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淑傑半信半疑,又彷彿突然有懂。

「可是九天白鶴那麼柔弱的身軀,怎麼可能衝破得了本王陣王棋棋盤都打不動的凍天天冰呢?」

他仍是有些懷疑。

「這只是一種可能!因為凍天之雪是九天白鶴舞動出,而在你我奮力破冰的時候它們又消失得一乾二淨!這分明就是為了困住你我。」

仙鵲繼續肯定。

「好吧!本王不低估它們!那麼繞來繞去的問題關鍵還是要找到那些九天白鶴,在這天冰封凍的下空。

可是,它們究竟去了哪裡?」

趙淑傑望望四外里被仙鵲眼光照亮的地方都是空洞洞的,他更加困惑了。

「就怕是九天白鶴在遠遠地盯著咱們!而只要它們看到了我眼中蛋黃色眼光的光明,就開始悄悄隱藏,並遠遠退卻。」

「你的意思是說那些九天白鶴故意躲著本王,而不使本王發現它們,以免本王找到衝破天冰的辦法……」

趙淑傑邊問邊思索。

「大概是這樣。」

仙鵲也不能肯定。但是,它短脆的叫聲叫完,它很快就開始嘗試,漸漸地熄滅了眼中的光明。(未完待續。) ?這時候的整片天空里光度大暗下來,僅僅可以從下方很低的位置向上瞅見,一塊綿延無邊一樣,看不到盡頭的天冰發著三分透明的微光封閉著天空。

而眼下的魔風、小鬼風依舊肆意吹卷不停,將天冰底部隱約還附著的薄薄落雪一片片地吹落下,還吹卷在天冰的底部,吹得淡淡雪花紛舞飛揚,更加遮蔽了趙淑傑和仙鵲的身影。

「老鵲,這管用嗎?如此一來,本王連十米外的空間都看不清了,這天冰之下十米之外簡直就是黑夜一樣,豈不是更找不到九天白鶴了嗎?」

趙淑傑在仙鵲熄滅了眼中光明之後緩緩地俯身下去,將大腦袋瓜子貼在了仙鵲的頭旁,嘴巴對著它大約耳朵的方向低聲問。

「那可不一定!起碼咱們可以用耳朵專註地聽。」

仙鵲停頓一下,也是發出輕微的回聲。

「如果九天白鶴執意要躲著咱們,它們大可以一語不叫,本王又從哪裡聽得到它們?況且,況且風聲這麼大……」

趙淑傑仍舊有力地反駁著,只不過反駁著反駁著,他就不由自主地又注意下方吹卷而來的一陣陣狂風猛烈,烈到狂風將之後的仙鵲和他自己肆意吹卷得緊緊貼在極凍的天冰底面,吹得其宛如置身在了寬廣無限的滑冰場中,在天冰底部蹭著僅剩的薄薄雪層毫無方向地滑撞,撞動。只是,在這整個過程中,仙鵲真的是毅力堅強了,寧可滑行在昏暗的天冰底部摸瞎瞎,有機會就隨處輕輕揮動翅膀移動,尋找,更主要靠耳朵聽。

「九天白鶴都去了哪裡呢……」

趙淑傑只是緊隨著仙鵲的身移而迅速在冰底擦動,蹭動,蹭得他大腦瓜子疼,更蹭得他光禿禿的後腦袋瓜子冰,蹭得他突然就不耐煩了,但還是給足了仙鵲的面子,並沒有出口做聲,只是他心裡更迦納悶兒了,納悶兒著忽然間開始逆著仙鵲的思維尋找,不再向下方黑暗萬丈的根本就看不到東西的空間里尋找,更不費心勞神苦耳朵地去分辨,去聽。他也沒有那個耐性,卻是在依舊各處漫無目的地被風吹著也被仙鵲帶動偏轉的同時伸手摸摸自己冰凍一般了的,被冰得極疼了的後腦袋瓜子,突然之間他就十分不滿了,仰面朝天。

