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

卻在此時,恐怖的震蕩又是第三次來襲,而且比前面兩次還要更加猛烈十倍,地面就像是甩動的拉麵一樣狂暴的起舞起來。

咔!轟隆隆~

連續遭遇三波狂震,饒是屹立數千年不倒的堅固大殿也終於是不堪重負,牆壁被震出了裂痕,旋即轟然塌陷了。

如同連鎖反應一樣,就在大殿塌陷同時,周邊的建築物也是開始塌陷,一時間土石橫飛,煙塵漫天,矗立於這片荒蕪古原數千年的『幻界迷城』頃刻間崩毀過半!

轟~咔!

恐怖的震動依舊在持續,大地直接崩裂開來道道裂縫鴻溝,亂象迭起,碎石穿空,滾滾濃煙裹挾著灼熱的氣息從裂縫中噴薄而出,一股股濃烈的硫磺味道迅速的蔓延開來。

原本就烏雲密布,陰霾昏黃的天空頓時更加陰暗了,就好像是有一場曠世風暴來襲似的。

猴子眼見那灼熱的狼煙從地縫中飈空而起,未免眾人被燙傷,立刻用棍跳著眾人,身形急速拔高,向著天空衝去……

……

此刻,距離雷諾等人千里之外的無名山谷也遭遇了恐怖震動的洗禮,彷彿這股震動是波及整個『古原秘境』的!

「這是怎麼回事?好恐怖的震動,難道有絕世凶物要出世?!」炎燚看著荒原上不斷崩裂的地塹鴻溝,臉色都是變了,簡直就是一派滅世的徵兆啊!

山谷內,海東青正處於煉化『元陰造化果』的關鍵時期,全身心沉浸在修鍊之中,也不知道察覺沒察覺『古原秘境』的巨變,或許就算是察覺了,此刻也是分心無術,否則『元陰造化果』反噬之下,她將承受難以想象的代價!

「嗯……這海東青是我計劃最關鍵的一環,現在還不能讓她出事。」炎燚看了眼靜坐若石化般的海東青,空間法則施展開來,抱起海東青進入了次元空間之中……

幻界迷城。

歷經好幾分鐘的恐怖震動洗禮,整個千古之城已然滿目瘡痍,一座座雕樑畫棟的古堡、宮殿紛紛變成了廢墟,放眼望去,塵煙滾滾,滿目狼藉,遍地瘡痍。

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

所幸這足以滅世的恐怖震蕩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漸漸平緩,直至最終停了下來,世界重又恢復了平靜。

愣了半響,見不會再有第四次震蕩來襲之後,猴子帶著眾人落回到了地面!

「哇!好燙!」落地的瞬間,喬治等人頓時驚呼著跳到了聶少羽、意孤行、艾麗婭導師的身上,好像是三隻掉進了熱鍋裡面的青蛙似的,直惹得大家哄堂大笑,鬥氣稀薄如他們,卻是隔絕不了這滾燙的大地。

雷諾背著風鈴兒,憑藉著皮糙肉厚,縱是千度高溫也是無懼,直接無視地表襲人的熱浪。

聶少羽等人怎麼說也是斗王巔峰的存在,鬥氣爆發,很從容的便是隔絕了熱浪。

「嘛哩個哄的!用不用這麼誇張,有那麼燙嗎?」猴子滿是蔑視的瞅了像是臘腸一樣掛在艾麗婭導師三人身上的喬治等人。

旋即,猴子單手撐地,把半邊臉貼在了地上,圓圓的小耳朵抖動著,彷彿是在探索著什麼。

「猴子,你有發現?」雷諾見狀,沖猴子傳音道。

「小雷子,你丫可能要發了!」猴子傳音道,語氣中蘊含著亢奮。

「發了?幾個意思?」

「還記得猴爺我昨天才和你說過十天內『地陽』要出世嗎?如今看來,比我預期的還要早。剛才發生的震蕩就是『地陽』要出世前的徵兆,叫做大地脈衝,是地陽火能釋放出來的體現,猴爺我估計,最多一周,『地陽』就要出世了,屆時你取『古曜玄魄』就有機會了。」

雷諾聞聽之下登時也是大喜,但仔細一想不禁疑惑道:「猴子,我沒記錯的話,『地陽』好像是只會出現在『創聖幻界』吧?我們現在都連『創聖幻界』的入口還沒找到。難道『地陽』搬家,來到了『古原秘境』?」

