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小的魔核,敖興咬都沒咬,直接「咕嚕」一聲吞掉了,就好像小孩吃糖豆一樣。

顧北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二十兩銀子,就這麼沒了,心疼啊!

但是他很清楚,現階段,提升敖興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敖興變得強大起來,以後才能獲取更多的魔核。

到時候敖興吃不完,顧北可以拿去賣,白花花的銀子,甚至金子,不就來了嗎?

想到這,顧北的心情好受了許多。

那隻一階魔獸火豬,敖興只挑最好的肉,以及豬心、豬肝等吃了,剩下的它就不要了。

另一頭沒有魔核的火豬魔獸,則被顧北、葉蔚、以及那些護衛烤熟吃掉。

顧北的食量是越來越大了,再加上同樣食量很大的葉蔚,以及那些護衛,這頭火豬魔獸被吃得乾乾淨淨。

「好香啊!」

不遠處,有一個探險小隊聞到烤肉的香味,往這邊靠了過來。

這一個探險小隊,有十五人,其中一人是二階武者,其餘的都是一階武者。

這樣的探險小隊,在神秘森林外圍有很多。

他們通常會在神秘森林之中獵殺妖獸或者魔獸,獲取妖丹、魔核,以及尋找一些珍稀草藥,然後帶到交易場所,換取修鍊所需的物資或者錢財。

葉蔚警惕的盯着這群人,低聲對顧北道:「皇子殿下,這是進山尋寶的探險隊,遇到要小心一點。」

「這些人毫無底線,在神秘森林裏又沒人管制,殺人越貨的事時有發生。」

顧北點了點頭,在這神秘森林之中,危險不僅僅來自魔獸或妖獸,也來自同類。

為了利益,這些人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

就算他是聖龍國的皇子,在神秘森林這種險地,只要利益夠大,也會有人敢冒險。

大不了殺了他以後,把屍體扔給魔獸吃掉,完美的毀滅證據。

探險小隊靠過來之後,發現了一頭幼龍。

探險小隊的隊員頓時眼睛一亮,這樣的幼龍可不容易碰到,要是抓回去賣掉,他們絕對能大賺一筆。

「吼……」

敖興敏銳的發現了他們的敵意,立刻沖他們呲牙,喉嚨里發出低吼聲。

葉蔚及時將兩把臉盆大的青銅戰錘握住手裏,沖着那支探險小隊冷聲道:「是自己滾,還是讓我一個個把你們的腦袋砸爛?」

「三階武者?」

那支探險小隊的隊長吃了一驚,他們這點人,可不夠三階武者打的。

隊長露出一張笑臉,道:「不要那麼激動嘛,我們沒有惡意,就是肚子餓了,聞到肉香味,忍不住過來看看,既然你們不歡迎,那就算了。」

「我們走就是。」

這支探險小隊緩緩的往後退,退到安全的距離之後,立刻轉身離去。

「可惜了,有一個三階武者,不然的話,可以想辦法幹掉他們,把那頭幼龍抓回去。」

探險小隊的隊員紛紛表示遺憾。

他們卻不知道,就算沒有葉蔚,敖興的戰鬥力也遠超他們想像,一口龍焰過去,別說是他們,就是四階、五階的武者也頂不住。

一頭會噴火、或者會魔法的龍,是極其強悍的,即便是幼龍,也不是普通的武者可以對付。

探險隊離開之後,顧北等人繼續帶着敖興在神秘森林外圍捕獵。

敖興吃過魔獸的肉和魔核之後,對普通的野獸就失去了興趣了,它直接去找那些魔獸或妖獸。

半天之後,敖興又捕獲了兩頭魔獸,一頭妖獸。

這兩頭魔獸都沒有魔核,妖獸也沒有凝結出內丹,只能吃肉,這讓敖興有點失望。

時間漸漸來到了傍晚,太陽漸漸的西沉了。

「皇子殿下,夜晚的神秘森林太過危險,我們還是到外面去吧,反正敖興的食物也夠了,明天早上再進來。」

夜晚是各種兇猛魔獸和妖獸大量出沒的時候,葉蔚自己倒沒什麼,顧北和那些普通護衛卻沒有一點修為,留在神秘森林裏安全得不到保障。

「好吧,那就先出去。」

顧北好不容易重活一世,自然很惜命。

他聽從葉蔚的意見,帶着敖興和護衛,以及那兩頭魔獸和一頭妖獸的屍體,離開了神秘森林。

一直等候在外面的馬夫,見到顧北之後,終於鬆了一口氣,如果讓他一個人在這裏過夜,他還真不太敢,人多起碼能壯壯膽子。

晚上,敖興又吃了一頭魔獸,經過捕食魔獸之後,僅僅半天的時間,它流露出來的氣勢已經變得兇悍了起來,初具龍的威勢。

夜晚,顧北獨自躺在馬車裏睡覺,其他人則在外面席地而睡。

「嗡!」

突然,他感覺脖子上的黑珠吊墜微微發燙,他低頭一看,那顆黑珠居然漂浮了起來,指向神秘森林的方向。

「難道,那裏面有什麼東西吸引了它?」

顧北皺起了眉,他意識到,黑珠吊墜應該是發現了什麼東西,只是神秘森林太過危險,一到晚上,各種魔獸和妖獸的吼叫極其嚇人。

他的實力太差,晚上進去就是找死。

「看來,只能等明天再進去看看了,希望能有意外的收穫。」

顧北握住了黑珠吊墜,將它重新塞進了衣服里。

黑珠吊墜也沒有堅持,它不再發燙,也不再發光,安安靜靜的貼在顧北身上。

這一夜,顧北睡得並不好,他做了一個又一個離奇的夢,在夢裏看到了許多恐怖的怪物…… 習武之人,心心相惜。

徐天龍雖然說是好心,但是被凌天原部隊的人一阻攔,也就明白了這個事情可能自己攔不住,那就只能當做沒看到了。

哎,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這邊,當宋凱飛握上凌天的手后,凌天腰部一使勁,伸出去的手直接抓住宋凱飛的腰帶,靠著一隻手將宋凱飛抬了起來,離地一米高。