但就在趙淑傑仰面向天的一霎之間,他被驚得直接後仰,仰倒在仙鵲寬廣而伸長的大尾巴頂部,他驚喜交加卻更無法相信地發現,從下方瞅上去透著頂部驕陽普照而下三分光明的天冰內部,就在天冰冰凍的裡面,昂首飛停著一隻瘦高身軀的九天白鶴!他在仰卧於仙鵲尾頂的一霎開始目不轉睛地觀察,發現上面那隻白鶴像是被天冰給凍住了一般!其極力伸展著雪白的雙翅,翅末的第三級飛羽強壯烏黑而顯眼,其細長的雙腿平伸向身後,整個身子一動也不動。

「哈……哈哈!老鵲,真是笑起本王啦,太解氣啦!天冰凍死白鶴啦!」

趙淑傑依舊戀戀不捨似的望著頭頂天冰內部昂首望天的那隻白鶴,一邊輕悄悄地對前方的仙鵲興奮不已地呼叫。

「少主睡著了嗎?少主說夢話啦……」

仙鵲自然能感覺到身頂趙淑傑身體的移動,感覺到他由穩坐改為了平躺尾頂,但是這會兒的它正聚精會神地向著前方、下方的昏暗空間里各處認真地尋找呢,其耳朵也專註聽著某個方向可能傳來的九天白鶴鶴唳之響,卻未料自己還沒得到任何收穫呢,倒先聽到了背頂的呼叫,於是它並沒當回事,邊想邊嘟囔。

可是就在仙鵲剛要繼續專註地望去黑暗空間之中,也用敏銳的雙耳聽辨的時候,它忽然感覺到自己尾頂剛剛還平躺「睡」得安然的少主猝不及防地坐身了起來,壓得它背頂重心前移。

「少主,你玩兒呢?」

冷酷總裁失寵妻 仙鵲被驚動一下子,匆匆回頭瞅一眼背頂,發現自己的少主安然無恙,倒是他寬大的臉蛋子上笑出了飽滿的,滿得四溢的開心笑容。

「老鵲呀!可真是笑死本王啦!哈哈哈哈……解恨!哈哈哈哈……」

仙鵲未料,自己的少主聽了剛才的問聲卻是更加歡騰了,他還有些驚喜過旺地用力拍打著自己的背頂隨即又是一瞬之間將寬大的腦袋瓜子湊到了自己頭前仍舊是輕悄悄地笑問:

「你敢不敢抬頭望望頭頂?」

仙鵲聽了趙淑傑的挑釁還真是緩緩地仰起了自己尖圓的頭部,又特意側翻一下,使得右眼睛直愣愣地瞅向頂部極冷的天冰,又瞅向天冰內部。

「啊……」

忽地一下子,當仙鵲詫異萬分地發現自己頭頂的凍天天冰里像是被凍僵了的一連好多隻做著千姿百態飛舞動作的九天白鶴暗乎乎的身影時候,它同樣被強烈地刺激了,被震驚得渾身發軟,揮翅無力,倏的一聲帶著背頂的趙淑傑和那滿滿一紅布袋子珠寶墜到九天下空去。

「我靠,少主你太厲害啦!居然在天冰中發現了它們!」

仙鵲在感知了身體急劇下降的時候又開始奮力揮展雙翅躲著魔風衝天而上,這一回小心翼翼地飛達天冰底部,隨後和自己的少主一樣目不轉睛地望著天冰深處,那些腹部遮光昏暗不清的越來越多九天白鶴。

「少主,你說它們都還活著呢嗎?」

「活著又能怎樣?現在還不是生不如死?再者,咱們的動靜如此之輕,再加上天冰底部光線越來越差,而天冰頂部的驕陽天空中光線越來越明,即便它們都還活著呢,也一定還沒發現咱們。」

趙淑傑隨著仙鵲的問聲信心十足地回答。

「寶寶覺得也是。但是它們到底還活著沒有,是個關鍵呀!」

「不會啦!估計都已經被凍死了,或者起碼也被凍蒙了。」

趙淑傑繼續肯定。

「但是,少主有沒有想過,它們怎麼會都進入了天冰內部呢?」

仙鵲一念閃來,滿心疑惑。

「嚄?也是呀! 鑽石總裁我已婚【完結】 本王剛才驚喜過盛,居然忘了思索。本王還在高興呢,本王剛才只是大悟了為什麼九天白鶴在天冰下方的空間里無論如何都找不到呢……原來它們,它們會不會就是被魔風吹進天冰里的呢?」

