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踏馬還是一個人嗎?!

渾身金黃的毛髮,一雙嗜血的眼瞳,一丈龐大的身軀,手都有著蒲扇的大小,擺明了就是一頭猛獸啊!!!

「快退!!!」

「該死,這不是人!!!」

「哪來這麼可怕的妖物!!!」

一眾景親王府衛士大驚失色,那膽子在朱大良的一拳之下,都被嚇得狗吞了,這還打個毛線啊,送菜還差不多!

「想跑,做夢吧,除非你丫的還有三條腿?!」然而他們剛剛轉身,一眾夏族成員就已經殺至,毫不留情!

近乎兩千名夏族的成員,跟隨著朱大良衝殺了出來,在那些守衛隊長以及盧飛魚等人的帶領下,直接衝殺。

湧出來的景親王府衛士不過數百,大多數人更只是淬體境的修為,只有其中的隊長乃至是統領,才是真元境。

所以才剛剛一個照面,那些衛士還一臉蒙x的樣子,就已經被人一招擱倒在地,身首異處,命喪當場。

「走,殺進去!!!」

朱大良等人把那些傢伙清除,夏老爺子帶著夏母他們,也緩步走進了景親王府,身周一眾守衛環繞,煞氣沖霄。

神擋殺神!魔擋滅魔!

只要是敢衝出來的景親王府衛士,不過眨眼,就已經被斬殺,根本就阻擋不了夏老爺子他們的步伐絲毫。

「狗膽!!!」

「真當王府沒人嗎?!」

忽然,一道震天的怒吼傳來,只見一名身穿黑甲的將士橫空出現,手持金戈,渾身煞氣,怒容滿面。

這是景親王府黑甲軍的一名將領,本是在家休息,順便跟小妾聯絡一下感情,奈何過程才剛剛進行到一半,一陣驚天的喊殺聲傳來,把他驚得身體一個顫慄。

怒!!!

麻了戈壁,膽敢搞了軍爺的好事,活得不耐煩了!!!

抗著自己的成名武器金戈,這名將領帶著渾身殺意,披上黑甲,直接就衝天而起,殺了過去,一戈橫掃。

然而看到他出現,一頭暴力猿瞬間猛地一踏,轟隆一聲震天巨響,大地猛地一顫,裂痕如蛛網,塵土飛揚。

剎那之間,一頭人形猛獸衝天而起,一雙比鋼臂還要粗實的手臂掄動,虛空震顫,空氣直接炸開。

在那名將領驚x的目光之下,朱大良一拳轟出,頃刻之間,狂暴的煞氣沖霄,血色拳印鎮壓長空,如同一座上古神山,直接朝著他衝撞了過來。

「嘶!」

將領瞳孔驟然一縮,渾身汗毛豎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從他的心頭爆發,直衝腦際,頭皮發麻。

想都沒想,手中金戈橫掃而出,而他則是腦袋縮起,身影瞬間一轉,整個動作宛若天成,流暢自然,就像是已經演練了很多遍了一樣。

「都冒頭了,還想跑?」

朱大良一拳轟炸了金戈,充滿了殺氣的目光鎖定不遠處的將領,身影猛地一動,空氣炸響,瞬間消失。

轟!!!

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身影已經來到了將領的身後,那比超級大砂鍋還要大的拳頭直接轟出,把人都給打爆了!

轟的一聲炸響,血雨漫天!!!

一名武丹境三重的黑甲軍將領,就這樣被朱大良給秒了!

景親王府之中,無數人看到了這一幕,無不目瞪口呆,這踏馬是幻覺還是咋滴,不然怎麼會這麼可怕得緊。

滅殺了一名武丹境,朱大良繼續帶著一眾夏族守衛開路,身後夏老爺子等人跟著,一行人如入無人之境!

嗖嗖嗖!!!

不過在他們深入五十餘里,擊殺數千名盡忠職守,膽敢擋路的景親王府衛士之後,無數的黑甲軍就涌了出來。

只是眨眼之間,從四面八方就突兀地冒出了大量的黑甲軍,一眼看過去,儘是黑壓壓的一片,密密麻麻猶如螞蟻。

「殺殺殺!!!」

這些黑甲軍一出現,就把夏老爺子他們都包圍了起來,一聲聲的暴喝響起,掀起了滔天的煞氣狂潮,直衝九霄雲外。

轟!轟!轟!

