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不再是隨手一擊,而是有目的,有目標的一擊。但令在場所有人跌破眼鏡的是,這道星辰法術再一次被這寵物鳥給躲開了。

在場不管是貴族騎士還是平民僕役士兵,全都獃獃的看著這幕,然後又一起轉頭看向阿德拉大師。

大唐楊國舅 有多久了?有多久自己的臉再也沒紅過了?今天阿德拉大師居然感覺自己有些臉紅……

「嘎嘎!」 豪門長媳太惹火 鸚鵡巴博薩再次叫出聲打破了眾人的惘然,然後他撲扇著翅膀朝著堡壘外飛去了。沒人知道的是,巴博薩嘴裡一直用人語念叨著:「好哇,你這老傢伙,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對我,對我這地……」

「呃,旁邊沒人……對我這地獄之主出手!我要讓你見識地獄的力量!讓你的靈魂被地獄的火焰灼燒一萬年。」巴博薩眨眼間就飛出了這座星光之城,「對了,老爹說過要確保小理察不死。哎,好吧,那就讓我打開地獄之門吧!」

阿德拉大師看著這隻寵物鳥以異常迅捷的速度飛走,消失在了眼前,想到自己兩擊不中有些丟人,冷哼一聲,轉頭走向了占星塔。

再說說我們的小理察。鸚鵡巴博薩和阿德拉大師之間的對抗,他根本就沒去關心,他被幾名騎士軍官推攘著應該是朝監獄地牢而去。但他的頭始終對著莉莉絲的方向,目光一眨不眨的看著莉莉絲,但令他失望的是,莉莉絲從說完那句讓他心碎的話語后,再也沒看過他一眼……

很快一扇高大的鐵門被打開,理查被推入鐵門后的黑暗中,再也看不見莉莉絲了……

莉莉絲靠在父親的肩膀上,手使勁拽住父親的身上的衣服,大滴大滴的淚水情不自禁的再次流了下來,她的心中一陣陣的絞痛帶著些微的釋然。

他的父親當然知道此時莉莉絲的表現,等到那個年輕的騎士消失在視野里了,他才抱住莉莉絲開始安慰她,而他的眼睛則看向了莉莉絲的幾位哥哥,雙方都同時點了下頭。

莉莉絲為何要對理查這樣?為何要把理查抓起來?

因為這位命運之子的身上的命運之力以徹底把她吸引,當她知曉越靠近自己的家門,和理查在一起的時間就會越少。而當理查把她送回家時就是他們分別的時刻了。

下意識的她想留下理查。哦不,不是下意識,而是本能!對,本能的想留下理查,讓理查留在身邊,永遠的只屬於自己。所以在想不出任何留下理查的辦法后,莉莉絲決定用這種對雙方感情產生嚴重裂痕方法留下理查。

雖然這會對莉莉絲和理查的未來造成嚴重的影響,但是莉莉絲以顧不得這麼多了,她要留下理查,她要天天見到理查。即使是把理查關押住,讓理查得不到自由,讓理查對自己產生怨懟,也要必須這樣做…… ?威廉姆斯伯爵國的位置很尷尬,雖然它還沒有正式宣告成為一個王國,但其地域廣大,上臨北方大草原,下臨萊茵聯盟。

北方大草原上生活了無數獸人和半獸人部落,但因為種族等問題,部落之間經常交戰,最近數千年都沒有出現一名王者(當然,本該在本紀元出現的王者已成了一名馬廄管理員)。不過,在草原的冬季來臨時,因為食物草場等原因,這些獸人半獸人部落經常會去劫掠草原南方的人類王國。

而威廉姆斯伯爵國則是首當其衝,成為東部大陸抵抗獸人的先鋒。

而在威廉姆斯伯爵國下面的萊茵聯盟則無時無刻不像吞併威廉姆斯伯爵國。萊茵聯盟最早由萊茵河畔九個王國公國組建成「九星同盟」,以此來抵抗當時強大的吸血鬼王國。

後來擊敗了吸血鬼,恢復了東部大陸的南北平衡,而九星同盟則不斷或勸說,或直接武力要求周圍的伯爵領侯爵國等等加入這個同盟。九星同盟越來越大,為了所謂的凝聚力,而改名叫了「萊茵聯盟」。