宋凱飛都沒來得及反應,直接就發現自己離地了,視野也發生了變化。

當即嚇得開始撲騰,就像一個溺水的人在水裡的狀態一樣樣的。

凌天看著差不多了,將人放下來,還好心地滿含歉意地說:「哎呀,中尉同志,我的錯,我的錯,我這不是聽說你是個飛行員嗎?還以為首長不喜歡腳踏實地呢?」

宋凱飛臉都白了,這時候他再傻也明白了,這個凌天就是再給自己下馬威,而自己偏偏什麼也說不出來,因為剛剛說空軍比陸軍好的也是自己。

「呦!還蠻有精力的嘛?還在這裡練武呢?不錯,不錯,狼牙就是需要你們這裡年輕人啊,不然死氣沉沉,待著多難受。」這時,范天雷和陳善明戴著墨鏡走了過來,笑眯眯的看著眾人。

凌天看著兩人,就知道,這次考核的好戲這時候就要拉開帷幕了。

跑砂礫路、鑽火牆、進酒精池等等。後面范天雷這個老狐狸還不知道還有多少陰招在等著他們呢。

這話一出,一眾人趕緊列好隊,筆直站好。

范天雷笑眯眯的道:「行!既然大家這麼有精力,本來我是打算讓你們坐車去訓練基地的。現在看來,沒必要的。你們就跑過去吧。也不遠,短短的三公里而已。」

眾人聞言,只是三公里,都是鬆了一口氣。

他們各個都是部隊里的尖子,平時訓練動不動就是十公里,這三公里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跟散步一樣簡單。

「凌天,你去把這身辣眼睛的裝扮給我換了,再跑。」

「是!」凌天忙接過陳善明手中的背包,跑進車裡,將自己這一身換下來。

穿鞋的時候還很有心機的將自己的原來鞋子里的墊子抽出來墊上。

凌天看著前面跑走的眾人,心裡微微嘆氣,哎,兄弟們,你們想的太簡單了啊,此三公里非彼三公里啊!

這些老狐狸規劃的三公里,那可是砂礫山路,凹凸不平的,三公里跑下來,腳底不磨破一層皮,那算你們厲害!

還好自己聰明,凌天動動腳,腳底厚厚的墊子踏在地上很是舒服。

「跟上車,如果跟不上,直接淘汰!」陳善明跟凌天說完,直接帶著七八個特種兵,坐上吉普車,轟隆一聲,一踩油門,沖了出去。

前面跑走的何晨光他們看著教官真的乘車從他們身邊跑過,一愣,喊到:「是真的,他們真的就打算讓我們跟著跑,同志們,跑起來啊!」

眾人這時才開始加速,跟著汽車開始跑動,就怕跟丟了。

前面,教官們開的車子還是很快的。即便他們這些人的體能都不賴,但到現在也有些吃力。

跑完一段平地,凌天他們進入山路,這時,前方車子的速度這才慢下來。

而何晨光等人也終於知道,這教官所說的所謂的三公里,是一個什麼樣的三公里了。

這些人一個個忍著腳下的摩擦痛楚,咬著牙,不斷的往前跑著。

山路不平,還沒跑出幾百米,幾乎全部人的腳底都開始磨出了血泡,,可他們還是得堅持的跑下去。

否則,他們就會被這些無情的教官給淘汰。

這些人里只有凌天還算跑得比較輕鬆。

第一,他鞋墊墊的很厚。

第二,他的體質本來就強大,經過系統的融合,現在就連雷戰,都比不過他,這樣的山路,對他來說,自然沒有什麼。

第三,他融合了騾馬擬態,身上的皮膚也受到了改造,皮膚的耐摩擦性也提高了幾分,不是那麼容易被磨破的。

這三樣加起來,別說這樣的路讓凌天跑個三公里了,就算是讓他跑十公里,那都不在話下!

車上的范天雷和陳善明等人看到何晨光露出那種痛苦猙獰的表情,臉上的得意笑容更甚了。

剛剛在集合地被凌天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現在看到他們的痛苦樣子,心裡十分舒適。

范天雷臉上那陰謀得逞的笑容,外人看著顯得十分可憎啊!

可是,當他們觀察到凌天的表情時,兩個人一下子全是愣住了。

這凌天像是個沒事人一樣,跟著一大群人就在人群里奔跑,保持著中等速度,也不加速,也不掉隊,臉不紅氣不喘的。

更沒有像何晨光他們一樣,露出那樣被山路上的砂礫摩擦得十分難受的表情。

「不是吧,那臭小子怎麼一點事也沒有?」范天雷不解地問陳善明。

「五號,我也不知道啊!」陳善明皺眉道:「會不會是他事先在鞋裡的墊有東西啊?」

「應該不會,他無緣無故的往鞋裡面放東西幹嘛?難道他有這種愛好?」范天雷道:「或者說,難道他還提前知道我要讓他們跑這樣的路?」

其實除了他們疑惑之外,跟在凌天身邊跑步的何晨光,滿臉的汗水,五官也因為腳底板疼痛而扭曲著。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