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便是他的遁行之術。

究極境強者,要殺,太難!

「我這次公開放言,應該能引起一些魔頭勢力警惕吧,只要少些殺戮,便算是成功了。」東伯雪鷹當即便要走。

嗡。

虛空中忽然凝聚出一道身影。

他容貌俊美,黑色披風上鑲嵌著金色花紋,手持一柄權杖,權杖散發著蒙蒙金光,無形威壓瀰漫天地,籠罩了東伯雪鷹。

「永夜始祖。」

「是永夜始祖。」

「永夜始祖怎麼出現了?」

界心大陸上各方觀戰勢力都是一驚。

永夜始祖手持權杖,冰冷看著東伯雪鷹:「黑君王,是你殺的吧?」

「黑君王?永夜始祖弄錯了吧。」東伯雪鷹卻是不慌,微笑道,「便是我的實力要殺黑君王,也並無十足把握,要讓始祖你都來不及救,把握就更低了。」

「界心大陸上,能殺黑君王的虛空道高手屈指可數。」永夜始祖冷漠道。

「這能證明是我?」東伯雪鷹反問。

「你太在意那些螻蟻了,上次,你也是為了救那些螻蟻,才被我攔截住一次,只可惜讓你的分身自殺消散了。」永夜始祖冷聲道,「有如此實力的虛空道高手僅僅幾個而已,如此關心那些弱小生靈的,更是只有你一個,兇手九成就是你,告訴我,你的名字。」

東伯雪鷹眉頭一皺。

不想承認。

畢竟永夜始祖很難纏。

「我叫天心,天心道人。」東伯雪鷹微笑道。

「天心道人?」永夜始祖皺眉,在最頂尖層次強者中並無這名字,是因為這神秘人真的是新崛起的?還是故意說個假名?

「我心為天心,天心道人。」東伯雪鷹說道。

「哼,你隨便編再多名字,你都是殺黑君王的兇手。」永夜始祖手中權杖陡然光芒大漲,無盡光芒瞬間就已經照耀在東伯雪鷹身上,無盡阻力進行束縛。

「永夜始祖,你攔不住我。」

聲音浩浩蕩蕩響徹天地。

撕拉。

黑色裂縫一閃,東伯雪鷹卻已經強行沖了進去,以渾源煉體二層擁有的力量,又有虛空火蓮花世界力量加持在身,擁有始祖的大範圍領域束縛還困不住他。

「逃了?」永夜始祖看著黑色裂縫消失,不由皺眉。

大破界傳送術。

根本沒法追!

顯然到了這等實力,無敵存在想要殺,也是極難極難。

……

天心道人的名號,就此傳遍界心大陸。

許多勢力都在議論這一位膽敢威脅所有魔頭勢力,在無敵存在『永夜始祖』面前輕易便離去的『天心道人』,天心道人實力也是被公認為,乃僅次於無敵存在的高手之一,尋常究極境都不是其對手。

而東伯雪鷹卻是不管外界紛紛擾擾,在飛雪城中,潛心修行,琢磨他漸漸成型的《飛雪戰法》的第四殺招。

**

今天更新完畢,明天番茄努力更新的更早點!努力努力!

* 對東伯雪鷹而言,儘早虛空道達到究極境才是最重要的,打出『天心道人』名號,他也只是不想牽連南雲國,牽連應山氏!如今他實力有限,威懾力只能說是讓那些魔頭勢力有所忌憚!若是自己能夠達到究極境,不但能拯救家鄉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些人,並且手持渾源神兵,怕都能有資格去爭一爭『界心大陸第一強者』的名號了。

若是到了那一級數,對魔頭們的威懾就更強了。

「還是靠實力說話。」東伯雪鷹很清楚這點。

實力越強,方才能擔起更大的責任。

「第四殺招……」

在帝君府,湖邊,亭子下。

白衣少年盤膝而坐,一壺酒溫熱,飲著酒,沉思著。他諸多分身也都在傾力參悟推演著。

「虛空火蓮花,乃是世界類虛空道秘寶,它最擅長的就是釋放開世界領域,或者將世界之力加持在身。」東伯雪鷹暗道,巔峰秘寶『虛空火蓮花』乃是以奇珍『火域靈源』為根基煉製而成,火域靈源和自己曾得到過的域海之源很像,都是一個世界的源泉。