殺戮高武 步履一致,一步一位,踏聲猶如雷霆轟頂,整個景親王府的地面,都因此震顫著,在喊殺聲中瑟瑟發抖。

夏老爺子目光掃視八方,這一股黑甲軍師,估計都是有著上萬之數,每一員的修為都至少有著淬體境巔峰!

這樣搭配著特製黑色護甲,與那威力無窮的合擊軍陣,估計此刻他們每一個人,那實力都是堪比真元境!!!

而這樣的黑甲軍,在整個臨安郡之中,景親王府就安排了足足三十萬員,幾乎是把整個王府的實力,都調了過來。

在黑甲軍把這裡圍困起來之後,半空之上,一道道可怕的身影,也是橫空出現,每一個人,都是黑甲披身。

很顯然,這些都是黑甲軍的將領,細數之下,也有著十多人,幾乎是每一千名黑甲軍,就有著一名武丹境!

如此數來,那景親王府武丹境的強者數目,簡直可怕至極!當然了,這裡是景親王府,防守嚴謹一點,也是正常。

這時候,一名黑甲軍統帥出現,長得虎背熊腰,橫眉怒目,一手持著方天戰戟,渾身濃郁的血煞環繞,猶如一頭妖魔出世,恐怖的魔威鎮壓全場。

「拜見統帥!!!」

看到這氣場十足的傢伙出現,包圍著夏老爺子他們的黑甲軍頓時就大喝一聲,紛紛給他讓出一條路來。

黑甲統帥一步踏前,瞬間就來到了夏老爺子他們的面前,目光一掃,眼中煞氣狂盛爆發,卻是猙獰地笑了。

「原來是你們這幫老鼠!!!」

(本章完) 只是一看,這麼黑甲軍統帥便認出了夏老爺子等人,不正是大世子殿下通緝多日,也沒有發現任何蹤跡的夏族么!

「桀桀!」

黑甲軍統帥看著夏老爺子等人一個不少,不由得咧嘴大笑起來,滿天下尋找他們都沒找到,沒想到現在,這些老鼠們卻是自己冒出來了!

也好,把這些傢伙抓起來,相信大世子殿下會很高興吧!

「你們是自己束手就擒,還是本帥把你們打打打,打殘了!」黑甲軍統帥戲虐說道:「再弄你們!!!」

「就憑你?」夏老爺子只是睥睨地看著他,絲毫不為所動。

此刻,夏老爺子身上氣息冷然,眼中衝天的刀意神芒閃爍,目光掃視,看著四周的黑甲軍,淡淡道:「還是說,就憑這些渣渣?」

「哼!」

聽到夏老爺子這麼一說,黑甲軍統帥頓時就冷哼一聲,臉色一沉,身上恐怖的煞氣暴起,猶如妖魔暴動。

總有刁民想害我 剎那之間,隨著黑甲軍的一聲冷哼,一股煞氣狂潮出現,猶如湖面漣漪,一浪接著一浪,直接朝著夏老爺子絞殺而去。

「殺!!!」

夏老爺子不動,朱大良卻是暴起,一聲怒喝,整個人瞬間就破開煞氣浪潮,朝著黑甲軍統帥殺去。

「殺!一個不留!」

看到朱大良動手,盧飛魚他們也是暴喝,直接下令,便如同潮水一般,四散而去,朝著四周的黑甲軍怒殺。

「你們找死!!!」

黑甲軍統帥見狀怒吼,而後方天戰戟一指,恐怖的魔煞之氣衝天,發令道:「動手,生死勿論!!!」

說著,黑甲軍統帥便橫天而起,手中方天戰戟血光大盛,手臂一漲,一股巨力爆發,怒斬而落。

然而讓黑甲軍統帥蒙s的是,他一戟斬出,除了一些煞氣勁風之外,他體內的力量,竟然完全無法調動!

黑甲軍統帥蒙圈:「???」

這是毛回事?!這踏馬自己的力量還有罷工的時候?!

轟!!!

這時候,朱大良卻是乘機一拳把這傢伙擱倒,恐怖的暴力,直接讓黑甲軍統帥七竅噴血,兩眼翻白,眼色發黑。

「讓你丫的傻叉!」

「狗蛋,還是束手就擒?!」

「你丫的倒是給我擒一個看看!」

砰砰砰的巨響傳出,其中夾雜著幾聲朱大良罵娘的話,那超級大砂鍋拳頭毫不留情,瞄著這貨的狗頭,直接就轟上去。

「擒泥煤哦!」

黑甲軍統帥兩眼冒金星,直到這一刻,哪怕是被朱大良打成了豬頭,他心裡的蒙圈,依然沒有解開。

為毛!!!

