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而隨着一聲驚響,古老的戰歌響起了,一輛輛戰車或帶着雷霆,或帶着烈焰,或冒着混沌氣,或閃著仙光,從朝霞中緩緩駛出,車轅上插著一面面獵獵作響的戰旗,牧天二字,迎風而立!

就像牧獵八方的軍隊,正在巡視着御下之土!

緊接着,黑霧一遮,如同帷幕,將四周的光明吞噬。

終於來了!

牧天神宗的鎮宗之術,可比擬倚帝山三帝術的驚世法訣,牧神訣!

轟!

身後傳來恐怖轟鳴聲,有些類似於現代的坦克戰車,卻又完全不一樣。

因為,坦克可不會所過之處,虛空都被壓塌,靈力浩蕩間,任何所擋之物皆為飛灰!

徐越奮力轉身揮戟,玄火馬也積蓄力量調頭,幫助徐越借力打去。

鐺!

一聲猶如驚雷般的聲音炸響,徐越持戟的右手頓時爆開,坐下玄火馬也四蹄一折,倒飛了出去,直到落地時,才斷肢重續,勉強站起。

轟!

狂暴的戰車繼續衝來,黑暗之中,只有車輪之聲滾滾如雷,越來越大。

關鍵時刻,身處這片異象空間的徐越手一抓,一點點金色的光粒從四野顯現,隨後如同燈聚螢火,眨眼就匯於他的手中。

雖然他沒有破玉瞳,無法像司徒宇在蒼雲山對戰段牧天那樣,洞悉一切。

但是,如果沒有光,那便製造光!

徐越手一轉,再催動秘術。

嗡!

一把凌天金劍猛地出現,橫斬黑霧,開闢光明,再次出現在眾人眼前。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什麼?毒斗羅?」葉楓皺了皺眉,他怎麼來了?

而且和武魂殿的待衛打了起來,這是為什麼?

「哈哈哈,小子,待我取了這些魂斗羅的命,再來殺你!」

毒斗羅和十一名魂斗羅戰到一塊,竟憑一已之力壓着十一名魂斗羅打?

果然不愧是封號斗羅嘛,就算十一名魂斗羅聯手,也不是他的對手。

葉楓看向身前的魂斗羅,說道:「你們怎麼惹到毒斗羅的?」

「冤枉呀少主,就是借我們十個膽,我們也不敢招惹封號斗羅呀!」那名魂斗羅苦着一張臉,急忙解釋。

「那毒斗羅突然沖了出來,說要殺你,我們見情況不對,就沖了上去,和他交戰在了一起。」

葉楓皺了皺眉,這麼一說,毒斗羅就是沖着我來的?

我也沒和他有什麼利益衝突呀?難道是有人花錢買兇?

他點了點頭,確實有這個可能,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能讓區區一個封號斗羅敢和武魂殿對着干。

他看向眼前的魂斗羅,生氣的說道:「你們也太沒用了吧?十二個魂斗羅,不說打敗他吧,你總要和他打個平手吧?」

葉楓怒其不爭的說着,十二名魂斗羅打不過一名封號斗羅,雖然不丟人,但也不好看呀!

那名魂斗羅尷尬無比的說道:「少主,不是我們不行呀,是毒斗羅的毒太難纏了,兄弟們都是中毒了!」

他撕開手上的布料,露出了漆黑的手臂。

顯然已經中毒很深了。

葉楓皺了皺眉,沒想到毒斗羅的毒這麼可怕?

不怕想想也是,不可怕怎麼叫毒斗羅呢!

說到毒…我好像記得我是萬毒之體,萬毒不侵,滴血可解萬毒。

想到這裏,葉楓笑了笑,對那名魂斗羅說道:「嘴巴張開!」

「少主…」魂斗羅難以置信的看着葉楓,難道他想臨死前快樂一下?

可是那裏不是有很多妹仔嗎?為什麼要我?

難道少主其實有那方面的愛好?

「張開!」葉楓不耐煩的說道。

魂斗羅臉色蒼白,沒想到我輝煌一生,到臨死前還要受這侮辱?

唉!罷了罷了,誰讓他是少主呢!

魂斗羅痛苦的張開嘴巴,期待…啊不,是痛苦的等待葉楓的到來。

葉楓見他這麼痛苦,也是毫不猶豫,急忙刺破了手指,一滴鮮血滴到了他的嘴裏。

魂斗羅緊張的閉着眼睛,不一會兒,就感覺到了一滴液體滴到了嘴裏。

他心想,少主這就結束了?就這?

