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推進城無風帶數百海里的海平面上,零零星星的點綴著幾個小島。

運轉島,便是因佩爾頓正義之門周邊所有小島之中,最大的一個島嶼。

島上盛產的食鹽布匹,一直都是推進城所必備的日常用品。

今日,運轉島外,如往常一般,停駐著數艘,前來採購生活必備品的海軍軍艦。

不過,這些軍艦之上所懸挂的並不是海軍本部的和平鴿,而是推進城標誌性的王冠、金幣、羽翼旗,這便是推進城——因佩爾頓的旗幟,代表比無底深淵還要苦難,永無救贖的旗幟。

今日與往常,採購完生活必需品之後,所有獄卒,都希望在這裡放鬆一下的輕鬆氛圍不同。

今天的推進城船艦好似異常的忙碌一般,一些布匹尚曾採購,甚至有些獄卒還未曾登船,停靠在岸邊的一艘軍艦便已然揚帆起航了。

「隊長,我們的船走了!!」岸邊,幾名衣著推進城服飾的獄卒,盯著那艘揚帆起航的軍艦,滿臉蒙逼的朝著自己同樣懵逼的隊長進行問詢。

「是啊,我們的船被開走了!」隊長愣了一下后,突然驚醒,大聲呼喊道:「來人、來人,有人把我們的船給偷走了!追擊快追擊!!!」

「不用追了,就算是追上了,你們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的!」就在推進城一眾獄卒準備登船追擊的時刻,一聲豪爽的聲音頓時襲來。

下一瞬間,身穿海軍軍服的卡普,帶領著博加特、克比出現在眾人面前。

卡普是海軍英雄,影響力巨大,哪怕是與海軍本部,有所迥異的機構推進城,其也擁有眾多擁泵。

所以,在卡普出現的一瞬間,原本所有蠢蠢欲動的獄卒便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腳步。

卡普的話語,確實將蠢蠢欲動的獄卒給按耐了下來。

但,也僅僅只是那些軍艦仍舊存留的獄卒。

丟失了軍艦的隊長,卻怎麼也平息不了心頭的焦慮。

僅僅只是沉默了片刻,這名隊長,突然朝卡普抬頭問詢:「卡普大人,我們確實戰力不足,但是我們有您在啊!如果您與我們一同追擊的話,我們怎麼可能不敵啊!!」

獄卒隊長的話語,瞬間便將周邊的獄卒驚醒。

是啊!如果將海軍最頂尖戰力,海軍英雄卡普拉上船的話,那麼即便目標是君臨於新世界後半段的四皇領地,我們都敢拚死一戰啊!!

但,與獄卒們的滿滿信心不同,卡普在聽聞此言之後,略顯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半晌之後,卡普才緩緩的開口:「那個怪物,現在的我,也沒有把握能夠在他的手下保住你們的性命啊!!」

震驚,無限的震驚,頓時在獄卒的臉上顯現。

此刻的他們心頭唯有一個想法,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連海軍最高戰力,海軍英雄都不敢言勝!!?

半晌后,從震驚之中回國身來的獄卒隊長,吞了口唾沫,面色難看的朝著卡普問詢:「卡普大人,搶走我們船艦的人,到底是誰!」

獄卒隊長話語響起的瞬間,原本因震驚而陷入沉寂的獄卒諸人也是滿眼渴望的朝著卡普望去,顯然,他們也想要知道,這個臉海軍英雄都甘拜下風的存在究竟是何人!!

「愛德華·紐蓋特。」

「愛德華·紐蓋特,那是誰啊!?」卡普的話語非但未曾緩解一眾獄卒的困惑,甚至加重了他們的遲疑。

直至,另一名獄卒隊長,反應過來這個姓名所代表的含義。

「愛德華·紐蓋特,那、那、那不是白鬍子嗎!!!」

「嘶嘶,白鬍子!!!不可能吧,白鬍子可是在兩年之前就死在頂上戰爭了啊!!!」

「不可能是白鬍子的,絕對不可能!!!」

「……」

「但是,如果真的是白鬍子呢?!」

「是啊,這個世界似乎也僅僅只有白鬍子那種男人,才能讓卡普大人甘拜下風吧?!!」

「確實,如果是白鬍子的話,這一切都能夠說通了,但是,白鬍子怎麼可能還活著啊!!!」

「……」

震驚,獄卒們在想起那個名字所代表的含義之時,無限的震驚頓時在所有的獄卒顯現。

而就在他們陷入無有窮盡的震驚之時,一聲似乎從天邊蔓延而來的聲音突然打斷了他們的震驚。

「如果我是你們的話,就會立刻通知推進城,讓他們立刻關閉正義之門,不讓任何人進出,畢竟白鬍子的船員,現在可是被關押在推進城的啊!!」

克比的聲音頓時將這些獄卒從震驚中驚醒。

但是,已經晚了。

獄卒們從電話蟲中得知,就在剛剛,那艘推進城所屬的船艦,已然被看守正義之門的獄卒放了進去。

「通知副署長,快通知麥哲倫副署長,白鬍子進去了!!!!」

「什麼!!!」

推進城前方因巨型海王類活動而顯得波濤洶湧的無風帶,突然闖入了一艘懸挂著推進城旗幟的制式軍艦,而軍艦的最前方,一名身高八米,擁有一彎弦月狀鬍鬚的男人,如神山般屹立。

