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一個血色樹怪,伴隨一道血影,猛然飛出。

西爵將軍飛出洞穴,只見他的坐下是一隻巨大的天毒蜂。

庭舞和洛兵也是雙雙飛出。

「你個混蛋,你真的放出萬樹屍鬼?」洛兵氣息不穩,顯然受了點傷。

西爵將軍不理會洛兵,喝道:「西爵斌,金音龍鈴呢!」

「被敖風古取得了。」

西爵將軍瞪著敖風古,「交出金音龍鈴,饒你不死!」

「你不配!」敖風古鄙視道。

「受死!」西爵將軍一劍斬出。

庭舞將軍閃身一擋:「敖風古,你去追萬樹屍鬼,他衝破陣法沒恢復實力,你手中的金音龍鈴,擊中他就能讓他死去。」

然而劍氣來襲,一旁的黃一眉卻是不小心中了劍氣。

嘭!

黃一眉被劍氣餘波擊中,頓時跌出數十米。

「快追!」洛兵喊道。

敖風古聞言,立馬朝著萬樹屍鬼的方向追去。

西爵將軍喝道:「西爵斌,西爵軍,殺了敖風古,奪取金音龍鈴!」

敖風古腳下生風,急速追出。

樹影重重,敖風古追著萬樹屍鬼,然而他被西爵斌和西爵軍攔住了。

西爵斌追趕敖風古許久,並沒有因為短時間的壓抑而散去火氣,反而因為壓抑而變的更為火爆。

「死!」

「狂怒!」

西爵斌此刻怒氣通天,為了勝利他不惜動用血脈之力。這等血脈之力,一旦使用就會加快死亡,所以不到不得已,西爵斌也顧不得了。

血紅的眼睛似乎已經「傳染」到他的皮膚,只見他的軀體上,塊塊肌肉隆起,而裸露在外的皮膚呈現出一抹粉紅色,看起來十分怪異。

此時的敖風古,面色十分不好,這下好,所有的矛頭都隨著金鈴的移動而轉移到他的身上。

劍眉微皺,敖風古不與其糾纏,腳下輕點,急速向後退去。就在敖風古後退的同時,西爵斌臉上突然露出了一個計謀的得逞的笑容。敖風古心下一沉,一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

西爵斌突然伸出一隻大手,猛然向著敖風古劍中的鈴鐺拍去,西爵斌的臉上瞬間變的猙獰無比,整個人猶如狂化了一般,身體比之前整整大了一圈,裸露在外的皮膚呈現一種病態的紅色。

詭異無比!

「哈哈哈!多虧了你啊,讓我激活了領域中的屬性,怒血!現在的我已經可以發揮出六星武者的實力。現在,在我的心中,你就猶如一隻螻蟻一般,但是放心,我不會一下就殺死你。因為,嗚哈哈哈!」

說到這西爵斌臉上的皮膚幾乎凝聚在一起,越發的猙獰,口中如同鬼嚎般的笑聲,雙眼泛著暴虐,如同餓狼一般,緊盯著敖風古,聲音突然低沉了下去。

「因為,我要一點一點折磨死你!哈哈哈哈!」

而看著這一切的敖風古,依舊一臉平靜,甚至還分出了一些精力去關注其身後一直站著不動的西爵斌。

這讓西爵斌感到十分憤怒。

「啊!螻蟻,你會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的!」

西爵斌進一步狂化,身上的皮膚已經接近了紫紅色。單腳踏地,一個半米寬的圓坑瞬間出現在他的腳下,而西爵斌的身影此時卻早已經來到了敖風古的身前,一把斬首刀直劈而下,血紅的氣息散發出一股讓人窒息的煞氣,猶如巨浪一般,隨著刀鋒鋪天蓋地的向著敖風古砸下。

