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英雄、外星人、古老的守護者、乃至異世界的神魔等等。

尤其是像古一這種可怕的存在。

當這個世界劇情開始之後,一切都會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走去。

現在古一活着還好。

等古一隕落,接任的奇異博士,他嚴重懷疑對方能不能繼續阻擋那些維度領主的入侵。

尤其是,這個世界,沒有看上去那麼單純。

命運織布機都出來了。

就算有一些其他劇情亂入,想來也不奇怪吧。

劇情這種東西,是最不可靠的。

好像好好地活着,還是得看着自己!

…… 夏明星剛想問農家樂的意思,聽到陳念恩的腳步聲上樓,立刻住嘴,沖李星星使眼色。

李星星會意,也不說了。

屋門打開,果然是陳念恩,頭上、身上落一層薄薄的雪花。

「又下雪了?」李星星一臉驚訝。

陳念恩拍拍身上的落雪,靠近火盆取暖,無奈道:「不是跟你說我那老同學頂着風雪出來買肉?此時下得不大,不知道夜裏怎樣。」

比之往年,今年秋冬的雨雪分外多些。

李星星跑到陽台上,果然看到細細碎碎的雪花隨風飄舞,許多落在自家掛在陽台的雞鴨鵝肉上面,白白的一層。

轉回廚房問夏明星:「要把肉收進來嗎?」

「不用!」夏明星回答道,「鮮肉就是讓它們在風雪裏凍得硬邦邦才好,做的臘肉我掛在陰涼處,能受到風卻淋不到雨雪。」

他心裏有數。

「那就行。」李星星不操心了。

陳念恩卻把妹妹叫到跟前,從兜里掏出一件東西給她,「我那老同學最是清高,不願意白收我們的東西,就把他奶奶的嫁妝拿一件出來托我轉交給你。」

他跟老同學說是人家送給妹妹的肉。

雖然李星星不大張揚,但她在一些有心人眼裏很有名氣,梧桐市和花城的報紙也有一些流傳到滬上,被人看見。

陳念恩的老同學恰好是其中之一。

李星星喜滋滋地接在手裏:「一點東西就換回人家的嫁妝,多不好意思呀!」

陳念恩翻白眼:「沒見你動作慢一點!」

李星星嘿嘿一笑。

是一掛頗有歲月痕迹的金三事兒。

所謂三事兒,就是牙籤、挖耳勺和舊式指甲剪,隨身攜帶,用着方便。

李星星假惺惺地道:「純金的呢,得值好幾十吧?」

分量不輕。

陳念恩看她一眼:「改天我再去探望一回,再送些營養品。」

他們不佔人家的便宜。

李星星點點頭,就聽夏明星道:「洗手準備吃飯。」

李星星歡呼一聲,奔向衛生間。

動作之快,令陳念恩沒反應過來,對上夏明星含笑的雙眼:「天天如此?」

夏明星一笑:「靜若處子動若脫兔。」

陳念恩搖搖頭,自去洗手。

牛骨湯沒有燉煮出精華,夏明星另燒了紫菜蛋花湯,菜是陳念恩早上想吃的紅燒肉、糖醋排骨和爆炒魷魚、醋溜白菜、土豆燉牛肉。

燉牛肉的時候貼了一圈二合麵餅子,當主食。

本來想做紅燒海參和鮑魚,但因鮮肉過多,就先緊著鮮肉來做了。

李星星雙手合十,深吸一口氣:「感謝小夏哥的辛苦。」

「做飯給你吃,一點都不辛苦。」夏明星先挾一塊紅燒肉,咬掉肥肉,剩下的喂進她嘴裏,對陳念恩就是另一個態度了:「大哥,吃完飯你來刷碗,我和星星出趟門,給生活不好的戰友及其家屬寄點東西。」

陳念恩能拒絕嗎?

不能。

他點頭道:「歐陽家送的東西咱們吃不完,又有不少僑匯券沒用,生活得好,給他們多寄點吧,為國家浴血奮戰,個人和家庭都不容易,也往你大哥那兒寄一點。」 葉冰心連忙的道:「堂弟,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只說說你從小就跟著二叔身邊,不知道市井險惡,況且那陳寧曾是北境統帥,在戰場上殺人無算,有戰神稱號。」

