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羅征卻沒有選擇避讓,他手中的長劍開始綻放出淡金色的光芒,從劍身之上蔓延出無窮的劍意!

「乾坤轉!」

獸族戰尊距離羅征還有一丈距離的時候,獸族戰尊彷彿一顆陀螺一般,驟然開始飛速旋轉起來。

他雙臂之上兩道妖紅色的光芒不斷的呢盤旋之際,頓時如同一道紅色的光輪,配合著閃爍著罡元光芒的戰斧,看上去絢麗異常!

只要被絞入這「陀螺」之中,唯一可以想見的後果恐怕就是粉身碎骨。

雖然相信羅征能夠打敗眼前這獸族戰尊,可是夏霜沒想到羅征竟然選擇正面迎敵!

夏霜能夠在十層之中站穩腳步,自然與獸族有過交手,她打敗過三位獸族的十階戰將,不過那並非夏霜的實力一定比獸族的戰將厲害,原因還是前面提過的理由,獸族人雖然力大無窮,恢復能力驚人,但普遍比較蠢。

夏霜只需要不斷地閃避,慢慢的將獸族對手耗死在比斗場上,就算對方開啟了「狂化」一定拿靈動無比的夏霜毫無辦法。

如果讓她與獸族戰將正面交鋒的話,莫說是獸族的十階戰將,就算是八階戰將,甚至於七階戰將,夏霜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可是羅征卻不閃不躲,打算用他那把聖階上品的長劍正面硬抗這位獸族戰尊? 摩訶古族宣戰聖宮,強勢而來,然而在蕭寒的仙品戰陣之下潰不成軍,慘敗而歸。

此事,震驚大千世界。

同樣,這一戰,也是讓得蕭寒名揚天下,一人之力,擊退摩訶古族大軍,雖說依靠戰陣之力,但放眼大千,有幾人能有如此壯舉?

這個時代的大千世界天驕中,聖宮蕭寒,擔當得起無雙二字。

擊退摩訶古族大軍,無疑也讓得聖書宮聲名大漲,光是聖子一人便有如此戰力,聖宮又怎能不強?而且聖宮有如此聖子存在,日後的潛力又該是何等的巨大?

這一戰落幕後,書狂也是趁此時機將聖宮宮主之位傳給蕭寒。

如今的聖宮,蕭寒執掌。

接過聖宮大權后,蕭寒開始忙碌起來,他要組建帝閣,這是他初來大千世界便定下的目標,如今終於可以放手去幹了。

蕭寒以聖宮宮主身份,發出號令,整合整座聖書大陸上的所有勢力,即便大陸周邊諸界域上大大小小的勢力,也全都被蕭寒整合,全部併入聖宮。

將聖書大陸收編入聖宮之後,聖宮實力大漲。

在此基礎之上,蕭寒開始組建帝閣。

為了更好管控帝閣,蕭寒在帝閣中分別設立三宮七殿十二宗。

三宮:聖書宮,聖劍宮,聖陣宮。

七殿,以北斗七星命名,天樞殿、天璇殿、天璣殿、天權殿、玉衡殿、開陽殿、搖光殿。

十二宗,則是由聖書大陸最強大的十二個宗門組成,柳傾城執掌的逍遙宗便在此列。

三宮七殿十二宗,組成強大的帝閣,各宮主、殿主、宗主,皆聽從閣主之命。

帝閣,蕭寒為尊。

「從即日起,我宣布,帝閣正式成立!」這一日,蕭寒召集三宮七殿十二宗之人,向整個大千世界正式宣布帝閣成立。

這一日,一方新的超級霸主勢力,開始登上大千世界的歷史舞台。

消息一出,無疑又在大千世界中引發了巨大的轟動,令得無數人震撼不已,一位年輕天驕,執掌了一方大千世界的超級霸主勢力。

帝閣的成立,意義非凡,尤其是由年輕一輩的蕭寒執掌,所有人都隱隱感覺到了,這似乎是一個預兆。

一個新時代來臨的預兆。

如今的大千世界,新的天之驕子開始逐漸登上舞台,他們,將在這浩瀚世界中演繹屬於他們的傳奇。

因此,帝閣成立之日,也是被大千世界之人公認為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日子。

長江後浪推前浪,一輩新人換舊人。

新的時代,隨著帝閣的成立,正式拉開序幕。

————

也正如大千世界之人所料想的那般,新的時代狂潮正滾滾襲來。

一位位天之驕子橫空出世,掀起大千風雲。

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帝閣成立之後,新時代正式拉開序幕,老一輩強者自願退居幕後,年輕天驕開始猶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西天大陸之上,一方強大的西天戰殿勢力成立,由一位自稱戰皇的年輕人執掌。

西天之地,百戰之皇,戰威無可敵!

