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一出,對方九大聖武的眼神就都是陰沉起來。

「那沒什麼好說的了。」

龍家大老祖龍江海這時候冷冷道,「一切,手底下見真章!好的事,我也早就想和你王子玉交手了!」

嗖!

話語說完,龍家大老祖龍江海身體一動,直接就沖向了方恆旁邊的王護法了。

「哈哈,我也早聽說龍家大族老龍江海的厲害,一直想和你戰上一場,沒想到這次就來了機會!來來來,我倒要看看,你龍江海,有多少真本事!」

轟!

話語說完,王護法也是身體一震,剎那就沖向了龍家大老祖了,兩道聲音碰觸,當場就讓萬里空間都產生了劇烈的波動,卻被沒有爆炸。

看到這一幕,方恆心中就知道,這是兩大聖武都在拿捏著力量,不讓力量擴散出去,不然力量一旦擴散,那整個天龍城,怕是都要被餘波摧毀,那真的就是不能挽回的大戰了。

「嘿嘿,無盡城主是吧,我也是久仰你大名了,一直想看看你的實力,現在機會來了,那我就找你了。」

就在這時,一道怪笑聲響起,卻是夜家的家主向著神隱過來了,神隱這時候卻是淡淡一笑,「你修為算是不錯,但不是我對手,我看,把你那兄弟夜黃雨也喊上,你們倆才夠我出手。」

「這一點不用你說,我已經來了。」

卡拉!

空間突然撕裂,下一刻一道身影從其中飛出,正是夜家主的兄弟夜黃雨,一出來就對著神隱拍出一掌。

就在同時,夜黃雨的大哥夜家家主也是直接來到了神隱的前方,也拍出一掌,瞬間就讓神隱陷入了腹背受敵的地步。

「呵呵,有點意思。」

面對這個局面,神隱卻是不慌,身體晃了兩下,四周空間一陣扭曲,一瞬間就撕裂了出了一條裂痕,那背後的夜黃雨手掌直接打入了空間裂縫中,根本沒有碰到神隱。

神隱這時候卻是從容的伸出一掌,也夜家主對了起來,當場就吧夜家主打的身體震了一下,腳步有了些後退。

看到夜家主後退,神隱繼續一笑,腳步向前,再次一掌打出,只是就在這時,那夜黃雨也是掙脫了神隱撕裂的空間,再次來到神隱背後了,這逼的神隱開始再次閃爍起來,眨眼,三人就進入到了纏鬥的局面。

「嘿嘿,這個神隱倒是有兩下子。」

就在這時,看到這一幕的狂聖也是笑了,「看來等解決完了今天的事情,以後有機會得和他切磋切磋,嗯,龍家的那三個,交給我了,石家的那個,你能不能解決?」

話語說著,狂聖就看向了蛟龍一族的老祖。

「沒問題。」

蛟龍一族的老祖點點頭。

「哈哈,那就行了。」狂聖大笑一聲,腳步就要邁出,就在這時,唐不器卻是說道,「那我呢?」

「你?你境界雖然高,但是你體內傷勢這麼重,還是別動手了,在這裡保護這小子吧。」 ??狂聖笑著說了句,下一刻就腳步上前,向著那三個龍家的聖武就衝過去了,同時蛟龍一族的老祖也是直接沖向了石家的石連雲。頂點更新最快

看到這一幕,唐不器的臉上露出了些許尷尬之色,下一刻就看向了方恆道,「小子,我在這裡看著,那這幾位兄台……」

「呵呵,唐叔不必多想,我能喊來的人,都是坦誠之人,絕非小肚雞腸之輩,所以他們讓唐叔休息,唐叔就休息就是。」方恆笑道,「而且唐叔休息,還能保護我,如果發現局面不對的時候,唐叔在過去,幫組他們,這不是挺好?」