「嘎嘎……這就是我給你說的三大秘密之一,『創聖幻界』其實和『古原秘境』還是一體的,只是當初上古大戰時,人族耍了個心眼,刻意把戰場引到了『創聖幻界』,導致『創聖幻界』損失慘重,這才設立天塹屏障,阻隔了和亞特大陸的往來,也才有『創聖幻界』迷失的說法。」

「其實『創聖幻界』的入口就在『深淵裂谷』,不過有紫霞鎮守入口,除非身負大氣運之人,紫霞才會放其進入『創聖幻界』,若是紫霞看不順眼,直接滅殺。」

「這麼暴力么?」雷諾心頭微微一跳,驚奇道:「咦?!猴子,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還紫霞?叫得這麼親切,難道是你相好的?」

「胡說,猴爺我怎麼可能會喜歡她。」猴子頓時緊張起來。

「是嗎?呵呵……」雷諾滿是玩味的笑了起來,「你還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的。」

「那就是個第二個秘密了。」猴子從地上站了起來,繼續傳音道:「其實猴爺我的老家就是『創聖幻界』。」

「沃特?」雷諾眼睛頓時瞪得像是燈泡一樣,猴子這逗逼竟然出自『創聖幻界』?

「猴子,你丫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這『創聖幻界』入口在庇護山以北,我和你卻在庇護山以南相遇,你丫是怎麼穿越庇護山的?」雷諾錯愕、驚疑、震撼,這消息實在是太勁爆了!

「嘛哩個哄的!你人族那幾個爛鳥蛋就能施展手段穿越庇護山接引你姐姐,爺堂堂斗天靈猴一族會弱於你們人族?只要爺願意,就算是去神、魔兩界都沒問題。」猴子把下巴揚到了天上。

「額……」雷諾頓時滿頭黑線,不過話說回來,猴子既然出自『創聖幻界』,那有土著幫忙的是他是不是等於取得『古曜玄魄』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這樣一想,雷諾不禁有些小興奮起來,傳音道:「猴子,既然你丫是『創聖幻界』的土著猴,『古曜玄魄』這麼重要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看情況吧,猴爺我還沒試過從『地陽』中取『古曜玄魄』,以地陽的恐怖溫度,怕是我的六重斗戰金身也扛不住。」猴子極為少見的出現了心虛。

恰此時,四長老神情無比凝重的走了回來,沖著眾人說道:「剛才那番地動可能就是學院感應到『古原秘境』真正的變動源頭,事情恐怕遠比我們想象中要嚴重得多,未免大地脈衝再次席捲,陸地沉陷,眾人隨我一起查探吧,以免出現不必要的傷亡,希望剛才那場劇烈的脈衝沒有撕毀封印,否則後果將不堪設想。」

眾人點頭。

然雷諾和猴子卻是驚奇的相視了一眼,四長老竟然也知道『大地脈衝』,難不成剛才他站在那感應那麼久就是在感應這個?

「這老頭兒似乎不簡單,『大地脈衝』是創聖幻界對『地陽』變動獨有的稱呼,他怎麼會知道?」猴子有些奇怪,看向四長老的眼神頓時深邃了起來,心中隱隱約約的冒出了一個名詞,只是那個族群不是已經滅亡了嗎,難道還有倖存者?!

猴子有些狐疑的看著四長老的背影,不過並沒有把心中的想法說出來,就這樣隨同眾人跟著四長老的步伐向著封印所在走去。

『幻界迷城』究竟封印著什麼,雷諾等人也是不清楚,而四長老也沒有說的意思,一行人踏著殘垣廢墟,穿梭在已經滿目瘡痍的『幻界迷城』之中,逐漸向著深處行進。

約莫一個小時之後,一座規模宏偉,氣勢雄渾的宮殿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這座宮殿佔地面積極廣,起碼也得有數萬平米,壯闊巍峨,莊嚴肅穆,只一眼便令人心生一種久遠歷史所沉澱下來的磅礴滄桑感,震撼五內!

在宮殿的正門左右分別鎮守著兩尊龐大而又威猛的石獸,形似獅虎,好像是某種太古荒獸,一者咆哮蒼穹,一者悍蹄鎮壓,極盡威猛與霸道,令人視之心生震撼!

