轎子停下,李冒小跑去了御膳房。

不知道毓寧宮的那兩位,在說些什麼。

為何提起鄭太妃,元哲就會失態?

元承熙不像是思念故人,又為何在最後露出悲傷之感?

正在百思不解之時,李冒提著食盒回來了。

「裴大人,咱們可以走了。」

顧七再次掀開帘子:「李公公,把食盒遞給我吧,外面冷,小心凍了手。」

李冒將食盒遞給自己,交接之際,將準備好的一小錠金塞到他手中。

「哎呦,裴大人這是…」

「公公受累,我來宮中這些日子,全仰仗公公照拂。」

李冒將金錠塞入懷中,笑道:「大人過謙了,您是陛下跟前的紅人,多少人巴結還來不及呢,就連那…」

顧七打斷他這些奉承的話,開口問道:「公公是何時入的宮?」

李冒將帘子放下說:「外邊冷,小心受了寒。咱們這麼說話也是可以的。奴才四歲入宮,如今在這皇宮大院,已經有十幾個年頭了。」

顧七將頭靠近轎簾,繼續問道:「那公公可知,這鄭太妃的事?」

「哦,鄭太妃啊,這得從奴才進宮之後的四五年說起了…」 進屋的趙夢攜帶着一個五官極為精緻的小男孩,只見他生得白白凈凈,烏黑髮亮的大眼睛微眯,視線微斜,粉嘟嘟的櫻桃唇抿成一條線,神情孤傲,一聲不吭,高冷得像冬天裏堆成的小雪人。

蘇小染一眼,就認出了這個美輪美奐的小男孩。

司一玥!

她重生時遇到的第一個朋友,同時也是她的待選小未婚夫。

四年前。

蘇夫人和司夫人指腹為婚。蘇夫人一舉得女,而司夫人一胎四寶,生下四個男嬰,分別是:司一玥、司二北、司三晨、司四珺。

按照娃娃親,四個小男孩都是她的待選小未婚夫。

一想到這,蘇小染的小臉一紅,下意識地兩手捧著自己的臉頰,這一來就是四個……不行,太那個……

她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垂手輕輕地掐了一下自己,隨即又揮揮小手,朝司一玥打着招呼。

誰知,司一玥緊鎖的眉眼一彎,漠然的寒眸中,剎那間竟閃爍著滿天星辰:「囡囡,有我在。」

傳說中,少女殺手的微笑,原來和年齡沒有關係!

「監控?」

葉偌驚愕不已,倒吸口冷氣,連聲音都顯得獃滯而慌張。

蘇小染看着驚慌失措的葉偌,不由有幾分好笑,訕訕開口:「知道了就快點出去罰站,你的一言一行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葉偌一臉警惕,紅著鼻子,眼淚巴拉巴拉往下掉:「有監控又怎樣?我才不罰站……嗚嗚嗚……」

「有監控,等於有了證據!」

司一玥接過她的話,聲音稚氣,卻猶如三月寒霜,讓人心生涼意。

葉偌緊張地盯着司一玥冰冷的眸,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卻十分不解,放聲大哭:「嗚嗚嗚……你為什麼要這麼幫一個醜八怪?她哪裏比我好了?」

蘇小染一聽,歪著腦袋,無聲的看向司家的這位小少爺。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可自己長得明明不如偌老大,司一玥為什麼會這麼幫自己呢?

然而,蘇小染不知道,司家祖訓的第一條就是:

寵老婆,一切服從老婆!

下一刻,司一玥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蘇小染,仰著頭,嘴唇微抿。隨即斜睨了偌老大一眼,盛氣逼人地反問:「我們司家的准媳婦兒,也是你能欺負的?」

此話一出,直給偌老大當頭一棒!

蘇小染瞬間表情千變萬化,清冷的臉頰染上了一層紅暈,小手兒一陣輕擰。

這話……彪悍!

只是,內心一陣小激動的蘇小染,還沒想要老牛吃嫩草呢!

所有人措不及防地吃了一波狗糧后,都不禁回頭看着司一玥和蘇小染兩人。

「咳咳!」趙夢抬手掩唇,咳嗽了兩聲,開口:「葉偌罰站十分鐘,其餘人放學,明天照常開家長會。」

「老師再見。」

一場鬧劇終於結束。

……

蘇小染坐在車上累得打了一會兒小盹,長長的睫毛像小扇子似的蓋住了眼瞼。

下一瞬間,蘇小染腦海閃過幾個人影,瞥了瞥四周地面上變幻的影子,面露譏誚,一聲冷嗤:「呵,不要玩躲貓貓了!」

才多久,就等不及了嗎?