趙淑傑一邊回憶,一邊思考,一邊漫無道理地猜測。(未完待續。) ?「還是少主聰明,能想到這常人都無法想到的天冰內部!可是無論怎樣講,都不該是魔風把它們吹進了裡面,不然的話咱們也早該被魔風吹進去了才對!」

「啊……也是!那麼它們怎麼進入天冰裡面的呢?這上方的天冰可是出奇地硬,硬得超乎你我想象。你我都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卻仍是沒能將天冰破透,甚至連個裂縫都未破出,它們到底是用了什麼法子完全進入了天冰之中呢?它們的身軀那樣柔弱!它們,它們即便現在都死了,也死得比本王有面子,死得比本王光榮!本王仍是被憋在這天冰底部呢……」

趙淑傑一連串的疑問出口,可他最關鍵的疑問還是在於九天白鶴身上。眼下的魔風帶著小鬼風肆意吹卷著又是將他和仙鵲的身軀吹得極寒極冷,吹得其身體都再一次緊緊地貼了天冰的底部,也發出輕微的擊撞聲,吹得其冷得不行。

趙淑傑這會兒又一次艱難地移動大腦袋,因為魔風的吹卷只會讓他那光禿禿的後腦袋瓜子穩貼在天冰底部,貼得他腦袋冰疼,受不了,於是他又一次微微後仰,使得自己寬大的臉部貼在了天冰底部,一邊打開眼睛認真地向冰中細瞅。

這會兒,他所能看到的天冰之內的九天白鶴們身下的景象還是黑乎乎的,因為不透光嘛!但是當他十分放心地慢慢移轉視線由一隻白鶴身上移轉到另一隻的時候。他忽然間有一種明顯的錯覺一樣,發現其中一隻九天白鶴瘦長的脖子黑暗中有動!而且它還不是一般地動。在趙淑傑的直覺里,上方天冰內部的那隻九天白鶴原本也是斜昂向天的長脖子突然一下子變得低垂,像是極為隨意地低垂,使得眼下的它頭部直直地指住了冰下緊貼著大臉蛋子的自己!

「啊——」

趙淑傑驟然之間被嚇得嘴巴大開,使出最大的力氣發出最強的喊聲喊向天冰內部,喊向那隻低垂頭部瞅向自己這邊的九天白鶴。

「少主……」

想必是仙鵲被趙淑傑的一聲喊叫給叫得快震聾了耳朵,它也是發出短脆的一個叫聲呼喚加提醒。

「老鵲,老鵲你看到沒有?剛才那隻九天白鶴的脖子還仰天,現在就指地啦!」

趙淑傑和仙鵲依舊是被魔風吹得貼在冰底不能移動,但趙淑傑還是按捺不住心中的驚疑,驚疑地又一次呼出。

「少,少主,那隻也在動啊……」

「還有另外的一隻,居然翅膀都揮動了!」

「呀……附近的九天白鶴好像身體全開始動啦!」

「沒死!」

最後,趙淑傑呆愣著兩隻大眼珠子四處轉動著,眼神迷亂地呼出跟仙鵲一樣短脆的兩個極響的字。

「怎麼可能呀……少主……」

仙鵲隨後又是軟軟地嘆出。

緊接著,在趙淑傑和仙鵲的視野里,其都被魔風持久地欺辱著,被魔風帶著小鬼風吹著身子緊緊地貼在冰涼的天冰底部一動不能動了,倒是親眼看著上方天冰之中剛才還被凍得做出千姿百態也是一動不動的九天白鶴們忽然間揮展開翅膀仍舊在天冰內部,卻是朝著不同的方向四散飛逃了!

