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一切都是空的!

再仔細一看,吳鴿駭然發現在這一片空蕩蕩的區域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跟自己類似的人,那個傢伙背對著自己,看起來還是那種死亡鬼影。

但這一次,鬼影的身上看不到什麼明顯的傷害,站立的方式也很正常,只是一直背對著自己。

吳鴿凝望著這詭異的鬼影,試著朝他靠近,他每走出去一步,對方也會相應地朝他的方向後退一步,卻始終沒有轉過身。

吳鴿感到有些奇怪,他試著向後倒退,那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鬼影也跟著他向後退,當吳鴿停下來的時候,對方才沒有任何的反應。

在這樣詭異的環境之中,吳鴿卻並不能夠感到恐懼,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勇氣,為什麼平時可能會讓他毛骨悚然的情景,此時卻顯得並不怎麼奇怪,甚至完全可以不用在意。

吳鴿就這樣朝那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傢伙走了過去,對方也倒退著接近。

兩人在這樣死寂的環境之中沒有任何的腳步聲,當雙方的距離只有一步之遙的時候,對面的那個詭異的傢伙終於轉過了頭,露出了他本來的面目。

這一刻,吳鴿終於感到了恐懼,因為他發現這個跟自己看起來很像的傢伙,臉上竟然是一個漆黑的大洞,什麼都沒有,而這個黑洞洞的腦袋正朝著自己靠近,準備臉貼臉地將他直接環抱住,將他的身體吸入其中。

「我靠!」

吳鴿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但他的聲音在這個死寂的空間之中竟然只有他自己的心中能夠聽到,卻並不能夠在周圍傳達出來,就好像是脫口的瞬間就消弭於無形一般。

黑洞在不斷的靠近,很快就要將吳鴿吞噬。

而當吳鴿的眼中已經被這無窮盡的黑暗完全湮滅的時候,突然一道白光從天而降,竟然將這個傢伙擊中。

「啊——」

吳鴿驚呼一聲,從床上撲棱一下子站了起來。

吳鴿大口喘著粗氣,額頭上不斷流淌著陣陣冷汗,咽了咽自己的口水,愕然地望著眼前的楚汐銘。

楚汐銘手中正捏著一個試管,臉上還是那副雲淡風輕的表情,嘴裡念叨著:

「嘖嘖,看來又是一個麻煩的傢伙……」

吳鴿感覺自己的頭很疼,於是不由自主地用手去摸,但他卻一摸不要緊,立刻發現了一件讓他驚恐的事情。

「我的……我的頭……」

吳鴿在摸自己的腦袋的時候,他竟然清晰地感覺到,自己手上的觸感好像是摸在了空氣上一樣,沒有任何實際存在的感覺。

難道我的腦袋瓦特了?

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感覺!

吳鴿連忙用另外一隻手一起去摸剛才的位置,想要看一下到底是自己的錯覺還是什麼其他的原因。

可是當他再次嘗試的時候,很快就發現這並不是自己的錯覺,自己的雙手確實摸得部位感覺空蕩蕩的。

「別慌,小事,你的頭裡進去個小孩子而已……」

吳鴿聽楚汐銘這麼一說,他怎麼還可能坐得住?

他立刻衝到了旁邊的鏡子旁邊,想要看一看這個傢伙到底對自己的腦袋做了些什麼。

不看還好,這回看清楚之後,吳鴿更加崩潰了。

他發現自己的腦袋自眉毛向上的部位,竟然全部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團不可名狀的黑色物質。

他試著用手去碰這些黑色物質,沒有任何的觸感,就好像是虛無一般。

「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快把我變回去!」吳鴿喊道。

「是你讓我來救你的……」楚汐銘淡淡說道。

「你開什麼玩笑?你這叫救我嗎?這是什麼鬼地方?」吳鴿歇斯底里道。

楚汐銘晃著手中的試管,緩緩將目光移向了激動的吳鴿,幽幽道:

「歡迎來到幼兒園!」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英雄聯盟一系列版權在誰手裏大家都知道,鴻影的背後也有鵝廠的影子,都是自家買賣,李拂煙準備去看看鴻影的音樂庫裏面有沒有相關的音樂,有的話他就直接用就行了。

他自己的音樂目前也都進了鴻影的音樂庫,每個季度鴻影音樂會支付給他一筆版權費,雖然這個版權費沒有那麼貴,但是勝在細水長流嘛。

「開了開了,我直接選了嗷……」遊戲開始了,蘇夢妍直接秒選了EZ……嗯,其他的英雄她也不怎麼會玩,當年她就玩了一小段時間就不玩了,所以會玩的英雄沒幾個。

伊澤瑞爾這個英雄……嗯,不能C還不能混嘛,反正躲在塔下放放Q技能吃兵疊女神之淚就可以了。

「那……那我就選布隆吧……哈哈,心臟,是最強壯的肌肉!」李拂煙直接選擇了一個保護能力相對比較強的輔助英雄。

「這個版本不是軟輔的版本,對吧,不能選擇索拉卡呀,風女呀這樣的英雄,其實我最擅長的是軟輔。」李拂煙笑道。

「那就選啊,反正打個匹配你還看版本?」蘇夢妍抿著嘴笑了笑:「人家職業選手看版本,一點小差異就能決定比賽勝負,咱們黑鐵青銅看什麼版本。」

倆人好久沒打了,排位是根本碰都沒碰,屬於無段位狀態,這要是重新打個定位賽,妥妥的黑鐵青銅。

「咳咳,這個,怎麼說我當年也是艾歐尼亞黃金分段的大手子,是吧,在我們那個還沒有峽谷之巔的年代,艾歐尼亞見別的大區長半段好吧。」

李拂煙打趣道:

「艾歐尼亞的河蟹都是會走位的。」

「行吧行吧……不顧我昨天好像看比賽的時候,好多人說伊澤瑞爾和布隆兩個走下路是麻瓜組合。」蘇夢妍咂了咂嘴。

「這個,咱們這個分段,看什麼組合,主要是看技術和操作。」李拂煙點好了符文天賦之後說道。

「行吧,都讓你說了。」蘇夢妍張了張嘴,這不就剛剛她說的么,這貨好賴話都讓他說了。

「咳咳,這不主要是為了保護你嘛,到時候要是有人打你,我就站在你前面。」李拂煙抿著嘴笑道。

「德行。」蘇夢妍也揚了揚嘴角。

「嘖嘖嘖,打個遊戲也要打情罵俏是吧。」

「天吶,看不下去了,看不下去了。」

「哼,不過如此。」

「嘶,酸,太酸了。」

「請兩位主播在打遊戲的時候不要談論與遊戲無關的事情。」

「電子競技不需要愛情!」

「……」

李拂煙看着彈幕笑了笑說道:「準備開始了,讓你們看看什麼叫不離不棄嗷,雖然說這個版本有個說法叫輔助遊走,但是那是別人,我的輔助永遠站在AD旁邊!」

「開了開了,沖鴨。」蘇夢妍買了出門裝之後快速的跑了出去,李拂煙也買了輔助的出門裝跟着一起跑了出去。

「那個……現在版本改的裝備都有點看不懂了,我該處什麼來着?那個什麼神話裝出三項么?」蘇夢妍轉頭問道。

「啊,先出一個女神之淚疊著,然後出神聖分離者,然後出魔切,然後出大冰心。」李拂煙快速的說道:「這三件是核心裝,出來之後出那個巨蛇之牙和穿甲的。」

「嗷嗷……明白了。」蘇夢妍點了點頭,雖然說神聖分離者和巨蛇之牙都是新裝備,但是找還是能找到的。

畢竟推薦裝備都給你推薦好了,右上角有那個小星星的就是適合這個英雄的,在那些小星星裏面找就行了,這一點昨天李拂煙都已經給他講好了。

對面的下路組合是卡莎和泰坦,算是這個版本比較不錯的下路組合,當然了,因為前一陣子lpl拿了MSI的冠軍,而且還是最終還是射手位拿了FMVP。

於是卡莎等一系列AD英雄順理成章的被設計師削弱了。

他們家是藍色方,不過他們家打野跑去藍開了,並沒有需要他們幫忙打野,所以他們倆上線的比對方快了一點。

蘇夢妍一上線就快速推線,不過走位稍微偏右側一些,看樣子也是防備對方從河道過來,畢竟對方有個泰坦,在自己還沒有兩級,沒有奧術躍遷的時候還是挺怕對方的鈎子的。

「嘿,我先Q他一下,等會你跟上嗷,我們搶二級。」蘇夢妍打的很激進,明明伊澤瑞爾的推線能力並沒有卡莎強,但是時不時的Q一下對方卡莎,你別說,還挺准。

「等會嗷,我給卡莎掛一個被動,然後咱們凍住他。」李拂煙說道。

「好嘞。」

兩人憑藉着先上線的優勢直接搶了二級,早有準備的蘇夢妍直接一個E技能奧術躍遷跳到卡莎臉上,同時李拂煙也直接一個W技能挺身而出跳到了蘇夢妍的身前,然後一個Q技能寒冬之咬吧被動和減速掛在了對方卡莎的身上。