刀未到,風先至。

一道道罡風將敖風古身上的衣衫撕碎,露出其下的龜甲蠶絲衣,道道厲風又刮過敖風古的臉龐帶起絲絲血絲。

站於其下的敖風古卻是躲也沒躲,抬起睡龍寶劍迎了上去。

「狂妄!」

見此西爵斌臉上的興奮之色更濃,一把大刀更是加快了幾分,向著敖風古斬去。

「鏘!」

隨著一聲鐵器交響,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敖風古竟然用劍擋下了西爵斌凌厲的一擊。攻擊被擋下后,西爵斌眼中瘋狂之色更重,手中的斬首大刀揮舞的更是歡快。

「不錯,不錯,那麼你還能接幾招呢!」

西爵軍一旁守著,準備隨時給敖風古致命一擊。 「金鈴被他拿走了,快奪過來!」

西爵斌說完便再次將手裡的環刃拋了出去。然而此時的敖風古卻是繞過了一個彎角,消失在二人眼前。

「該死!快追!」

看見敖風古消失在拐角處,二人皆是有些著急,急忙趕了過去。

等西爵軍二人來到拐角處的時候,敖風古的身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終。見此,西爵斌有些懊惱的低下了頭顱,表情上甚至多出了一絲害怕。

他們知道,如今沒殺死敖風古還丟了金鈴的情況下,回去怕是沒有什麼好果子吃了。

「沒事的,敖風古受了傷,跑不了多遠,我讓我的武獸追蹤一下,一定能找到的!」

西爵軍安慰著西爵斌,同時召喚出了他的武獸,竟然同樣是一隻碧血狼!

直到見到碧血狼,西爵斌眼睛這才亮了一下,臉上的表情卻是十分複雜,因為他的武獸死了,隨後還是和西爵軍一起向著碧血狼跟蹤敖風古的方向跑去。

此時的敖風古知道後面的二人已經跟了上來,他知道金音龍鈴和睡龍寶劍有些關係。

只見,敖風古的手上握著睡龍寶劍和金音龍鈴,已經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金音龍鈴已經融入到寶劍之中,化作其尾部的一個裝飾品。平淡到好似它本來就在那裡,天衣無縫,極為契合。

看著除了多了一個鈴鐺便無反應的睡龍寶劍,敖風古腦海中充滿了疑惑,當他手接觸到睡龍寶劍的劍柄時卻感到了其中傳來的蓬勃力量。

正在此時,兩人一狼卻出現在敖風古的視野里,見到二人,找到他而囂張不已的二人,敖風古的嘴角露出了一個莫名的笑容。

「正好拿你們試試我的新武器!」

西爵斌冷笑:「怎麼不跑了嗎?」

西爵軍笑道:「還能跑嗎?」

敖風古睡龍寶劍一橫:「因為這裡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狂妄!」

西爵斌狂笑一聲,手中大刀揚起,猶如打鐵一般,一下又一下砸下,只見他的精神狀態已經近乎瘋魔,隨著每一擊落下,敖風古腳下的土地都會下降幾分,敖風古冷靜的觀察著四周,主要是警惕一旁的西爵軍突然偷襲。