「我靠!本王簡直是天天開眼,每時每刻都開眼一回!它們不是已經被凍住了嗎?怎麼還可以在********的天冰內部自由翱飛呢?它們都瘋了吧……」

趙淑傑這下徹底服了。

「老鵲!果然是熄滅了眼中光明才能看得清啊!」

趙淑傑回想一下又聯想一下眼下昏暗的冰中,身子不能動的空兒仍有幾分喜悅,表揚仙鵲。

「實在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倘若我一直亮閃著眼中極強的光明,就可能跟那些九天白鶴們一樣只能注意到冰頂天上的明亮風景,而如果不是剛才你我都將頭部緊緊地貼在了冰底,它們也不會隨便發現咱們。」

話說著,仙鵲突然很奇怪地,想必也是大膽地一下子又放出了眼中的光明。而恰恰在這個時候,趙淑傑感覺到下方魔風的吹力剛好減輕,他隨即冰得臉部刀割一樣疼著,倏地一下子在仙鵲眼中蛋黃色光明四射的瞬間向天冰底部的大前方瞥過一眼,卻驟然間,嚇得他尿褲子了一般,發現,驚奇至極地親見遠方一隻揮舞著雪白大翅的身姿依舊柔美的九天白鶴就從天冰的底部直接飛進了上方天冰之中!

立刻,趙淑傑被打死一百遍都不敢相信了。忙亂之下,他使出全身氣力抬起被凍得僵硬了的大手臂,揚起兩根手指放到頭前使勁兒揉揉眼珠子,隨後又一次很快地望向前方,遠方,突然間發現好像就是剛才那些從天冰內部四散飛遠的九天白鶴們從上方沖飛到冰下空間沒多久,又是忙亂地揮擺著翅膀四處偏轉猶豫之下,最終還是選擇了飛進上方天冰之中!

「太不公平啦!逆天啊!這是要打擊死本王不成?」

趙淑傑一連呼叫著,突然間就深感自愧不如了。

「那些九天白鶴居然可以自由自在地進出天冰之中!」

這會兒,仙鵲想必也是看到了前方遠處的怪景,緊隨自己少主的呼叫感嘆出。

「原來是這樣!」

隨後,趙淑傑和仙鵲都徹底醒悟了,都明白為什麼其從黑色鵲丹之中出來后,都不見那些九天白鶴的身影啦!

「追!老鵲你快追呀!不要愣著啦!追上那些九天白鶴!本王要殺了它們!」

之後轉念之間,趙淑傑就情緒失控了。

仙鵲聽了少主急促的喊叫聲,自然是明白他此時的心情,而且事實上,它自己渾身長著毛兒都受不了這地寒天凍之苦了,何況是頂部的少主呢。於是,它毫不猶豫地猛揮巨翅,稍微離開天冰底部一些,趁著剛才的魔風已經吹過,帶著自己的少主極速朝著剛才九天白鶴展翅入冰的那個方向追去。

當飛過了一段距離,感覺里差不多就在那個方位了,趙淑傑又是毫無分寸地拍打仙鵲的翅膀兩下,示意其快速停下,這時候仙鵲停止向前飛行的同時還又一次極快地熄滅了眼中的光明。

但,趙淑傑這會兒再次仰面向天,向著透著微弱光明的天冰內部細望的時候,發現冰中空空的了。

「又跑啦!」

趙淑傑頓時感悟。(未完待續。) ?「少主,依我的判斷,它們一定是故意躲著咱們!它們剛才在天冰之中發現天冰底部緊緊貼著冰面的你我頭部時候,就競相展翅離開了,而現在想必是它們遠遠地看到了我眼中強光的射來,能夠感覺到咱們的逼近,於是又一次四散飛逃了。」

