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的趙文生導演也是沒有任何的猶豫:「那是自然了!天賜的這麼一首經典的歌曲,我肯定是要買的,還有出錢的又不是我,而是投資人和這部電視劇的劇組!」

劉煥老師也是再次開口:「行,那既然這樣的話,如果將這首歌曲的版權全部買斷的話,最少也要五百萬的價格!」

而當劉煥老師將這個價錢說出來的話,除了沈天賜還是十分淡定的外,其餘的人均都是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我去!五百萬一首歌曲啊!

這尼瑪的簡直是太震撼了!雖然每個人都是感到十分的震撼和驚訝,但是沒有一人感到任何的質疑的,不說沈天賜如今的地位和人氣,就是單純的憑藉著這首歌曲是出自沈天賜之首,放在外面競拍的話,五百萬恐怕就只是一個底價而已了。

在聽到劉煥老師的話后,這邊的趙文生導演也是直接開口:「好的!這樣,天賜,我會讓我們劇組立馬給你打過五百萬過去,還有就是,你現在可方便簽合同呢?」

而這個時候劉煥老師也就忍不住的開口了:「那個,我說老趙啊,你看這樣好不好?你們劇組呢,簽這首歌最多也就是用來當這部《西遊記》電視劇的主題曲而已,我看,你要不就將這首歌轉賣給我吧,我將這首歌買斷了,隨後再把這首歌的版權讓給你們,你看怎麼樣啊?」說完這句話后,劉煥老師也是忍不住的嘿嘿笑了一下,眼睛里也浮現出來一抹狡黠的眼光。

而在聽到劉煥老師的話后,趙文生也是直接愣了一下,隨後,他就哈哈大笑起來:「行啊!你個老劉,我看你是不是早就盤算好了呢?!啊!?」

而這邊的沈天賜也是跟著無語的笑了笑,接著開口道:「其實這首歌如果讓劉煥老師唱的話,還真的是要比我唱要合適的多,因為我個人唱的話,是沒有辦法唱出那種歌曲的滄桑的感覺的。」

因為這首《敢問路在何方》,不管是歌曲還是歌詞,在其中就是充滿著一種低沉的和那中滄桑的情感在裡面。

雖然沈天賜是穿越之人,但是那種滄桑的情感也只有那種上了年紀的人才會擁有的,而這裡的也就劉煥老師是最合適了,因為劉煥老師的聲帶是渾厚的那種,並且還是低沉有力,其實對於沈天賜來說,這首歌曲完全就是為劉煥老師所量身創作的。

這個時候,劉煥老師也就開口了:「這樣吧,天賜,我呢,也不會沾你任何的便宜的,你的這首歌曲的版權我就用六百萬買下了,你看怎樣?」

這邊的沈天賜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就點頭應下了:「好的。」

這首歌即便是在他的那個世界,那根本就不可能值這麼高的價格的,但是這個平行的世界可是不一樣的,因為這裡的版權意識是非常的高,這樣以來,一首歌曲的價值,那簡直是成百的翻倍。

不管怎樣,對於沈天賜來說,這首歌的這個價格,是非常的合理了。

沒有任何的拖泥帶水,雙方很快就完成了交易,這樣沈天賜的賬戶上立馬就又有了六百萬的進賬了。

在雙方的合同簽好之後,這邊的劉煥老師就又跟趙文生導演簽署了一下這首歌曲的的使用權的合約,合約上規定了用五十萬的價格買走了這首歌曲在電視劇作為主題曲的版權。

在看到眼前的這個情況后,先前那位穿著古裝戲服的女孩子也是感嘆:「天賜哥就是厲害啊,一首歌曲就直接賺了六百萬啊,而我們呢,唉!命苦啊!」

而在聽到這個女孩子的話后,趙文生導演也是立馬皺眉呵斥道:「佳佳,這麼大了,怎麼還是這麼不懂事呢?沒看到我們在說話嗎?你一個小孩子亂說什麼?」

這邊的劉煥老師也是哈哈笑著:「你呀你,怎麼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說自己的女兒呢?在說了,佳佳就是這麼可愛活潑的性格,自己的女兒還不知道嗎?」