西爵斌此刻,以血狂怒,力量達到了六星武者。

敖風古感覺到,睡龍寶劍正在和金音龍鈴不斷融合,但是外表卻沒什麼變化。

「暫時還沒法使用金音龍鈴的力量,這樣如何去追萬樹屍鬼。」敖風古並沒有將西爵斌和西爵軍放在眼裡。

不過,看到被無視,西爵斌更加發怒,他連翻揮舞大刀,攻擊敖風古,奈何敖風古步法精妙,總是能夠抵擋住。

敖風古感覺到手臂越發的麻痹,敖風古知道,不能繼續再等了,在西爵斌的大刀再次落下來的剎那,他突然收劍閃躲開來。

手中寶劍一挺,直指西爵斌的咽喉,貫通中級和貫通高級的差距瞬間明了,場面的局勢也瞬間反轉,雖然不佔上風,卻也不再是被壓制的狀態。

對此,西爵斌並沒有什麼表示,只是手中的招式陡然一變,變為了他最為得意的刀法。《血狂刀法》。

刀法一出,漫天血海再起,空氣中顯出一道血色,對著敖風古絞殺而去。

敖風古瞳孔一縮,看見西爵斌招式中露出不少破綻,但是此時敖風古卻發現那些破綻他無法攻擊。

一陣煙塵從敖風古身後濺起,西爵軍從中走了出來。

「西爵軍,你插手幹什麼,這是我的戰鬥!」

「我們沒有空閑繼續浪費時間了,一起上。」

西爵軍囑咐了一聲,便縱身躍起,手中的環刃向著敖風古拋來。

二人合擊,敖風古略顯得危險。

「看來,得施展武葉領域了!」

敖風古一直沒施展武葉領域,因為他的武葉太特別了。

轟!

面對迎面而來的寒光,敖風古笑了。

混沌神龍武葉,展現在他的頭頂。

只見,一片碧綠的葉子,浮現在敖風古的頭頂,將一米範圍籠罩。

此刻,敖風古髮絲飛舞,身形挺拔,整個人的氣質都顯得更加不凡。

之前,敖風古一直在示弱,因為他的神龍混沌武葉,不能暴露出來。一旦暴露,必會被凰族注意。

試問,一個人族,如何擁有神龍混沌武葉。

「那武葉,怎麼是龍形?」

混沌神龍武葉展現,敖風古實力大幅度增加,在感受到神龍混沌武葉的時候,睡龍寶劍和金音龍鈴都發出一陣感應。

「好,和我一起殺敵!」

敖風古手中寶劍起落,一道金光閃爍,一陣龍吟聲出。

天地變色,樹葉飄飛。

一道金光,宛如一條小小金龍,竄向西爵斌二人。

就在對方還沒弄明白髮生什麼情況之時,兩道鮮血從二人的脖子處噴出,染紅了山路的土石。

「不……」

西爵斌捂住脖子:「你是龍……族……」

就在那碧血狼快要消散的時候,老九身形顯出,一口將碧血狼咬住。

「哼,你的主人都死了,快給本蛇補補身子。」

那種未消散的武獸,對老九來說是大補,只是這樣的武獸可遇不可得,在武獸的主人健在時候,老九倒是難以吞食強盛的武獸。

「再吃幾頭,應該能夠長出五個蛇頭了!喂喂,你真的是龍族嗎?」

「別問這個,追萬樹屍鬼!」

「你指路,本蛇當你坐騎哈!」老九心中已然相信敖風古是龍族了,當龍族的坐騎,老九心裡極為樂意,因為它吞天血地九頭蟒,遠古以前就是龍族的手下。

睡龍寶劍指路,萬樹屍鬼並沒有跑遠。

樹林中一片狼藉,不少樹人死在一邊。

敖風古嘆道:「之前,誤殺了不少樹人,沒想到樹人是鎮守萬樹屍鬼的。」

老九扭動蛇軀,經過之處留下一道長長的痕迹。

……

萬樹屍鬼和曼陀屍鬼一路狂奔,只見萬樹屍鬼他長得一張人臉,卻擁有著樹條根須。

一棵三星樹人,出現在他的眼前。

萬樹屍鬼一條根須飛出,扎在了那個樹人身上。

「嗷……」

那樹人感覺到危險,卻是逃不了。

只見,三星樹人的身軀迅速乾涸。

曼陀屍鬼:「萬樹屍鬼大人,我們快走!」

「哼!那幾棵千年樹人,沒了金音龍鈴,還以為能困住我嗎?」 萬樹屍鬼的頭髮雜亂,遮住了他的臉,吸收了三星樹人的樹液,他的膚色稍微恢復了些。

「你也是夠差勁,怎麼成血影了?」

曼陀屍鬼狠道:「一個小子,擁有龍族的睡龍寶劍?」

萬樹屍鬼身下的樹條,開始緩緩蠕動,道:「擁有睡龍寶劍的人,難道是龍族在人族裡培養的暗子。

曼陀屍鬼道:「桀桀,不大可能,在我們封印都這段日子,龍族死乾淨了,哈哈哈!」

「哦!」

「只不過,現在凰族當道,對我屍鬼族也是一個威脅。」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