於宮殿正門上房懸挂著一道飽經滄桑的金匾,由於歲月經年累月侵蝕的緣故,上面的字跡已經失去了顏色,顯得有些模糊不清,隱約可見『x荒武x』的字樣。

宮殿的十六道門扉上面全部黏貼著封條,封條上用硃砂書寫著各種秘符,有幾道已經脫落,在風中獵獵作響,汩汩陰風從這幾道脫落的秘符處滲透出來,發出凄厲的嗚咽,好似飽含怨念的惡鬼哭嚎一樣,令人不寒而慄。

「萬幸!萬幸!萬幸啊!荒武宮殿還算保存完好。」四長老看著只是被『大地脈衝』衝擊出現些許裂痕,並未塌陷的宮殿滿是慶幸,嘆息道:「真乃多事之秋啊,希望封印沒有因為『大地脈衝』而崩隕。」

「走吧,我們前去視察封印。」

四長老說罷,便是來到宮殿前,把那些被震脫落的符條重新加持封印好,然後開啟了正門…… 嗡——!

也就在四長老開啟正門的剎那,一股排山倒海的森森暗息頓時洶湧而出了,一時間,狂風大作,鬼音蕭蕭,彷彿一門之隔便是永夜禁忌的冥獄鬼府!

這一瞬間,雷諾就見那滾滾呼嘯的黑霧中好似有無數幽冥鬼魂在猙獰的咆哮著,惡相駭人,瘋魔般的爆射了出來,好似要吞噬人間一樣。

「這宮殿中究竟封印著什麼存在?!」雷諾有些震撼的想道:「不過此地翻湧出來的氣息倒是和金豆豆的功體有些相似,莫非此地封印著一名邪惡的亡靈巫師?」

正在雷諾猜測之際,快嘴的安迪已經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問道:「四長老,此地封印的是什麼東西啊?好像和之前遭遇的惡魔不同。」

「不該問的別問。」四長老冷漠的回了一句,便是向著宮殿內走去,「跟上來吧。」

安迪瞥了瞥嘴,顯得有些不爽,不說拉倒,哥還不想知道了呢。

「走吧。」聶少羽在安迪的肩膀拍了一下,旋即一行人便是隨著四長老的步伐進入了宮殿之中。

宮殿內漆黑無匹,即便此刻是白天,也是無法驅散宮殿中濃烈得化不開的黑暗,彷彿這宮殿內部能夠吞吸光線似的。

「這裡是黑暗道,吞噬一切光明,大家以精神力開路便可。」前面傳來四長老的聲音。

眾人聞言,依言而行。

隨著精神力釋放開來,宮殿內部的格局登時明朗起來,卻見四下里一片荒廢,倒塌的香爐,碎裂的桌椅,還有一些灑落的屍骨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由於年代久遠,已經風化成了白骨。

不過從這些屍骨死亡的狀態來看,好像是兩撥人正爭鬥殺戮,死狀很是慘烈。

除此之外,宮殿中便是再無其他,由於歲月太久,加上剛才爆發的『大地脈衝』也是波及到了這裡,已經很難發現這宮殿本來的面貌了。

一路隨著四長老七拐八拐的,不知不覺間,雷諾等人已經進入了一條黑暗隧道之中,奇怪的是,這隧道看起來是通往地下的,但走起來卻給人一種是往上走的詭異錯覺。

許是由於之前凌水煙的事件,此次四長老三緘其口,不在主動解說個中緣由。

少頃,眾人便是穿越了黑暗道,來到了盡頭,只見盡頭處暗光浮涌,點點色彩斑斕閃爍空中,為這片壓抑的黑暗帶來一絲絲微弱的光明。

來到近前,雷諾發現這是一面古黃色的絕逼,通天徹地,即便是以雷諾的精神力都是難以感應到其邊界,牆壁銘刻著『諸天星斗大陣』,徐徐的運轉著,那微弱的暗光正是由此陣法浮現出來。

這面古黃色的牆壁似乎就是封印所在,四長老讓眾人在旁邊等候,開始查探封印的情況。

雷諾藉此機會,沖著風鈴兒小聲問道:「鈴兒,你能看出此陣封印的是嗎?」

風鈴兒微微搖頭道:「氣息太鼻塞了,我也看不出,不過從陣法的形態來看,封印的可能是入口之類的。」

「是通往罪惡之源的入口。」猴子的傳音同時響起雷諾和風鈴兒的腦海中,「創聖幻界嚴刑峻法,此地原本乃是窮凶大惡的放逐之地,歷經千百年來的積攢,殺戮、**、貪婪、死氣、魔氣……交織,演化成了恐怖的罪惡之源,連『創聖幻界』都無法完善處理,最終將此地封印。」