而威廉姆斯伯爵國則是萊茵聯盟周圍最大的也是最強的還沒進入聯盟的國家。在萊茵聯盟里,因為這個聯盟得到的好處最多的依然是那最早的九個王國,就連此時的萊茵聯盟旗幟依然是九顆星。

萊茵聯盟渴望威廉姆斯伯爵國的加入,渴望得到威廉姆斯伯爵國的占星師施法團與布偶軍團。

沒錯,威廉姆斯伯爵國能在如此局勢中挺立如此之久,就是因為它是占星師的故鄉。在大陸稀少的占星師,在這裡一抓一大把。雖然占星師總體武力不及傳統的魔法師,但占星師能製造布偶。

對,布偶。這種被占星師灌注星輝產生短暫生命的布偶,是占星師們的依靠,是占星師們的盾牌。依靠著占星師,威廉姆斯伯爵國組建了大量布偶軍團,也就是大量的炮灰……

就像曾經說過的,量變產生質變,當大量炮灰結集在一起那也是一種不可忽視的力量。(為什麼人們要抵制死靈法師?一方面就是因為他能創造骷髏兵,能製造大量的炮灰,而炮灰就是廉價的意思……)

當然,在強大的實力面前,多少炮灰都沒用。但當雙方的高階力量相差無幾時,兩方都會因為各種顧忌而對峙著,讓底下的低階力量先打幾場再說。

威廉姆斯伯爵國就是因為它不但有大量炮灰軍團,還有著半神作為依仗。也不是說萊茵聯盟沒有半神,就那九個國家每個都有半神,如果一起上那威廉姆斯伯爵國的半神肯定抵擋不了,但這裡面卻有個道義問題。

只要是文明世界,不是絕對混亂時,都要講究一個道義。別人威廉姆斯伯爵國在前線抵抗著獸人,而你們萊茵聯盟卻在後面捅刀子,這種夾雜著種族大義的道義則也是威廉姆斯伯爵國盾牌之一。

所以,雖然威廉姆斯伯爵國位置很尷尬,但他則持久而挺立。

……

威廉姆斯伯爵國和草原的邊界處。

這裡有一個大型部落,屬於草原上的異類——半羊人。

半羊人厭惡爭鬥,喜歡平靜,待人友善,勤勞並且善於經營。最關鍵的一點是,半羊人和其他獸人或者半獸人有一點不一樣,他們不信奉獸神,而是信奉牧神——潘。

這處半羊人的部落已經非常靠近威廉姆斯伯爵國的領地了,但是卻沒有布偶軍團來驅趕他們,反而會時不時來幫助他們抵抗草原上的嗜血獸人部落。

這處半羊人部落依然是放牧為主,但部落里卻是熱火朝天,由人類世界來的商人把這裡給當成了市場。購買草原上的各種特產和馬匹,拿出人類世界的各種生活品和奢侈品來交換。

半羊人善於經營,也就是說善於經商。他們派出小隊去那些草原上不那麼嗜血的獸人部落里,拿人類世界的東西換取他們的畜牧產品或者其他特產,再把這些東西拿回去換給人類,從中賺取差價。