而沈天賜也是側頭看了眼那個叫佳佳的女孩子,不得不說,她真的是非常的漂亮,原來這個女孩子是趙文生的女兒啊,看她的那身裝束,應該是扮演《西遊記》里的女兒國國王的角色。

這個時候那個叫佳佳的女孩子已經跑到趙文生的身旁,撒嬌的開口:「哎呀,我說老爸,我現在想去學音樂,你看怎樣啊?」

而在聽到自己女兒的還后,趙文生也是一臉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身為老爸的他自然也是知道自己的女兒是在說著玩兒的,因此也就沒有在去理會。

而這邊的沈天賜在看到那個扮演女兒國國王的趙佳佳,他立馬就又想起了一首歌曲,而且還是同樣的經典的歌曲,想到這裡后,沈天賜開口了:「佳佳姐,我看著你的這身裝束,腦後里突然想起了一首歌曲,感覺特別適合你現在所扮演的女兒國國王的這份戲的情景的。」

當沈天賜的這句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再次是一臉震驚的看著沈天賜。

我去了,這是又有一首原創歌曲的節奏?這創作速度……簡直是無敵的存在了!

「啊!?是真的嗎?」趙佳佳這個時候也是一臉的驚訝,並且那雙漂亮可愛的大眼睛里也是滿滿的期待。

「那個天賜啊,我看還是算了吧,這裡還是不要在麻煩你了。」趙文生也是一臉不好意思的開口,他說的倒是真心的話,如今沈天賜的歌曲那可真的是搶手的,已經是達到了有價無市,意思就是你哪怕是在高的價格,人家沈天賜不寫,不賣,你能有什麼辦法。

而他這裡呢,因為劉煥老師的面子,已經求到了一首歌曲,而現在如果在要一首歌曲的話,那他的這個人情可真的就是欠的太大了。

「哎呀,爸,你這說的是什麼話啊!?這可人家天賜弟弟專門兒給我寫的歌曲呢,我聽聽怎麼了嘛!」趙佳佳也是十分的期待和興奮。

而一旁的劉煥老師也是心痒痒的難受,沈天賜的歌曲那可是首首經典啊,因此他也是忍不住的開口:「哎呀,我說老趙啊,天賜的每一首歌曲可都是經典之作啊,難道你就不心動?不想聽聽嗎?我看你還是先聽聽在決定為妙。」

對於沈天賜的歌曲,他劉煥老師可是每一首都認真的聽過的,正所有都聽過,他才說沈天賜的每一首歌曲都是經典之作,所以他在聽了沈天賜的話后,又開始期待沈天賜的接下來的這首歌曲,聽聽是不是一樣又是一首經典之作呢?

趙文生導演,自然是無法經住眾人的勸說的,因此這個時候的趙文生的內心也是心動了,畢竟他的這部《西遊記》是一部經典的電視劇,所以如果再配上一首經典的歌曲的話,那豈不是更加的完美了?

而沈天賜這個時候也微笑的開口了:「趙導,我接下來的這首歌曲,可也是直接關係到你的這部《西遊記》的,如果你將我接下來這首歌曲放進去的話,你的這部《西遊記》肯定會更加的完美的。」

而本來就心動的趙文生導演,在聽到沈天賜的這句話后,也是徹底的心動了,因為這部《西遊記》可以說是傾注了他的全部的心血之作了,如果真的能多一些經典元素的話,那無疑是的能夠推動他的絕對的成功的!想到這裡后,趙文生也是點了下頭:「那,那好吧,那就聽聽看看好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陳真鬼魂心心念念的關二爺神像,終於找到了。

之前自己的猜測是對的,關二爺神像就是法陣的陣眼。

地下室。

最裡面的位置。

還端坐在小山堆白骨之上,說它不是法陣陣眼,路人都不相信。

之前,陳真的鬼魂,就是困在裡面

《我在港綜世界除魔那些年》第254章神像結界,等待時機(求訂閱求打賞) 「往生池那邊出現了問題嗎?」我問道。

「沒事,給我們五天時間,到時候我們帶你們去往生池。」小孩咬牙說道,他們能夠做出這樣的一個決定似乎很困難,往生池中好像還牽扯了別的事情。

「魏總的身體不見得還能夠撐五天時間。」玉翠說道,她現在雖然動不了了,但是說話還是沒有問題的。

「他不會有事的。」幾個小孩保證道。

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正準備問問這是怎麼回事,幾個小孩在做完保證后直接就跑了出去,看樣子應該是有急事要處理。