聽到了方恆的話,唐不器也是愣了愣,下一刻就點點頭,「也是,你小子雖然厲害,但終究只是半聖,保護你是非常重要的。」

「呵呵。」

方恆笑了笑,卻不在多說了,他知道,在唐不器眼裡,他的安危很重要,有這一點就行了,有了這一點,唐不器就真的不用再出手了,畢竟那時空決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實在是不值得在動用。

場中的戰鬥進行的無比激烈,王護法和龍家的大老祖打的難分難解,誰都不佔上風,狂聖一個人對付龍家剩下的三個聖武,還佔據優勢,手中之刀所過之處,這三個龍家聖武只能避其鋒芒,根本就不敢接。

至於蛟龍一族老祖和石連雲的戰鬥就有些意思了,蛟龍一族的老祖,竟被石連雲打的連連後退,這讓方恆的眼神凝縮起來。

「不必擔心。」

唐不器這時候似乎是看穿了方恆的擔心,笑道,「蛟龍一族的這位老祖非常厲害,他現在,只是釋放了自己三分之一的實力而已,正戲耍這個石連雲呢,等石連雲差不多力氣沒了的時候,就是蛟龍一族的這位老祖收拾他的時候。」

「嗯。」方恆點點頭,放下了心,這是聖武的戰鬥,就算他有完美血脈,看的也不如唐不器這麼准,現在唐不器這麼說了,那他自然是相信的。

「不過那個鄭護法和楊護法,卻是有點難了。」

唐不器這時候眼神閃爍,到,「他們兩個,和白虎岩的兩個護法打,光一個陳護法,就夠他們難受的,更不要說這陳護法還有個幫手了。」

「那麼唐叔接下來就有事情做了。」方恆這時候道,「那就是找准機會,給你白虎岩的兩個護法來一下。」

「嗯,我會用我的時空決……」

「不用。」方恆卻是一擺手,「唐叔,這個局面下,已經沒必要用時空決了,唐叔只需要用普通的手段偷襲就好。」

「普通的手段,不一定管用。」

唐不器道。

「要的就是不一定管用的手段。」

方恆淡淡一笑,「現在是十七個聖武的大戰,其中牽扯了天龍,白虎,兩大派,還牽扯了四神獸域的龍家,夜家,石家三個家族,更牽扯了斷刀門,無盡之城,煉丹師公會等等,局面這麼大,那自然是誰都不敢輕易下殺手的,大家都在剋制。」

這話一出,唐不器也是眼神一縮,「確實,雖然戰鬥的很兇險,但是都在可以壓抑著自己的能量,看來,雙方都不敢殺人。」

「當然不敢殺人,這麼多的組織,這麼多的勢力牽扯期內,一旦殺了,那情況的多複雜,連帶責任有多大?自然是都克制的。」方恆笑著道,「克制,就代表了一個事實,那就是戰鬥會繼續,但是卻不會是那種你死我活的結局,大家都在靠著自己的武道折服對方,哪一方贏得多,哪一方,自然就佔據優勢了,而佔據優勢的,說話自然有力度,弱勢的,一點力度都沒有,只能老老實實的當聽不見。」

方恆點頭。

「我明白了,所以我沒必要動手殺人,只需要幫助我們的人盡量取得勝利就好。」唐不器點點頭,「等我們取得了大部分勝利的時候,那麼對方也只能退走了。」

「完全正確。」方恆笑著一點頭。

「那接下來我就這麼辦。」

唐不器也是笑了笑,下一刻就開始屏息靜氣,等待起來了。

方恆也是在這時候看著場中的混戰,眼神閃爍不停。

終於,當方恆看到鄭護法和楊護法被白虎岩的陳護法給打的嘴角溢血的時候,方恆直接道,「唐叔,是時候了。」

嗖!

幾乎就在方恆話語落地的剎那,頓時間,唐不器的身影就直接向著白虎岩的陳護法和另一個護法衝過去了,在衝過去的同時,他的手中就出現了一柄黑色的長刀,向著他們兩人就是直接劃出!

