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吹牛可就吹的有些大了。如果是別人這麼說,那都要被他們直接扔出去了。

公孫令意味深長的看了鹿羽一眼,說道:「鹿羽,能否將本來身份告知?」

他這話的意思很明顯,他覺得鹿羽不只是劍帝尊那一脈的傳人那麼簡單。

「以後你自然會知道。」鹿羽淡淡的說道。

公孫令皺眉說道:「公子何以不肯告知呢?」

情劫難逃 鹿羽淡淡的說道:「忘了你們清風明月閣為何要隱瞞自己的來歷嗎。」

公孫令聞言,頓時渾身一震。

鹿羽接著深深的說道:「不要忘了你們逍遙聖君的祖訓,當永遠在暗處冷靜的看待這個世界,只有這樣,你才能知道你的敵人有多少。」

公孫令靜默良久,忽然對著鹿羽鞠躬,說道:「公子,受教了!」

被鹿羽這麼一說,清風明月閣的人都不好追問了。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鹿羽的本來身份定然十分厲害。

「你們現在心情平靜了的話,我將逍遙心訣的下半部,還有逍遙遊劍訣的第九重境界傳授給你們。你們用心聽好了,這些口訣我只讀一遍。」

鹿羽依然是不急不緩的說道。

「鹿羽公子,你當真知道……」

公孫令還十分的疑惑,想要問些什麼,鹿羽已是直接開始念起口訣了。

逍遙心訣和逍遙遊劍訣,都是他當年從天古寶地中獲得的功法。這兩門功法來自天古時代,層面非常的高,對於逍遙聖君藺逍遙來說,簡直就是量身定做的。 鹿羽將這兩門功法傳授給了藺逍遙,自幼體弱的藺逍遙,正是憑著這兩門逍遙功法,硬是修鍊到了人皇。

不過當時,他考慮到藺逍遙身體本質上比較虛弱,只怕藺逍遙修鍊的層面太高,反噬到自身,所以他並沒有將兩門功法給傳授完全,而是有所保留。

如今清風明月閣的人所學的功法,自然是藺逍遙傳承下的不完整功法。

這就實在是太可惜了。

如果清風明月閣的人將這兩門厲害的功法學完全,那功效立馬就能翻倍。

「而走三足兩脈經,匯聚商足天地穴,既平天陽,化作宮床……」

隨著鹿羽一開口,清風明月閣所有人都閉嘴了。他們仔細去聽鹿羽的口訣。

其實一開始大家還都懷著懷疑的態度,但是細細品味鹿羽先說出的逍遙心訣的後半卷心訣后,頓時是聳然動容。

他們都是自小修鍊逍遙心訣的,可以說逍遙心訣伴隨了他們一生。

對於逍遙心訣的理解,他們比誰都要熟悉。

此時一聽下半卷的內容,他們就知道,這絕對是真傳無疑。

和上半卷完全契合,堪稱完美。

「嗡……」

他們的腦袋有些嗡鳴,那是因為太過激動了。

這對他們來說,簡直是瓊瑤玉液。任何寶貝都比不上這補全的功法。

當下他們再沒有任何的懷疑,都是集中十二萬分的精神,仔細的聆聽著這一切。

這對他們來說,簡直是此生最為暢快的事情。

每一個字聽入到他們的耳中,都給他們一種振聾發聵的感覺。

如果他們自己鑽研的話,那隻怕一輩子都鑽研不出下半卷的一個字來。

鹿羽給他們說的這些話,有如是聖泉一般,匯入到他們的心中,給他們無比美妙的感受。

如徜雲端,如飄海洋。

他們本來忍不住想要當場參研的,但旋即反應過來,鹿羽可是只說一遍的,他們還是先將口訣記下來的好。

廢材王妃 等後面再慢慢參研不遲。

要是錯失了一字半句,那真是悔恨終生。

他們知道,鹿羽既然表示了只說一遍,那就肯定不會說第二遍的。

大家都有一種直覺,鹿羽這少年向來是說到做到,做事做絕的那種。

他們可不認為鹿羽是在和他們開玩笑。

數據廢土 「好了,逍遙心訣傳授完畢了,下面是逍遙遊劍法。」

鹿羽馬上開始了下一劍訣的傳授。

他說話,下面沒人接嘴,連個大口喘息的人都沒有。

就算是三位公孫長老,那也是屏住呼吸,仔細的聆聽著。

他們的心情無比的激動。

他們當然知道,這逍遙遊劍訣必然也是真的!

這一次,隨著逍遙心訣和逍遙遊劍訣都學全,他們整個清風明月閣的整體層面都要提升一大截。

這兩門功法傳授到眾弟子那裡,他們的弟子將高手輩出!