不過,她小天鳳可不怕。

暗處,一個長相乖張的小女孩揉着眼中的沙粒,抹著淚齜牙道:「驚到你真是抱歉了,姐姐。因為真正的quee

,只能有一個呢!」

「星主!要偷偷弄死她嗎?」

一個吵雜的聲音興奮至極。

童牙張嘴咬住半顆爛蘋果,開懷大笑:「老鬼,規矩不能壞,你得有耐心!貓和老鼠的遊戲,才剛剛開始。」 袁帥也認為龍二更為合適,他點頭同意,

「請夢蘭系統中各個管理主腦,儘快整理最近這段時間,大角發生的幾個事件資料。

這些資料需要交給特別司法小組。

這塊我會通知熊霸處理,由他牽頭在聯邦政府組織一個司法審判小組。

關鍵是要保密,不能在軍事行動前泄露機密。

這次所涉及到的世家,可以在進行軍事行動的同時,收集他們的通敵罪狀。

軍事行動結束后,虛擬世界要做幾次司法審判的現場直播。

對罪大惡極的,當場審判,當場處決,殺一儆百!」

說完后,他立即發訊息到天刑部隊袁二處,讓他以軍部名義,調龍二到暗幽部隊,接到命令立即到暗幽報道。

「陸之諾的那個外甥,你把手裏證據發給陸之諾,讓他自己找台階下台。」袁帥對袁二說道。

隨後袁帥又問靈狐,「軍事以你的暗幽部隊為主,你計劃怎麼辦?」

「嗯,我計劃出動暗幽龍組三個大隊一千人做主力,暗幽虎組300人去許家,暗幽蜂組負責外星空監測。」

「如果有外星異族進入,他們是怎麼進來的?會不會有新的空間窗口?」青璃介面道。

說道這裏,三人同時一震,靈狐命令機甲花,調出大角幾個星球的星空圖,同時將這一部分星域,百年間空間能量波動,製成動態數據圖表。

三個人對照着圖表,一點一點分析。

發現在靠近大角三的一個外空間,近一百年來有過五次能量異常波動,波動基本在同一區域。

袁帥用手中智能指揮尺量了一下,距離大角三有四十萬公里的距離。

這個距離已經還在大角三星域防空部隊的監控範圍內,為什麼沒有人示警?

最近一次能量異常波動是在沙塵暴發生前一周。

再結合童茹的說法,外星異族現在有可能,還在姚家,還在大角三?

袁帥臉色鐵青,「啪」的一聲,站起來。

他立即聯繫到袁二,讓他通知陸之裕、南宮成賢,以及其他幾個軍部重要人員在軍部開會。

同時他命令,靈狐派暗幽蜂組,接管大角三星域監測站。

「如果還在大角三,就要考慮他們有隱形戰艦停在角三星港,或是大角其他星球的星港,命令夢蘭通訊管理系統,立即接管大角幾個星球的星港通訊,所有由星域監測站向外發送的訊息,全部攔截下來。

天辰星京北城,聯邦軍部。

陸之裕剛收到一份,外甥謝明違反暗幽部隊多項紀律的報告,還沒來的想明白。

又接到袁帥大人要在軍部召開緊急會議的通知,他心裏一哆嗦,這不會是要拿他家勢力開刀吧?

他試探著,向通知他開會的袁二探聽消息。

袁二倒是沒有跟他打哈哈的意思,直接了當的告訴他,靈狐大人對暗幽部隊要求比較高。

她希望能調南宮希諾回來,接任軍部和暗幽部隊的聯絡官。

至於開會則是另外有重要軍務,和這一件事沒有關係。

陸之裕這才把心放進肚子裏,他姐家獨子的辦事能力,他也看不上。

只是姐姐在母親面前,又哭又求,他一時心軟,便做了件授人把柄的事情。

好在暗幽沒有和他翻臉的意思,他也藉機讓南宮希諾和他外甥互調一下,南宮希諾現在的位置雖然是個閑職,勝在安穩。

龍二在接到他的調職命令時,很驚訝,同時非常高興。他嚮往金戈鐵馬的戰爭生活,對待在軍部和一幫子老頭喝茶養老,早已心生厭倦。

他立即收拾東西,到暗幽報道,和謝明交接。

交接的時候,他看謝明長舒一口氣的樣子,就知道他這兩年,在暗幽部隊壓力很大。

謝明是個老實人,只是性格太軟和,並不適合,暗幽這樣風格硬朗的部隊。

龍二接到的第一個任務,就是通知,所有在外部任職的暗幽龍組成員,兩小時內到暗幽總部報道。

這樣的人員大多集中在聯邦各大軍校做教官。

接到命令后,薛楠也趕到了暗幽總部,他看見帶隊的是龍二,吃了一驚,周圍人太多,他只能按下滿心的疑問。

暗幽部隊這次出動了暗幽龍組三個大隊。

暗幽虎組一個大隊,還有暗幽蜂組一個大隊已經提前出發。

密密麻麻的星艦,讓薛楠更為吃驚,這是一場大戰役,好久沒有這樣的大場面了,他看着星艦熱血沸騰。

身後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回頭一看是龍二,龍二通知他和另外幾個王級高階機甲師進入指揮星艦。

上了星艦后,他發現,袁帥、靈狐、南宮成賢幾個人都在。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