在他周邊,濃密到堪稱實質的霸王色霸氣,無限的散溢。

在這般恐怖的霸王色霸氣之下,縱然是無風帶體型堪比島嶼的巨型海王類,都直接被悍然震暈。

不僅僅只是它們,這一瞬間,甚至就連天空都好似感受到了,世界最強男人的怒火一般,烏壓壓的一片烏雲悍然壓下。

天,塌了!!

白鬍子,來了!!!

「喂喂喂,這是什麼情況,麥哲倫,這不正常吧!!!」一身深海大監獄署長漆黑服飾的漢尼拔,朝著一旁一臉堅毅的麥哲倫開口問詢。

此刻的麥哲倫,根本無暇在意漢尼拔那略帶調侃的語氣,滿臉認真的朝著他開口:「這般甚至可以影響天象的威勢,漢尼拔,做好準備,推進城,極有可能遭受自創建以來最為恐怖的敵人。」

就在此刻,漢尼拔身畔與正義之門通話的電話蟲突然響起。

漢尼拔接通電話,但還沒等漢尼拔開口,電話那邊便傳來了一聲驚恐的大吼:「快!通知麥哲倫副署長!!白鬍子來了!!!」 電話那頭所傳來的消息太過驚悚,甚至其話語之中對自己這個署長的不敬,漢尼拔都無暇關顧了,滿是驚駭的朝電話蟲咆哮:「你說什麼?襲來之人是白鬍子!!」

「什麼!!!」

只是瞬間,漢尼拔的咆哮,便直直的傳入一種推進城高層耳中。

霸道總裁戀上千金嬌妻 震驚,無限的震驚。

這一瞬間,別說是普通的獄卒了,甚至就連有著「監獄最強的男人」之稱的毒毒果實擁有者,推進城前署長,麥哲倫都不由的被這個消息鎮住了。

「怎麼回事!白鬍子怎麼可能襲來,他不是死在了頂上之戰嗎!??」

此刻,一聲柔美之中略帶驚恐的聲音傳來。

眾人側目視之,只見此刻的小薩蒂別說抖S形象,這一瞬間,其手中那條原本從不離手的長鞭都被震驚的小薩蒂丟在了一旁。

「喂,你們確定,此次襲來的是白鬍子,那個新世界的四皇,擁有世界最強男人之稱的愛德華·紐蓋特!!!」

就在眾人沉浸於震驚之中無可自拔的瞬間,推進城最強存在,麥哲倫突然伸出了他那條粗壯的手臂,一把便將漢尼拔手中的電話蟲奪了過來。

「麥哲倫副署長,是的,我們確定,對方,就是四皇之首愛德華·紐蓋特!!!」

「喂、喂、喂,開玩笑的吧!已經死去的人怎麼可能朝我推進城襲來!!」戴著墨鏡,右眼被劉海遮住,擁有一堆長而曲的秀髮的推進城看守長多米諾,此刻也維持不住自己的優雅了,滿眼不可置信的朝著電話蟲大吼。

「多米諾,冷靜,我相信正義之門的看守是不會給我們通報假消息的。」麥哲倫伸手按住多米諾的肩膀,滿臉認真的開口:「畢竟,這一批的看守,都是從推進城選拔出去的獄卒。」

「那麼也就是說,這次襲來的,真的有可能是白鬍子!!!」

盯著推進城外,那好似天地塌陷一般堪稱天災的景象,麥哲倫略帶苦澀的開口:「能引發這般浩大,堪比天災的天象,此次前來的,哪怕不是白鬍子,也是個怪物啊!!!」

「漢尼拔,向海軍本部通話,請求支援。」苦澀過後,麥哲倫便滿臉凌厲的朝著此刻已然滿臉獃滯的現任署長漢尼拔大吼。

「為、為什麼,這裡可是推進城啊!防守最嚴密,有著永不陷落之稱的推進城啊!!!」顯然此刻擔任署長的漢尼拔,因為害怕連帶責任,所以並不想向海軍本部請求援軍。

看到漢尼拔這般做派,麥哲倫朝其怒目圓瞪,哎,漢尼拔雖說是個稱職的獄卒,但是他卻並不是一個合格的署長啊!!