半羊人熱愛金幣不吝於矮人,地精,或者財富之神的信徒,但因為是獸人,以人類對獸人的偏見,所以從來沒正視過這個獸人中的異類,這則讓他們悶聲發了大財。

這處有差不多十萬半羊人的部落,加上常住或者臨時來往的人類,一共有十一二萬總人口。而半羊人飼養的牲畜則有更多,數十萬各種牲畜。

但就在今天,沒有牲畜出得部落吃草。部落里的市場也不像平時一樣發出熱火朝天的喧鬧聲。整個部落死靜一片,就像沒有一個活人一樣。

沒錯,的確沒有了一個活人或者活的半羊人,連帶牲畜全都毫無生息。

一隻鳥,哦,其實是一隻鸚鵡飛旋在這處部落的半空,如果你能靠近他,或者敢靠近他,就能聽見他的鳥喙里發出根本不是鳥聲的聲音。

這聲音詭異而邪惡,低沉而沙啞,似一段小調,又似一段咒語。

而把我們的目光往鸚鵡之下看去,就能看見部落中間的房屋不知道怎麼的憑空消失了,出現了一大片空地,而這些空地上則層層疊疊的擺滿了屍體。

人類的屍體夾雜在半羊人的屍體中,而牲畜屍體則緊挨著在一旁。這麼多的屍體層層堆疊,已經達到了十數米高,密密麻麻的填滿了整個空地。

天上的鸚鵡繼續盤旋,深奧難懂的咒語繼續從他口中發出。嗯,大家都認得這隻鸚鵡,這非常明顯的就是我們的巴博薩大人。

終於巴博薩不再念叨咒語,因為他已經念完了。他停滯在半空中,就見得下面屍體里飄出淡淡的陰影,那是靈魂。

這些靈魂匯聚在屍體的上空,突然出現了一道紫紅色的光點,這個光點迅速吞沒了所有的靈魂。光點擴大展開,形成了一道高五六十米,寬上百米的虛幻大門。

大門內一道龐大的身影若隱若現,邪惡的氣息穿透大門撲面而來。

「是誰?是誰膽敢召喚吾?召喚吾和吾的軍團……」 ?惡魔和魔鬼,一個身處深淵,一個身處地獄。雖然都是混亂陣營的物種,但是兩方卻互為死敵,在地獄和深淵的交界處每天都上演著戰爭。

惡魔,純粹的混亂物種,它的存在就是為了製造混亂和產生混亂。一切的秩序生物都是它的眼中釘,都是它的死敵。

而魔鬼,同樣的混亂物種。魔鬼的內部卻維持著秩序,等階森嚴,條理清晰明確。但做出的事又是以製造混亂為首要目的。

所以,在地獄與深淵的交界處,你可以看到魔鬼們排著陣型,肉盾在前,遠程在後,指揮居中調控。而惡魔則是毫無陣型可言,一窩蜂的朝著魔鬼的戰陣衝去。而在衝鋒過程中,體型龐大的惡魔因為跑動,又踩死無數矮小的小惡魔……

這就是兩者的區別,徹底的混亂,和假裝秩序的混亂。

……

「是誰?是誰膽敢召喚吾?召喚吾和吾的軍團……」從這句話里,我們就能知道門后是一隻強大的魔鬼領主,它有著自己的軍團。

「是誰?膽敢召喚偉大的殘暴的戰無不勝的地獄第……」邪惡的聲音再次響起,但沒有說完,被人打斷了。

哦,不是被人,是被一隻鳥給打斷了。鸚鵡巴博薩再次恢復了他那尖銳的鳥聲沖著門內說道:「是我!」

「是誰?」

「是我!」

「是誰?」

「是我!」

「是誰……」

「都說了是我了!」

虛幻的門內,龐大模糊的身影開始搖晃,它一直在尋找召喚它的人,但是只聽見聲音,沒有看到人,這讓他的憤怒值達到頂峰。然後他看見了一隻鳥,一隻說著話的鳥。

這位地獄里強大的存在被氣笑了,像它這麼偉大的魔鬼居然被一隻鳥給召喚出來了?

「一隻鳥?」魔鬼氣極反笑,但笑聲話語中卻是寒冷無比。

「不是鳥,是我!」

「是誰?」

「是我!」

「儘管你是一隻鳥,但是我還是要折磨你那比沙粒還小的靈魂!因為你膽敢調戲偉大的殘暴的戰無不勝的地獄第……」

但這強大的魔鬼話再次被打斷了,巴博薩的鳥喙里再次說出一句話,那尖銳的鳥聲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比這魔鬼的聲音還要邪惡還要冷酷的聲音,同時在巴博薩身後也出現了一道龐大邪惡之極的陰影:「是我!你這蠢貨,睜大你的狗眼!」

