撓撓頭髮大聲說:「應該是……唱歌的吧?我也不大清楚。」

坐在韓英隔壁的易瑾年鄙視道:「人家就是歌手出道……」

正好台上兩人開唱了,易瑾年喊說:「這首失戀萬歲就是蘇慧侖跟莫雯蔚合唱的,另外還有秋天的海,鴨子啊,都很好聽的。」

韓義無語了下,他好像一首都沒聽過。

這時余勤斌從後排探身喊道:「韓總,你明天有沒有時間啊,我想跟你單獨談談。」

關於途牛的情況,韓義自然也了解,余勤斌找他無非就是談合作。

不過公司布局有其戰略考慮,像途牛這樣的線上旅遊產品公司,他不覺得雙方有什麼合作的基礎。

「這個我不大清楚,得問過秘書才知道。

怎麼啦,余總找我有事嗎?」

韓義話里拒絕的意味這麼明顯了,余勤斌哪能聽不出來?貼近了大聲喊說:「不是途牛,是小黑魚科技。」

「小黑魚?噢~」

這個韓義倒是聽說過。去年底余勤斌跟途牛另外一位創始人閆海豐,一塊創立了家科技公司,好像就叫「小黑魚科技」。

隱約記得小黑魚是做科技消費平台的。像大眾金融服務,網路商務技術諮詢,線上線下連通等等。

名義上掛著科技公司,其實就是掛羊頭賣狗肉,沒有什麼具體生產內容,網上什麼賺錢做什麼。

不過科技公司本身就像褲衩一樣,什麼屁都得兜著,余勤斌他們搞這個也無可厚非。

余勤斌見他沉吟,說:「聽說韓總的公司正在搞短視頻APP,不知道咱們兩家有沒有合作的機會?」

「呵呵,余總的消息蠻靈通的嘛。」

說了句韓義想到了錄製器的線下開發,天義本來是打算自己做的。

但老話說的好,你吃肉,連湯都不給別人喝,那就不要怪別人在背後下刀使絆子。就算壞不了事,也要噁心你一把。

天義沒想吃獨食,線下這塊也正在找有實力的合作公司。

之前的小黑魚顯然不在考慮名單之內,至於現在嘛……

韓義想了想說:「這件事余總容我考慮一下。」

余勤斌笑著點點頭,坐了回去。

現場人聲鼎沸,哪怕就是挨著坐,不用喊的根本聽不清。

此時余勤斌老婆套著他的耳朵問:「怎麼樣?」

余勤斌老婆馮素珍是位女強人,在某大銀行任產品經理,同時也是小黑魚的金融顧問。

余勤斌也套著馮素珍耳朵說:「他沒答應,只說考慮一下。」

馮素珍說:「你們要抓緊運作,最好能入股一部分短視頻。」

余勤斌回:「線上這塊天義有自己的渠道,小黑魚想參合一腳,難度很大。」

還有的話余勤斌沒說。

天義就算缺錢也不差小黑魚那三瓜兩棗,至於技術,那更是沒有對比性,小黑魚拿什麼去跟天義談判?他臉大啊?

前排俞靜瑤也知道能坐在貴賓席的人都是金陵有頭有臉的商界巨賈,見後面戴眼鏡的老男人拉著韓義聊了半天,心裡就好奇不已。

貼著他的耳朵問:「後面那位黑臉大叔是誰啊?」

韓義側過身回說:「途牛的創始人余勤斌。」

「噗–咳咳咳–」

俞靜瑤一口沒憋住,連連咳嗽了起來。 不問不知道,一問嚇俞靜瑤一跳。

之前過來跟韓義寒暄的老爺爺、大叔、小姐姐、大哥哥,居然全是知名企業的負責人老總之類的。

她聽說過的企業就有雨潤、三胞、蘇果、五星等等,另外那些沒聽說過的,光一個「集團」就足夠分量了。

還有坐在她右手邊嗤韓義的女孩,來頭同樣不小,父親是金陵著名科技公司千米網掌舵人。

然後她才猛然想起,開場時整個體育館觀眾都在為震撼的視覺效果歡呼時,貴賓區這邊只是出現了騷動,唯獨她跟著又叫又跳。

俞靜瑤頓時感覺丟人不已,然後鬱悶的問韓義:「這些人都閑得沒事跑來聽演唱會幹嘛?」

韓義笑了笑沒說話。

跑過來聽演唱會是假,見識天義的光影技術是真。

企業公司發展到一定地步,就要面臨著轉型升級的問題。

但是怎麼轉型,怎麼升級卻是問題?

盲目轉型代價是巨大的,

就像雨潤,以食品行業起家,這麼多年來,雨潤食品一直是雨潤集團的核心業務。但雨潤集團還同時涉足地產、商業、旅遊、金融等多個行業。

但是多元化的發展並沒有給雨潤集團帶來成功,反而成為了他們的拖累。

主營收入持續大幅下滑,巨額債務要償還,多個訴訟官司纏身,現金即將斷供,大幅裁員,這個曾經的「豬肉王」已經回天無力了,現在正在四處賣身還債。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的項目部經理還有心情來聽演唱會嗎?