為毛自己的力量罷工了?!

轟的一下,一股恐怖的氣息從黑甲軍統帥的身上爆發,他體內的力量都狂暴了起來,猶如地底岩漿爆發一樣。

然而看著很兇,卻是毛用沒有。

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依然無法把自己的力量,轟出體外。

這樣詭異的情況,讓黑甲軍統帥內心驚悚萬分。

「轟天拳!!!」

這時候,朱大良打得手痛,乾脆的,直接就施展了自己的天賦神通。

剎那之間,他的身影再次暴漲。

一個超級大砂鍋,在黑甲軍統帥震驚的目光之下,轟在了某處不可描述的部位。

「嗷嗷嗷!!!」

幾乎是瞬間,一道慘無人道的嚎叫聲,就傳遍了整個景親王府。

無數的黑甲軍見狀,頓時就菊花一緊,通體透心涼,無不為他們的統帥揪心,這踏馬得要多痛,才能嚎成這麼模樣。

不過他們的情況,也不比黑甲軍統帥好多少。

所有人的力量,在夏母那詭異的天賦神通之下,直接就把鎮壓在體內,無論怎麼炸,都炸不出體外。

幾乎是一個接觸。

原本步履有序,軍陣嚴明的黑甲軍,就被一眾夏族守衛衝破,一片凌亂,所有黑甲軍都懵逼了,無所適從。

名門淑女 他們根本就無法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頃刻之間,所有的夏族守衛出擊,就是盧飛魚等人,也都是沖著那些黑甲軍武丹境殺去,所有人都是碾壓著殺!!!

這個樣子,就猶如狼虎入羊群!!!

在這一刻,景親王府之內,殺聲震天,無數景親王府的人人心大亂,恐慌一片。

距離地面近乎兩千丈深處。

正在修行的景天秋,都在瞬間被驚動,體內功法停止運轉,身影一個閃動,出了這個靈脈深處的修行密室。

三個月過去,出了地面的新建王府之外,這地底下深處,也是被規劃修整了一遍,一個個奢華厚實的修行密室,在這裡一一坐落建成。

在景天秋出了修行密室的時候,一名老者,也是從最深處的一間龐大的密室中,打開石門走了出來。

只見這老人一身黑色的袍服,身上滿是尊貴的氣息,渾身威勢恐怖滔天,一出現,便是直接鎮壓一方空間。

景天秋看到老人,頓時就是一驚,連忙上前恭謹道:「天秋拜見老祖宗!」

這位老者,卻是景親王府的老王候,蛻凡境五重的恐怖強者,景奇武!

「走,上面出事了!」

景奇武看著景天秋,只是微微頷首,淡淡一說,身影便朝著外面走去,一步間便已掠出數百丈。

「到底是什麼人,竟敢在我王府鬧事!!!」

看到老人出動,景天秋心中震怒不已,眼中殺機大盛,也不敢耽擱,連忙施展身法,朝著老人跟了上去。

……

而此刻距離景親王府數十里之外。

柳若藍的身影正朝著這邊漫步前行,一身巔峰的劍意凝聚,天上一朵飄蕩的白雲,都被直接撕裂四散。

就彷彿是化身為一柄絕世劍器一樣,劍意散出,空氣都被排空,一道真空地帶便當空形成,風雲激蕩。

咻咻咻!

只是一步跨出,柳若藍的身影,便已經出現在十里之外,速度之快,如同一道劍光,一閃而逝。

短短的數十里距離,不過是片刻,柳若藍就已經跨越。

景親王府的上空,柳若藍的身影顯現,渾身驚人的劍意直衝九天雲霄,恐怖的冰冷氣息,瞬間就瀰漫在景親王府的上空。

(本章完) 「嗯?!」

柳若藍忽地秀眉蹙起,目光一動,看向前方,那百獸林的方向。

在這一刻,哪怕是不散出感知,也是能夠感受到,前方一處恐怖的煞氣沖霄,道道凌厲的殺聲隱隱傳來。

柳若藍的身影一動,只見虛空劍光閃耀,瞬息之間,她的身影便已經消失無蹤。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