「是誰?你……你你你……」聽到巴博薩轉變了聲音后的魔鬼,再看到那隻鳥身後的陰影后,忽然間感覺到了寒風刺入了它的身體里,它開始有些瑟瑟發抖了。

虛幻大門裡,那道看不清的身影的開始抖動,然後似乎跪了下來,接著這強大的魔鬼壓低了聲音對巴博薩說道:「主上!」

鸚鵡巴博薩冷哼一聲,然後對著它說道:「免禮了。趕緊用你的那邊的靈魂把這道傳送門給穩定。」

「謹遵您的意志。」強大的魔鬼虛影里冒出無數靈魂,靈魂附到了傳送門裡,傳送門不再閃爍,繼續擴大,直到變為上百米高,數百米寬為止。

「帶著你的軍團出來,給我踏平這個人類王國。」此時的巴博薩雖然看本體依然是一隻鳥,但卻顯得威嚴無比。

「謹遵您的意志。」強大的魔鬼虛影里似乎抬起了手臂,隨著手一揮,在他身後突然出現更多的虛影,雖然都不及它的虛影高大,但是密密麻麻,遍布了整個傳送門能看到的空間。

強大的魔鬼的手再次抬起,對著傳送門一指,身後的虛影里似乎傳來的一聲長長的號角聲,然後虛影開始動起來,整齊劃一,步伐一致,朝著傳送門這邊走來。

噹噹頭的地獄三頭犬先鋒團首排首個地獄三頭犬露出它那三隻邪惡殘暴流著唾液的頭時,卻聽得巴博薩突然叫了一聲:「等等!」

隨著巴博薩這一聲叫停,整個軍團也立馬停下了腳步,站在了原地。

「主上?」強大的魔鬼領主聽到巴博薩喊停,遲疑得問道。

「我突然想起來了,小理察知道我是魔鬼。我帶著魔鬼軍團去殺人救他,之後他肯定會在我耳邊唧唧歪歪半天,講訴他的那什麼烏七八糟騎士信條,不準亂殺無辜等等……」巴博薩的鳥面露出犯難的神色。

「主上?」強大的魔鬼領主再次小心翼翼的喊道。

「呃……讓你的軍團撤回吧。」巴博薩嘆了一口氣。

「是的。」強大的魔鬼領主沒有問為什麼,手一擺,整個軍團的虛影開始移動,然後變得虛幻再也看不見了。

「你等等,再給這傳送門裡加些靈魂。」巴博薩喊住了也即將消失的魔鬼領主。

強大的魔鬼領主有些犯難,對於地獄的魔鬼和深淵的惡魔來說,靈魂就是他們的金幣,有誰不愛金幣呢?但它還是再次投入了大量靈魂進傳送門。接著有些肉疼的問道:「您打算召喚誰?」

「不召喚誰。我要召喚惡魔!」巴博薩一臉淡然的回道。

「啊!主上,不可啊……」強大的魔鬼領主高聲叫道,用自己的「金幣」構造傳送門,然後召喚惡魔去收割人類的靈魂。這種為他人作嫁衣的事,是違背魔鬼的邏輯的。

「煩人。」巴博薩的翅膀一擺,然後強大的魔鬼領主的虛影就此消散。

巴博薩停在傳送門前,再次吟唱起咒語,這次他將召喚惡魔。巴博薩心裡想的是,我召喚惡魔去替我把那個膽敢攻擊我的人類老頭踏平,然後自己去救小理察。這樣殺人救人都成了,還不用最後受到小理察的騷擾。我真特么是是史上最聰明的魔鬼。

繁雜悠長的咒語一句句從巴博薩嘴裡念出,這是惡魔語。隨著咒語的不斷念出,又一個龐大的虛影出現在虛幻的傳送門另一邊,一對蝠翼在虛影后展開,遮天蔽日。

終於,巴博薩念完了咒語,然後一溜煙朝著星光之城飛了去。

「是誰?是誰膽敢召喚吾?召喚偉大的……嗯?怎麼有魔鬼的氣息?我要撕碎它!」

無數小惡魔,魅魔,惡魔守衛,薩特,巴托炎魔等等種種惡魔從傳送門裡蜂擁而出…… ?「有了解了那個騎士的來歷嗎?」威廉姆斯伯爵坐在客廳的上首處,他的幾個兒子圍坐在他周圍。