你以為此刻的推進城,還是兩年之前那個,被包括兩名海軍准大將級別戰力在內的海軍精銳,所駐紮的推進城嗎?!

你可明白,如果襲來之人,如果真的是四皇之首白鬍子的話,在對方已然度過正義之門的現在,單憑推進城的戰力……

白鬍子這邊,僅僅不多久的時間,其乘坐的軍艦便抵達了推進城港口。

那一瞬間,位於船首的白鬍子,渾身一震,接著便一躍而起,手持薙刀,霸烈無匹的踏上了這座被海軍冠以世界第一大監獄的推進城。

「庫啦啦啦,我的船員們,老爹來救你們了!!!」

白鬍子,緩緩的站立身軀,盯著面前的摻雜了海樓石的巨型門扉豪爽一笑:「海軍,憑這些破銅爛鐵就想要阻擋老子的步伐嗎?別開玩笑了,你以為老子是誰啊!!老子可是白鬍子啊!!!」

說著,白鬍子直接擺開架勢,右手之上的武裝色霸氣,瞬間便纏繞在薙刀之上,接著其悍然一揮。

最後,一道碩大無匹,漆黑髮亮的刀氣直接破空而去,刀鋒撕裂的空氣,隱隱之間,甚至就連空間都被刀鋒之上隱而不發的震蕩之力擊碎,裹挾著那好似破碎的玻璃鏡面一般的鋒利碎片,直接朝著對面兒那僅僅比正義之門小了幾分的海樓石大門轟擊而去。

轟隆隆隆!!!

轟響,震天的轟響徒然襲來,很是直接的便將麥哲倫的思考打斷。

「怎麼回事兒,地震了?!」漢尼拔感受著那地動山搖的震顫,滿臉震驚的開口咆哮。

「不,不是地震,是有敵人攻進來了!!!」大監獄牢番長,「藍猩猩」的指揮官薩魯戴斯盯著巨型電話蟲之上所投射而出的那漫天煙塵的影像,目露驚駭的開口:「但是,怎麼可能啊,我們重新修建的大門,雖說比正義之門小了幾號,但也足足有數十上百噸,甚至其中還摻雜了海中秘寶海樓石啊,怎麼可能這麼容易便直接被人攻破啊!!」

「諸位,對方已經襲來,甚至攻破了推進城的大門,諸位,這裡是我們的地盤,我們的職責所在,縱然對方真的是白鬍子,都不容許我們毫無作為,眼睜睜的看著對方將我們的大監獄搞得一團糟啊!諸位,隨我出擊!!」

看著電話蟲上的影像,麥哲倫怒了,怒火攻心的他接連的咆哮,在吩咐了漢尼拔向海軍本部求援之後,便率領大監獄的一眾戰力,朝著大門被轟破的第一層衝去。

戰爭開始了,就在麥哲倫下定決心一戰的現在,推進城這個巨大的戰爭機器全速轉動。

五名動物果實能力覺醒者,數百頭堪可將巨型海王類肢解的藍猩猩,數千名戰力堪比海軍將校的獄卒,還有三名堪比海軍中將的推進城高層。

山村小醫農 最後便是麥哲倫這個,曾將現任四皇黑鬍子馬歇爾·D·蒂奇一眾強者悍然毒翻的存在,監獄最強男人,毒毒果實擁有者,毒人麥哲倫。

「庫啦啦啦,毒液小子,老夫來接我家不成器的小子們了!!!」

漫天煙塵之下,一道如神似魔的身影突顯,就在身影顯現的瞬間,一道豪邁的聲音頓時在眾人耳蝸來回激蕩。

下一瞬間,煙塵散盡,麥哲倫一行人眼中,頓時顯現了一名擁有一彎彎月狀鬍鬚的高大身影。

在麥哲倫眼中,對面那個自稱為白鬍子的存在,緩緩的站立身軀,就那麼慢慢的,閑庭游步一般,一部步的朝著自己這邊嚴陣以待的一眾獄卒走來。

這一瞬間,白鬍子周身所環繞的是那近乎扭曲狀的空氣。

見多識廣的麥哲倫很是清楚的明白,那是霸王色霸氣效用。

但令麥哲倫驚愕的是,對面兒那個自稱白鬍子存在的霸王色霸氣,竟然被其自身壓制到了周身十米!!!

