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遙施禮稱是,而後說道:「小的明早就走,用不了七天,五天就能回來了。

現在路上有雪,小的坐馬爬犁去,又快又暖和。」

蘇超笑道:「多帶上一些人,這眼看着就要過年了,大家手裏都缺錢,那些匪徒也要忙起來的,他們也想過個肥年。

我把親兵隊調三十人給你,你就以幫我給濟南府署理處送信的名義去濟南吧。

我年後要調濟南府署理處署理千戶馬步升進北鎮撫司,你剛好幫我送封信去,然後順便將濟南署理處要給北鎮撫司的取暖銀子帶回來。

這樣你也就師出有名了。」

蘇超所說的取暖銀子其實就是各地署理處要交給北鎮撫司的孝敬銀子,這是年前要繳納的,為了避嫌,便稱為取暖銀子。

到了夏天七月份的時候,錦衣衛在各地的署理處還要孝敬一筆銀子給北鎮撫司,被稱為冰敬銀子。

往常都是各地在年前將銀子送到京城,或者是將會票送到京城來。

蘇超這次是讓路遙順便將濟南署理處的銀子或者是會票帶回來。

蘇超給路遙配上了自己的親兵隊,這可是給了路遙最大的保護了。

要知道蘇超的貼身親兵隊就三百人,而這三百人的標準配備是每人兩把左輪槍,一支快搶,一具連射弩和四個弩箭盒子,以及六枚手雷。

有這樣的護衛力量在,路遙就是遇到千餘個匪徒打劫他,也會安然無恙。

路遙帶着那封書信走了,蘇超又派人將杜轉叫到了府中。

這眼看就是年底了,他也要寫賀年的奏摺給皇帝,這就要杜轉幫忙寫了,他的文筆只能寫大白話的,要想寫花團錦簇的文章,他必須讓杜轉幫忙才行。

。 入口處,人類一方率先進入。

要不然,無論哪一方進入,其他勢力都要擔心會不會受到埋伏,唯獨人類最為弱小,才選擇第一個進入。

入口處,剛一進去,大量混亂本源衝擊,幾人都有着片刻的不適應。

杜洪目光看向蘇北,問道:「蘇北,這次禁區進來的人數眾多,要不大家一起行動?」

他雖是隊長,但也清楚,蘇北實力最為強大。

有蘇北在,也能安全不少。

蘇北搖搖頭,說道:「杜將軍,你帶着他們這些人先離開吧,我會幫你們牽住那些人的。」

杜洪臉色一變,問道:「你要伏擊那群人?

蘇北,你實力再強,可妖植王庭這次進來的六品上百人,精血合一都有數十個,你們幾人?」

如果不是清楚蘇北、方平他們的實力,他甚至都覺得蘇北瘋了。

蔣超更是臉色一變,他剛交了保護費,就出現這變故,他去哪?