「本王也是這麼想的!」

趙淑傑緊繼仙鵲的猜測對其加以肯定。

「那麼,要想再找到那些九天白鶴,咱們就只能摸黑而行啦!」

仙鵲最後下決定。

趙淑傑對它默許,沒有做聲。

之後,仙鵲承載著自己的少主距離天冰底部一米左右的空間,使得頂部冰中的九天白鶴趁著冰上驕陽的光照不能輕易發現冰下的情況,慢慢地飛行,認真地飛行。

「老鵲,剛才那麼多的九天白鶴一定還是扎堆兒待著的,想必它們也沒飛出多遠的距離呢,應該就在這附近的冰中。」

趙淑傑再次前伏了身子,將大腦袋伏倒在仙鵲的頭側,對它悄聲說。

「咱們都仔細觀察吧!而細想一下,九天白鶴們不像之前那樣緊緊圍繞在你我的近旁飛舞翩動,而是盡一切可能躲得遠遠,估計是有隱情。」

仙鵲仔細分析著說。

「本王管不了那麼多啦!它們將本王困在了這裡,那麼本王也不能讓它們好受!從現在開始,本王看到它們一個,就殺一個!看到一群,本王殺一群!本王也不能凈吃啞巴虧!」

趙淑傑嘴上噴著,心中發狠。

緊接著,仙鵲和趙淑傑越來越投入,越來越專註地觀察所飛經各處的上方冰中情景。

而漸漸地,在仙鵲巨翅揮舞帶動之下,趙淑傑果然又望見了那些美麗身姿的白鶴,望見它們就又是「僵硬」著身軀「凍」停在上方的一大片射著昏暗光亮的天冰之中。而且趙淑傑這次的發現更是有收穫,發現得多,發現起碼目測就有成百隻還多,發現其密密麻麻地「凍」身在九天天冰內部,且彷彿還都信心十足了似的,感覺到自己都置身於極硬的天冰里一枕無憂了,就好像半睡半醒的樣子了,昂首似乎在望著天空中明亮的蔚藍,又是一動不動了。

「本王就不相信啦!你們能夠輕而易舉地進入天冰之內,本王就不能!」

趙淑傑賭賭氣,左手臂又是緩緩地移動,左掌心朝下微閃一下,握出自己四四方方的陣王棋棋盤,一個迅雷不及掩耳的瞬間使出一臂之力兇惡至極地使變大許多極快地拋出,使擊撞在天冰底部。

「哐!」

隨之,又是一陣驚天動地之巨響擊撞而生,擊得天冰底部星光爆射,想必也是擊得冰中傳上去了突如其至的響震聲,可是天冰底部仍舊是安然無恙,安然無動,並沒有絲毫的破碎之處。仙鵲緊趕著揮舞巨翅承載著少主緊隨陣王棋的彈回和收回少主掌心而沖往了剛才棋盤擊撞之處,其還不謀而合地同時勇氣可嘉地直接奮不顧身地學著九天白鶴的樣子又一次抱著滿滿的希望鑽冰而入!但是,一陣劇烈的撞疼傳遍滿身上下,又回到那身體撞擊之處,仙鵲和趙淑傑都在忍受著慘烈的撞痛更加清醒地發現,覺悟,無論是仙鵲本身還是趙淑傑本人,根本就無法像那成群的白鶴一樣,自由自在,隨心所願地進入天冰之中。

「啊……」

趙淑傑長嘆一聲,甩掉身中不少的撞痛,隨後又是並不服輸地仰面朝天,卻發現天冰內部那成群結隊暗乎乎的白鶴身影又已經飛走不見了。

「九……天……白……鶴!」

趙淑傑隨後鼓著滿身的氣力怒怒地,一個字一個字地怒呼它們的名字。

「少主,老鵲覺得依舊是和最初舞雪時一樣,那些九天白鶴承載著強大的神力。它們身外的那些天冰是它們舞動出的大雪化凝而成,它們也自然可以自由無束地進出其中!倒是,咱們出逃無望了……」

仙鵲回想著,感覺著,給九天白鶴又塗上一層神秘的面紗,自己變得更加絕望。

「本王不管!就算本王死,它們也不能好活!」

趙淑傑依舊置氣。

而且,這個時候,他的決心好像越來越強了。

緊接著,趙淑傑變得一聲不吭,只是隨著仙鵲繼續揮舞巨翅,朝著另外的方向,換個另外的方位,他聚精會神地盯著頭頂。

這樣,又過了很長的時間,仙鵲又是努力飛行了很久,趙淑傑同樣專註地觀察了好長時間,也不知道身往了何處,反正仙鵲和趙淑傑在大膽地繼續大膽更冒險地飛低了一些身子的時候,發現了更多的,好像是所有的最大一群九天白鶴的身影!眼下的九天白鶴因為下方仙鵲和趙淑傑飛行的高度降低,低至了天冰所能透下的光明閃照空間之外,天冰底部十多米之外,根本就沒有將其發現,倒是白鶴們忽而探長脖子仰望天空,忽而互相嬉逗,忽而展翅揮舞,都在上方一眼無邊的天冰之中。

「本王終於又找到你們啦!」

趙淑傑嘴巴依舊挨近著仙鵲的耳朵,極輕極微地樂嘆。

「靠近它們……」

緊接著,趙淑傑給仙鵲下達命令。

之後,仙鵲言聽意從。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