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大一塊規則血晶,楚南若是得到,不定吸收之後直接就能填滿時間規則之線,晉陞完美太神境。

但他的理智死死拖住了他的腳步,而他也下意識地拉住了想要撲出去的白。

「放開。」白低吼道,眼睛都泛紅光了。

「放個屁,你真想被分屍了。」楚南喝道,見白掙扎得越來越厲害,直接摟住了她。

不對勁,是這血晶中蘊含的氣息不對,似乎能夠輕易地摧毀人的理智防線,陷入一種激奮之中。

白身上能量一震,差震脫了。

楚南用力將白壓住,雙手捧起她的臉,突然吻了上去。

白身體一僵,目中的紅光漸漸消退,但卻突然瞪的渾圓,如同受到了驚嚇。

慢慢地,她僵硬的身體軟了下來,撐著楚南胸膛的手緊緊抓住了他的衣服。

就在這時,那顆巨大的血晶之中突然蔓延出無數道血線,纏繞住了六大障獸boss以及數百頭其餘衝過來的障獸,瞬間將其全部拖下了魔煞血池。

那可是六個具有太神境六七層實力的恐怖障獸,其餘數百頭障獸也大都有太神境的實力,就這麼毫無反抗之力地被拖了下去,連一聲響都沒有發出來。

楚南移開唇,震驚到失語。

白也好不到哪裡去,若是她剛剛真的衝出去了,只怕會十分凄慘。

「謝謝,不過你佔了我的便宜,我們算是扯平了。」白對楚南道。

楚南沒有心情與白糾結這些,他滿腦子都是之前那令人驚駭的場景。

到底是什麼東西這麼恐怖?

而這時,血氣再度噴涌,那些障獸也再度聚集過來,為了爭奪最靠近魔煞血泉的地方開始爭鬥。

「像不像在圈養?等這些障獸實力強大了,就收割了。」楚南道。

「是吧。」白頭。

楚南從引路者的肉身傀儡中接過那顆血紅晶石,神力往裡一探,頓時裡面的規則就瘋狂融合進來,根本不需要去煉化。

但是這規則之中,卻有無數道細的絲線,真要融合進入體內,立刻就會滲透到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楚南吃了一驚,正打算直接將之斬斷時,他脖子上貼身佩戴的龍牙突然閃爍著微微的黑光,竟是將這些血紅色的細絲線全都吸了進去。

楚南一愣,摸了摸這顆龍牙。

白也望了過來,看著楚南胸口的龍牙吊墜,目光微微一眯,她伸出手,撫向了這顆龍牙,卻在即將接觸時定住,又縮了回來。

「看來我這些年在六面乾坤盒的日子裡,你連龍女都搞定了。」白輕輕哼了一聲。

龍牙是宮寒星給楚南的,是她換下的第一顆乳牙。

她她要溯游回祖地,卻不知在哪裡呢?

白見楚南有些出神,不由有些煩躁。(未完待續。)

(三七中文.) ?煩躁來得有些莫名其妙,又消失得莫名其妙。*隨*夢*小*說.lā

看著摸著龍牙出神的楚南,小白也不由得望著他出神。

直到魔煞血泉中再度湧起一道血氣,這才讓兩人齊齊回過神,望了過去。

血氣涌到半空,再度炸裂,一片片血晶天女散花般朝四面八方灑去,引起了障獸們瘋狂的爭奪。

就在這時,一隻障獸踢起兩人藏身的這一大塊碎肉,只見得這肉塊飛了起來,竟是直直落入了魔煞血泉之中。

驀然,一股吸力傳來,直接將兩人藏身的肉塊吸了進去。

兩人色變,但卻不敢貿然衝出去。

肉塊通過一個血色的漩渦,落到了一個末知的地方。

有一根血色的紅線電一般在這塊碎肉上觸了一下,又縮了回去。

四周一片安靜,楚南與小白四目相對,但神念交流都不敢,只能用目光傳遞信息。

過了許久,楚南對小白使了一個眼色,撤去了黑暗牢籠,帶著引路者的肉身傀儡從碎肉的巨大甲片中鑽了出來。

一孕三寶:夫人別想逃 這是什麼地方?楚南警覺地四下看了看,看著像是一個洞穴,但又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怪異感。