對方顯然有些慌亂,直接交了閃現和治療,泰坦也快速過來解圍。

「差不多了差不多了,先回來吧。」李拂煙並沒有交點燃,這一波也主要是打對方的血量和技能。

對方AD倒也是挺果斷的,雖然說交了技能,但是血量保持的還算健康,反倒是李拂煙他們跨兵線打的被小兵打的有點痛。

只能暫時撤回來等待下一波了。

經歷了這一波之後,對方只能縮在塔下清兵等待支援或者等技能好了再出來,不然的話,很容易被他們抓住沒有閃現的空隙擊殺他。

不過……那是高端局的意識了,在他們這個分段,能打架肯定不跟你運營。

於是,打着打着,這貨就直接走出來了。

「機會!」蘇夢妍眼前一亮,直接跳到對方的臉上一套輸出,李拂煙也直接跳了過來,對着對面的卡沙就是一頓騎臉輸出。

此時對方還沒有6級,還沒有大招來位移,雙招也都沒好,這個時候布隆的Q技能和被動的傷害還是挺高的,所以倆人直接無視了對方的輔助泰坦。

李拂煙頂了兩下塔,然後交了閃現,成功將對方的卡莎擊殺,然後轉頭來打一直騷擾他們的泰坦

其實他們此時已經沒有能力再殺泰坦了,李拂煙的點燃也交給了卡莎,所以這個時候轉頭來打泰坦只不過是為了逼退他而已。

「不錯嘛,反應很快啊。」蘇夢妍收了一個人頭300塊錢,笑嘻嘻的說道。

「那是,咱好歹當年也是一區黃金輔助。」李拂煙哈哈的笑道。

「這個泰坦好煩人,他怎麼還不走。」蘇夢妍鼓了鼓嘴,他們都已經往後撤了,但是那個泰坦似乎不怕死一樣一直追着他們。

「不對,應該是對面打野來了,你快走。」

。 葉臨天掛斷電話之後,讓司機把他送到周氏集團大門口,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隨後在附近的街道下了車。

隨後,他邁開步子向周氏集團走去,可偏偏在門口遇到了周雪兒。

周雪兒的臉色不太好,情緒也很低落。

她看到葉臨天過來了,眼中露出尷尬之色。

因為,她早上起來就去警署司看望周明昊,結果發現這個哥哥廢了一條腿,胳膊也斷了,雖然及時送到醫院,可接上后的效果也很不理想!

她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可是看到周明昊這個狀態,也感覺頭皮陣陣發麻……

而省城周家也收到了周明昊被抓的消息。

周老爺子已經出發,大約半小時后就能到達東州。

現在看到葉臨天還敢出現在這裏,周雪兒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

而葉臨天卻像無所謂似的,跟周雪兒笑道:「周副總,你昨晚沒睡好吧,怎麼還黑眼圈呢,注意休息呀!」

周雪兒板着臉問道:「周明昊是你打傷的?」

葉臨天直接點頭承認:「就是我打的,他活該,他罪有應得!」

周雪兒頭疼不已,她沉聲說道:「雖然我討厭周明昊,可你出手也太狠了,我爸他們很快就要到東州了,他們是不會饒了你的,你還是準備跑路吧。」

「還有,我要提醒你一句,你昨晚打了吳默,他回去就展開報復,吳家已經派來一個實力相當恐怖的雷武師,我猜他肯定是來找你麻煩的……」

「雷武師?吳家派來的人?」

葉臨天眉頭緊皺,面色陰沉,早知道應該再多打吳默兩下。

周雪兒看着葉臨天說道:「這個雷武師可不簡單,在省城名氣相當大,他是開武館的,跟很多大人物都有來往,還是豪門大世家的座上客。」

「據說他的弟子中出了很多散打冠軍,還有從軍的,也成了兵王級的人物,更有甚者還當了中原戰區的少校……」

「據我調查得知,雷武師的實力辛有可能達到了准軍王的水平……」

說到這裏,周雪兒眼中充滿了擔憂!

雷武師在省城結交廣泛,是很多大家族的座上之賓,他們爭先恐後地巴結著,就因為他的實力強大!

據說此人曾經一掌擊碎巨石,從此在省城打開了局面!

聽到這裏,葉臨天不由擠眉弄眼地說說道:「原來這麼厲害啊……」

周雪兒眉頭一皺,她觀看葉臨天的表情,發現他根本不害怕,於是就好奇地問道:「看你這意思,好像並不害怕,那可是省城聞名的雷武師,准軍王的實力,不是跟你打玩笑的?」

葉臨天淡然說道:「既來之則安之,人家要上門找我的麻煩,那我就坐等好了,不過誰死誰活還不一定呢。」

聽到這話,周雪兒嘆了口氣說:「葉臨天,不是我質疑你的能力,而是雷武師真的很厲害,我給你一些錢,你領着家人跑路吧,走得越遠越好。」

周雪兒心裏明白,要不是因為自己,葉臨天根本不會惹到吳默,更不會惹到吳家山莊。

葉臨天看着周雪兒,覺得這女人還算知恩圖報,於是就笑道:「不必了,遇到困難就退縮可不是我的風格。」

「你還沒聽懂嗎,算了,愛咋咋地吧!」

周雪兒氣得血壓都高了,俏臉一片漲紅。

就在這時,她接到一個電話,看到號碼后,神情緊張地走到邊上接聽,連連點頭后就掛斷了。

緊接着,她臉上露出驚恐之色,對葉臨天說道:「我爸馬上就到了,這該如何是好,他如果知道是你乾的,肯定會讓人弄死你的!」

葉臨天看到周雪兒焦急無比的樣子,不由疑惑地問道:「你和周明昊不是兄妹嗎,怎麼還關心起我來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