在小孩子離開沒有多久,玉翠身上的法術就自動解開了。

玉翠急忙看了看魏總,在確定魏總沒事後,她也放心下來。

「剛才那幾個小孩是怎麼回事?」玉翠奇怪的問道,臉上還有幾分氣憤的表情,看來她對那幾個小孩的印象非常不好。

我只能將詢問往生池下落的事情和玉翠說了說,關於那幾個小孩子對魏總奇怪的友好態度,我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玉翠聽完我說的話后,眼睛突然瞪得大大的,似乎是想起了什麼。

「你怎麼了?」我奇怪的問道,玉翠好像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沒什麼。」玉翠臉上震驚的神情快速的消退,變成了平常的樣子,只是她的眼神隱晦的表明了這件事情不簡單。

「接下來我們可是要一同去往生池的,你若是想要將事情瞞著,先考慮一下瞞著這件事情對接下來的事會不會有影響。」我不明白幾個小孩和魏總的關係,心中總是有些擔憂。

女鬼看著我把一段故事娓娓講述了出來。

女孩叫閻華,是一個家境普通,長相普通,性格普通的女孩。

簡單來說這個女孩就是屬於那種扔到大街上就很難找出來的那種。

但偏偏就是這麼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卻是和何曉談起了戀愛。

何曉,這小子長的說句實話太乾淨了,乾淨的讓我這個男人都有些羨慕。

兩個人的戀情讓人很羨慕,沒有出現三流小說裡面的狗血劇情。

又是雙方父母不同意,又是什麼學校裡面的校霸糾纏不清之類的。

這兩個人的戀愛很順利,就在大學裡面訂了婚,雙方父母對於這個婚事都是持著同意的態度。

但是老天爺卻在這個時候給這兩位新人開了個天大的玩笑。

何曉的心臟出了問題,一個月內沒有合適的心臟更換那要面臨的將會是死亡。

這個消息很突然,而且更讓兩人崩潰的是醫院裡並沒有合適的器官,而唯一一個可以和男孩配對的就是女孩的心臟。

何曉自然是不肯移植女孩的心臟。

可能是一時的衝動沖昏了頭腦,也有可能是經過了深思熟慮之後的選擇。

女孩設計了一場車禍。

她聯繫了自己的發小,然後通知了雙方的家長,唯獨沒有通知何曉,當然這種事情也不可能去和他商量。

簽好了器官捐贈協議,擬好了遺書,女孩就欣然赴死了。

計劃很順利,男孩只是受了輕傷,而正面承受撞擊的女孩死了。

兩人被送到了醫院面對這種情況,醫生們自然是選擇了那女孩的心臟去救男孩。

醒過來的男生一時之間有點難以接受。

但時間是癒合傷疤最好的良藥,他雖然不能讓傷疤和好如初,但他至少可以讓他沒有那麼刺痛。

男生從悲痛中或過神來便開始去各種各樣傳說中鬧鬼的地方。

男生想知道這個世界上有沒有鬼,如果有鬼,又會不會見到那個女孩。

其實他並不知道這個女孩就一直跟在他身邊,從未遠去。

我坐在已經破舊不堪的床沿上看著女孩:「這個故事說真的挺土的。」

閻華聳了聳肩:「我其實也覺得這挺土的,但是這的確是真的。」

我嘆了口氣:「聽你們的故事你們應該也就交往最多不超過兩年吧?兩年的時間,你怎麼知道這個男人值不值得你去這麼做?」

閻華苦笑了一下:「都說了,當時可能是年輕氣盛腦子犯糊塗了唄。」

看著女孩的苦笑:「怎麼後悔了?」

閻華搖了搖頭:「不,我不後悔,因為在死後的這段時間,我跟著忽然覺得這挺值的,至少我在他的心裡到現在還有很大的一塊位置。」

我真的不知道這個女孩是怎麼想的:「不是,我就想知道何曉現在還年輕,以後肯定還會結婚,你看著自己喜歡的人漸漸忘了自己,然後和別人結婚,你真的不會難受嗎?」

閻華聽了我的這句話古怪的笑了笑:「其實我正有件事情要拜託你。」

在我的腦子裡一個荒誕的想法忽然冒了出來,這姑娘不會是準備讓我給他男朋友介紹女孩吧?