「好了!」

葉楓淡淡的說了一句,完全不知道那名魂斗羅在想些什麼。

魂斗羅有點失望的張開眼睛,沒想到少主小小年紀就這麼快,這麼少。

他剛想失望一下,就發現自己受傷的手,在不斷的散發着清涼。

「這是…?」他看向了葉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葉楓笑了笑,說道:「你的毒是不是被解了?」

「好像是…」魂斗羅一驚,完全沒想到連他魂斗羅都沒辦法解的毒,少主一個魂宗就給解了。

「少主威武」

葉楓笑了笑,沒有理他,看向了場上。

毒斗羅和十一名魂斗羅打的有來有回,不一會兒就擊飛了一下,每一個被擊飛的魂斗羅都身中劇毒。

葉楓急忙閃到中毒的魂斗羅身邊,為他解毒。

就這樣,毒斗羅傷了一個,葉楓就解了一個,好不微妙。

「給我滾!」毒斗羅一掌擊飛最後一名魂斗羅,然後抬頭看向葉楓。

「小子,這下子到你…!什麼…怎麼可能?」

毒斗羅大驚失色,只見十一名被他下毒的魂斗羅都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裏。

就連剛剛被自己擊飛的魂斗羅,也是在葉楓的治療下,重新站了起來。

「沒想到吧?毒斗羅的毒確實厲害,但很不巧,我正好會解…」葉楓得瑟一笑,能解封號斗羅的毒,他驕傲。

「不可能,這個世界上雖然有能解我毒的人,但絕不會是你,而且也不可能這麼快!」毒斗羅皺了皺眉,一臉的不相信。

葉楓肩了肩膀,指了指身後的十二名魂斗羅說道:「你可以不信,但事實就在眼前!」

毒斗羅皺了皺眉,說道:「你要真這麼厲害,星羅帝國會放棄你?」

星羅帝國?葉楓愣了愣,難道他以為我是星羅帝國的?

葉楓皺了皺眉,看來這件事情和戴沐白脫不了關係呀。

他搖了搖頭,說道:「毒斗羅好像誤會了點什麼,我可不是什麼星羅帝國的人,我是武魂殿的人!」

「他們也都是我武魂殿的供奉!」

毒斗羅皺了皺眉,不信的說道:「不可能,武魂殿供奉的衣服我又不是沒見過,你休要騙老夫!」

葉楓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我武魂殿前兩年就更新了服裝,毒斗羅沒認出來也是正常!」

他從腰間拿出自己的令牌,扔給了毒斗羅。

「這是我武魂殿少主令牌,毒斗羅可以看看!」

毒斗羅接過令牌,仔細看了一下,確實和武魂殿的設計方法差不多。

他皺了皺眉,如果這少年說的是真的,那麼也就是說。

:「該死,星羅帝國的混蛋竟敢騙我?」

葉楓看着生氣的毒斗羅,不由一笑,竟然是誤會,那就好辦了,他還真怕毒斗羅真心想殺他呢!

他對毒斗羅說道:「毒斗羅前輩,你看我們這誤會都解開了,那就這麼算了吧,我保證以後不追究你責任!」

毒斗羅略微一沉思,便搖了搖頭。

「我不相信你,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反正都得罪了,那乾脆都殺了,這樣就沒人知道了。

葉楓皺了皺眉,怎麼這傢伙這麼不知好歹。

「楓哥哥…」寧榮榮有點害怕的上前握著葉楓的手。

看着寧榮榮,葉楓突然心中一動,他對寧榮榮笑了笑,說道:「沒事的榮榮,我會保護好你的!」

「嗯,我相信楓哥哥!」寧榮榮笑了笑,對葉楓有着莫名的相信。

葉楓點了點頭,看向毒斗羅,嚴肅的喊道:「毒斗羅,你確定要對我們出手嗎?」

「你敢同時得罪武魂殿和七寶琉璃宗嗎?雖然我們打不過你,但這麼多魂斗羅,總有一個能逃的了。」

他微微一笑,說道:「只要逃了一個,你就將面對武魂殿和七寶琉璃宗無窮無盡的追殺,不知道毒斗羅能不能扛的住?」 老皇帝在坐席上嚇得差點心跳停止,這會兒看到人沒事,仍是擔心得連忙起身要往下面跑。

初永望眼神很好,馬上看出初月晚安然無恙,鬆口氣的同時又盯向人群中那個戴着睚眥面具的人,但是那人閃了一下便不見了。初永望眼看着老皇帝起身要離開坐席,心中劇烈地打起了鼓。

那個人出現,還能是為了什麼?

他一定是來殺父皇的。

他知道父皇在乎裕寧,若是在馬場中裕寧出了事,就算只是擦擦碰碰,父皇也一定會離開安全的看台走下馬場附近。

就像現在……

「父皇……」初永望叫了一聲。

老皇帝沒有聽見,依然在太監和虎賁軍的簇擁下朝台階往下走,初永望想再叫他第二聲,卻只張開口沒有發出聲音。

若是裘鳴殺了父皇呢?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