夏皇,將虛空道究極境種種奧妙融入其中,煉製成巔峰秘寶。

外放世界之力,加持在每一個分身上,分身戰力都能極強,也是東伯雪鷹遮掩『渾源七擊』的方法。

「釋放開世界領域,這領域內,我為主人。」

「這件巔峰秘寶最適合的,就是領域類招數啊。」東伯雪鷹雙眸中隱隱有無數秘紋在流轉變幻,他要創出的第四殺招,正是領域類殺招。

前面三大殺招。

盡皆是進攻類!

而在滅殺那些魔頭時,因為都是一招要覆蓋幾乎整個城池,數次動手,那澎湃的殺意……卻是激發了東伯雪鷹腦海中的靈光,第四殺招已經有了大概雛形。

「四面八方一切區域,乃空間。」

「便是源世界之外更高層世界,也是空間的一種。」

「空間,本就是承載萬物生靈,包容一切。『領域』也是它的自然特徵。」東伯雪鷹明白這點。

他本就懂得一些領域類招數,不管是赤雲領域,還是其他創出的諸多領域招數,都沒資格名列他《飛雪戰法》的殺招!能名列殺招,都是東伯雪鷹覺得夠完美,真正將渾源七擊中的諸多奧妙完美融入成功的,威力也足夠大,不亞於《渾源七擊》的招數。

「領域……」

東伯雪鷹坐在亭子下,端著盛滿酒水的酒杯,卻忽然閉上了眼睛。

他想到了更高層的世界。

他施展過大破界傳送術前往其他源世界!僅僅一條『線』般的通道,小心翼翼偷渡穿行充斥無盡渾源之力的更高層空間中。甚至連肉身都無法進入,只是靈魂沿著極細小通道迅速遁行。

那種窒息感。

更高層世界帶來的浩浩蕩蕩的壓迫感,記憶猶新!

東伯雪鷹想要做的,就是以虛空道結合《渾源七擊》中的奧妙,利用渾源之力,重新創造出類似於更高層世界那種『領域』之效。在那等領域下,現如今的東伯雪鷹都只能放棄肉身,靈魂靠大破界傳送術穿行,何等之可怕?

只要創出的招數,能發揮部分之效,便足夠了。

「嗡……」

亭子外,虛空都在微微震顫。

每一顆虛空本質的黑霧球體粒子都在震顫,這巨大的園子內處處黑霧球體粒子都在震顫,湖底的那些魚兒被無形力量隔絕庇護,其他區域卻是沒得到任何保護。一時間,隨著東伯雪鷹心念波動,嗤嗤嗤~~~湖水、亭子上的磚瓦、岸邊的花草、花壇、石板路、泥土……

一切看似維持原樣。

實則黑霧球體粒子震動,令它們內部結構都震顫碎裂,只是暫時維持外形,沒崩潰罷了。

「轟!」

這巨大園子,忽然一切湮滅,陷入絕對的黑暗中。

東伯雪鷹依舊端著酒杯盤膝坐在那,他面前的條案、酒壺、坐下的蒲團都完好無損。遠處黑暗中還有些魚兒被包裹著。至於其他區域盡皆黑暗湮滅。

巨大園子內雖然如此,可外界卻沒絲毫察覺!東伯雪鷹這在靜修,是禁止任何人進來的。

「嘩嘩嘩~~~」那些魚兒被裹挾著飛到了東伯雪鷹的身旁,它們每一個都瞪大魚眼看著周圍,看著東伯雪鷹。

「嗡。」

周圍黑暗的空間,出現無數裂痕,有渾源之力湧入。

在飛雪城,因為有重重法陣加持,東伯雪鷹實力能媲美無敵存在。在這試驗招數也更輕鬆。比如如今輕易就能調動大量渾源之力。

「無孔不入。」東伯雪鷹睜開眼,看著從無數黑暗裂縫中湧進來的渾源之力,渾源之力自然和虛空結合,開始鎮壓四面八方。

鎮壓,鎮壓!