「嗯!你真敢來!」

「找死!」

已經佔據上風的白虎岩陳護法和另一位護法本來還想趁勝追擊,徹底壓制天龍宗的鄭護法和楊護法,只是見到唐不器向著他們來了,那他們當然怒了,口中爆喝一聲的時候,攻擊就開始轉向,直接向著唐不器沖了過去。

唐不器看到了對方的攻擊卻是冷冷一笑,身體一閃,竟直接收起了攻擊開始後退了,就在這時,天龍宗的鄭護法和楊護法跟了上來,對著白虎岩的陳護法和另外一個護法就各自打出一掌!

「可惡啊!」

「無恥!」

見到這一幕,白虎岩的陳護法和另一個護法也是知道自己上當了,口中大罵的同時,就開始後退起來。

他們一退,鄭護法和楊護法立刻眼睛一眯,二話不說就跟了上去開始進攻起來,眨眼間,之前的劣勢,就直接變為了優勢,白虎岩的陳護法和另一位護法這時候也都是嘴角溢血了。

看到這個情況,方恆也是笑了,就在這時,嗖的一聲響起,只見唐不器也回到了他的身邊。

「我這樣做對不對?」

「對的不能在對。」方恆笑著點頭,「接下來,繼續這麼做。」

「嗯。」

唐不器也是笑著點點頭,下一刻就開始屏息靜氣起來了。

方恆則是運轉自己的完美血脈和自己的強大感應力,兩者疊加開始觀察起場中的戰鬥來,對方是聖武,他看不出來具體的細節,只是對於氣勢的強弱,優劣的狀況,他卻是反應的非常快的。

很快,方恆就發現了聖丹城主有些被動,聖丹城主正在和白虎岩的一個不知名護法戰鬥,只是這個不知名的護法,卻是和狂聖的那三個對手,龍家的三個老祖是有聯繫的。

龍家的那三個老祖被狂聖壓著打不錯,只是壓著打,不代表他們就無法動彈,他們一邊躲閃著狂聖的刀,一邊時不時的配合那個不知名的白虎岩護法偷襲聖丹城主,這讓聖丹城主好不容易建立的優勢接連被打斷。

「龍家三個老祖在躲閃狂聖攻擊的時候,會時不時的配合白虎岩的那個不知名護法偷襲聖丹城主,唐叔,接下來我會抓住他們偷襲的時機,等我說動手的時候,唐叔直接就衝過去,反偷襲他們,聖丹城主是大高手,他會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並且配合你的,所以打得好,局面可以對我們有利。」

方恆這時候說道,聽到了方恆的話,唐不器立刻點頭道,「明白,等你說話了。」

「好。」

方恆這時候也是點點頭,認真的觀察起來,片刻后,方恆的眼神突的一縮,他感受到了被狂聖壓著打的三個龍家聖武開始運轉力量了,同時氣息也隱隱的散發到了正在戰鬥的聖丹城主周圍。

「動手!」

沒有任何廢話,方恆立刻就知道就是現在了,直接喝了一聲,頓時間,轟咔一道爆炸聲也開始響起。

只見唐不器的身體當即就衝出去了,瞬間就到了那聖丹城主的身邊,與此同時,嗖嗖身影閃爍,卻是三個龍家老祖的身影也恰巧來到了這裡。

「什麼!」

一來到這裡,他們就看到了唐不器,頓時驚呼一聲,唐不器卻是哈哈一笑,手中的黑色長刀猛地就掃了出去。

嗡!

黑色的刀光爆發,看見這道刀光,這三個龍家老祖也是眼神一冷,卻沒有退縮,三人同時一揮手,轟咔一聲,唐不器斬殺出去的黑色刀光就直接破碎了。

「嘿嘿,三個蠢貨。」

就在這時,唐不器卻是冷笑一聲,下一刻就身體一閃,直接離開了這裡,就在他離開的一瞬,一個巨大無比的金色丹爐也猛然飛了出來,當場就撞在了他們三個的身上!