「我怕你不是他的對手……」

葉琛倨傲的打斷道:「堂姐你多慮了。」

「我跟在父親身邊,多少還是學了點東西的,不能說比得上我父親,但是至少已經有我父親三成功力,對付陳寧足夠了。」

「再說了,我這次也不是孤身一人前往中海,而是帶了我父親麾下十二天王之中的四個。」

「有他們四個隨行,陳寧算得了什麼?」

葉冰心等人,此時才注意到,葉琛身後一幫隨從之中,有四人格外引人側目。

這四個人,為首的是個白白胖胖,穿著花袈裟的和尚,這和尚沒有一般和尚的祥和,反而有一股邪魅的感覺,他便是逍遙王麾下十二天王之一,邪僧。

第二個人長得格外高大,紫髯碧瞳,有點像電視西遊記上的沙僧,他便是逍遙王麾下十二天王之一的魔眼。

第三個人身材修長,面若刀削,眼神冷峻,看起來格外冷酷,他便是逍遙王麾下十二天王之一的千機。

第四個人又老又矮,而且渾身糟蹋,頭髮亂糟糟的,一個紅酒糟鼻,腰間栓著個巨大的酒葫蘆,他便是逍遙王麾下十二天王之一的酒神。

這四人,都是當年跟著逍遙王走南闖北,征殺四方的強者。

任何一個,都有掀起腥風血浪的實力。

葉冰心見到這四人,跟著葉琛前往中海,她就放心了。

「哈哈,看來是堂姐我多慮了,以二叔公的睿智,肯定早就什麼都安排好了,我真是瞎操心。」

「既然如此,那我們葉家全族,就等著堂弟你的好消息,等著你帶陳寧的狗頭回來好了。」

現場眾多葉家成員,也紛紛上前,滿臉諂笑的討好葉琛。

葉琛從小到底,跟著父親歸隱山林,偶爾能夠溜出去一趟,見識見識外面的花花世界。

他何曾試過,被這麼多人眾星拱月的包圍著?

一時間,有點飄飄然。

當日!

葉琛帶著邪僧等四大天王,隨同葉家下山。

不過,他沒有急著去中海,而是一連在京城玩樂了三天,花天酒地玩女人,幾乎要忘掉去中海殺陳寧的正事了。

最後,還是隨行之中的邪僧忍不住提醒:「少主,玩歸玩,但正事要緊,咱們這次出來,是奉命到中海市殺陳寧給葉家出氣的,咱們得啟程前往中海了。」

葉琛此時喝得醉醺醺的,正摟著兩個妙齡美女呢,不耐煩的道:「沒看見我現在逍遙快活嗎,急著去中海乾嘛,中海有這裡快樂么,中海有京城這麼多美女嗎?」

「不去不去,這件事過段時間等我玩膩了再說。」

葉琛平日被困在逍遙山莊,跟在父親身邊,如同寺廟裡的小和尚,日常顯得很乖巧。

但是如今他下山,就如同出籠的小鳥,樂不思蜀了。

邪僧等人見狀,有點頭疼。

酒神靈機一動,拿出一張皺皺巴巴的照片,遞給葉琛看:「少主,中海有更漂亮的美女,她就是陳寧的妻子,號稱商界女神,你看。」

照片上,是陳寧跟宋娉婷的照片。

葉琛見到宋娉婷,滿眼驚艷,驚為天人:「世間竟然有這麼漂亮的女子!」

「她,我要定了!」

「走,立即啟程前往中海。」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現在,大家都已經不關註明星尼克了,而是被華國功夫深深吸引。

就連尼克的那些腦殘粉,都出現了叛變的跡象。

「我的天,這太厲害了,華國功夫太神奇了。」

「尼克在華國功夫高手面前,簡直遜爆了!」

「不行,我要去華國唐人街,學習華國功夫!」

尼克的一名腦殘粉,立刻把手中寫有「尼克,我愛你」字樣的牌子丟到地上。

這位尼克的腦殘粉,徹底被華國功夫折服。

終於發現自己的偶像,是那麼的不堪。

還粉什麼尼克,不粉了,去學兩手華國功夫,那樣更酷。

「我也不粉了,尼克簡直遜爆了!」

「我也要去華國唐人街學功夫,那樣才酷!」

瞬間,尼克在現場的腦殘粉,就有大概一半脫粉。

尼克被摔的不輕,聽到粉絲的言語,更是羞憤交加。

「想讓我道歉,你做夢,我是高貴的米國人,絕對不會向你一個華國人道歉!」

「我還是米國家喻戶曉的大明星,我的背景強硬,絕對能夠把你搞得傾家蕩產!」

「我不管你是華國的什麼富豪,這裏是米國,你的保鏢不僅打傷了我的保鏢,更是把我給打傷!」

「我絕對不會放過你,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你完了,你絕對完了!」

尼克抬起頭看着方井然,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方井然笑了,說到背景,恐怕這個世界上,沒有比他更強硬的背景了。

他本人,就是最大最強硬的背景。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