楚南戳了戳洞壁,心中驚了驚,不是那種堅硬的岩石,而是帶著一種韌性的感覺,就像是某種動物的皮膚組織。

兩人一前一後往前走去,太神境的肉身傀儡緊隨,以便應付突情況。

這個奇怪的洞穴很長,兩人走了大半個時辰,竟然還沒有到盡頭。

不過就在這時,兩人腳步定住了。

在前方,一具障獸的屍體倒在那裡。

楚南控制傀儡走到屍體跟前,沒有什麼危險,這具障獸屍體上有一些血洞,但卻沒有一滴鮮血流出,它體內的鮮血顯然被裡面的恐怖怪物給吸幹了。

傀儡在障獸腦袋上一劃,楚南與小白的眼睛頓時一亮,獸晶竟然還在。

要知道,這可是太神境的障獸,楚南自是毫不猶豫地將獸晶挖了出來。

再往前,又有一具障獸屍體。

很快,障獸屍體越來越多,全都與第一具一個樣,全身鮮血一滴不剩。

兩人一邊走一邊挖,足足收穫了一百多顆障獸獸晶。

終於,兩人走到了盡頭。

盡頭處是濃郁得滴血的血色濃霧,與外頭湧出的血霧一模一樣,但是要濃郁百倍。

這裡,恐怕就是那怪獸的老巢了。

如果有可能,兩人怕是會拔腿就跑,反正都得了一百多顆價值無法估量的獸晶了,何必去招惹這連那六隻級障獸Boss都無法反抗的怪獸呢。

但是,兩人卻沒有退路,進來有路,出去無門,就連小青都感應不到了。

突然間,那血霧一陣涌動,數十根血線****出來。

不好!被現了。

楚南與小白當機立斷,朝後退去,引路者的肉身傀儡斷後,一掌拍向了那數十根血線。

數十根血線一滯,竟然直接被震碎。

逃跑的楚南與小白一定,四目相接,皆流露出驚疑之色,這就是讓六隻級障獸Boss沒有絲毫抗拒的血線,怎麼這麼弱?

冒險是楚南血液里的因子,他直接控制小白,衝進了濃郁的血霧之中。

無數根血線射向了肉身傀儡,但末近身,就被肉身傀儡給震碎。

楚南心中一動,由恐懼到興奮,這恐怖的怪獸沒有想像中那麼恐怖啊。

難道是陷阱?

但是這怪獸真這麼厲害,何必這麼麻煩布置什麼陷阱呢?以它秒殺六大級大Boss的實力,秒殺他們還不是小菜一碟。

想通了這一層,楚南再無顧忌,他哈哈一笑,對小白道:「原來是個銀樣蠟槍頭,裡面可還有六隻級障獸大Boss,它們的獸晶肯定也還在。」

小白也興奮起來,道:「那我們也進去。」

兩人沖入了血霧之中,那一根根血線果真脆弱得很,他們隨手間就能斬碎。

就在這時,血霧中出現了一顆巨大的血晶,濃郁至極的規則之力涌動著,讓人想要不顧一切地將之吸收。

但是,有了之前的經驗,兩人又豈會再上當。

楚南直接拿出了純凈神珠,令得神智保持清明,根本就不去管這顆能令玄。修瘋狂的規則血晶。

純凈神珠的光芒令得血霧退散,兩人總算看清楚了周圍的景像。

這是一個巨大的不規則空間,在中央,有一個巨大的血球,那無數根血色絲線就是從這血球上射出來的。

而在血球旁邊,那六頭級障獸竟然還沒死,但鮮血被吸得差不多了,已經奄奄一息。

楚南讓引路者的肉身傀儡上前,直接從六頭級障獸中挖出了六顆獸晶。

這六顆獸晶足有腦袋般大小,散著強悍的氣息,上面繚繞的規則之力令人著迷。

「會不會太容易了一些?」楚南道。

「是有些古怪,這種近乎太神境六七層的障獸只要還有一口氣,都不可小覷,怎麼會這麼容易就取出了它們的太源獸晶?」小白也十分疑惑,但是看這太源獸晶,的確有強悍到極致的規則之力在涌動。

「先不管了,宰了這怪物再說。」楚南指向那巨大的血球。

引路者的肉身傀儡一拳轟向了那血球,血水噴濺,裡面傳來一聲吼叫,竟然帶著真龍之威,壓迫向了楚南與小白。

楚南與小白退了幾丈,隨即冷笑,再度令引路者的肉身傀儡攻擊。

就在這時,血球之中突然現出一道血龍之影,開口怒吼:「卑劣的小蟲,竟敢打擾尊貴的太古真龍,還不快快跪下求饒。」

「裝神弄鬼。」楚南直接持起斬神刃,刃身燃起銀焰,帶著寂滅之威,直接斬了過去。

血龍之影頓時被絞碎,那血球之上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豁口,血水源源不斷的從中流出。