霸王色霸氣,籠罩範圍被壓縮的同時,緊跟著而來的威力的暴漲。

這一瞬間,白鬍子周身十米方圓,就好似生命禁區一般,除卻白鬍子之外,在無一人晃動。

見此場景,縱然是推進城高層,都不由得渾身一震。

這一瞬間,就連麥哲倫都不由得咂舌,這傢伙也太霸道了吧?!! 說實在的,因為時間線更改,敵方戰力並不明確的現在。

在一開始的慶幸時候,白鬍子確實不想如現在這般,霸烈無匹的闖入這個波瀾詭秘的世界。

原因很是簡單,此刻的他已然不是端坐在屏幕後方,十指如飛的碼動鍵盤的世界觀構架者。

身為同人寫手的他,雖說能夠用文字構架出一個熱血沸騰戰力無雙的主角,但是,當他自己進入那個由他所構建的世界之後,他的心裡卻怎怎有些憷的慌。

甚至,其一開始的計劃,是猥瑣發育,靠著抄些原世界的文字動漫獲取恢復身體所必須的情緒點。

但,這些都僅僅只是一開始罷了。

在於卡普進行了男人之間的對轟之後,他突然發現,自己對於自己一開始所設定的計劃是那般的厭惡。

加上在聽到白鬍子海賊團的成員被關入深海大監獄之後,腦海、胸膛所騰升而起的熱血情感的促使之下,他幾乎是連考慮都沒有考慮的就直接表示自己要將白鬍子海賊團的船員救下來,哪怕等待著自己的是舉世皆敵也亦是如此。

此前他曾數度懷疑,是否是因為時間線更改的緣故,自己並未曾感知到,自己可以如自己曾經所書一般,將自己那有些不受控制的霸王色霸氣,悍然壓縮至,周身十米之處。

但是,當他下定決心之後,他駭然的感覺,自己那原本有些不受控制的霸王色霸氣,不僅僅在質量方面有了很大的提升,甚至在掌控方面,自己竟然輕而易舉的便可以將其,如自己曾經所書一般壓縮至周身十米。

這個瞬間,他才明白,不是說將白鬍子的殘魂融合就算是接收了白鬍子的全部戰力了,若是沒有與那股強橫的戰力匹配的胸襟魄力的話,哪怕是融合了白鬍子殘魂,擁有了白鬍子的身體,自己都無法徹底發揮那霸道到無視一切的戰力。

直至那個瞬間,他才真正算的上是徹底的將白鬍子的殘魂融匯如自己的靈魂,直至那個瞬間,他才真正有資格稱自己為白鬍子!!

也是在那個瞬間,他突然將自己作為寫手瞻前顧後的習慣拋在了一旁,他甚至都沒有問詢卡普為何要將自己這個註定要與海軍為敵的敵人帶上船,甚至還給自己謀劃下了一條近乎完美的攻入推進城的策略。

如果是一開始降臨的他確實會對卡普的用意深加揣測,但是現在,白鬍子感覺無所謂了,縱然是陰謀哪有如何,無非是將其全部碾碎罷了。

老子可是白鬍子啊,又怎會恐懼陰謀詭計!!!

事實證明,白鬍子的做法是正確的,最起碼在手機情緒點方面是無比正確的,在這一個小時的時間裡面,屬性面板之上的系統提醒就沒有斷過。

「系統,多少情緒點了。」接受著推進城一種獄卒注視禮的白鬍子朝著系統默然問詢。

「創造者,現在已然積累至三十四萬九千情緒點,是否恢復身體。」

「恢復!」在感受過了系統的恢復效果之後,白鬍子對於系統恢復,極其熱衷,幾乎就是在系統話音落地的瞬間,便已然開口。

「麥哲倫副署長,你看,那副長相,你看那身高,還有那柄薙刀…他竟然真的是白鬍子啊!!」

「嘶,是啊,副署長,我、我、我是從海軍本部調過來的,我曾經親眼見過白鬍子,白鬍子與面前這人,完全一樣啊!!」

「……」

「怕什麼,縱然是白鬍子又怎樣,別忘了,現在的白鬍子甚至連其賴以成名的震震果實都被黑鬍子給奪走了啊!而我們的副署長,可是曾經將黑鬍子團滅的恐怖存在啊!!」

「是、是啊~!是啊!!如果有麥哲倫副署長存在的話,我們還是有獲勝的希望的!!!」

「不,不僅僅是獲勝,我們甚至有希望,做下比海軍本部數十萬海軍更大的戰績,生擒白鬍子!!!」

……

白鬍子恢復身體的瞬間,一種詭異的言論突然在一眾獄卒之中盛傳開來。

雖說這種傳言有些誇張,甚至當事人麥哲倫在聽到這番言論之後,漆黑的面頰都紅的發紫了,但是其思慮良久最後還是沒有制止這種言論。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