另外還有太平洋建設、宏圖三胞。

這兩家集團公司去年分別排在了民營企業500強的19/124名,雖然主營業務一直很堅挺,但也面臨著產業升級問題。

現在全球資本都在向泛娛樂行業湧入,在這個風潮浪口,誰能抓住機會,誰就能贏得下一個10年的發展機遇。

而他們自然把目光聚焦到了天義身上。

天義有技術,他們有錢,雙方合作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

演唱會還在繼續,各種增強現實技術讓現場觀眾大呼過癮。

到了10點鐘的時候,莫雯蔚攜圈內好友、同時也是《廣島之戀》詞曲作者張洪量一起出現在舞台上。

現場自然也是歡呼沸騰。

金陵站演唱會,莫雯蔚可謂是誠意十足了。那些花錢買高價票的觀眾,紛紛大呼值了。

當場中音樂響起的時候,兩個人開始對唱。

張:你早就該拒絕我,

不該放任我的追求,

……

莫:時間難倒回,空間易破碎,

二十四小時的愛情,

……

在漫天飛舞的花瓣中,莫雯蔚兩人走到了貴賓區對面的台上。

本身這裡距離就近,再加上燈光的渲染,那種如入仙境的縹緲感,讓貴賓區很多人都忍不住發出了驚嘆聲。

不過很可惜,歌曲里那種戀人分別的悲傷,被現場沸騰的吶喊聲給淹沒了,讓人體會不到那種意境。

然而即使是這樣,四號位上的韓義雙目還是變得渙散了起來。

歌聲讓他想起了那個落葉繽紛的下午,想到了那個皮膚白白,一害羞就會臉紅紅的女孩,也想到了那間甜品店。

女孩說過的話韓義現在已經有些模糊了,但店裡面當時放的歌曲卻和現在一模一樣。

張:不夠時間好好來恨你,

莫:終於明白恨人不容易,

張莫:愛恨消失前,用手溫暖我的臉……

台上,當唱到副歌部分的時候,穹頂上射下一道藍光,照耀在韓義身上。

朦朧的光芒中,韓義脊背挺直,雙手放在膝蓋上,就那麼靜靜的坐著。

悠揚的歌聲中,腦海中的記憶變得越來越模糊。

始終耿耿於懷的心,直到現在才徹底放下。

當歌聲結束,莫雯蔚在台上朝著貴賓區致謝,目光也看向韓義,韓義舉起手輕輕鼓掌。

下面唱的什麼,來了什麼嘉賓,韓義都不記得了。

等到了11點半的時候,奇迹出現了。

在體育館前三分之一部分,上空突然飄落下數以千萬計的花瓣,花瓣中鳥兒起舞,鳳凰翱翔,如夢似幻,讓人直以為置身在仙境。

這樣的技術手段頓時引起巨大的歡呼聲,體育館上方的穹頂差點沒被掀飛。

「哇……太棒了!」

「哈哈哈,我就知道有驚喜!」

「是啊!那些提前離場的明天肯定腸子都悔青不可。」

就在鼎沸的人聲中,演唱會圓滿結束。

增強現實商業首秀也同樣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

通往停車場的路上,韓英、俞靜瑤還有個易瑾年,三個年紀相差彷彿的女孩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韓義跟蔣怡跟在後面邊走邊聊,話題自然是集中在易秀川身上。

「韓總您有所不知,我家老易現在在家開口韓總怎樣,閉口韓總怎樣,弄的我都快吃醋了。」

韓義哈哈大笑,「還好我不是女人,要不然都解釋不清楚了。」

齊玉良緣 「呵呵~」

一路說笑著來到停車場,蔣怡說:「來的時候老易就叮囑我,要是遇到韓總,讓我一定請你到家吃飯,他想跟你喝兩杯。」

「好啊!把地址告訴我,我隨時殺到你家去。」

蔣怡是真沒想到韓義這麼好說話,報了個地址后說:「那韓總您慢走。」

「嗯,你們也慢點開,路上當心點。」

等蔣怡母女倆離開,韓義開車把妹妹跟俞靜瑤送到了軒武區的家裡,隨後駕車去了清河嘉苑睡。

……

第二天上午,莫雯蔚【花海世界】演唱會,自然是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特別是開場跟結尾時的畫面,裡面所蘊含的技術手段令人嘆為觀止。

有很多技術專家對演唱會現場的技術表現手法、進行了大篇幅的分析。

裡面包含多頻視覺鏡頭組合;多鏡頭運動追蹤;動態捕捉以及天義未曾公布的「光子疊加法」。

當然了,天義科技的圖形美工的技術也讓人嘆為觀止,那彷彿活過來的五彩鳳凰,簡直堪稱奇迹。

有興奮的自然也有懊惱的。

演唱會臨結束前,很多觀眾都會提前離場,怕到時候好擁擠。

然而讓他們沒想到的時,這一次竟然失算了,居然還隱藏了一個終場「大禮包」。

很多人到莫雯蔚官微以及天義官微下面訴苦。

「寶寶苦啊!千辛萬苦才買到的票,居然沒看到終場大禮包就離開了!5555……」

「我也是!被我男朋友硬拽著離開了,回頭我非殺了他不可。」

「沒事沒事,下一場燕京站還有機會看到。」

就在網上炒得沸沸揚揚的時候,韓義暫時閑下來了。

公司項目都在正常運轉中,實驗項目也有都專人負責,而現在也不是推陳出新的時候。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