「高人饒命,不要殺我。」一聲尖厲的叫聲響起。

「還不滾出來。」楚南喝道。

冷情邪少小逃妻 就在這時,血球的豁口處,一條血色的巨大蚯蚓般的東西爬了出來。

楚南作勢欲斬,嚇得這東西瑟縮著盤了起來。

「龍血蟲?」就在這時,小白突然驚訝道。

「什麼是龍血蟲?」楚南問。

「真龍體內的一種有益寄生蟲,因為能清理真龍體內的血管,因此得名。」小白回答。 ?楚南微微一愣,突然道:「龍血蟲是生長在真龍體內吧。*隨*夢*小*說.lā??·」

「是啊。」小白點頭,隨即也愣了,與楚南對視一眼。

想起那如同皮膚組織般的洞壁,楚南突然想起一個可能,驚聲道:「這裡是真龍體內?」

「快回答。」小白喝道。

「是真龍體內,這具真龍我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被人挖了龍晶,抽了龍筋,放了龍血,小的也就是施點小手段苟且偷生,高人饒命啊。」這龍血蟲顫聲道。

「那規則血晶和那些障獸又是怎麼回事?」楚南問。

語愛動人 「那些血晶蘊含的規則其實是模擬這具真龍生前的規則碎片,障獸吸收之後獲得的規則也是虛假的,它們的實力感覺起來很恐怖,但實際上只能唬人,而它們吸收了這些規則血晶后,完全受我控制。」龍血蟲瑟瑟發抖的回答,不敢有所隱瞞。

楚南與小白一呆,道:「那這些太源獸晶也是假的了?」

「是。」龍血蟲道。

「我去,虧我們還興奮了半天。」楚南大罵道,當即就想當垃圾一般丟掉。

但是,他轉念一想,突然笑了起來,這些太源獸晶他和小白都分不清真假,那別人也分不清了,拿出去還能坑人?·

想一想,這太源獸晶拿出去,恐怕無數人會為之瘋狂。

還有那些虛假規則血晶,只要被人吸收,那生死就在這血吸蟲的一念之間。

楚南盯著這龍血蟲,就像在盯著一座寶藏,雖然它的本體就是一草包,但是用好了,它就是殺人神器。

「給你兩個選擇,第一,跟著我吃香喝辣,第二,你死。」楚南冷聲道。

「高人,我選一,絕對選一。」龍血蟲立刻大叫道,只是,轉爾他又道:「但是沒有獸血補充,我活不長久啊。」

「獸血到處都是,再說,你數十上百年才發動一次障獸狂潮,想必這次你補充的獸血夠你用上百年了。」楚南道。

「那個……是的。」龍血蟲只得承認。

就在這時,楚南的神念猛然困死龍血蟲,不由分說在它的神魂中留下了烙印。

龍血蟲認命了,改口叫楚南為主人。

這時,楚南才知道,他們所在的地方,都是在這條真龍屍體上,那些山峰,山谷還有那些天魔和障獸都生活在這條真龍的屍體上,可想而知這條龍有多麼巨大。·

能將這樣的真龍殺死,取其龍晶,龍心和龍血的人,又該達到了何種境界。

「這龍身的龍皮龍骨應該也是寶吧?」楚南問龍血蟲。

「原本是的,但是在死時一切龍力都被抽空,已經岩化了,就是堅固一定的岩石,沒有任何作用。」龍血蟲回答。

楚南暗道可惜,若是有用,他就發達了,因為他知道,這真龍可是真正的龍,而不是那些具有一些龍之血脈就稱之為真龍的物種。

外頭,因為血氣不再噴涌,障獸潮開始退去。

楚南和小白一出現,小青就憑空出現,纏在了楚南的手腕上,道:「你們的氣息感應都消失了,急死我了。」

「我們該離開這裡了。」楚南道。

「從上面離開的話小的也不知道用什麼方法,這裡的毒障是當初那個屠龍之人的秘技殘留餘波建立起來的,融合了真龍死去時的龍力,慢慢形成了一個天然結界,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能出去進來。」龍血蟲道。

「那從龍體之中可以出去的是吧。」楚南道。

「可以,通過龍體縱橫交錯的血管,到龍嘴部位破開,就能出去。」龍血蟲道。

楚南與小白再度進入到龍體,在龍血蟲的指引下,在縱橫交錯的血管里花了幾個時辰,才到龍嘴位置,破開了血管壁。

不過在出去之前,楚南拿出了那令牌,心中一動,用靈火結晶之將包裹起來,上次魔靈殿的刺殺給他敲響了警鐘,謹慎一點總沒錯,他也不打算用真實面目在域外行走了,得偽裝一下。

小白與小青都進入了六面乾坤盒,收入了楚南的心臟空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