青衫劍域,劍聖義女林夕顏,劍式入微,一劍出,法則隨,一劍可招大道,劍術盡得青衫劍聖真傳。

浮屠古族,清衍靜,雖說因觸犯族規被浮屠古族囚禁,但其妖孽天賦並未因此被埋沒,她陣法靈力雙修,陣道已步入大宗師級別,一陣出可令規則籠罩一方世界。

摩訶古族,摩訶天已經執掌一族,摩訶古族將希望寄托在這位天驕身上。

………

大千世界,浩瀚地域之上,無數天驕,開始逐漸嶄露頭角,新的時代,將由他們共同譜寫華章。

如今的大千世界,隨著老一輩強者退居幕後,已真正是年輕人的天下了。

而在這些競相湧現的天驕人物中,最為引人矚目的,自然當屬來自於下位面的三人。

兩帝一祖。

三人突破位面桎梏,降臨大千世界,各自締造出了大千世界的頂尖勢力。

寒帝,蕭寒。

這自然不用多說,一路傳奇不斷,聖書大陸上更是屢創奇迹,最終組建帝閣,執掌三宮七殿十二宗,乃是一位毋庸置疑的年輕霸主,他的故事,早已在大千世界中廣為流傳,為無數熱血少年所崇拜。

而最近大千世界熱議的,便是剛崛起的一帝一祖。

炎帝,蕭炎。

武祖,林動。

炎帝創建無盡火域,執掌一方,無盡火域這個勢力本來名不見經傳,炎帝更是默默無聞,不過在炎帝去火靈族走了一遭后,炎帝之名連同無盡火域,開始進入世人視野。

炎帝一人前往火靈族,帶走火靈族鎮族之火,更是驚動了族中一位老祖人物,然而最後炎帝飄然而去。

很簡單的介紹,卻震撼世人。

炎帝之事,聽起來無疑透著幾分洒脫飄逸。

相比於炎帝的飄逸,那位武祖所做之事,聽起來則要顯得更為霸氣。

數日前,武祖他隻身一人,手持雷杖,獨闖冰靈族。

一人、一杖。

硬是將整個冰靈族攪得天翻地覆,即便冰靈族舉全族之力,依舊無法阻擋那個手持雷杖的男子。

一人敵族。

武祖獨闖冰靈族,而據說這一切,僅僅只是為了救他的心愛之人,這無疑使得這位武祖的故事更添幾分傳奇色彩。

炎帝,武祖。

繼寒帝之後,這二人橫空出世,成為了大千世界億萬生靈熱議的話題,而且不少人都知道,這二人似乎與寒帝關係匪淺,當日摩訶古族大陸來犯聖宮,這二人便曾露面。

如今的他們,與寒帝一般,開始在大千世界大放異彩,各自書寫傳奇。

一閣一域一境,兩帝一祖。

大千世界,群雄薈萃。

這個新時代,註定波瀾壯闊! 面對狂化后的獸族戰尊,羅征的確沒有選擇後退。

羅征勢必會朝著罪惡之塔的上層攀爬,以後遭遇的戰尊會越來越多,雖然羅征的修為也在提升,但他要衡量自己真正的實力。

想要在武者這條道路上走的更遠,就要做好充分的準備和規劃,羅征的氣運固然強大,但運氣不可能一直站在他這邊。

面對這位發狂的獸族戰尊,羅征的目光一閃,劍尖輕輕一挑,正好跳在了對方的戰斧之上。

但是長劍與戰斧剛剛接觸,羅征就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傳遞而來。

若是換一個人在這裡,長劍恐怕已經脫手而出!

即使是羅征,也感覺虎口震的微微發麻。

「叮叮叮叮……」

獸族戰尊的兩把戰斧輪流擊打在羅征的長劍之上,綻放出清脆的響聲。

然而隨著戰斧與長劍交錯之下,寬大的戰斧很快就被羅征的長劍切出一道道劍痕。

這獸族戰尊原本屬於獨立武者,手中自然沒有太好的武器,這兩把戰斧勉強算得上是上品仙器,不過如何擋得住羅征的上品聖器?

等到獸族戰尊這一輪攻擊消散之後,雙手的戰斧早已經是千瘡百孔。

然而讓羅征沒想到的是,這獸族戰尊隨手就將戰斧扔掉,驟然就是一道咆哮聲。

一層層罡元以極為規則的形狀,覆蓋在這獸族戰尊身上,宛若一層閃閃發光的黑色鱗片。

「又一次變化?這是獸化!」

相比戰將而言,戰尊的手段的確是層出不窮,羅征曾經在中域中見過那位敖翔使用過這招,不過這獸族戰尊中的血脈,原本就有一部分傳承於野獸,絕大多數獸族人天生就懂得獸化!