這鎮壓招數,尋常宇宙神都是瞬間被鎮死的!

可顯然這還不夠,東伯雪鷹需要的是殺招,至少得讓無敵存在們覺得有些『小麻煩』,若是都影響不了無敵存在,這樣的招數也沒意義。

「如今才勉強有雛形,還要繼續完善。」

伴隨著腦海中種種念頭,這巨大園子內的渾源之力不斷和虛空進行著種種結合運轉。

嘗試了足足半月有餘。

「嘩。」

園子內恢復平靜,渾源之力退去,虛空恢復正常,外界天地光芒照耀到了這裡。

石板路、泥土、花花草草、湖水,包括亭子,卻是從虛無中直接誕生,都降臨到原先位置。連一直在東伯雪鷹身邊的那些魚兒,又被扔到了湖水中。『叮咚』,魚兒跳出湖面,眺望周圍,又墜入湖水當中盡情游著。

東伯雪鷹給自己倒了一杯酒,這園子內盡皆都是尋常之物,對於虛界道宇宙神,輕易就能虛幻中造物。

「再想想。」

之前半月的試驗,發現種種問題。還需仔細鑽研潛修完善。

******

東伯雪鷹在鑽研完善第四殺招時,界心大陸上的那些魔頭勢力們卻有些膽戰心驚,特別是最頂層的宇宙神們一個個可都惜命的很!『天心道人』既然公開放話,旃八島主都比他弱了一籌,這樣的絕世狠人,誰敢招惹?

「他難道真要以一己之力,威逼整個界心大陸所有魔頭?」

「真這麼瘋狂?」

便是那些魔頭們都有些不敢相信。

宇宙神魔頭們消息靈敏,都知道天心道人的存在,知道天心道人的『威脅』。可是界心大陸太大了!許多混沌境層次的魔頭們,有大背景靠山的還好些,若是沒大背景靠山,還真有許多並不知道『天心道人』的事。

……

時間流逝。

天心道人和旃八島主交戰的三百萬年後。

「哈哈哈,越瘋狂恨意越弄越好,哈哈哈,老祖就需要你們恨我,哈哈哈……」一位紅袍老頭在一座洞天寶物世界***有無數充滿怨恨之意的靈魂,億萬計的靈魂在發出怨恨的嚎叫,有些強大者掙脫束縛,都一次次衝擊向紅袍老者。

然而紅袍老者乃是混沌境強者,豈是這些最強僅僅合一境的靈魂能威脅到的?

「哼。」

黑色裂縫一閃,一名白衣男子出現在這洞天寶物世界內。

紅袍老者作為洞天寶物的主人,不由嚇得大跳,我的洞天寶物?別人也能進來?

這白衣男子目光看向他時,紅袍老者便感覺靈魂都凝固了。

「轟。」

跟著紅袍老者身體直接化作了齏粉。

「真是該死。」東伯雪鷹目光一掃周圍無數靈魂,那些靈魂原本許多恨意衝天,當紅袍老者死後,許多靈魂的怨恨之意頓時大大消散。

「送你們出去吧。」

東伯雪鷹心念一動。

無數靈魂盡皆被挪移出去!這洞天寶物內有法陣限制,令他們只能維持靈魂之體狀態。

而他們中最弱的都是真神,靈魂吸收天地之力是能夠迅速恢復肉身的。

……

天心道人和旃八島主交戰的九百萬年後。

「伽玉,後悔了吧?今天,你整個家族,整個城,所有生命都得死!」一位散發通天煞氣的老魔站在半空,張狂無比。

一位紫袍女子絕望看著這幕。

當初救人得罪了這老魔,如今老魔實力大進,來報復了?

「嗯?」

紫袍女子『伽玉城主』驚愕看著虛無中出現的一隻巨大白皙的手掌,直接一壓,那原本還在囂張的老魔來不及遁逃,就化作了齏粉。

……

隨著時間流逝,證明了天心道人說的絕非虛言。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