說起來,他們清風明月閣的功法修鍊起來總是慢熱,年輕一輩出不了和其他武道聖地比肩的天驕,應該就是關鍵功法殘缺的原因。

現在好了,被鹿羽這麼一傳授,他們清風明月閣最大的困擾都解除了。

逍遙遊劍訣的第九重乃是逍遙遊劍訣的終極篇章,其實是將前面八重天的內容,都融會貫通起來,然後形成的必殺一擊。

這就使得第九重的內容非常的多,可以說超過了前面八重內容的總和。

口訣念出來,有如是長篇累牘的古籍一般,又像是長河之水連綿不絕。

眾人真是佩服死了鹿羽,因為鹿羽將口訣念出來,這麼長的內容,居然連個停頓都沒有。

就像是口吐炮珠一般,那真是的說的一個飛快流利。

「鹿羽公子真神人也!便是默背了逍遙遊劍訣,也不能做到這般熟悉吧!這功法倒像是鹿羽公子自己所創的一般!」

眾人算是被鹿羽徹底的折服了。

他們現在不是懷疑鹿羽水平不行,而是擔心自己的腦力不夠。

這麼長的內容,只怕記住了後面的,又忘記了前面的。

「快在地面刻字!」

公孫令焦急無比的叫道,他此時滿頭的大汗,只怕錯失千古良機。

沒有人回應公孫令,因為大家都忙著按照公孫令的命令去做。

颼!颼!颼!

一道道的身影像是燕子一般飛散開來,縱掠在各個地方。

他們以劍做筆,在沙地上走下行雲流水。

紛紛記錄下來。

所謂好記性不如爛筆頭,還是將口訣記錄下來才放心。

大家也沒法配合,只能是各記各的。等到最後再綜合整理一下。

反正這多人一起記載,想必不會有所遺漏了。

而同時,也分出了一大部分人守衛在旁。

因為後面遠遠跟著的數十萬之眾,可都非常好奇的過來看呢。

這可是他們清風明月閣的不傳絕學,豈能讓外人給偷學了去。

誰要是敢偷窺他們沙地上記載的口訣,他們就要和誰拚命!

這是毫不猶豫的!

他們的眼睛一雙雙赤紅著,防著外人就像是防著賊似的,那叫一個戒備森嚴。

誰敢靠近和誰急!

清風明月閣一搞,使得後面的數十萬人群都嘩然了。

「清風明月閣的人在做什麼?」

「好像是鹿羽在說話,他們在下面忙著記錄啊。」

眾人心中無比的好奇。

鹿羽說的話難道是金字不成?怎麼清風明月閣的人搞的這麼緊張和激動的。

因為距離太遠,他們也聽不清楚。

他們這裡又沒有人皇,沒法施展大靈識。

不然的話,大靈識瞬息萬里,方圓千萬里都可以洞悉在內。

這場口訣的傳授,足足持續了大半個時辰。

清風明月閣的人已經將幾畝的沙地都給記錄的滿滿的,密密麻麻的一片。

「快背下來!趕緊擦掉!」

公孫令連忙叫道。

他年紀大了,記性不太好,這個時候可也是帶頭背誦。

清風明月閣上千號人都在趕緊將沙地中的內容裝入到腦海中。

將這些全部默背下來,反覆確定沒有遺漏,眾人就趕緊將沙地上的刻字給毀滅。

那是絕對不能給外人留下一點線索。

整個行動都顯得無比的神秘。 這看的後面的幾十萬之眾,都是越來越好奇了。

在看到公孫令帶頭,清風明月閣一行人對著鹿羽齊齊行禮的時候。他們更是心驚。

「鹿羽到底是什麼來歷!」

人群都沸騰了。

可以想象的是,鹿羽的來頭比他們想象的要大得多!

清風明月閣可也是一大武道聖地,是這個大陸上的頂尖宗門。能讓清風明月閣這般對待的,豈是等閑之輩!

他們越發的好奇,先前鹿羽和清風明月閣的人說的,到底是什麼。

「鹿羽公子真神人也!」

清風明月閣的隊伍在接下來行進的過程中,完全是以鹿羽為中心了。

他們可不覺得是自己在庇佑鹿羽了,而是將鹿羽將祖宗一般的供著。

反正他們是讓鹿羽給徹底折服了。

他們心中當然也十分的好奇,為何鹿羽知道連他們逍遙聖君都不知道的秘密。

但是他們既然問不出來,那也只能是算了。這不影響他們對鹿羽的尊敬。

鹿羽就以這種不可思議的方式,成為了隊伍的領袖。

「等你們西門宗主來的時候,我心情不錯的話,可以考慮將玉神劍和天龍簫的秘法傳授給他。你們這傳承之寶,可從來就沒有使用正確過。」

「原來玉神劍和天龍簫還有秘法操縱呢!」

鹿羽的話,再度顛覆了眾人的內心認知。

原來這裡面還有這麼大的門道。

「老朽代表宗主,先謝過鹿羽公子了!」公孫令說道。

鹿羽卻並不領情,說道:「我說過了,到時候要看我的心情。」

「是,是。」

眾人被鹿羽教訓的沒脾氣。

因為實在生不起脾氣來。鹿羽這架勢,就是他們的祖宗。

「公子,請問要不要將後面的人驅趕走?」

公孫令看了後面跟隨的大隊伍一眼。

他發現,人數是越來越多了。

只要是沿途碰到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加入進來。

在聽說了鹿羽的事迹之後,都是聳然動容。

遠遠看來,這是無比神奇的一幕。前面帶頭的只有清風明月閣這一千多人,而後面跟隨的隊伍卻越滾越多,都朝著百萬之眾的趨勢去了。

這讓清風明月閣的人是越看越不爽。

他們只怕會因此惹得鹿羽不高興。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