當這獸族戰尊的鱗片覆蓋完畢后,就迅速朝著羅征撲殺過來。

「一層鱗片就想擋住我的劍?」

上品聖器何其犀利?面對獸族戰尊的衝刺,羅征迎面就是一劍斬過去。

按照羅征的預想,這一層鱗片在羅征的上品聖器的斬殺之下,宛若一層紙片般脆弱,但是萬萬沒想到的是,羅征的劍鋒剛剛碰到鱗片,從那黑色的鱗片中驟然爆發出一股衝擊力!

正是這股衝擊力,將羅征的劍給彈開了。

「嘭!」

在羅征的長劍被彈開的瞬間,這名獸族戰尊一頭就撞在了羅征身上。

戰尊,而且是獸族戰尊的全力一撞何其猛烈?這一撞之下,羅征飛出去三丈之遠,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長劍也摔落在了一旁。

夏霜等人臉上流露出擔憂的神色,原本他們對羅征很有信心,沒想到這名獸族戰尊竟然如此棘手。

「看樣子羅征對上戰尊,還是比較麻煩。」

「高估羅征了,戰將與戰尊之間的鴻溝也不是那麼容易跨越的!」

「羅征未必就沒有後手……」

這一撞之下羅征的確十分狼狽,戰尊的罡元爆發起來,那股力量不容小看。

不過羅征挨了這麼一下,體內的氣血翻滾之餘一道道鴻蒙天罡也不斷的流轉著,羅征並沒有受傷。

「大意了,」羅征從地上爬起來,目光平淡,那傢伙身上的鱗片其實只是假象而已,他就是等羅征的長劍斬上去,然後忽然爆裂彈開羅征的劍,隨即接著發動攻擊。

那獸族戰尊身上散發出一股兇悍的氣息,獰笑道:「人族小子,我要吃你的肉!」

狂化加上獸化的獸族戰尊,此時此刻已經完全成了一頭莽荒凶獸,再次朝著羅征猛衝過來!

眾人的心中頓時一緊,羅征的武器已經掉了,手無寸鐵的情況下如何應對強悍的獸族戰尊?這時候恐怕先與對方拉開距離才是正確的選擇。

但是就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之下,羅征依舊沒有後退,他驟然緊握拳頭,開始不斷積蓄體內的力量,等到魔族戰尊衝上來的瞬間,所有的龍鱗在同一時間開啟!

如同潮水一般的力量匯聚在羅征的拳頭上,他右拳上每一根青筋暴起,若不是上品仙器之體,如此強大的力量湧入之下,恐怕整隻手會被自己的力量崩碎!

這一拳,正面朝著獸族戰尊打出去!

看到這一幕,眾人也是搖搖頭。

此前的戰鬥之中,不少人都已經清楚羅征的實力,如果取巧的話羅征戰勝這獸族戰尊的概率很大,但羅征偏偏選擇以己之短攻人之長。

「羅征的這隻手恐怕都要廢掉了,」不知道誰忽然說了一句。

話音剛落,羅征這一拳已重重的擊打在獸族戰尊的胸口,在這獸族戰尊的胸口上同樣覆蓋著一層黑色鱗片,但是這一拳之下,黑色的鱗片驟然爆裂卻無法彈開羅征的拳頭!

羅征全部力量爆發出來,就算是巔峰戰尊挨上一拳恐怕也要重傷,獸族戰尊的這一招如何能夠抵消掉羅征如此狂猛的力量?

「嘭!」

這一拳頭砸過去,這獸族戰尊的半邊身子瞬間凹陷下去,整個人彷彿從一扇窄門中擠壓過去!

儘管這獸族戰尊還保持著慣性朝著旁邊衝出了好幾步,但步伐已是踉踉蹌蹌,無法站立,隨即嘭的一聲摔倒在地,隨後從體內爆出一大團觸目驚心的血跡。

獸族人的氣血旺盛,體內蘊藏的鮮血也遠比其他生靈多,只是這般汩汩流出卻被罪惡之塔吸收的一乾二淨。

「咻咻……」

幾道微弱的造化之光從這獸族戰尊的銘牌之中盤旋而出,朝著羅征胸口射過來。

雖然這獸族戰尊一路空場上來的,不過他每踏入一層的時候會主動挑戰別人,所以銘牌中也不是完全沒有造化之光,只是比較少罷了。

看到羅征硬生生的將獸族戰尊一拳打死了,羅征的實力在眾多生靈眼中顯然又上升了一個台階。

「那小子不僅精通法則,在力量和肉身之上也不弱!」

「法體雙修的武者,一般很難將兩者兼顧,最終落得一個四不像,羅征完全不存在這個問題!」

「我真期待他成為戰尊的那一天!到時候就算他不利用罪惡之塔的力量,在這罪惡之塔中也沒有人是他對手了!」

羅征將長劍收好,剛剛走下比斗場,遠處就有一位魔族戰尊迎面走來,那是一位六階戰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