「你又知道?」雷諾詫異的看向猴子,怎麼這『古原秘境』就像是猴子家的後花園一樣。

「這『古原秘境』本來就是『創聖幻界』的一部分,爺我當然清楚。」猴子得意道:「猴爺我還知道,這罪惡之源中有一雙罪惡之眼,若是有大機緣之人得此罪惡之眼,可化罪惡,一念封神,成為掌控十萬幽冥的罪惡之神。」

「嗯?有這好事?!」雷諾眼睛猛的一亮,頓時有些異動。

「嘿嘿……」猴子卻是惡意的笑著,狠狠的給雷諾潑了一盆冷水,道:「小雷子,你可別打『罪惡之眼』的主意,你的功體至聖至純,『罪惡之眼』於你只會適得其反,反克制你的功體,據猴爺我所知,這從來沒有誰能降服得了『罪惡之眼』。」

「你妹!那你還不如不說。」雷諾白了猴子一眼無語道,不過雷諾心中卻突然冒出個念頭,此地氣息和金半仙一樣都是濃郁的黑暗力量,沒準這可能是金半仙的機緣也不一定。

看來若是時機恰當,倒是不妨讓金半仙來試試,畢竟金半仙是三光之一智慧的傳承者,若是金半仙成神了,也能替他分擔不少,為人族的未來引領光明。

「啊!」卻在此時,人群中突然發出一道驚呼,就見喬治好像受驚的狸貓一樣竄了出去,神色滿是駭然道:「幽……幽靈!這裡好像有幽靈!」

「幽靈?」眾人全都莫名其妙的看向喬治,這傢伙是不是神經病突然發作了?

「那……那裡有東西拽我!」喬治伸手指向剛才所站的地方,他一時就沒閑住,就隨意的打量著四周,不經意的一模,喬治感覺就像是摸到了一團冷颼颼的風團,而且那風團竟然拽著他的手想要吸入,可是把喬治嚇壞了!

「嗯……」雷諾微微沉吟,向著喬治所指的方向看去,赫然只見那暗黑的牆壁上有一條巴掌來寬,半米來長的裂縫,黑黝黝的,好像是死神一眼凝視著眾人。

由於這裂縫著實隱蔽了一些,加上眾人進入前又未曾注意,因此此刻專心探視之下才得以發現。

雷諾把手伸過去,果然只覺暗風涌動,陰嗖嗖的,似乎要拉扯著他吸入其中。

雷諾臉色微微一變,手臂猛的一震,掙脫了束縛,驚疑道:「這是什麼鬼東西?」

「怎麼了?」這時,檢查封印完畢的四長老走了過來,見眾人神情驚疑,不禁開口問道。

「幽……幽靈!」喬治指著裂縫驚恐的說道,昏暗的光芒下,那漆黑牆壁上的裂縫就像是惡鬼咧嘴在怪誕的笑著。

「胡鬧!」四長老眉頭猛的一皺嚴厲喝道:「你們都是逆天求武的修者,豈能懼怕幽靈鬼怪之說,縱有幽靈鬼怪禍世,也當勇猛誅殺,我看看。」

言罷,四長老大踏步向著裂縫走去,手掌噴吐著紫色獄淚,直接插入了裂縫之內!

「嗯?」雷諾距離四長老最近,登時眉梢一挑,就在四長老手掌插入裂縫的剎那,他清晰的感知到一股混亂的空間之力波動,好似這裂縫延伸深處通向某個未知的空間。

其他人則瞪大了眼睛,暗暗佩服四長老的勇氣,萬一那裂縫內有什麼惡魔鬼怪的,豈不是這條手臂都要被吞吃了?!

猴子的表情則是有些小興奮,似乎已經看穿了這裂縫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須臾,四長老面露喜色的從裂縫中抽回了手臂,手掌中握著一部暗黃的羊皮古卷,上面寫著『小風雨術』,竟然是一部魔法秘籍!