「蔣超,你自己選吧,留下來,我會想着去罩着你,跟着他們也可以,去找一找王戰之地的那些機緣。」

蔣超猶豫片刻,想了想,還是站到蘇北身旁。

蘇北實力那麼強,在這王戰之地,應該是無敵吧。

另外自己保護費都交了,若是不跟着蘇北,那可就虧大了。

蘇北點點頭,看了眼猶豫的蘇子素,也沒在邀請了。

他們幾個說是賭命,但逃命本事不弱,哪怕危險自保還是可以的。

蔣超也是個滑頭,跟着也沒什麼。

蘇子素還是就先別帶着了,女人,只會影響他拔劍的速度。

「杜將軍,妖植王庭的人我們會拖住,你們要注意其他勢力的人就行,子素,你和杜將軍他們一起,可以多找找王戰之地的機緣。」

杜洪雖然知道蘇北在身邊更有保障,不過各人有各人的路,他也不去強留。

「蘇北,你們幾人都是華國這一代最有潛力的天驕,不要折損在此地,未來,更需要你們。」

蘇子素此時點點頭,也沒說什麼。她清楚自己的實力,如果跟在蘇北身旁就是在拖累彼此。

她現在也不是幾個月前的那個小白了,經歷了選拔賽的殘酷,剛剛也見識了禁區的囂張,自然明白王戰之地是何等的兇險。

杜洪走了,沒有說什麼留下來幫助。

如果是他一人,他會選擇留下來,精血合一的他,對於蘇北等人也是個不錯的助力。

可他是隊長,要對剩下的二十三人負責,他的任務,就是帶着更多的人活下去。

……

御海山,槐王看着對面的武王,大笑道:「武王,年輕一輩在較量,我們也不如也賭一賭圖一樂?」

「賭命如何?」

張濤玩味地望向槐王,腦中思考着究竟該不該出手。

槐王他了解,滑頭的很,也很陰險。

在地窟數百真王中,槐王實力弱小,其實並沒多少人看重。

可是張濤很明白,槐王作為近三百年來妖植一脈唯一一個突破絕巔的存在,也是少有從最底層爬起來的存在,可絕對不容小覷。

是個能忍的狠角色,實力,只怕也不是他表現出來的這般不堪。

如果能現在解決這人,也能減少人類一大敵。

槐王眼中閃過一絲忌憚,多了幾分警惕,輕笑道:「武王,你的實力我等早就知曉,神陸真王也不會真的讓你們各個擊破。

你我賭命,只怕捲起真王大戰,你復生之地準備好了么?」

之前京都地窟一戰,武王的實力早就顯露出來,強大的離譜,他感覺自己在他面前可能一招都接不住,哪敢答應賭命。

張濤想了想,還是沒再出手。

如果是松王這種廢物一兩招殺死就算了,他也不信地窟真能嫌棄大戰,槐王這傢伙,藏得太深,不好殺啊。

「看來地窟你們這些真王也只會動動嘴皮子啊,真是廢物、真是無趣。

說說吧,不賭命,你想賭什麼?」

槐王也不惱,反而笑道:「就賭妖植王庭和復生之地進入王戰之地的隊伍,一個月後活着出來的比例是多少,如何?」

張濤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問道:「賭注呢?」

「你輸了,我麾下一處外域讓給你們,如果我贏了,放本王進復生之地一觀。」

「你找死!」

張濤原本一副心不在焉,這一刻卻是動了真怒,一股殺意直接鎖定槐王,彷彿下一刻就要出手。

槐王搖搖頭,戒備到極致,臉上卻毫無顯露。

「武王何須動怒,本王保證,只是去復生之地找一找復生之種的蹤影,絕不會濫殺無辜,武王你也可以一路跟隨。

另外如果本王輸了,一處外域外加裏面的所有巨礦,也都算作賭注,如何?」

「換個賭約,除非我戰死了,不然你等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張濤搖了搖頭,哪怕心中對於蘇北幾人很有信心,可他也不會哪地球作為賭注,這是他的底線。

槐王失敗的嘆了口氣,說道:「那就換成你的本源絕學,如何?」

「你買不起!」

張濤輕笑着說着,他也沒有說笑,不是不願買,就是買不起,他對自己的歸一道,很有自信。

「我最多能控制四大外域,全部讓於你,來換,如何?」

他僅僅只有兩大外域,另外兩處,都不算所有權,真要交出四處外域,他的勢力將只有槐王域這處王庭分配的領地,還需要補償其他真王大量資源。

他是真的下了大價錢了,也實在是眼饞張濤的本源絕學。

張濤實力增長太快,如今這般強大整個地窟怕是只有幾大真王殿殿主可以相比,如果能得到這本源絕學,他的本源道,一定能更強。

張濤卻是搖了搖頭,絲毫不肯應下來。

若是其他真王,他可能就應了,即便本源絕學外泄,只要足夠強,他也無懼。

只是槐王這人有問題,如果得到了他的本源絕學,實力怕是有很大的提升,到時候對人類也是極大的威脅。

所以,得加價!

四處外域,你只要敢附帶裏面的巨礦,哪怕僅僅只附帶你麾下的那部分,我也立馬同意。

加價啊,你快加價啊!

ps:第二更送達,作者不易,創作困難,生活艱辛,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一天兩三毛錢,太便宜了!

請記住域名:.net。 殷承安長這麼大,從來沒有這麼憋屈過。

他倒也坦誠,點頭:「是!」

竟然是真的,江南曦也吃了一驚。

她繼續問道:「你和她什麼關係?」

殷承安搖搖頭:「沒有關係,不認識,是我欠別人一個人情,他讓我幫樓心悅一個忙……」

「樓心悅讓你幫她找孫晉,是不是?」

殷承安點點頭,他也是今天才知道,霍東升就是孫晉。霍東升的確是他的表妹夫,他本來就想把這件事遮掩過去了,卻沒想到,霍東升被江南曦帶走了,他不得已,才過來要人!

「她讓你找到孫晉之後,怎麼辦?」

殷承安說道:「交給她的人,就沒我的事了,我的人情也就還了!」

「你說的那個人,是誰?」

殷承安望着江南曦,說:「我不會說!你可以在我臉上劃一刀!」

江南曦一怔,對殷承安倒有幾分的欽佩。他要保護那個人,又要讓江南曦解氣,寧願挨一刀!

江南曦笑道:「不急,我問題沒問完呢!那個人,夜北梟認識嗎?是不是對夜氏不利?」

既然那個人是與樓心悅有關,那麼便肯定與夜北梟有關。江南曦想知道,是不是這夥人,要夥同樓心悅對付夜北梟!

殷承安望着江南曦,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真的聰明。他只說了一個模糊的人物,她就猜到了許多。

但是,他還是說:「我不知道,我只是還人情而已!」

江南曦冷哼一聲:「好,我今天留下你的臉,也讓你欠我一個人情。殷二少,你可以記得還哦!」

殷承安惱怒地瞪着她,他後悔,剛才心慈手軟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