「沒有……他一句話都沒說。」威廉姆斯伯爵的二兒子說道。「我對他了用了刑……」

威廉姆斯伯爵聽到這裡,眉頭微皺,語氣不悅的說道:「很明顯是他送莉莉絲回來的,但我們抓了他,現在你還對他用了刑。讓那些反對我們的人知道了,又會弄出許多妖蛾子來。」

「可是……」威廉姆斯伯爵的二兒子想解釋什麼。

「別可是了,莉莉絲明顯對他有好感,但她也明白了自己的作為我威廉姆斯血裔的責任,所以才抓起了他。這麼看,我們的小莉莉絲終於長大了。那個騎士你也別管他了,等那件事之後,就把他放了,終歸是個無關緊要的人。」威廉姆斯伯爵沉吟說道。

「是的,父親……」威廉姆斯伯爵的二兒子有些不甘心,可這又為什麼?

「萊茵聯盟的人出發了嗎?」威廉姆斯伯爵轉頭問向他的大兒子,也是未來威廉姆斯伯爵國的繼承人。

「按照日程算,就這幾天了。」威廉姆斯伯爵的大兒子恭敬的回答道。

「嗯……埃德薩王國的定親團也在裡面吧?」

「在的,他們答應過的。」

「那個埃德薩王子人到底怎麼樣?」

「一般吧,聽說很有天賦,正在衝擊聖域階。不過,有些拈花惹草……」

「男人嘛都會這樣……」

「可是,莉莉絲她……」

「我早以暗示過她了,等萊茵聯盟的使團和埃德薩王國定親團到達她會徹底明白的。」

「父親,我們真要這麼做嗎?」威廉姆斯伯爵的三兒子站起來,顯得有些激動。

威廉姆斯伯爵示意他坐下,然後緩緩的說道:「要不然呢?萊茵聯盟馬上就要和南方的吸血鬼開戰了,而我們就是他們的後背之憂……再說,他們將支持我們建國,而且九星變十星,這誠意不得不讓我接受啊。」

「可是……」威廉姆斯伯爵的三兒子還想說些什麼。

但被威廉姆斯伯爵給打斷了:「建國是這千年來,我們威廉姆斯家族一直所期望的。要知道我們效忠的那個王室,它仍然有流散的族人分佈在東西大陸上。而只要他們不死絕,我們頭上的誓言就會永遠的約束我們。萊茵聯盟同意幫我們請求『太陽神』出手,為我們解決這個誓言。」

「父親,我們真要這麼做嗎?要是那個王室……」威廉姆斯伯爵的三兒子再次質疑。

「那個王室已經徹底沒有復興的希望了,只要帶著那個姓氏,那就是這整個世界的公敵!他們只能活在陰影里,你懂嗎?已經一萬年了!我承認我們威廉姆斯家族的傳承占星術是他們教會給我們的,但我們已經用數千年來保護幫助他們逃亡了!」威廉姆斯伯爵有些激動。

「你們要知道,我們威廉姆斯家族本可以崛起的更久,本來連萊茵聯盟現在的地盤都是我們的,但就是因為那個誓言,我們空耗了數千年!數千年啊!數千年裡東西大陸出現了多少英雄傳說,多少帝國復起複滅!而我們呢?我們的先輩因為那個誓言如同老鼠一般東躲西藏,直到我們家族得到那個東西,那個能暫時壓住誓言反噬的神器……」

威廉姆斯伯爵說著說著老淚縱橫,幾個兒子連忙上前安慰他。

這時,敲門聲響起。威廉姆斯伯爵趕忙抹了一把眼睛,聲音威嚴的說道:「進來。」

一名中年女官走了進來,威廉姆斯伯爵一看是她,就問道:「莉莉絲怎麼樣了?」

中年女官搖搖頭。威廉姆斯伯爵嘆了口氣道:「都幾天了,還是不願意說話見我嗎?哎,你要照顧好她……」

正說著,因為女官進來虛掩的房門,被一把推開,一名騎士滿頭大汗焦急的衝進來,朝著威廉姆斯伯爵喊道:「伯爵大人,不好了……」

威廉姆斯伯爵的臉一下沉了下來,這名騎士已經跟了自己很久了,怎麼今天這麼冒失?不知道自己在房間內和人討論事情嗎?他沉聲說道:「什麼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