果然接下來閻華的話證實了我的想法:「我能在這陽世呆的時間不多了,你也能看出啦,所以我想你替我找個人照顧他。」

我嘴角抽了抽:「姑娘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你這是在把自己男朋友往別人懷裡推啊。」

閻華無奈的聳了聳肩:「我能有啥辦法,那個臭小子自己一個人我不放心,就他那種直男的性子總不能讓他單身一輩子吧?」

我嘆了口氣:「不是我怎麼感覺你跟他媽一樣啊?」

閻華顯得更無奈了:「可不嘛,我在的時候那乾的就是他媽和他女朋友的話,兩份工作一份工資。」

我搖了搖頭,真的是搞不懂這個女鬼是怎麼想的。

閻華看著我正了正臉色:「張青,這件事情你能答應我嗎?」

我從床上跳下來:「你覺得我有理由不答應嗎?」

閻華看著我這幅苦逼的樣子忍不住的彎腰笑了起來:「那就好,一言為定。」

我頭也不回的擺了擺手:「一言為定,誰讓我這個人心軟呢。」

說著話我忽然一愣,一轉頭,閻華的身體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化成了一粒粒飄散的能量顆粒。

這是被超度了?

看著女孩消散的身影,我長嘆了一口氣,這姑娘怎麼說呢?

還真的個有點神奇的女孩。

一推門走了出去,高穎他們幾個依舊是坐在原地只不過幾個人之間的氣氛稍微有一些沉默。

我走過去:「走吧,咱們還是先找個屋子修繕一下,今天晚上估計還要在這裡休息。」 於妍眉緘默地低下頭,右半身的詭異觸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小、回縮。

左俟斜瞥她一眼,上前試圖推開堵住門口的大石頭。

他伸出一隻手臂,抵在石塊上用力一推。

大石塊紋絲不動。

左俟:「……」這石頭後面到底又悄悄堆疊了多少東西?這居然比重門還重不少。

略有些無奈地搖了下頭,再伸出一隻手臂,兩隻手用力一推。

只聽見一道推動重物而引起的轟隆聲,左俟也是花了將近一分鐘才將堵住的所有東西給推開。

視野驟然一寬,裏面已經不見沐白裔幾人的身影。眼前是一堆堆坍塌的樓層,如廢墟一般髒亂地堆在這片區域。只有稍微遠一些的地方才保留了一些完好又整齊的樓房。

門外堆滿了大小不一的碎石塊以及一些亂七八糟的鋼筋,如同一座大山堵在這扇小門外。

成功走進來的左俟終於明白那塊堵門的石頭為什麼這麼重了……

左俟無語,話說他們是怎麼在這麼短時間內將那些分散又笨重的廢墟給弄到這裏來的?

他自然不認為這一片坍塌樓房是幾人的傑作,這裏一直是考核之地,無論是篩選學生的入學考核還是已經入學的學生們的實戰考核,基本都是在這裏進行。

也就是說,這一片區域隸屬於特術學校的特術區域,一切關於實戰性質的考核以及研究都是在這裏進行。

末世前,這裏屬於禁區。而末世后,才漸漸擺放在明面上來使用。

而沐白裔幾人對於這個地方也不是很陌生,那一棟棟幾乎是按照一個模型刻出來的樓房以及那排列整齊的格式,和當初他們參與最終檢測的地方几乎一模一樣。

只是這一片區域非常廣闊,不但一眼望不到盡頭,而且似乎有很多不同的出入口。而每一個出入口面向的地方似乎都不盡相同,至少沐白裔三人走進來差不多十幾分鐘了,完全沒看到上次滅殺那隻奇形喪屍所在的街道。

他們的速度並不慢,甚至可以說是非常快。

傀骨一手拖抱着沐白裔,一手拖着大黑熊玩偶,速度快如獵豹一般,在樓房之間飛檐走壁。

王丹雅險些跟不上他,還好經過試劑強化的身體,這段時間也在逐步增強。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