「這裂縫之後是一片混亂空間,且這『窮荒武獄』本來就是『創聖幻界』戢武一脈的武庫所在,在這混亂空間居然發現了魔法秘籍,莫非……」四長老看著手中的魔法秘籍沉吟起來,「莫非是之前的『大地脈衝』撕裂了武庫空間,這才導致其突然出現?!」

此地四長老曾來過不止一次,還曾經和其他諸位長老共同到來修補過封印,甚至就連院長也來過,卻都沒有發現這處裂縫,再聯想之前的『大地脈衝』頓時有了判斷。

「既然是戢武一脈的空間武庫,那麼其中定然藏有無數珍寶,呵呵……沒想到竟能遇到這麼一樁天大的機緣。」四長老這樣想著不由得興奮起來,轉身看向眾人。

而此刻,眾學子卻是有些艷羨的看著四長老手中的魔法秘籍,眾人也都不是傻子,此刻已然明白,那裂縫之後根本沒有什麼幽靈,很可能是隱藏於次元空間中的寶庫!

「呵呵……」四長老笑了笑道:「歷經之前的厄運災劫,我們似乎開始轉運了。這裂縫之後是一片混亂空間,我懷疑可能是久遠前,『古原秘境』尚未從『創聖幻界』分裂出來時,戢武一脈的武庫。」

「武庫!」眾人頓時激動起來,就連雷諾都是心頭猛的一動,那可是『創聖幻界』的武庫,保不準其中有神器、神宮、絕品天才地寶的也未可知啊?

然四長老卻是話鋒一轉,露出些許遺憾的神色,說道:「可惜不知道這武庫空間是早已損毀還是受到剛才的『大地脈衝』衝擊,如今其內部空間已經混亂,只怕其中秘寶已經被空間亂流絞碎了,否則若是能施展空間法則全部搬運出來絕對能富可敵國。」

「什麼?空間混亂!」本來抱著高期待的聶少羽等人聞聽頓時充滿了失望,備受打擊,這豈不是說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這如山的武庫寶貝就這樣自然流失?!

許是涉及寶貝,此刻的岳凌天反倒是頭腦變得極為靈光起來,道:「四長老,你說空間混亂無法取得寶貝,可你怎麼取到了一部魔法秘籍,不是你危言聳聽,想要獨吞吧?」 岳凌天只是怕雷諾,因為雷諾完全無視他的身份,可四長老不同,在四長老面前他的背景就起到作用了,因而並不懼怕四長老,還敢強勢質疑。

「呵呵……」四長老淡然笑道:「老夫倒是想獨吞吶,可惜沒那個能耐。這武庫空間雖然已經混亂,無法使用空間法則進行挪移,但身體卻可以進入其中進行摸索,能否得到所謂的寶貝就全憑個人運氣了。」

「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么?」雷諾輕笑。

然岳凌天卻是已經等之不及,衝上前道:「讓我來摸試試。」

四長老身形微微一讓,便是把裂縫讓給了岳凌天。

「嘿嘿……武庫空間寶貝的數量是固定的,誰先摸誰佔便宜,可不要以為我傻!」岳凌天自以為是的笑著,迫不及待的伸手摸向武庫空間。

「你丫的!猴爺我還沒摸呢,你丫急個屁,滾一邊去。」猴子臉一黑,直接提著岳凌天的衣領扔到了旁邊,岳凌天都能算過來的賬,誰算不過來,猴子當然也是。

「聖……聖行者前輩……呵呵……您……您請。」岳凌天心中不甘到了極點,然猴子那可是能和海東青勢均力敵的存在,給他一萬個膽子也是不敢冒犯,只能無可奈何的連忙賠笑。

雷諾等一眾學子見狀均是暗笑不已,沒見他們都沒一個人動么?這位聖行者的霸道他們之前可是早就領教過了。

四長老和艾麗婭導師相視苦笑,猴子修為深不可測,就算猴子要把著空間武庫獨吞了也沒人敢說個不字。

「嗯……」猴子甩動著胳膊,搖頭晃腦的走到裂縫前,一臉的壞笑,然後便是伸手在武庫空間一通亂摸。

「嘛哩個哄的!怎麼連個毛都沒有!」猴子在空間裂縫中亂摸了十幾分鐘,一張臉都快皺成了晚秋的雛菊,無比鬱悶的咒罵起來。

「果然也是看機緣的。」岳凌天暗暗鬆了口氣,生怕猴子一股腦把武庫空間所有寶貝都給摸走了,如今猴子連個毛都沒摸到,頓時暗暗偷樂起來。

「聖行者前輩,您摸也摸了,而且已經摸了這麼久,可以讓我摸摸了嗎?」岳凌天滿是希冀的看著猴子,弱弱的說道。

「摸你妹!後邊排隊!」猴子兩眼一瞪,擺手道:「想摸的通通排隊,那什麼,小雷子,你排第一個,鈴兒,你排第二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