砰砰砰!

三道聲音傳出,只是剎那,這三個龍家老祖的身軀就被撞的倒飛出去,人人嘴裡都噴出了一口血!

「可惡!」

怒吼聲響起,瞬息間,他們三個也都是知道自己被算計了,身體倒飛的同時,三個人的力量就直接連接在了一起,在身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聖力護罩!

就在這時,轟咔一道爆炸聲傳出,卻是狂聖的一刀狠狠斬殺在了他們的護罩上,當場就讓護罩爆炸開來,三個龍家老祖,這時候再次開始噴血!

「嘿嘿,你們三條雜魚已經讓我不舒服很久了,見到我的刀就跑,還時不時的偷襲一下別人,你們可真是沒把我放眼裡。」

狂聖這時候冷笑道,「不過現在看來,你們在想偷襲,也沒那手斷了吧,接下來,就是讓你們好好嘗嘗我的刀的時候。」

唰唰唰!

話語說完,狂聖接連斬殺出三道刀光,向著這三個龍嘉老祖就覆蓋了過去,見到了這一幕,這三個龍家老祖的臉色也都是變了,這一次他們連躲閃的手段都沒有,只能硬抗,眨眼間轟轟爆炸聲傳出,卻是這三個龍家老祖臉色都白了。

狂聖見此冷笑不停,再次進攻過去,這三個龍家老祖,卻只能被動防禦,連還手都不敢,這是完全佔據了上風。

同時再看那聖丹城主,這時候也漸漸的佔據上風了,那不知名的白虎岩護法被壓制的很慘。

「呵呵,你小子可真夠厲害的。」

就在這時,唐不器看到了這些變化也是笑了,「這才指揮了我兩次,就已經讓局面徹底向我們傾斜,看來這一次,我們贏定了。」

「不能大意。」方恆卻是在這時候搖搖頭,「他們也都不是什麼廢物,還得防著他們的手段。」

「嗯。」唐不器也是立刻點頭,下一刻就屏息等待起來。

「」 ?嗡!

突然間,就在唐不器屏息等待沒有多久,一道震動聲突然在他的背後響起,只見一個龍家的老祖,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唐不器的後面,抬手就是一掌排出!

「什麼!」

看到這一幕,唐不器頓時眼神一變,他也沒想到對方在狂聖那種程度的壓制下,還能跑出來一個偷襲他,這真的是讓他意外了,連忙反手劈出一刀。

只是就在同時,這個龍家老祖卻是露出了冷笑,身體一晃,猛地消失了!

一刀斬殺在了空出,唐不器也是眼神收縮起來,「不好,杏塊躲!」

砰[!

就在他話語還沒說完的時候,一道悶響聲和吐血聲就開始響起,只見方恆的身體直接倒飛了出去,人在空中就開始噴血!

「可惡!殺!」

見到方恆被這龍家老祖偷襲了,唐不器也是大怒,身體一動就直接沖向了那攻擊方恆的龍家老祖背後了。

「哼!」

感受到了唐不器的追擊,那正在追著方恆的龍家老祖也是冷哼一聲,身體一頓,袍袖中就飛出了一柄劍,向著唐不器的刀就格擋了過去!

鐺!

噗!

巨響傳出,在唐不器的盛怒之下,這一刀自然是沒有留情的,這龍家老祖偷襲在先,追擊在後,已經消耗了很多力量,現在和唐不器的全力拚,自然吃了虧。

只是吃了虧,這龍家老祖卻沒有任何的沮喪,臉上反露出了更加濃郁的冷笑。

「嗯!不好!」

一看到這龍家老祖的笑容,這時候的唐不器也一瞬間就知道了事情的不對,連忙看向了倒飛的方恆。

只見倒飛的方恆背後,不知什麼時候再次出現了一個身穿白虎玄服的老者。

一感受到這個老者的氣息唐不器就知道,這是聖武b白虎岩的聖武護法!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